第6章 6前途未卜

金铃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鹰击长空最新章节!

    “先喝汤暖暖胃,然后再吃饭。”云鹰伸出筷子压在长空的碗边上,阻止了长空立刻把红豆饭送进胃里的决定。

    长空乖巧的放下筷子,捧着汤碗小口的喝着热汤,浓香新鲜的味道进入他的口腔,长空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露出享受的表情,和他身边的幼猫如出一辙。

    云鹰垂下眼帘嘴角向上勾了勾,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很快就安静的将一桌子菜全部解决掉了。

    “进去坐一会。”云鹰动作自然的拍了拍长空的头顶,起身将用过的碗盘直接放进洗碗机中,自己拿着抹布娴熟的将吃剩的骨头扫进垃圾桶,随即擦干净了餐桌上的油渍。

    长空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由于常常运动的关系,为了方便他从来不在手腕上戴着手表,云鹰家中恰巧又没有挂钟,因此,长空只能坐在沙发中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推测着这是中午。

    吃饱后浑身都懒洋洋的,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长空被一阵惬意放松的情绪虏获,他羡慕的看了一眼已经把自己团成一团打着哈欠的幼猫,靠着沙发的身体也再一次放松下来。

    “饭后一杯茶。”温度适宜的茶杯碰了碰长空的手背。

    长空抬起眼看到云鹰仍旧平静无波的漆黑双眼,不知道为什么,长空突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

    “没想到你生活习惯这么讲究。”长空不想再说“谢谢”,于是迅速从短暂的相处中寻找了另一个话题。

    长空说完话,试探性的直视着云鹰的双眼,却蓦然发现自己话一出口,云鹰本来平静的双眼射出两道冷厉的光芒,长空迅速低下头,心中懊恼的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云鹰看着对面的男孩,他握住茶杯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咬着自己的嘴唇看起来非常后悔,这副样子让云鹰不由得开始自我反省,是不是他在生活习惯之中暴露了什么。

    “……家里从小管的比较严格。”几分钟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云鹰状似不经意的回答。

    长空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坐在沙发里面,决定再也不回话了,云鹰也不出声,看着房间里面摆放的植物安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暖融融的阳光晒在身上,让长空本就疲惫的身体越发懒散,他忍不住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坐在身旁的云鹰看到长空双眼泛着迷蒙水光、却硬撑着不肯睡着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挡在长空的眼睛上。

    “睡吧,到时间,我叫你起来。”

    低沉的声音进入长空的思维,就像是最好的催眠大师一样让长空转瞬之间跌入黑暗之中,云鹰看着歪在沙发中的少年一眼,松开了另一只按着少年穴位的手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穿了一上午的便装。

    十分钟后,一身军装的云鹰站在穿衣镜前系着领带,向上叉领夹,他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极具有迷惑性的笑容,拉开壁橱找出许久未穿的军用专门皮鞋。

    把自己收拾好后,云鹰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无踪,一股硬朗的气质在军装的衬托下表露无遗,他轻声走到长空前面,轻轻揉着男孩的额头。

    “桑长空,起床了。”

    长空揉着脸颊睁开眼睛,深深浅浅的绿色出现在眼前,眼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宛如松柏的挺拔傲岸,长空有些呆愣愣的看着云鹰,之前隐隐约约的燥热再一次在心头泛滥。

    “醒了去洗把脸,准备走了。”云鹰随口吩咐,口气中之前的亲昵消失无踪,徒留下一片冷淡。

    长空赶紧走进浴室中用冷水冲了冲脸,当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终于对“重生”这个事实有了真实感,与他相对的少年目光清亮、充满了希望的光芒,再不过过去压抑的自己。

    长空飞快擦净脸上的水痕走出浴室,刚刚还面无表情的云鹰正目光温暖的逗弄着趴在他膝头的幼猫,见到长空的身影,云鹰动作迅速的将幼猫放在沙发扶手上,自己站起来向他走来。

    “走吧。……好好表现,不用紧张。”犹豫了一下,云鹰到底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如果通不过,我会和刘叔打声招呼把你送去省队的……只不过到时候你就要过得辛苦一点了。”

    云鹰的未境之语很明显,训练的钱当然是省队出,但是生活费就要先欠着,直到长空赢过比赛奖金再从里面扣除。

    但,即使是这样,长空也足够感激云鹰,这个男人和他没有一点关系,能为他考虑后路已经十分难得了,就算对云鹰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对长空来说确实莫大的帮助。

    云鹰这次并没有开车,而是直接带着长空步行到了家属区后面的的住宅,那里的楼显然要豪华得多,一眼看去就能够清晰的分辨出住房也要宽敞不少。

    现在仍旧是军队午休的时间,炎热的午后就连热爱玩闹的孩子都没有,一路上安安静静的只有云鹰和长空两个人。

    云鹰带着长空走上四楼,他从口袋中拿出钥匙,随后顿了顿动作,最后按响了门铃。

    十几秒后,房门就被打开了,一个保养得很不错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看到云鹰的一刹那脸色变得非常微妙。

    长空跟在云鹰身后,感觉到开门的瞬间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背脊挺得更直,直到令人觉得这是面对敌人时候刻意表现出的防备。

    云鹰抬起视线向门内一扫,低沉迷人的声音透出冷然的味道:“云夫人,我来找云少将有些公务需要汇报。”

    门内的女人仍旧用令人觉得无比怪异的眼神注视了云鹰半晌,有些僵硬的扯开嘴角:“进来吧,你爸爸天天念叨着你,总算是想起来回家了。”

    话落,女人有些慌乱的拿出干净的拖鞋递给云鹰,在看到他身后的长空时候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的笑容灿烂了许多。

    云夫人热情的招呼着长空:“哪来的孩子,真漂亮,这是你外甥吗?长得真不错,还挺结实的。”

    “云夫人好。”长空礼貌的微笑着跟着云鹰的动作换上拖鞋。

    云夫人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长空却借着低头的动作快步走到云鹰身边。

    长空虽然只工作了不长时间,他接触最多的却恰巧是学生和学生家长,职业的敏感性让长空一眼看出云鹰和云夫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他可不会认为云夫人刻意表现出的热情是出自真心。

    长空向房间里面看了一眼,马上收回视线,屋子里面坐着一名威武挺拔的中年男人,云鹰的脸型、鼻子和嘴唇无一不与男人相似,但是云鹰脸上却一丁点没有与云夫人的相似的地方,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呼之欲出。

    长空不愿意惹麻烦,只当自己是个普通的十几岁孩子,什么都没看明白,他乖巧的跟在云鹰身后走进书房。

    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收回凝视在相框上的视线,看到云鹰的一刹那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转瞬之后又恢复了平静,他绷着脸皮指了指面前的座椅。

    “你来了,坐吧。”

    云鹰似乎对眼前男人的非常冷淡,他转身锁好房门才拉着长空一起坐在摆放在办公桌旁边的座椅上,长空侧着脸偷看了一眼云鹰的表情,却发现男人脸上奇异的出现了非常标准而公式化的笑容。

    特别虚伪。

    “云少将好,这是我在体育馆中发现的孩子,刘军教练说他是个好苗子。之前听说您打算在体育局里面招收一些体操方面的孩子,我特意带来给您看看。”云鹰说着将手臂放在长空的椅背上,看向长空的眼神竟然非常亲热。

    长空心中感到这对父子之间的表现无比怪异,脸上却飞快的露出一个笑容,向对面的中年男人打招呼。

    “云少将好。”

    云鹰的目光闪了闪,手掌马上揉着长空的脸颊埋怨了一句:“云少将这么年轻有为,长空,喊叔叔就行了,不然显得多疏远。”

    云少将的视线在自己儿子和长空之间转了一圈,脸上紧绷的表情略有放松,他的手指规矩的敲着桌面,口气亲热了不少。

    “这孩子和你认识?”

    云鹰的视线并没有离开长空,而是主动起身从书房的饮水机中打了一杯冰水摆放在长空面前,他甚至还在长空迷惑不解的看向他时微笑着将水杯向长空又推了推。

    “热了吧?少喝点点,但也别喝太多,小心肚子疼。”

    说完了话,云鹰转过头看向云少将,脸上的表情冷淡了不少:“报告少将,桑长空和我不熟悉。”

    云少将脸上的表情一阵扭曲,他不由得觉得儿子生来就是为了气死他的,这叫“不熟悉”?

    不熟悉,你还紧赶慢赶的替个半大小子打水,你老子都从来没享受过这个待遇!

    云少将敲在桌面的手指频率瞬间被打乱,他干脆停下自己的动作,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扫而空。

    云少将看向长空,努力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长空是吗?姓什么,今年几岁了,学体操多久了?有什么擅长的项目?”

    “我姓桑,今年十四岁半,学体操快十年了。跳马和单杠比较拿手,自由操和鞍马还算能入目,双杠和吊环就……非常勉强。”长空说完话双手握住一次性水杯,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

    云少将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桑”这个姓氏和云鹰哪个朋友、同学或者亲戚有关系,转过头就看到儿子透出讽刺的嘴角,一股邪火瞬间焚烧了云少将的理智。

    “明天直接去体育局的训练馆试试手吧,我会找几个明白人来看看的。行就留下,正好要组建队伍了。”

    “那就麻烦云少将了,告辞。”云少将话刚落地,达成了目的的云鹰立刻拉起长空转身走出了书房,只剩下让云少将肝火直冒的话。

    “不打扰少将和夫人休息了,我先带这孩子回去了,明天上午我们会准时出席的。”云鹰的动作非常迅速,没有给房内两人任何反应时间,立刻带着长空了出去。

    走在楼梯的时候,长空突然反应过来云鹰表现出来的一系列情绪变化的目的了,他拉住云鹰扎在腰带中的衬衫后摆,双眼充满了感激之情。

    “谢谢你刚才故意表现出的亲热,我、我一定报答你。”

    云鹰的情绪显然恢复了正常,他扯下长空的手掌握在手心:“回去吧,你今天晚上只能住在我家了,就算通过了考核就分宿舍,也是明天的事情了。……你是想跟我住在一个房间,还是和公主一起住?”

    ……公主?

    那是谁?

    长空满脸黑线的想起来那只很会撒娇的幼猫,指的不会就是它吧……

    “……和你睡。”

    “其实书房也有单人床的,只是需要整理一下,既然你选择好了,那就这样吧。”云鹰不负责任的最后宣布。

    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