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炸毛的……

金铃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鹰击长空最新章节!

    长空傻乎乎的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伸手推开眼前的人影,即使他还没看清楚到底是谁。

    云鹰的伸手不坏,奈何他对刚睡醒的长空一丁点防备都没有,“咚”的一声,伴随着头晕目眩的感觉,云鹰直接贴在了挡风玻璃上。

    “现在,清醒了?”云鹰挑高了眉毛看着长空的脸颊。

    长空已经被自己刚刚下意识的反应弄得僵在了副驾驶座中,他傻乎乎的看着自己双手,脸上露出困窘的红晕:“我、我……那个,抱歉。一定很疼吧。”

    长空小心翼翼的看向一会回到自己座位上的云鹰,磕磕巴巴的询问到,他心里止不住的后悔,这可是他的金饭碗,自己会不会把碗摔碎了?

    想到这里,长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子,云鹰看着男孩瑟缩的样子,伸出手揉了揉他的短发,刚刚蓦然出现的恶作剧心态消失无踪。

    对着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云鹰何必在他刚刚被亲生母亲赶出家门之后,恶意吓唬长空呢?

    “没事,一点都不疼,下车吧。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候好好表现,能不能有份稳定的工资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云鹰的说法让长空一愣,他站在原地下意识的就拉扯住了云鹰的衣袖。

    云鹰回过头看着还不到自己胸口身高的男孩扬起了眉毛:“有什么问题吗?”

    长空一双大眼睛清澈见底,里面明明白白的写着疑惑:“你说‘入伍’其实不可靠么?”

    云鹰拍了拍长空的头顶,竟然很有耐心的解释了起来:“我父亲确实有扩大军队体育局的想法,但他还没想好是直接从各省队中抽调人员办理入伍手续,还是亲自挑选。但,不管怎么看,对你来说都是个难得的机遇,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长空理解的点了点头,云鹰这个说法反而让他心里舒服多了,他小声嘟哝一句:“幸亏不是你说进,就能进……”

    云鹰兴味十足的跟着调侃到:“没办法,军队不是我家开的啊,真可惜,不是吗?”

    长空再一次拉扯住云鹰的衣袖,他紧盯着男人令他恐惧的细黑双眼,郑重其事的说到:“我会努力的,谢谢你。”

    “嗯。”云鹰脚步微微一顿,随后大步走进楼中。

    老式的住宅楼并没有安装电梯,长空跟在运营身后,只能够听到他和身前男人的脚步声略显凌乱的回响在楼道中,长空屏住呼吸声慢慢调整着自己的脚步,终于和男人的步伐融为一体。

    走在长空前方的云鹰扬了扬眉毛,停在房门前,他掏出钥匙直接开门进入房内,看着站在门口踏脚垫上规规矩矩的长空,云鹰拉开鞋柜挑选出一双小号的拖鞋放在男孩面前。

    “进来吧,下午才能带你去见我父亲,现在是午休时间,你先进来坐。”

    长空在门口换好鞋,非常乖巧的走进门将自己的运动鞋按照云鹰刚才的动作放进鞋柜,然后按照男人指着的方向进入客厅坐下,他在房间中环视了一圈,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明悟。

    云鹰的家中布置非常男性化,清爽大气,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在适合的位置上,充满了一种军事化管理后才有的刻板,但是他家中不论沙发、还是窗帘这些家具,竟然都没有采用压抑的颜色,而是温馨柔软的颜色。

    “牛奶,好吗?”云鹰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

    长空非常爽快而响亮的应了一声:“谢谢。”

    紧接着就从厨房中发出家用盒装牛奶被撕破外包装的声音,长空微微闭上眼睛靠近沙发中放松了身体,他听着厨房中微小的声响,很快分辨出微波炉门被拉开又闭合,开始数秒的声音,直到“叮”的一声传来,长空才睁开眼睛。

    云鹰很快端着两杯牛奶从厨房走进客厅,他将其中一杯摆在长空面前。

    长空眨了眨眼睛,端起玻璃杯,浓香的奶味冲入长空的鼻腔,已经经历了一整夜饥饿的腹腔马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催促长空把牛奶喝下去,他撅起嘴唇轻轻吹着杯中的牛奶,小口小口的啜饮着。

    云鹰看着男孩像只乖巧的小动物一样喝着牛奶,眼中的冰冷慢慢消融,他直接转身走回厨房中,长空迅速从声音中分辨出食材被从冰箱中取出的声音。

    长空惊讶的再一次眨了眨眼睛,他忍不住回过头看向厨房,却被闭合的磨砂玻璃门阻挡住了视线,只能见到男人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

    长空的之间轻轻摩挲着被子,眼中蒙上了笑意,杯中的牛奶刚刚还是滚烫的,但是导热极快的玻璃杯外面却被套上了一层隔热底座。

    长空一开始对云鹰的双眼的恐惧感竟然一下子冲淡了,不论是充分反映了男人内心柔软的满室鹅黄、水绿和浅蓝布置,还是男人敏锐的发现了他腹中饥饿的现实,都能够让长空对云鹰一开始的恐惧感消失无踪,长空嘴角甚至浮现出小小的笑容。

    “你可以先看会动画片。”云鹰仍旧低沉迷人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从抽油烟机的骚扰和磨砂玻璃门的阻拦中传出来。

    “……我知道了。”长空马上给出回答,之后的一声“谢谢”却被他卡在了喉咙之中。

    打从云鹰出现之后,他到底说了多少句感谢?

    孤零零坐在沙发中的长空突然觉得心中一阵温暖,他用力深呼吸一下,竭力克制住自己的眼眶发红。

    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环境竟然带给了长空渴望已久的平静,他放下手中空荡荡的杯子,叹了口气,随后缩起身体、闭着眼睛靠进宽大的沙发中。

    饭菜的香气从远处传了过来,引诱着长空饥肠辘辘的腹腔发出抗议,他在沙发中磨蹭了几下,却不愿意离开这个温暖的地方,长空贪婪的呼吸着云鹰家中的空气,体会着久违的温馨气氛。

    家的味道。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突然蹭在长空小腿上,他浑身一哆嗦从沙发中跳了起来,一声凄厉的“喵呜——”打破了刚刚的迷梦。

    长空手误无措的站在了原地,对面站着一只浑身白毛都炸起来的幼猫,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看着对方,似乎都很想找个安全的位置躲进去,却又站在那里不敢动。

    云鹰听到猫叫的一瞬间就从厨房冲了出来,他站在客厅门边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忍不住嘴角勾起弧线。

    云鹰走上前抱起幼猫,幼猫立刻顺着他的怀抱爬到肩膀上等着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看向长空,示威的龇开一口毫无威胁性的小奶牙。

    “喵~”似乎觉得自己示威的声音太过柔软丢了人,幼猫一转头窝到云鹰肩膀上不出声了,只留下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垂在男人肩膀上来回晃悠。

    云鹰手掌轻柔的抚摸着幼猫,视线却定在长空脸上,他似乎感到非常犹豫,锐利的视线戳在长空身上有如实质,直到男孩很想要学着幼猫一样找地方躲起来之后终于开口。

    “别说出去。”

    说话这句话,云鹰转身离开,趴在他肩膀上的幼猫得意洋洋的对着长空挥了挥带着粉红色肉垫的小爪子。

    别说出去?

    说出去什么?

    ……不会是云鹰养猫的事情吧……

    长空看向厨房,突然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厨房中颠勺的声音一顿,然后爆发出更加震撼的声响。

    长空赶忙捂住嘴,浑身缩在沙发中一颤一颤的忍耐得十分辛苦。

    即使云鹰从一开始对长空表现得非常友善,他也没考虑过这个高挑健壮的男人竟然会在自己家里面饲养着一直软绵绵的幼猫当做宠物,云鹰的双眼看起来这么令人恐惧,长空一直觉得他该是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吃饭了。”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云鹰的声音平稳的呼唤了一声,长空立刻起身,有什么感谢都等到他以后有能力的时候再去报答吧,现在长空确定自己需要一顿饱餐。

    云鹰往返在厨房和餐厅之间,动作迅速的摆放好四菜一汤,当他端着两只饭碗出现在餐桌旁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大笑出声。

    长空不解的微微歪着头露出疑惑的眼神,云鹰的笑声却越发放肆,长空不解的拧紧眉心转头一看,对上了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他瞬间明白了云鹰在笑什么。

    ……他竟然不经意之间和一只幼猫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吗?

    长空忍不住抬起手捂着脸,云鹰本该平息的笑声却又一次拔高。

    长空几乎是满脸黑线的抬起头,他不得不猜测就在他抬手遮脸的同时,“坐”在他隔壁的幼猫,也用一对带着肉垫的爪子遮住了猫脸。

    “鱼头汤、芎归排骨、姜丝穿心莲、红花扒竹茹,还有红豆饭。”云鹰说着把一只白瓷小碗放在长空面前,随后竟然动作非常自然的为他成了一碗汤递过去。

    炖成乳白色的鱼汤飘出诱人的香气,长空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却被长空一手揉在头顶。

    “食不言。”

    云鹰说着,一脸道貌岸然的将撑着猫粮的碟子摆在长空隔壁,刚刚还一脸兴奋表情的幼猫发出长长的哀怨叫声。

    “喵呜~~”

    长空垂下头,心中猜测着云鹰那句话到底是说给他的,还是幼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