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节(第一更)

止风不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我不爱你了最新章节!

    长久的沉默蔓延在车内。没有收到邵行深任何的反应,容漫漫敛下眉眼局促着开口,“你不用回应我也行,毕竟我也只不过是……”

    忽而下颌被一只修长的手指轻轻抬起来,容漫漫被迫抬头对上邵行深那双饶有深意的眸子,“你是认真的?”

    容漫漫想了想,点了点头。

    “哪怕现实生活中会有许多阻力?”

    容漫漫怔了怔,她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就算是她能跟邵行深在一起,旁人会怎么看待他们?她的父亲又如何能够接受一个比自己的女儿大上十三岁还是前任养父的男人?

    这并不是她说声喜欢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邵行深看着有些苦恼容漫漫,她就这样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皮轻颤着看看他,看的他心痒,不由的伸手在那张脸蛋上碰了碰。

    “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决定这个关系的人从来不是我,而是你。”

    邵行深眸光沉静的让她不安,“我等你想清楚了再来告诉我。”

    是夜。

    邵行深将容漫漫哄着睡着了以后,在她的房间中逗留了好半晌,直到听见有人轻轻叩门声。

    “邵先生,”管家缓慢的将门推开,对着房间中的人轻轻颔首,声音颤颤悠悠的,”刚刚周大齐先生打开了电话。”

    邵行深轻轻敛下眉眼,手指在容漫漫的脸颊上碰了碰,似乎有些不舍一般,他低下身,将被子拉高掖到容漫漫的脖颈间,看着她一边嘟囔一边翻身。

    他接过管家手中的衣服披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几步路从房间中走出去,“他说了些什么?”

    管家跟着邵行深的身后,轻手轻脚的带上门,临着关上门之前那双老眼往着容漫漫的方向去了一眼,饶有深意的,“若是过去的老先生还在的话,大概不会如此珍视一个女娃娃。”

    邵行深的脚步略顿。

    “陈叔在邵家鞠躬尽瘁四十余年,对于邵家乃至我父亲的情况最是清楚不过。”

    被叫做陈叔的人眸光不变,仅仅是将身子压的更低了一些,听着邵行深的声音。

    “可是陈叔,”邵行深的缓慢的开口,用消磨人耐性的声音说话,“人总不是铁打的,您现在的资历比任何一名邵家人还要老上很多,邵家的事务也不能总要麻烦一名老人家。”

    陈叔手中端着的托盘颤了颤,他站在邵行深的身后,缓慢的压下他颤颤悠悠的腰,对着邵行深做出来一个鞠躬的姿势,“邵家老先生对我当年有恩,如今我偿还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如今有机会通过在邵家干活来辅佐邵先生也是我的荣幸。”他这话又是顿了顿,声音始终轻颤着,两边斑白的鬓角此刻微微有些润湿,“周大齐先生刚刚向您传递了两件事情,其一便是周女士想要见您一面。”

    邵行深敛下眉眼,“她?”紧着转身朝着他自己的房间走去,”你应当早知道如何回应这个邀请才对,不用来……”

    “周大齐先生说她的手中有一样东西,一样您会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邵行深皱起来眉头,眸光深深的朝着管家的身上放了放,却只见管家低着头开口,“邵先生也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她了。”

    一个小时后。

    邵行深的车停在了某一高档花园式小区的门口,他直接进入,上楼,拿着钥匙将门打开,便见到一女人穿着睡衣窝在沙发上。女人的手中是一杯红酒,显然已经等候了他多时,在他到来时用手摇了摇手中的红酒。

    “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女人的声音中半是嗔怪半是抱怨,”你邵行深真是一个狠心郎,你居然真的狠心将我在这里一放就是五年,连予轩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邵行深抿了抿唇角。

    随意都将外套脱下来放在门口的衣架上,同时沉着步子走进去。房间中的摆设没有任何的变化,还像是他五年前来过的那样,夜并不浅,大厅中微微浑浊的灯光照在女人的身上,她轻轻的笑了一笑。

    “东西很眼熟?”

    邵行深眯了眯眼睛。

    “你应当感谢我才对,我可是将你过去的东西一分一毫都不差的保留了下来。”

    这女人正是周佩佩,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幸而保养的不错,至少没少在她自己的身上砸本,这才从面上稍微砸低了她的年龄。

    她缓慢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同时往着邵行深的方向走了几步,走到邵行深面前,轻轻的靠在邵行深的胸膛上,”真是好久不见了啊,行深弟弟。”

    邵行深面无表情的将这个恨不得抽掉全身骨头的女人推开,他转过身,几步走到沙发,坐下去,“今天想跟我说的就只有这些?”

    周佩佩却不直接回应邵行深的问题,“咱们的儿子长大了,也知道喜欢女人了。”

    邵行深拧起来眉头,近乎狠戾的,“咱们?”他确实将声音放淡,嗤笑了一声,看着周佩佩,“咱们的儿子?”

    这一声确实让周佩佩变了变脸色,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咬着牙齿颤颤悠悠的朝着邵行深的方向走了几步,“你果真还是这样,你肯收留予轩做你儿子,却始终不肯承认我的存在。如今你找上我,竟然是为了一个小女孩,偏偏那小女孩还是予轩喜欢的女人。”

    “好你个邵行深,你才真真是厉害,竟然去跟自己儿子抢女人。”

    邵行深听见这话并不气恼,反倒是已经听的寻常了一般,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缓步朝着门口走了几步,“我看你今天晚上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那我就暂时离开了。”

    “邵行深!”

    看着周佩佩完全变掉的脸色,邵行深并不在意,“晚上好好休息。”说话间,他随意的扫了一眼周佩佩露在外面的肩头,上面俨然有一道不易被人发现的暗红色痕迹。

    他拿起来放在门口衣架上面的外套,刚刚披到自己的身上,忽而又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声音。

    “容漫漫才只是一个小姑娘呢,从侧面看,勉强能算是一个清秀的姑娘。”

    邵行深的脚步停了停,转过身去,只见周佩佩的手中拿着一张照片,她将照片往邵行深的面前放了放,随即放在了她自己的手心中,“那天晚上予轩差点做成错事,我听说是那女孩儿将予轩砸晕了过去,不得不说,那女孩儿也算是有些脾气的人。”

    邵行深并未动作。

    “我这里可是不光光仅仅是有这么几张照片而已,那天晚上他们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想知道么?”

    “他们两个之间本身就是一对情侣不是?既然是情侣,想必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也与你没有过大的关系吧?”

    见邵行深执意要走,周佩佩不由在背后咬牙,“你不想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还是你觉得将那些资料公布出来也没有关系?也对,看来你对这容漫漫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上心。”

    邵行深停也不停,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啪嗒一声,顺便讲房间中的所有完全的隔绝在视线的外面。

    他刚刚走出去门的刹那,边见有人从某个角落中走出来,正好站在背光面上,路灯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阴影。

    “邵先生?”

    邵行深原本稍稍眯起来眼睛,同时将眸光放在了阴暗中的人的身上,“盯紧她的动作,”说着,顿了顿,”我那个不成材的养子就暂时拜托给你了。”

    角落中的人淡淡的点了点头,“邵先生放心。”

    邵行深看着角落中的人朝着周佩佩家门口走去,他则是放心的上了他自己的车,一路开回了家。

    回到家中的邵行深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容漫漫的房间,看原本被他整理好的被子再次被容漫漫踢到一边,他苦笑了一声,将被子重新盖到了容漫漫的身上。若是两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中的话,他大概得每天晚上都需要小心翼翼地压住她的手脚了。

    第二天,睡了一个好觉的容漫漫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模模糊糊之间摸了摸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看点,这才刚刚到起床的时间。吃完饭人还不算清醒,起床去到公司,正常的打卡,正常的往她自己的办公室走,推开门。

    “大齐哥,我来了。”

    周大齐果真比她道的要早,此刻正埋首在一堆文件的后面,听到容漫漫的声音抬了抬眼。

    “漫漫……”

    容漫漫见周大齐的桌面上满满堆着都是资料,殷勤的上去,”大齐哥,我帮你整理吧,今天需要整理的资料这么多啊。”这才刚刚动手,便被周大齐拦了下来。

    “那个漫漫啊……”

    容漫漫疑惑的嗯了一声,“大齐哥,怎么了你?这样可不像是平常的你啊。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呗,怕什么?”

    周大齐却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漫漫……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部门的人了。”

    容漫漫:“……”沉默了一会儿,她幽了一默,“大齐哥,你这是要抛弃我了么?”

    周大齐咽了一口口水,“漫漫啊,这是邵总的意思,邵总将你调到他的身边去了。”说这上前拍了拍容漫漫的肩膀,“跟在邵总的身边干活更加能够锻炼人,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