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

北风凛凛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虚幻还是真实最新章节!

    站起来了后的一刹之间,陆子吟的心境已经徒然逆转,原先的软弱、慌张、畏惧——这些负面的情绪,在此时通通都荡然无存了无痕迹,就像被炽热闪电击中化为了灰烬。

    他不能逃避,更不能屈服。

    陆子吟站起身后,只觉得阵阵的轻松,于是也将横于胸前的双手舒展开来。然后抬起头,看向猪人女士,天花板上明亮的灯光还是明亮,但内心中的昏暗却变的明亮。

    就像凛冬已至时的一株梅花盛开。

    梅花盛开在寒冷的冬天,绝不是为了寻死,绝不是自找无趣,是因为梅花与生俱来傲骨,让她必须在寒冬腊月中盛开。

    他笑了,毫不掩饰的微笑,就像一株梅花般从容不迫。他似乎看见了他击败了肮脏猪人,从这间房子中走出去,凯旋而归、得意潇洒的场景。

    然而至于房子外面是什么,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无论是人类的文明,还是猪人的文明,还是些别的文明,在陆子吟的眼中全无所谓了。

    他想,如果外面还是如此单调,或是感受到现实的无趣后,自己就在连鸟都没有的地方挖一个坑,顺便把自己放进坑中埋点土,然后数个一二三四五,静静的等待像一株梅花般盛开。

    结束此生。

    他的微笑中着流露出凶残,春风吹来的一片肃杀,绝望将软弱潜力彻底压榨,在沉默中无所畏惧的爆发,他冷冷的看向狼狈的猪人女士,睁着猩红的眼,像一头饿坏了的野狼,杀意沸腾。

    他明白对待充满威胁的敌人们——肮脏下贱的猪人们,必要施展雷霆的手段,给予他们难以忘怀,也只有这样才能挽回高于生命尊严。

    他渴望一战,哪怕在战斗中死去。

    他摆出一个功夫电影中流行的姿势,俨然是一副一派宗师模样,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双眼微闭流露出不屑,那份神情像是在挑衅,更像是给猪人发送一篇约战信。

    意淫的成不了现实,只能用拳头去拼,去干。

    他是这么想的

    咏春,陆子吟。

    ……

    肥腻的母猪人,名叫伊莉莎白,丈夫是猪霸天,女儿是佩奇。

    伊丽莎白的家世也颇为不俗来历非凡,在猪人王国也算的是数一数二的猪人世家,年轻时火爆的身材,算排的上号的美猪人,因此引起了不少豪门猪少的觊觎。

    从小她就是被宠坏的千金小猪。

    与富猪联姻就是她将来的命运,

    但让群猪大跌眼界的是,正值芳龄的伊丽莎白小姐,和一穷二白的猪霸天私奔了,全然顾不了家里人的安排与反对。只是因为她反感贵族的联姻制度,渴望一份真正的爱情,憧憬自由不想荒废一生。

    群猪议论纷纷,无论上流猪,还是下流猪都津津乐道。但她的任性行为得不到任何猪理解,全是一边倒的指责与笑料罢了。

    再后来她被势利的家中长辈们逐出了家门。“去吧,你去吧,去了你就别回来了,算我白养你了”,她慈爱的父亲这样对她说。

    但她还是选择抛弃了,富足的生活,美丽的衣裳,忠诚的仆猪,等等一切,选择了和猪霸天过着清贫的生活。

    这全都是因为天真的幻想和爱情的魔力。

    过惯了的奢靡的生活的她,从小没洗过衣服,从小没干过家务,从小更没赚到过一个硬币。吃的就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享用着悉心照料。

    她和猪霸天私奔后,看见四面露风的墙,陷入了沉思,但她那时没有后悔。

    现在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岁月是一把杀猪刀,刀刀刀催人老。青春容颜不复,剩下褶皱的皮肤,浮肿的眼袋,肥胖的肚腩。

    原来的大手大脚,变得斤斤计较,精打细算的整日担忧着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原来被四五个仆猪伺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能使唤的不过是猪霸天一人。

    她有些后悔,当初的任性。

    时间能够消磨一切包括曾经爱的轰轰烈烈,现在她与猪霸天的生活如一滩死水,散发出的恶臭惹人厌烦。单调的生活,为钱财担忧。

    她没有什么长处,短处不少,消费的能力比较突出,还是喜欢买几件漂亮的衣服,几款不错的人皮制成的小包。

    所以她常常混迹于夜店中挣得上一笔外快,紊乱的生活她娇媚的容颜不复。臃肿的她活像一包肥油,她已经麻木了,不在意了,倒学会了发怒,和骂猪霸天废物。

    ……

    她瞪着眼前失了智的小人,凶狠的神情吓到连连后退了几步,哪怕她足足比陆子吟高出一米有余,后猪蹄便勉强撑地,稳定下来了臃肿的身躯。许久未活动的身躯呆板僵硬。

    她脸上流露出的恐惧难以掩藏,她害怕疯狂的小人露出的獠牙,更害怕自己的鲜美肥肉被疯癫的小人啃进肚里。

    她怀疑这头蠢猪是捡回来了一个野人,是未经驯化的野人。

    她又想起来前几日的新蚊联播报道。

    那是一起起人类袭击动物的事件,简直骇人听闻。彩色的电视播放出的一段视频,进行了马赛克处理,那是一群而饿疯的野人,在一个不寻常的晚上,发动了一场突然袭击,扑倒过一位年轻的鹿女士,那凄厉声盘旋了长达三分钟之久,它们大肆的啃食鹿女士血肉,到最后只剩下惨白骨头架子,上面连一块肉丝都不见了踪影。

    那次开始她便提心吊胆,心有余悸,生怕那天遭遇不测。通过那次事件后,动物协会加大了整治,将野人都消灭的一干二净,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可是现在,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她见过野人的眼神,是那样暴虐而且凶残,可是现在陆子吟的眼神比起野人的眼神,犹过之而不及。虽然他看上去白白净净的,没有身上通常野人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倒像是“贵族圈养的金丝雀”但尽管如此,仍然不可轻视。

    陆子吟见机会来了,他动了,深吸一口气,气从丹田出,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裸露的双拳一马当先,如狂风卷集着乌云,烈焰荡平了黑暗,起手便是经典的直勾拳,威不可挡。

    伊丽莎白没等陆子吟这一拳挑上前来,就急忙的掉头转身,这一拳陆子吟没有打中,扑了空,另一拳又借势而上,纵身一跃,对准了她圆润的猪头猪脑。

    伊丽莎白回头一看,大惊失措,“死猪你还跪着那干嘛,还不上来,好家伙你趁老娘不注意这是捡回来一个“**包啊,当初我真是瞎了眼嫁给了你这个猪头,反正是嫁给猪头嫁给谁不都是一样的吗?”

    “吃我一拳。”陆子吟暴喝一声,又一拳已经冲了上去,猪人侧身躲开,又是一拳冲了上去,吓到伊丽莎白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溜的飞快。

    说时迟那时快,二猪已经快要回合了。

    “老婆我来了,你不要害怕,你他娘的,小?逼崽子竟然这样欺负我老婆。”猪霸天腾的一声,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弹起来,紧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走,肥头大耳凶神恶煞的,比起之前简直变了一头猪,与之前的唯唯诺诺那是天差地别。

    陆子吟心中暗想,糟了他忘了还有一头猪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