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此世最大之恶

凤嘲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修仙就是这样子的最新章节!

    黑暗漩涡环绕,侵吞大半小世界后归于平静,一道宏大身影在太傅身后缓缓成型。

    虚影半黑半白,左侧女相平和圣洁,右侧女相狰狞妖冶,无法调和的矛盾在同一张面孔上维持平衡,说不出的古怪邪异。

    虚影并非实体,朦朦胧胧的五官已是全身上下最清晰之处,其余手臂躯干只有形状没有细节,只有那一双纤细又巨大的手掌,缭绕无限魔气,令人望之胆寒。

    陆北无视魔神虚影,视线定格环绕的阴阳双鱼,暗道离谱。

    刚刚,趁太傅一时轻敌,他喜提一血,入手一门双修技能。

    技能不能用,却帮他窥探到了太傅的跟脚。

    太傅并非表面上光鲜亮丽,人家也玩双修,不同于他陆某人的私生活混乱,太傅将自己一分为二,自己和自己双修了。

    就尼玛离谱,他修仙一年半了,左拥右抱阅历丰富,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双修方式还是头一回。

    有困难你说话,不要不好意思,大家帮你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自有宁州陆北挺身而出,秉承舍己为人的无私奉献精神,何苦想不开,把自己的元神一劈为二。

    “这件礼物长辈所赐,你无论如何都要收下。”

    太傅抹去面色血渍,说话间,魔神挥舞双手,十指定格虚空,独立划开一界,使得陆北再无逃生之路可言。

    “请宝贝转身!”

    毫光乍现,直奔魔神两相面孔,破开虚妄,却又无功而返。

    陆北探手招来满月,显化一柄炙白大剑,另一手弃剑法熔炼铁剑,两者相合,黑剑氤氲白光,抵挡身前护身。

    此情此景,怎么看都是帝师太傅恼羞成怒,不要脸准备动真格的了。

    呸,老女人心眼针尖大,居然好意思和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魔神十指固化虚空,切断陆北和外界的感应,并将太傅本体独立在一界之外。下一秒,无边魔气滚荡,轰隆隆压入一界之中。

    黑雾翻滚,隐约可见魔念头颅或嗔或笑,千千万万叠加,似有无穷无尽之势。

    “你天资虽好,却不该悟出太阴杀势道,无魔念之苦,更是不该……”

    太傅话音冷厉,自言自语:“今日我助你入魔,洗去太阴之体,免去你将来修行之苦,你那炉鼎便归我所有,两不相欠,也免你杀身之灾。”

    “纯阴之体虽不罕见,但那女子与我心相极合,她怎么会姓赵,应该姓李才对……改名换姓了吗?”

    自言自语片刻,太傅见陆北盘膝悬座,无限魔念加身,仍能强忍入魔欲望,心头又是一番惊叹,甚至还有些钦佩。

    “小觑你了,意志坚定至此,天下少有人能和你比肩,难怪能有今日作为。”

    不过,意志再坚定,也敌不过她阴阳失衡的无穷魔念,这份礼物,今天说什么都要送出去。

    魔潮滚滚,黑暗席卷而下。

    ……

    独立一界之中,陆北盘膝而坐,一边以斩魔意志化去魔念,一边琢磨着怎么收场。

    老女人心眼太小,能打又不讲道理,再不给她留点面子,只怕接下来还有杀招,万一杀红了眼……

    皇室的渡劫期在哪,被青乾打死了吗?

    还有干娘也是,狐三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隔三差五身体不适呢!

    思来想去,陆北决定试试那招‘魔中有我’的技能,借魔念为引子,逆转佛法,身化无上魔躯。

    斩魔意志固然化魔念如喝水吃饭,来多少他都不慌,但这么多魔念摆在眼前,不试一试着实可惜了。

    “想不到,我还有引入魔念的机会,真稀奇!”

    ————

    天魔境。

    黑色大日悬空,七层魔界缭绕黑雾。

    忽而,黑日无声破灭,昏暗混沌翻滚,荡平七层魔界,歇斯底里的魔啸之声陷无边境界于大恐怖。

    这一日,大魔陆南再度暴走。

    毁灭!

    毁灭!

    毁灭……

    ————

    雄楚,云海山巅。

    白衣僧双手合十,背后金轮无限佛光,上比大日,下伐幽冥。

    他轻咦一声停下修行,诧异道:“施主,你今日心不在焉,也不和贫僧同修佛法,可是又逢劫难了?”

    无人回应,名为陆东的域外天魔沉寂无声。

    何止是劫难,简直是大劫。

    今日的痛意格外撕心裂肺,比往常都要来势汹汹,已经将他细细切做臊子,搅匀拌成了馅儿,接下来就该包上一层皮下锅了。

    怕就怕,下锅之后还没结束,捞起来,再油炸。

    “施主莫要慌张,待贫僧助你一臂之力。”

    白衣僧淡淡笑道:“施主屡次助贫僧修行,此大恩,善有善报,今日便是回报,恭喜施主修得善果。”

    言罢,他双眸绽放红光,逆转佛法,背后金轮一瞬转至漆黑,给域外天魔提供极佳场地,为助其稳住自身,不惜以身化魔,充当其口粮。

    不变的,唯有面上慈悲祥和。

    “和尚,你这是取死之道!”

    “此度魔成佛之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桀桀桀,那我就不客气了。”

    域外天魔狂啸,杀入白衣僧元神深处,借魔气休养生息,抵消不断虚弱的自身:“和尚,你听好了,取你代之者,名为陆东。”

    白衣僧不言不语,同享天魔之苦,魔躯黯淡几乎破碎,元神重创,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跌至凡尘。

    片刻后,域外天魔难忍痛意:“和尚,收手吧,不然你我都得死。”

    “施主,你我早就一体,何来收手之说?”

    “啊啊啊————”

    “施主且记,清净一切,方可生四无量心。”

    ————

    极西之地,掩月合欢宗。

    红纱幔帐,香烟四起,朦胧氛围之下,一袭宫装凌乱落地,旖旎身姿潋滟起伏。

    女子身姿高挑,黛眉远山,眸带云烟,举手投足间有如弱柳扶风之柔媚,顾盼之间又有幽莲静傲,独自嫣然于漫漫红尘之外。

    忽而,女子秀眉一皱,高挑身姿缓缓而起,俯身朝下看去。

    刑厉:(?﹃?)

    小刑:(?﹃?)

    “你这孽徒,说是降服了独孤师姐,几位师叔也不是你的对手,为师才同意与你同参无上妙法,说到底,终究疲懒之辈。”

    女子是刑厉师尊上宫,见徒儿装死充楞,微微摇了摇头,责怪道:“业不可荒于嬉,快快起来,再闹下去,为师就该罚你了。”

    刑厉就跟没听见,不,就跟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上宫暗道孽徒,平日里嘻嘻哈哈就算了,修行何等大事,三心二意没个正形,岂不沦为了他人炉鼎,最后被当做药渣弃之如敝履。

    无奈,今天只好她辛苦一些了。

    上宫一指点在刑厉眉心,救小刑于无边苦海回头是岸。

    香风再起,红幔轻摇。

    刑厉:(((?﹃?)))

    片刻后,大约是十秒,也可能是八秒,总之,不是很长。

    “孽徒,给我滚!”

    ————

    闲人不述,镜头回到陆北这边。

    以斩魔意志化去海量魔念,仍未能探出太傅深浅,可算知道了,这老女人为何杀气如此之重。

    这哪是道修,分明是魔修,无愧杀星转世的匪号。

    同时也明白了太傅因何缘故将自己一分为二,倒不是真图双修之快,而是将斩断自身的同时,将深重魔念和本心斩开,以免彻底堕落魔道,再无回头的可能。

    不过,就3.0版本太傅的状况,虽没有彻底入魔,但也是越陷越深。

    “今天算你走运,本宗主大人不记老女人过,助你摆脱魔念困扰。你欠我一个人情,和干娘的恩恩怨怨,以后别连累到我身上,找我大哥去。”陆北双目爆开金光,停下斩魔意志,长鲸吸水般将黑暗魔光引入自己体内。

    这一刻,他就像个黑洞一般,有着无尽吸力。

    黑色漩涡形成,和太傅张开魔神女相时一般无二,不同的是,太傅释放魔念,而他则是引入魔念。

    一进一出,岂能同日而语。

    对面,太傅正心生疑惑,陆北久久不受魔念干扰,着实有些古怪。

    突然见他意志崩溃,海量魔念疯狂涌入,当即散去心疑,魔神挥舞双手,将源源不断的魔念注入他体内。

    小半晌,太傅脸色渐渐僵硬,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首先一个不对,她的魔念消耗剧烈,快要见底了。

    其次一个不对,她想停,却停不下来。

    不好,阴阳之势!!!

    太傅心头炸响惊雷,惊得背后冷汗浸湿,片刻后,她发现情况没她想象中那么严重,仅是她无法控制魔念而已。

    她暗道凶险,双目如刀死死看向浓雾中的陆北,事不宜迟,今日便将这个祸害斩了。

    正想着,独立一方的世界轰隆炸开,陆北盘膝坐地不动,一道黑暗身影在他背后缓缓成型。

    六臂舞动,魔影朦胧,数之不清的长尾连天接地。

    没有代表白色的善面,唯有一张狰狞的混沌,杀、盗、淫、妄、贪、嗔……无边之恶尽在其中。

    滚滚魔气滔天,好似域外天魔降世,此身便是此世最大之恶。

    “这是……”

    “什么?”

    太傅目瞪口呆看着陆北缓缓融入大魔身躯,混沌面孔睁开猩红十目,吞吐之间,将她显化的魔神虚影榨干抽空。

    此世之恶,皆在向其靠拢……

    不对。

    他不是仙人转世,是天魔转世。

    ————

    三更奉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