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4章 以铁为食

二两馒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魔情小说网 www.mqxs.com,最快更新极品狂医最新章节!

    林晓东拱手一礼:“吴姑娘过奖。”隐而不现。

    万州红柳县有一座雁行山,出产铁矿。

    这日清晨,矿山老板卢铭邦和伙计石初,清点库存,发现铸好的铁锭少了三块。

    石初道:“山上招贼了。”

    卢铭邦不动声色:“先别声张,夜里安排人打更。”

    石初安排了人夜里巡逻,第二日早上继续查点,没有再丢,便就这么算了。

    哪知道三日后,库里对货,又丢了三块。

    卢铭邦得知,面有怒色,把矿上数十工人都召集起来。

    石初道:“这两天,咱们库里少了六块铁锭。”

    卢铭邦打量众人,道:“非是我不相信咱们大伙,这一块铁就是二百斤,外人想偷也带不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没有可疑之人。

    卢铭邦道:“从今天晚上开始,大家轮流守夜,要是再丢,我便去报官,到那个时候,就别怪我不念人情了。”

    众人散去,夜里矿上灯火通明,到处都有人往来。

    就这样一连守了两夜无事,第三天晚上,铁矿工人朱厚,听到了库房里有动静。

    朱厚点着火把,悄悄摸进来,就看见黑暗中有一个庞然大物,单手拿二百斤铁锭,张口便咬下去一块。

    朱厚吓得惊叫,那怪物猛地转身,火光一照,看得清楚,骇得几乎晕死过去。

    就见那怪物怎生得?人身牛首,身高一丈,通身青黑,两眼血红,手中拿一块铁锭,缺了一角,牙印清晰可见。

    朱厚火把扔在地上,回身撒腿就跑:“有妖怪!”

    卢铭邦、石初和矿场众人迅速赶来,一看怪物生得如此凶恶,谁也不敢上前。

    那怪物嘶吼一声,一跃而起,化一片红光不见,地上只留下一块被咬了一口的铁锭。

    石初面色惨白:“这是个什么怪物?”

    卢铭邦呆呆道:“先前那六块铁锭,难道是被它吃了去?”

    朱厚道:“这世上怎么有以铁为食的妖怪?”

    众人皆摸不着头脑,议论一会,回去睡了。

    第二日上午,卢铭邦和石初乘车来到了锦葵山净正派。

    净正派掌门郑铭、大弟子高鹤衍来迎。

    卢铭邦道:“郑道长,我们雁行山上,闹了妖怪!”

    高鹤衍道:“妖怪?”

    卢铭邦点头:“那妖怪人身牛首,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我矿山上几十号人,都抓它不住!”

    郑铭不解:“矿山上这么多人,怎么会生了妖怪?”

    卢铭邦道:“我也不知,近日山上炼好的铁锭丢了不少,夜里安排人守夜,正好撞见那妖怪,好像在吃铁。”

    高鹤衍一阵牙酸:“吃铁?”

    石初道:“是啊,那铁锭还剩下半块,牙印还有嘞!”

    高鹤衍道:“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妖怪?”

    卢铭邦道:“这妖怪偷我铁锭,这可如何是好,还请郑道长出手,将其除去。”

    郑铭答应:“好,夜里我再去。”

    卢铭邦道谢而去。

    夜里,郑铭、高鹤衍、林佑、周安玉、丁振信一齐上了雁行山。

    从山顶上往下望去,西北方向二十里处,一道黑烟冲天而起。

    高鹤衍道:“那是裁云山。”

    郑铭道:“走,去看看吃铁的怪物。”

    师徒五人驾起云光,赶去了裁云山,在半山腰寻得一处妖洞,名普觉洞。

    高鹤衍喝道:“妖怪,速速受死!”

    普觉洞中贾信、薛卿、耿俊、高福祺、许行显闻声杀出。

    薛卿厉喝:“什么人,来我普觉洞放肆?”

    郑铭问道:“是你们几个,半夜三更,去雁行山偷铁?”

    贾信冷哼:“夜深去找点宵夜而已!”

    郑铭道:“那矿山上都是些穷苦工人,赚些辛苦钱,你且放过他们。”

    贾信侧目:“我不偷铁来吃,难道让我吃人?”

    高鹤衍一喝:“你敢!”

    薛卿上前一步:“来我普觉洞耀武扬威?”

    郑铭道:“你难道真的吃铁?”

    薛卿道:“我贾道兄以铁为食,刀枪不入,识相的就快滚!”

    丁振信抡剑杀来:“妖孽,岂容你等在此作乱?”

    许行显怒目切齿:“哪来的贼道多管闲事,快报姓名!”

    丁振信道:“锦葵山净正派丁振信是也!你这妖邪,也有姓名?”

    许行显道:“吾裁云山普觉洞许行显,不想死的快快撤去!”

    两人杀作一处,往来交织,冲突辗转,有二十回合。

    丁振信不能取胜,往后撤去,把化骨罩撒在空中。

    许行显看见,蔑哼一声,抬手拂袖,风雷梭一声响,一道霹雳降下,把化骨罩劈得显出原形,落于地上。

    丁振信咧嘴吸气,一看不好,回身走了。

    许行显得意一哼:“你锦葵山道人只这般手段?”

    周安玉抡剑上前:“妖孽,休要逞凶,净正派周安玉,再来会你!”一剑劈来。

    许行显再战周安玉,双剑相交,腾挪周旋,有二十合,收剑撤去。

    周安玉手一撩,绝龙玉钉从袖底飞去,一线红光。

    许行显发风雷梭打来,却不见雷声,被绝龙玉钉打落在地。

    许行显见不好,跳出战圈。

    高福祺抡剑上来:“普觉洞高福祺,是也!”同周安玉厮杀一处。

    双剑相交,盘旋腾挪,杀有二十回合。

    周安玉力竭,回身败走。

    高福祺把碎玉链打来。

    周安玉回身放绝龙玉钉,一声响,被碎玉链打下尘埃。

    周安玉头也不回,纵身走了。

    林佑跃身上前:“妖孽,岂容你等祸害百姓?”

    高福祺道:“祸害百姓?我等要真祸害百姓,那矿山上几十号人,还能活到今日?”来战林佑。

    两人杀有二十合,高福祺转头撤去。

    林佑一伸手,袖底飞来拂云链,往高福祺后心打来。

    高福祺回身抡起碎玉链,却拂云链一扫,宝光全无,掉下地来。

    高福祺见不好,跃出战圈。

    耿俊架剑上前:“我道兄吃你几个铁锭,何至于此大动干戈?真以为我普觉洞无人?”

    林佑再战耿俊,往来交织,辗转周旋,有二十合。

    林佑不敌,往后撤去,把拂云链打来。耿俊把彩云鞭一甩,七色云光一扫,拂云链直直垂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