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0|回复: 11

[原创非首发] 贾政的名与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6 17: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方山 于 2017-10-18 17:25 编辑

      “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甲戌侧批:亦断不可少。】亦非伤时骂世之旨,【甲戌侧批:要紧句。】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甲戌侧批:要紧句。】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甲戌侧批:要紧句。】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见第1回)

      作为一部反映现实的小说,“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是难免的。但书中又申明,此非“伤时骂世之旨”。因作者和宝玉一般,皆是“补天”之余。所重者,唯情而已。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还有一句:“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由后文可知,此语并非虚言。

      “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见第2回)这里有一句脂批:“总是称功颂德。”

      “如海笑道:‘若论舍亲,与尊兄犹系同谱,乃荣公之孙。大内兄现袭一等将军,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甲戌侧批:二名二字皆颂德而来,与子兴口中作证。】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书烦托。’”(见第3回)
根据脂批,赦、政二人的名与字,皆是“称功颂德”之意。仁君恩赦,良臣善政。这里所称颂的,便是仁君良臣。这与第1回中说的“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是相吻合的。在贾政的名与字中,用的便是周公之典。

      “当日《姬子》有云:‘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见第56回)至于《姬子》一书,乃是探春的杜撰。这位“姬子”,据说便是周公:姓姬名旦,被尊为“元圣”和儒学先驱、奠基人。

      对此,俞平伯解道:“这原来是一个笑话。上文宝钗先说朱子又说孔子,探春就说你这么一个通人,竟没看见姬子。拿姬子来抵制她,比朱子孔子再大,只好是姬子了。殆以周公姓姬,作为顽笑。”(见《红楼心解》)

      唐代魏征曾说过良臣和忠臣的区别:“古代尧和舜的臣子稷、契、皋陶,就是良臣;夏桀的臣子关龙逄,殷纣的臣子比干就是忠臣。良臣本身享有美名,君主获得光辉的声誉,子孙相传,国运无穷。忠臣本身遭难被杀,君主落得个昏庸残暴的罪名,国亡家灭,只不过取得个空名罢了。”而宝玉呢,也反对“死谏”的文官:“必定有昏君他方谏,他只顾邀名,猛拚一死,将来弃君于何地!”他指出:“可知那些死的都是沽名,并不知大义。”(见第36回)这与魏征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对此,脂批评道:“此一段议论文武之死,真真确确的非凡常可能道者。”

      《论语》有云:“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孟子云:“君有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去。”然而,先贤的不可则止、不听则去,演变成了不知“大义”的一味死劝。及至后世,儒家思想中的理性渐少,奴性渐多。“不过是前人自己不能解圣人之书,便另出己意,混编纂出来的”(见第19回)。于是,“孔孟之道”被越解越偏,并成为“禄蠹”们的进身之阶。

      “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遭塌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见第42回)脂批云:“作者一片苦心,代佛说法,代圣讲道,看书者不可轻忽。”又问:“读书明理治民辅国者能有几人?”而周公,便是“辅国治民”的典范。

      在宝钗看来,“读书明理,辅国治民”才是男人的分内之事。然而,“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官场中,多的是“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的读书人(见第56回)。为何要背离“孔孟之道”呢?这是因为,他们心中所系,惟有“利禄”而已。这,便是所谓的“禄蠹”了。

      那宝玉虽然平日里不理俗务,却还热心地推荐凤姐协理宁国府。齐家治国,原是一理。作者虽然无材补天、心中惭恨,但对那些齐家治国之才,还是颇为欣赏的。在贾政的名与字中,便暗含了作者曾经的济世理想。

      然而,这种理想终究是破灭了。无材补天,乃是作者一生的惭恨。正因不能补天,他的才情能量,便用在了别的事情上,从而成就了另一种价值。说起来,历史上的很多才人,都是补天之余。


2017-09-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5714bd0102xmcu.html


发表于 2017-9-17 20: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7-9-17 20:34 编辑

既然姓了“假”,名字再叫“正”,分明就是“假正”!怎么会“在贾政的名与字中,便暗含了作者的济世理想”……
曹雪芹若有《歧路灯》作者那样的“济世理想”,怎么会让宝玉评价宝钗的“济世理想”时说“林妹妹从来不说那些混账话”

点评

赞同  发表于 2017-9-22 14:40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材补天是作者一生的惭恨。若无补天的想法,又何必惭恨?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天济世、利物济人,在这书里,可不是混账话。辅国治民和补天是类似的意思。宝玉所批混账话,并非是辅国治民之语,那是宝钗对黛玉说的。若说宝玉把补天理想也批为混账,只能说他比较混账了。实际上,他是一个颇为理性的人。从他批驳文死谏的话就可以看出。他所反感的,是立身扬名之类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21: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宝玉才是真正的儒家。宝玉是不是儒家不好说,但他的识见,确是儒家正途。后世的儒家,很大程度上是走偏了。所谓明明德外无书,都是后人妄解、混编纂出来的。这话其实都很有道理的。
发表于 2017-9-18 00: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整部书诉说的是家族败亡,感怀的是世事无常的惨痛,哪里看出什么济世救世的情怀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08: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个有矛盾么?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08: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方山 于 2017-9-18 08:46 编辑

此书的主题,是丰富的,而非单一的。你说的,的确是主要的东西。济世的想法,虽非此书主流,但仍在书中不时流露出来。
比如可卿托梦,交待凤姐的两件事,虽然无法完全改写家族的命运,但至少可以使得家族的命运不至于太惨。可卿死时,宝玉吐血。这里有一则脂批: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宝玉固然是情痴情种,平日里不理家事,在凤姐眼里,也不是这里头的货。但这不意味着他对此事置身局外,无关痛痒。他热心推荐凤姐协理宁国府,也是一例。
可见,宝玉对所谓的“家务事”,还是关切的。他自己做不了这样的事,却也欣赏治国齐家之才。作者对凤姐、探春等人的欣赏之意,也是很明显的。他自己是无材/无缘补天,但不意味着他不想。假如那块石头真的入选了,应该还是很开心的。作者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无缘。对此,他是深感遗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9-18 08: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书对凤姐、探春的理家,都用了不少的篇幅,也流露出明显的赞赏之意。凤姐、探春等固然有才,可惜生逢末世,运数不佳,故而难以挽救家族的厄运。对此,作者是感慨、遗憾的。齐家、治国,都是一理。作者写女子齐家,又何尝不是在写男子治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8 17: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方山 于 2017-10-18 17:10 编辑

准确地说,补天济世,是作者“曾经的”理想。但这种理想破灭了。于是,走了另一条路。或许,中国的读书人,最初都抱有这种理想。只是,有的人逐渐退化、堕落,成了禄蠹。而有的人,便走了别的路。作者就属于后者。
正因不能补天,他们的才情能量,便用在了别的事情上,从而创造了另一种价值(多在文化、艺术方面)。历史上的很多才人,都是补天之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18 23:53 , Processed in 0.09611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