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6|回复: 5

[交流讨论] 清河县小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20:03: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中写武松要回清河县看望哥哥,离开沧州,在路上行了几日,来到阳谷地面。

  武松喝了酒要过景阳冈,酒家不让走,武松说自己是清河人士,这条景阳冈上,少也走过一二十遭。

  还有武松打虎后,知县有心要抬举他,说武松虽是清河县人士,与阳谷县只在咫尺。



  众所周知,河北省之清河县在沧州西南170公里,阳谷县在沧州西南260公里,中间还隔着东昌府,清河县在阳谷县西北110公里,从沧州到河北清河县决不会经过阳谷县。再者,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110公里称不上“只在咫尺”,清河县的武松也不会常常路过阳谷景阳冈,“走过一二十遭”。这就是说,书中清河县的地理位置一定在阳谷景阳冈以南不远的地方。

  对此,清代程穆衡在他的《水浒传注略》“景阳冈”下亦写到:

  景阳冈在清河县北,余过时,乃一土冈,并无树木,亦并不险峻,今古不同如此。

  这里,程穆衡明确写“景阳冈”在清河县北。关于景阳冈在阳谷县地面这一点人们是没有争议的,所以,水浒中的清河县的地理位置亦应在阳谷县南。

  然而,常识告诉我们,阳谷县南的确没有清河县。关于这个问题,聊城市文化局的魏聊先生曾对此作过考证。

  在今阳谷县西南有一条古老的河流叫清水河,俗称清河,为济河支流,后为黄河吞没。在清河故道、距阳谷仅有17公里的地方有个清水河村,现为河南省台前县清水河镇驻地。该村是一个古村,为历代军事要地,南北朝时,檀道济北伐曾经此地。

 《台前县志》第六章“兵事”第一节“古代战争”中记载:“刘宋元嘉八年(公元440年),命令冠军将军檀道济速救滑台(滑县)接应毛修苜芏(mudu)。檀道济自清河进兵,为魏军将领孙长达、孙道生所据,先后在清水河一带急战三十余次,魏军多数获胜。丰堆原名卸甲陵,为檀道济卸甲歇兵之所。后又转战今县境东部高粮亭斩魏济州刺使悉炳库皆获全胜。檀道济‘唱筹量沙’传为古今奇计,即此役”。

  由此可知,今清水河镇在公元440年就存在,并在此发生过重要战争,为历代军事重镇,有相当长的历史沿革和较高的知名度。清水河镇有如此悠久的历史,有如此重要的历史地位,其本身成为书中清河县的原型应该是不足为奇的。不过,书中把一个清水河“镇”提格成“县”了而已。

  水浒中武松的故乡清河县地理位置就是位于今东平湖水库西北之今河南省台前县辖区的清水河镇,这是不容置疑的。

点评

武松是不是俺山东人?  发表于 2017-9-24 08:59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20:04: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郑 于 2017-9-12 20:11 编辑

贴一篇网文。



《金瓶梅》中清河县地理位置考辨

  山东省有史以来并无清河县,《金瓶梅词话》(以下简称《词话》)的作者,却偏偏将清河县安置在山东省东平府名下,为后世研究者摆了个大谜阵。不过,一方面由于小说文本对清河县内主要地名及其周围相邻地区的地理位置描述清楚,方位里程的表述大多确当,具备可考条件。另一方面,随着“金学”研究的日趋深入,人们愈来愈意识到弄清清河县地理方位对于进一步探明《金瓶梅》的作者和全面正确解释作品,至关重要。于是,对此谜问津者纷沓而至。遂有“北清河”(今河北省刑台地区清河县)说,“南清河”(今江苏省清江市)说,“临清”(今山东省临清市)说等观点问世。对于已知诸说,笔者经细心考对,认为均非作者实际描写的清河县。故愿在此粗陈己见,以就教于方家。

  一、书中描写的清河县既不是南清河,也非临清州。

  1、《词话》描述的清河县县城距运河有十余里旱路,由运河穿绕而过的临清城、南清河县县城均不具备此条件。

  小说第35回,有一段写夏提刑相邀西门庆迎接自河道而来的山东巡按御史曾孝序的文字:

  夏提刑道:“昨日所言接大巡的事,今日学生差人打听,姓曾,乙未进士,牌已行到东昌地方。他列位明日起身远接。你我虽是武官,系领敕衙门,提点刑狱,比军卫有司不同。咱后日起身,离城十里寻个去所,预备一顿饭,那里接见罢。”西门庆道:“长官所言甚妙。也不消长官费心,学生这里差人寻个庵观寺院,或是人家庄园亦好。教个厨役早去整理。”

  由上述可知,西门庆迎接上司走的是有寺院庄园的旱路,路程十里,比府县文官晚接一日,早接一日的所行路程定在十里之外。第49回,西门庆迎请宋巡按,行程写得更明白:

  西门庆与夏提刑出郊五十里迎接,到新河口,地名百家村。先到蔡御史舡上拜见了,备言邀请宋公之事。

  这里作者向我们提供了自清河县城至新河口陆路距离为五十里的确切数字。后文写西门庆先后送蔡九知府、侯巡抚到新河口,都是清早骑马出门,傍晚才回家,便可作为这一里程数的旁证(见第75.76回)。书中描写的清河县若是临清城与南清河城,来往的官船可撑入城内或城边,何必先行两日,中途备饭远接呢?

  2、考论者依据的几个重要地理名称的位置多不可靠。

  (1)新河口

  王萤与周维衍两先生在各自的文章①中都提到了“新河口”。周先生还把它作为判定《词话》成书年代的依据,足见其在文中的重要性。然而,两位先生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明代在自北清河至南清河的运河两岸,并无“新河口”地名。《词话》刻本问世之前,这段运河曾先后开挖了六条新河,可称作“新河口”的,至少有十二处,何以证实某处就是小说中写的新河口呢?

  (2)狮子街

  王萤先生根据临清有狮子街,便推论出:“由此桥而命名附近的街为‘狮子街’,实指今存大宁寺街。”小说中仅有“狮子街西首石桥”的文字,并未言狮子街西首有狮子桥,保以证明石桥就是狮子桥?即使有狮子桥的街也不一定就得命名为狮子街呀。石桥--狮子桥--狮子街的推论带有很大的主观臆测性,难以令人信服。

  (3)砖厂

  王萤先生提到“临清城内有砖厂两处,可能均为小说所言‘砖厂刘公公’所管辖。”小说所写刘公公管辖的砖厂在城南三十里处,并不在城内,若城内有砖厂,那么管砖厂的刘公公、黄主事与安忱宴请西门庆,又何必跑到三十里外的城郊去呢?

  3、误以《词话》从他书拿来的情节作依据,将错就错,得出与实际不符的结论。

  周维衍先生以小说第47回扬州苗员外在徐州洪被船上贼人打落水中,其死尸只能顺流漂到南清河县而不会逆流漂上北清河县为理由,断言《词话》中所写的清河县就是南清河。这个证据看起来很有力,似乎无懈可击,连对此文质疑的张家英先生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分析是有道理的。”只是他们未注意到:《词话》中的这段文字来自《百家公案传》中《港口渔翁》的故事。原故事中的清河就是南清河。《港口渔翁》写蒋天秀(《词话》改名苗天秀)带家人前往东京,“行了数日旱路”来到“一派水光”的“河口”。扬州距南清河三百多里路,按路程推算,这个河口应是南清河西南淮河与黄河汇口处。书中又道:“是日,包公因往濠州赈济,事毕转东京,经清河县过。”濠州距南清河不远,一在洪泽湖西南,一在洪泽路东北。由濠州向东转至开封路经的清河县,只能是江苏的清河,绝非河北的清河。《词话》作者将这段故事拿来时,无意把原故事发生的地点残留在自己的小说中了。同时,又为了使它与自己书中的人物情节与地理方位挂起钩来,有意将“董家人将财务回往苏州去了”一句,改为“这苗青另搭了船只,载至临清马头上,钞头上运了,装到清河县城外官店内御下。”将办案人包公改为西门庆。于是在这回文字中,出现了南北两个清河县混为一谈的现象。这完全是作者借用他书故事未曾消化的结果。周先生的论证可能没有顾及这一点。

  王萤先生也列举了《词话》第94回清河、临清混为一处的现象,进而确定“作者真正描写的实为临清州。”清河、临清混为一处 的现象在94回后还有。如第98回,陈经济早晨动身由清河来到临清酒楼,“看着做了回买卖”,与韩道国夫妇吃了会儿茶,“叙些旧时已往的话。”又与韩爱姐枕上风月了一番,还不到中午。七十里,一天的路程,似乎举足便到了。众所周知,这一回情节是借用了《古今小说》中《新桥市韩五**情》的故事,该故事发生在南宋时的临安府,主人公是一个开丝棉铺的吴员外的公子吴安,他家距铺子很近,故事就发生在这个铺子里。显然《词话》作者将其变为陈经济与韩爱姐故事时,也把清河守备府与临清酒楼当作吴安家与吴安铺子了。其它有如清河、临清混为一处的现象,是否与借用他书情节有关,恐怕也很难说。

  4、论者没顾及《词话》实际描写的几个大的地名方位。

  (1)《词话》中的东京实指明代京城--北京,《词话》凡叙述来往于清河--京城的人物事件有两类。一类是西门庆与家人或京城官府干办的来往事件,共计15次;一类是京城官府来山东或地方官入京,共6次。前一类地理显示皆含混之词,难以判断行程路线和京师位置。仅有一次写西门庆进京前到怀庆府会林千户,表明东京为开封,然所写行程路线不大合情理。后一类叙述则显示出较明确的地理方位,足以说明书中的京师指北京。关于这一点,阎增山先生在《金瓶梅词话地理考》一文中,论述甚详,不复赘述。而周先生所以持“南清河说”,恐与其误以京师为开封的地理概念不无关系。

  (2)《词话》描述的清河处于东昌府、济南府、泰安府、兖州府、济宁府构成的三面相环的马蹄形区域中,远在江苏的“南清河”与鲁西北这一区域可谓风马牛不相及。

  (3)小说第100回写韩爱姐自清河南下浙江湖州,寻找父母。行至徐州府,巧遇叔父韩捣鬼。徐州在“南清河”之北,湖州在“南清河”之南,若《词话》中的清河县为南清河,前往浙江寻找父母的韩爱姐,怎会北上徐州呢?

  以上分析如能成立,足以说明《词话》中的清河县既不是临清州,也不是南清河。

发表于 2017-9-12 22: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浒传》中,武松是清河县人,在阳谷县的景阳岗打的虎,在阳谷县做的都头;
《金瓶梅》中,武松是阳谷县人,在清河县的景阳岗打的虎,在清河县做的都头。
发表于 2017-9-13 07: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a0620 发表于 2017-9-12 22:02
《水浒传》中,武松是清河县人,在阳谷县的景阳岗打的虎,在阳谷县做的都头;
《金瓶梅》中,武松是阳谷县 ...

单弦《戏叔别兄》里描写武大的唱词是:因此上弃清河来在了阳谷县才得太平。
发表于 2017-9-22 17: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总感觉清河县就是现在的江苏省淮安市,或者说方圆200公里以内。金书中人物常吃的茶馓、韭菜盒等等都是淮安人常做常吃的食品。明清时期,淮安与扬州、苏州、杭州并称运河线上的“四大都市”,漕运总督府也坐落于淮安府。淮安市以北的宿迁市也是运河线上重要城市之一,原也地属淮安市,直到1987年才撤县立市,宿迁方言中说“我们”就是金书中的“俺每”。愚见,未考究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19 16:32 , Processed in 0.08445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