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8|回复: 14

[原创首发] 《海上花列传》中的衣食住行(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 15: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9-11 10:52 编辑

0.《海上花列传》中的衣食住行。云间花也怜侬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又名《花国春秋》,《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看花记》,《海上百花趣乐演义》,《最新海上繁华梦》。
1895年12月17日《申报》刊载《海上花列传》广告:“人生行乐,不外乎吃着嫖赌。吃着赌各处仿佛,惟嫖上海为最胜,而嫖害亦惟上海最深也。花也怜侬者,风雅好色之魁。乐而不淫,倾心声色。是书为其所撰,描摹妓家之艳迹,装饰之华丽,身价之高下,应酬之冷暖,以及鸦婢,鸨娘,龟奴,蝶使各种脚色,各有口气,且尽以吴谚出之,与官文相问答。若使一人执卷对念,静坐听之,不啻入众香国里,而见此势利,形容沉迷其中者,阅此亦常哑然而笑,废然而返矣。更将妓家诸名色圈套,分别绘图石印,装订十六本,分二函,定价一元六角。上海南昼锦里理文轩书庄,棋盘街江左书林,十万卷楼,四马路古香阁,二马路千顷堂发兑。”1901年6月16日《申报》刊载《新编海上百花趣乐演义》广告:“此书是海上花也怜侬所作,原名百花列传。专讲风流子弟爱色贪花,反被海上各妓所惑,倾家而丧身者指不所屈,是乃受愚已极,良可悲也。又将万种迷惑柔软情形,逐节细表,编成演义,使人皆知妓之骗术,不为妓困。”《海上花列传》最初发表于光绪壬辰1892年二月创刊的文艺刊物《海上奇书》,售价一角。《海上奇书》广告:“《海上花列传》乃是演义书体,专用苏州土白,演说上海青楼情事,其形容尽致处,俱从十余年体会出来。盖作者将生平所见所闻,现身说法,搬演成书,以为冶游者戒,故绝无半个淫亵秽污字样。”


《海上花列传》中的衣食住行,是揭橥晚清上海风俗奥妙,名士情事的一帧全景式浮世绘,无外乎恩客与倌人,才子加流氓。作者韩邦庆熔魔都风光与青楼艳迹于一炉;集古典浪漫与现实生活于一身。继前朝才子小说之余绪,开后世海派文学之先河。通商口岸,移民社会,上海滩不啻风月场,温柔乡,花柳巷,销金窟。青楼变成自由恋爱,偷食禁果的伊甸园;私园当作寻欢作乐,诗酒酬唱的桃花源。世情狭邪小说极摹人情世态之歧,备写悲欢离合之致。之一,衣冠服饰;之二,饮食娱乐;之三,住房起居;之四,交通出行。其中衣冠服饰一节反映服饰制度,刻画人物形象,再现生活真相,折射奢侈风尚。(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9-8 15: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1-6 18:46 编辑

1.《海上花列传》中的衣食住行。之一,衣冠服饰。《海上花列传》第一回<赵朴斋咸瓜街访舅,洪善卿聚秀堂做媒>:"突然有一个后生,穿着月白竹布箭衣,金酱宁绸马褂。"
月白,即月下白。近似皎洁月色的浅蓝色。《儿女英雄传》第三十九回:“只见他光着个脑袋,靸拉着双山底儿青缎子山东皂鞋,穿一件旧月白短袷袄儿。”
竹布,一种淡蓝色的布纹致密的棉布。也叫竹疏布,用竹纤维作原料织成的布。竹布常用来做夏装。东汉时就有竹布,唐代岭南州县将竹布作为贡品。
箭衣,又称箭袖,俗称马蹄袖,是古代弓箭手所穿的一种紧身窄袖的胡服,方便骑射,也易于保暖。《儒林外史》第十二回:“内中走出一个人来,头带一顶武士巾,身穿一件青绢箭衣。”《孽海花》第二十五回:“就见珏斋头戴珊瑚顶的貂皮帽,身穿曲襟蓝绸獭袖青狐皮箭衣,罩上天青绸天马出风马褂,腰垂两条白缎忠孝带。”
金酱,即金酱颜色。
宁绸,一种用蚕丝织成的高级丝绸制品,有明显斜纹,绸面平挺,质地结实。织造前预先染色,有素织和花织两类。因产于江苏江宁,故名宁绸。《官场现形记》第五十一回:“虽是便衣,却也是蓝宁绸袍子,天青缎马褂,脚下粉底乌靴,看上去很像个做官模样。”
马褂,旧时男子穿在长袍外面的对襟短褂。原先箭衣是射箭时所穿,马褂是骑马时所穿。清代学者赵翼《陔余丛考▪马褂》:“凡扈从及出使,皆服短褂,缺襟袍及战裾,短褂亦曰马褂,马上所服也。”大清皇上御赐明黄绸缎制成的黄马褂,是臣子功劳荣耀之所在。马褂是有袖上衣,马甲是无袖背心。马褂通常罩在长袍外面穿,有单夹棉皮等种类。民国元年,北洋政府颁布的《服制案》,将长袍马褂列为男子常礼服。民国十八年,国民政府公布《服制条例》,正式将蓝长袍,黑马褂列为国民礼服。《老残游记》第三回:“本日在大街上买了一匹茧绸,又买了一件大衣呢马褂面子,拿回寓去,叫个成衣做一身棉袍子马褂。”

《海上花列传》第一回,开门见山,新登场的这个年轻后生,身穿箭衣,外罩马褂,衣着打扮还算是体面,此人就是这部狭邪小说的主人公赵朴斋。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清之狭邪小说》:“大略以赵朴斋为全书线索,言赵年十七,以母舅洪善卿至上海,遂游青楼,少不更事,沉溺至大困顿,旋被洪送令还。而赵又潜返,愈益沦落,至拉洋车。”据说赵朴斋实有其人,与韩邦庆一度交恶,故韩邦庆写《海上花》而不为之讳。《海上花列传》讲的是一篇乡下人进城的阿木林故事,上海人把拎不清的农村乡下人叫做阿木林,英文  a  moron  的音译。此后又孳生出一类乡愚小说,例如:赵仲熊《乡愚游沪趣史》,贡少芹《傻儿游沪记》,孙季康《温生游沪记》,忏悔生《冒失鬼游沪记》,褚问鹃《小江平游沪记》,沈永昌《书呆子游沪记》。(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5: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9-15 17:59 编辑

2.  之一,衣冠服饰。《海上花列传》第一回:“当时有青布号衣中国巡捕过来查问。”
青布。这青布的青,事实上指的是黑色。秦朝尚黑,黑色为尊贵颜色。汉代以后,青色渐成为卑贱之色,青衣则成为皂隶乐工,僮仆奴婢的代称。唐代服饰制度,用法律条文规定尊卑等级,皇帝服饰为黄和赤,并以紫,绯,绿,青色为官阶品色制度。唐代文官八品九品服以青,未得功名者穿白衣。明清两朝以青布青衣为卑贱者常服。《金瓶梅》第三十九回:“那道士头戴小帽,身穿青布直裰,下边履鞋净袜。”《儒林外史》第一回:“只见外边走进一个人来,头戴瓦楞帽,身穿青布衣服。秦老迎接,叙礼坐下。这人姓翟,是诸暨县一个头役,又是买办。”《老残游记》第八回:“里面出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穿了一身布服,二蓝褂子,青布裙儿。”
号衣。古代差役兵丁的统一制服,清代兵勇穿的背心,胸背处有字号,故名。狱中犯人衣服上有记号,也叫号衣。《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回:“那巡捕就趁势把自己号衣撕破了一块,一路上拖着他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六十一回:“说一大队洋枪队走来,看那号衣,头一队是督标忠字营,第二队是督标信字营字样。”《老残游记》第六回:“又有几个人穿着号衣,上写着城武县民壮字样。”《孽海花》第二十五回:“只见场上,远远立着一个红心枪靶,虎贲三百人,都穿了一色的号衣。”

古代良民为士农工商,娼优隶卒为贱民,隶卒又排在娼优隶卒的最后,是最最低贱的衙役。《儒林外史》第二十三回:“他又不是娼优隶卒,为甚那纱帽飞到他头上还有人挝了去?”李渔《连城璧》卷一:“天下最贱的人,是娼优隶卒四种。”《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十四回:“平民之下,还有娼优隶卒四种人。”《大清会典事例▪户部》规定:“凡衙门应役之人,除库丁,斗级,民壮仍列于齐民,其皂隶,马快,步快,小马,楚足,门子,弓兵,仵作,粮差及巡捕营番役,皆为贱役。”叶梦珠《阅世编》卷八冠服:“捕快则小帽青衣,加红布背甲于外,腰束青丝织带。”此回中提及的这个中国巡捕身穿青布号衣,相当今天的巡警,当时却是贱役,是只能在华界巡逻的捕快。上海租界里也有巡捕,分为西人巡捕,华人巡捕,印度巡捕,安南巡捕。印度巡捕排行老三,又喜用红布缠头,所以上海人戏称之为红头阿三。(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9-22 15: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1-22 15:17 编辑

3. 《海上花列传》第一回:“又等他换了一副簇新行头,头戴瓜棱小帽,脚蹬京式镶鞋,身穿银灰杭线棉袍,外罩宝蓝宁绸马褂。”
行头。原指戏曲演员演出时用的服装,这里是指时髦的衣着。常换新的衣裳出风头,上海言话叫翻行头。《醒世姻缘传》第一回:“晁大舍自己的行头并家人庄客的衣服一一打点齐备。”《官场现形记》第五十六回:“既然出洋,少不得添置行头,筹寄家用。”
瓜棱小帽。明清民国时期的男式帽子,又称瓜皮帽,西瓜帽,瓜壳帽,便帽,秋帽。相传明太祖朱元璋所创四方平定巾,六合一统帽。谈迁《枣林杂俎》记曰:“清时小帽,俗称瓜皮帽,不知其来久矣。瓜皮帽,即六合巾,明太祖所制。”圆顶小帽,由六瓣瓜棱缎面缝制而成,红绒结顶,下有帽檐,内衬帽胎。春冬多用缎料,夏秋多用纱料。《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六十四回:“柜台里面坐着一个没有留胡子的老头子,戴了一顶油腻腻的瓜皮小帽,那帽顶结子,变了黑紫色的了。”
京式镶鞋。又作厢鞋,用黑缎以镶嵌工艺制成的厚底鞋。鞋头作梁,鞋帮用同色布料镶嵌成云头,有一镶二镶三镶之别。《青楼梦》第四十四回:“见一人年约二十五六,身穿月白棉袍,银黄背褡,头戴宝蓝心帽儿,足穿京式镶鞋。”《风月梦》第二回:“足下穿一双天青贡缎镶白羽毛,二十八层毡底时式镶鞋。”
银灰。浅灰而略带银光的颜色。冰心《寄小读者▪二九》:“这颜色须臾万变,而银灰,而鱼肚白,倏然间又转成灿然的黄金。”
杭线。杭州产的优质棉线,杭州五大名产之一,浙江杭城闻名于世的五杭:杭粉,杭剪,杭扇,杭烟,杭线。今日五杭是孔凤春杭粉,张小泉杭剪,王星记杭扇,宓大昌杭烟,都锦生杭线。
棉袍。是指絮有棉花的中式长衣服,可以御寒的冬衣。《儿女英雄传》第十五回:“穿一件老脸儿灰色三朵菊的库绸缺衿儿棉袍,套一件天青荷兰雨缎厚棉马褂儿,卷着双银鼠袖儿。”《官场现形记》第二回:“只见贺根头上戴一顶红帽子,身穿一件蓝羽缎棉袍,外加青缎马褂,脚下还蹬着一双粉底乌靴。”《老残游记》第二回:“一少年穿库灰搭连,布棉袍,青布坎肩,头上戴了一顶褐色毡帽。”
宝蓝。纯净蓝宝石的颜色。《孽海花》第四回:“看他头上梳着淌三股乌油滴水的大松辫,身穿藕粉色香云纱大衫,外罩着宝蓝韦陀银一线滚的马甲,脚蹬着一双回文嵌花绿皮薄底靴。”

噱头噱在头上,蹩脚蹩在脚上。赵朴斋米行里的朋友张小村随洪善卿,赵朴斋,一起去白相西棋盘街的聚秀堂,张小村穿戴整齐,小帽,镶鞋,棉袍,马褂,这身打扮不但体面,而且时髦光鲜。《清稗类钞▪服饰类》:“小帽,便冠也。春冬所戴者,以缎为之;夏秋所戴者,以实地纱为之。色皆黑,六瓣合缝,缀以檐,如筒。创于明太祖,以取六合一统之意。”衣冠服饰的由来。《后汉书▪舆服志》:“上古穴居而野处,衣毛而冒皮,未有制度。后世圣人易之以丝麻,观翚翟之文,荣华之色,乃染帛以效之。始作五采,成以为服。见鸟兽有冠角髯胡之制,遂作冠冕缨蕤,以为首饰。”(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6: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0-2 10:06 编辑

4. 《 海上花列传》第一回:‘“见他家常只戴得一枝银丝蝴蝶,穿一件东方亮竹布衫,罩一件元色绉心缎镶马甲,下束膏荷绉心月白缎镶三道绣织花边的裤子。”
银丝蝴蝶。女性头饰,用银丝制成的蝴蝶形状的发簪。
东方亮。黎明时分东方微亮的天色,即鱼肚白。
元色。即玄色,黑色。《官场现形记》第二十二回:“’那女人穿的是浅蓝竹布褂,底下扎着腿,外面加了一条元色裙子。”《老残游记》第七回:“穿了件旧宁绸二蓝的大毛皮袍子,元色长袖皮马褂。”
绉心缎镶。绉是有皱纹的丝织品,在绉地上起光亮的缎花,叫花绉缎。缎,古字为段,是有段纹的丝织品,外观平滑,光亮细密。镶,就是镶边,在衣襟,袖口,裤腿处镶嵌花边,起装饰作用。
马甲。又名比甲,坎肩,半臂,背心,紧身。吴语称马甲,无袖短上衣,多穿在衬衫,袍服,氅衣外面。比甲一词,见于《金瓶梅》第十五回:“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清代时兴穿的马甲,为马褂去袖,衣长及腰,两侧开褉,多在领襟,衣摆处镶嵌花边。
膏荷。与金酱颜色一样属于紫色系。
镶三道。镶滚道数多达三道。
绣织。用棉麻丝毛等纺织材料,进行绣制,编织的手工艺。例如刺绣,织锦。
花边。刺绣的一种,亦称抽纱。以棉线,麻线,丝线,毛线等织物为原料,经过绣制或编织而成的一种装饰性镂空制品。相传在清末由欧洲传入我国。
裤子。上衣下裳,穿在下身的服装。裤字同绔,袴,所谓纨绔子弟。《金瓶梅》第六十七回:“下着纱裙,内衬潞䌷裙,羊皮金滚边,面前垂一双合欢鲛绡㶉鶒带,下边尖尖趫趫锦红膝裤”。《醒世姻缘传》第三十七回:“身上穿着一件小生纱大襟褂子,底下又着一条月白秋罗裤,白花膝裤。”清代称膝裤为套裤,到了晚清又时兴一种宽松式套裤。妇女所穿的套裤,裤管裤脚常镶有花边,颜色也较鲜艳。《红楼梦》第四十五回:“里面只穿半旧红绫短袄,系着绿汗巾子,膝上露出绿绸撒花袴子。”“只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驼绒三色缎子镶的水田小夹袄,束着一条柳绿汗巾,底下是水红洒花夹裤。”

《清稗类钞▪服饰类》:“半臂,汉时名绣䘿,即今之坎肩也,又名背心。”马甲名称来源于骑马士兵所穿的甲胄。马甲在清代也称为紧身。《红楼梦》第九十一回:“穿一件片锦边琵琶襟小紧身”。《儿女英雄传》第四回:“身上穿着件月白棉绸小夹袄儿,上头罩着件蓝布琵琶襟的单紧身儿”。《清稗类钞▪服饰类》:“套裤,胫衣也,即古之所谓袴也。其形上口尖,下口平,或棉或夹或单,而冱寒之地,或且以皮为之。其质则为缎为绸为纱为呢,加于棉裤,夹裤,单裤之上。”《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宝玉只穿着大红棉纱小袄儿,下面绿绫弹墨夹裤”。《镜花缘》第五十九回:“随后又有一个女子也飞了进来,身穿紫绸短袄,下穿紫绸棉裤。”上海势利社会只重衣衫,不重人品。晚清的时装中心也移到上海,有穿在上海的说法。乡下人要学上海样,学来学去学不像。等到学了有点像,上海又要换花样。(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6: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0-8 15:45 编辑

5. 《海上花列传》第二回<小伙子装烟空一笑,清倌人吃酒枉相讥>。“朴斋看秀宝梳好头,脱下蓝洋布衫,穿上件元绉马甲。走过壁间大洋镜前,自己端详一回。”
蓝洋布衫。蓝洋布,又称青洋布。阴丹士林,一种青蓝色的布料。英文  Indanthrene  音译。用这种人工合成的化学染料染色的布,俗称阴丹士林。清末民初,读书人喜欢着一身这样的蓝布长衫。
洋布。旧时称机器织的平纹布,与手工织造的土布相对。《官场现形记》第四十六回:“且说童子良生平却有一个脾气,最犯恶的是洋人:无论什么东西,吃的,用的,凡带着一个洋字,他决计不肯亲近。所以他浑身上下,穿的都是乡下人自织的粗布,洋布洋呢之类是找不出一点的。”《九尾龟》第二十九回:“身上只穿着一件汗衫,一条洋布睡裤”。刘大白《卖布谣》之一:“土布粗,洋布细。洋布便宜,财主欢喜。土布没人要,饿倒哥哥嫂嫂。”
洋布衫。洋布制的单衣。《儿女英雄传》第四回:“那一个梳着一个大歪抓髻,穿着件半截子的月白洋布衫儿。”
元绉。元色,即玄色。赤黑色,黑中扬赤。《说文解字》:“黑而有赤色为玄。”清代因避讳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之名,而改玄字为元字。
绉。絺之靡者为绉。靡谓纹细儿,如水纹之靡。《诗经▪鄘风▪君子偕老》:“蒙彼绉絺,是绁袢也”。解释为蒙罩那绉纱,就是内衣啊!
元绉,即黑色绉纱。邹弢《海上尘天影》第二十六回:“身上穿着月白湖绉元缎大滚襟珠皮袄,元绉元缎大滚边珠皮半臂。”

上海开埠,租界华洋杂居,西方的洋布洋装流入,服饰风俗改变。咔唭,哔叽,羽纱,呢绒,花布,洋绸引进中国市场,洋布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上海滩花界的时髦倌人解放传统,领导流行,良家妇女也开始争相效仿,奇装异服,招摇过市。姜水居士《海上风俗大观》记载这种晚清流行的宽松式套裤:“裤亦短不及膝,裤管之大,如下田农夫。”“今则衣服之制为一变,裤管较前更巨,长已没足。”上海白相人一家一当全在身上,油头小光棍赤膊戴领带,赤脚穿皮鞋。吃饱仔饭,呒没事体做。洋装瘪三,穿西装的乞丐,瘪三是洋泾浜英文  beg  sir 音译。(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6: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0-25 15:36 编辑

6.  《海上花列传》第三回<议芳名小妹附招牌,拘俗礼细崽翻首座>:“只见娘姨阿金楸着他家主公阿德保辫子要拉,却拉不动,被阿德保按住阿金鬏髻。”
鬏髻。头顶或脑后用头发盘结成的发髻。明清女子主要的发式发型之一。《金屋梦》第四十三回:“这种软发髻,多有自缢身亡的,谓之凶妒。今日金二官人遇的粘夫人,分明是凶妒了。自把软鬏髻戴在头上。”《金屋梦》第四十四回:“桂姐带上鬏髻,也就常来帘子前看街上的人。”
䯼髻。其实鬏髻为真发髻,䯼髻为假发髻,两者容易混淆。䯼髻是明代妇女常见的一种假发髻,用头发,金丝,银丝,马鬃,篾丝编结而成的网帽,把头发包罩起来。金丝䯼髻。《金瓶梅》第二十回:“妇人不信,伸手进去袖子里就掏,掏出一顶金丝䯼髻来。”银丝䯼髻。《金瓶梅》第十三回:“他浑家李瓶儿,夏月间戴着银丝䯼髻,金镶紫瑛坠儿。”《金瓶梅》第二十八回:“红丝绳儿扎着,一窝丝攒上,戴着银丝䯼髻。”《儒林外史》第三回:“见范进的娘子胡氏,家常戴着银丝䯼髻。”篾丝䯼髻。《西游记》第八十二回:“见他头顶上戴一顶一尺二三寸高的篾丝䯼髻。”
䯼髻,就是这种类似于包头的头饰,把头发束了套在里面。与䯼髻相配的各种首饰,称之为头面。戴金银丝编的䯼髻,通常是家庭中身份地位的象征,正室偏房,妻妾女儿才有资格戴金银丝䯼髻,奴婢丫头没有戴金银丝䯼髻的资格。头发䯼髻。《金瓶梅》第二回:“头上戴着黑油油头发䯼髻,四面上贴着飞金。”《金瓶梅》第二十五回:“爹你许我编䯼髻,怎的还不替我编?恁时候不戴到几时戴?只教我成日戴这头发壳子儿。”


《孝经▪开宗明义第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惜发是中国传统礼教的一种行为规范。自古以来,汉族男女蓄发不剪,男子约发以冠以巾,女子梳发成辫成髻。汉服发饰中的发髻,汉代就有假髻,魏晋有蔽髻,唐代有义髻,宋代有特髻,明代有云髻,清代有旗髻。到了清光绪年间,已婚妇女结圆髻,未婚女子梳螺髻,幼女则挽双丫髻。叶梦珠《阅世编▪内装》:“余幼见前辈冠髻高逾二寸,大如拳,或用金银丝挽成之。若乌纱者,顶上装珠翠沿口,又另装金花衔珠如新月样,抱于髻前,谓之插梳。其后变式,髻扁而小,高不过寸,大仅如酒杯,时犹以金银丝为之者,而插梳之制遂废。银丝髻内映红绫,光采焕发,且别于素色也。”(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0 15: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0-27 16:03 编辑

7.  《海上花列传》第三回:“我说送阿大去学生意,也要五六块洋钱哚,教俚拿会钱来,俚拿勿出哉呀,难末拿仔件皮袄去当四块半洋钱。”
皮袄。中式毛皮上衣,用兽类皮毛作为夹里的短上衣。多用绵羊皮或羔羊皮缝制。衣领处常用羊剪绒,狗皮,狐皮。做工精细,御寒性强,男女皆穿,价格不菲。《金瓶梅》第四十六回:“月娘道:既是下雪,叫个小厮,家里取皮袄来咱们穿”。《金瓶梅》第七十四回:“西门庆道:贼小淫妇儿,单管爱小便益儿。他那件皮袄,值六十两银子哩!油般大黑蜂毛儿,你穿在身上是会摇摆。”
皮袄。有衬里可以御寒的中式服装,以鞣制的动物皮制作的皮袄。皮袄的式样接近于皮袍,均为大襟,毛朝里,绸子做面子,装饰上多镶滚边。只是皮袍要长于皮袄,皮袍袖端设有马蹄袖。古代裘皮种类名目繁多,粗略分为貂裘,狐裘,鼠裘,羊裘四种。貂裘有紫貂,薰貂,金貂,银貂;狐裘有火狐,玄狐,青狐,沙狐;鼠裘有银鼠,灰鼠,青鼠,黄鼠;羊裘有珍珠毛,黑紫羔,青种羊,草上霜。裘皮毛朝内挂上外罩,可做皮袄或皮袍。毛朝外则可制成端罩。端罩是满洲人冬季御寒的必备装束。端罩是一种无领,对襟,长及膝部,毛朝外的皮衣。上海人把毛朝外的大衣,叫做翻毛大衣。《红楼梦》第四十九回:“宝玉此时欢喜非常,忙唤起人来,盥漱已毕,只穿一件茄色哆啰呢狐狸皮袄。”《红楼梦》第五十一回:“披了我的皮袄再去,仔细冷着。”《儿女英雄传》第三十回:“换上一件倭缎镶沿塌二十四股儿金线绦子的绛色绉绸鹌鹑爪儿皮袄。”

袄的名称由来已久,最早出现在南北朝时期,有夹袄,棉袄,皮袄之分。南朝宋有布衫袄;北朝北魏有小襦袄;北齐有合袴袄子;隋代有缺胯袄子;唐代有翻领袄;宋代有对襟袄。清末袄的样式基本定型为立领,连肩袖,右大襟,开衩摆。裘皮服装往往是身份与财富的象征,以羊裘和狐裘较为传统。《诗经▪桧风▪羔裘》:“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羔裘,狐裘都是大夫的服装。平时穿羊羔皮衣,入朝则穿狐狸皮衣。(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15: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鞍山伯爵 于 2017-10-27 15:46 编辑

8.  《海上花列传》第四回<看面情代庖当买办,丟眼色吃醋是包荒>:“吴雪香把手帕子望罗子富面上甩来,说道:耐末总无拨一句好闲话说出来!”
手帕子。即手帕,手绢。上海话也叫做绢头,可以作为女性服装的一种配饰品。唐代王建的《宫词》中就有这样的诗句:“缏得红罗手帕子,中心细画一双蝉。”还有鲛绡一词,也借指手帕。鲛绡是传说中鲛人所织的极薄的绡。陆游《钗头凤》:“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其中一句“泪痕红浥鲛绡透”的意思,就是泪水湿透手帕。
手帕,最初是从头巾演变而来,一种随身携带的方型小块织物。用于擦汗,拭泪,清洁,遮羞。《金瓶梅》第五十一回:“门外手帕巷有名王家,专一发卖各色改样销金点翠手帕汉巾儿。”《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话说宝玉正发怔,不想黛玉将手帕子扔了来。”《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四回:“说到这里,便咽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那眼泪便从眼睛里直滚下来,连忙拿手帕去揩拭。”《孽海花》第八回:“就一直往雯青身边,如今被人说破,倒不好意思起来,只顾低着头弄手帕儿。”
手绢。《花月痕》第十三回:“看毕,将诗放在妆台旁边,将手绢拭了泪痕。”第二十一回:“痴珠见几上有笔砚,便将秋痕一幅手绢展开。”

手帕的功能,如今已被一次性餐巾纸代替。而古代的鲛绡手帕曾经是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信物。《红楼梦》第三十四回有林黛玉的“题帕三绝”。“他先借故支走了袭人,随即派晴雯送两条旧绢子去给黛玉。晴雯对送旧帕这事大惑不解。宝玉笑道:你放心,她自然知道。黛玉得了帕子后,细心揣度,一时方大悟过来,于是写下了“题帕三绝”。其一,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其二,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其三,彩线唯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14: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9.  《海上花列传》第三回:“洪善卿叫起手巾,杨家娒应著,随把局票带下去。”       “及至外场绞上手巾,庄荔甫也已过来,大家都揩了面。”
手巾。旧社会戏园,饭馆,澡堂的堂倌,或富家,妓家的佣人用面盆热水浸湿,再绞干供客人揩面揩手的热毛巾。《花月痕》第十三回:“将手向镜台边白磁面盆拧干手巾,搁过一边,把脸盆捧给小丫鬟,叫他换了水,仍放妆台边,拧上手巾,展开,递给采秋。”第四十回:“一面说,一面教跛脚舀了一盆脸水,亲自拧块手巾,给痴珠拭了脸。”
起手巾。《海上花列传》第六回:“王莲生便叫起手巾。娘姨答应,随将局票带下去。”第九回:“洪善卿迎着,见两位一淘来了,便叫娘姨阿金喊起手巾,随请两位进房。”
绞手巾。《海上花列传》第一回:“正值杨家娒来绞手巾,冲茶碗。陆秀林便叫他喊秀宝上来加茶碗。”第七回:“小阿宝绞了手巾,移过一只茶碗,放在烟盘里,又请啸庵用茶。”
起手巾,绞手巾。妓家宴饮之前,佣人须绞手巾给客人洗脸擦手,故常以起手巾指代入席。《海上繁华梦》初集第四回:“众人进内坐定,娘姨绞过手巾,泡上茶来。”《九尾龟》第五回:“厚卿叫起手巾,邀客入席。”《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四十九回:“小云大喜,便乱七八糟,自己写了多少局票,嘴里乱叫起手巾。于是大家坐席。”

手巾,又称拭手巾,面巾,净巾。明清小说中多称之为汗巾。手巾有毛巾之用,也有手帕之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一百0二回:“第三天送来是两个福州漆盒,因为那盒子没有锁,还用手巾包着。”《海上花列传》第一回:“等到堂倌舀面水来,朴斋绞把手巾,细细的擦那马褂。”第二十八回:“迨爱珍喊外场起上手巾,众人亦即入席,连带来出局皆已坐定”。第四十二回:“那两眼眶中的泪已纷纷然如脱线之珠,仓猝间不及取手巾,只将袖口去掩。”《官场现形记》第八回:“接着娘姨请宽马褂,倒茶,拿水烟袋,绞手巾。”第四十六回:“谁知拿了进去,钦差还没有闻着,打手巾把子的人已经挑眼了。”(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2-11 15:18 , Processed in 0.2607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