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16|回复: 18

[原创首发] 【东吴弄珠客】和董其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 18: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7-1-1 21:59 编辑

东吴弄珠客到底是谁。目前没有定论。
在几个候选人物中,根据李日华年谱看分析。似乎可以排除他的可能性。
参看以前的帖子。
http://www.mqxs.com/thread-11298-1-1.html
而董其昌的可能性却是很大的。徐时恭先生在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90年2期上讲的很清楚了。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附件自己看。我基本赞同徐的观点。
还有几个关键点可以帮助思考这个问题。
《金瓶梅词话》中的《金瓶梅序》署名是‘万历丁巳季冬【东吴弄珠】漫书于金阊道中’(1617年冬季)
看董其昌年谱上一年(1616)三月,董其昌摊上了一件大事,由于他的二儿子为娶女佣致死,发生争执。挑起民愤,酿成大祸,吃了官司不说,最终上海的豪宅被打砸抢烧,包括所谓“抱珠阁”匾额也被打碎扔入湖中。董其昌逃出上海,无家可归,寄居游走在苏杭一带。这件事也许是
促使他刊刻此书的一个诱发点。而且【】字的署名也符合他当时的处境。称号中带客字总有不定无常的含义。
另外,这距离袁宏道离世已经多年,董其昌把他放出来已无大碍。提款习惯也符合董其昌的风格。



下面这图片,是拍卖会上的。感觉笔法轻浮,腕子软,像是赝品。缺少大师风格。存疑。

Untitled-1.jpg
_东吴弄珠客_系董其昌考_徐恭时.pdf (327.17 KB, 下载次数: 37)
发表于 2017-1-4 09: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书法不懂啊,每先生如果不先下结论,我还觉得不错呢。据说书法的纸都能造假,不知属实否?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06: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10 15:57 编辑

推算1617(丁巳年 写序的年份)董其昌62岁(虚岁63岁)。序中提到的褚孝秀如果是褚继良的话,董和褚中进士的时间相差了六年(万历十七和万历二十三)。
假设是董其昌写了这篇序。【余友人褚孝秀偕一少年赴歌舞之筵】。这样的对晚辈的写法倒是合理的。这篇序把责任都推到袁石公的身上,然后对金瓶梅进行批判。这时【袁石公】已经谢世,序中这样写已无大碍。

序中提到【褚孝秀】的名字有两处,第二处词话本和崇祯本有区别,词话本为【孝秀】省去了褚姓。崇祯本为【褚孝秀】。这一点不仅说明词话的这篇序在先,还能通过分析看出,【孝秀】可能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种身份。比如现在的【x代表】,称呼时一定要说【张代表】【李代表】。不带上姓称呼,所指就不明确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6: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8 19:43 编辑

根据资料来看万历丁巳下半年到次年春董其昌的行踪。
他这一年中秋观《书种帖续刻》,前一年董其昌侄孙勒石刻成此帖,九月在绍兴会稽山阴,子月(十一月,阳历12月冬季)董其昌为祭奠母亲作《行书法华莲华经卷》勒石上海大士殿(也许是上海龙华寺的当年的某大殿?)。假设董其昌写了金瓶梅序的话。大概应在此前后。凭空想象,九月之后从会稽山往苏州。十一月写完《金瓶梅序》往上海写了《行书法华莲华经卷》。直到次年新年后开春到了娄江(昆山)。
总之,从时间上讲董其昌有可能在苏州写《金瓶梅序》。董其昌虽然是上海郊区人,最终没有葬在家乡,而是葬在了异乡苏州。算是名副其实的【客死】了。
02.jpg
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9: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8 20:14 编辑

《金瓶梅序》开头点明:〈金瓶梅〉,秽书也。袁石公亟称之,亦自寄其牢骚耳,非有取于〈金瓶梅〉也。
-------
抄本时代知道《金瓶梅》这部书的能有几人?能知道【袁石公亟称之】就更是少之又少。
这一点可以从屠本畯《经济山林籍》中收录袁宏道《觞政》篇的按语得知当时人们对金瓶梅所知甚少。如果当时大多数人都知道袁宏道的【水浒传金瓶梅等为逸典】所指为何,屠本畯也不会特意加上这一段较长的按语。
Untitled-1.jpg

下面这一封袁宏道给董其昌的信,当时能又多少人读的到它呢?恐怕只有董其昌本人罢了。
那么,也许只有包括董其昌在内的极少几个人能说出【袁石公亟称之】这句话。

Untitled-2.jpg

从资料看,金瓶梅写序的人能说出【袁石公亟称之】,需要看过《袁宏道与董思白书》或者《觞政》或者《经济山林籍》这些资料之一。这样才配得上【弄珠客】,试想当时能有几人做得到这些?【袁石公亟称之】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弄珠客】必须深刻了解袁石公对金瓶梅的看法。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2: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10 08:26 编辑

袁宏道的弟弟在《游居杮录》【杮】≠【柿】
中的这一大段关于水浒传和金瓶梅的回忆是比较珍贵的信息。然而关于金瓶梅部分的记录可能由于是往事的回忆,记忆模糊,造成了关于董其昌前后说法不一太一致。
前面说董其昌称金瓶梅【极佳】,后面却说【追忆思白言此书曰绝当焚之】。显然是矛盾的。仔细分析,无论如何前段【思白曰近有一小说名金瓶梅极佳余私识之】这句话是确实的。因为这句话的起因是袁中道与董其昌谈论哪个小说写得好。而【绝当焚之】就不那么确切。既然董其昌认为【极佳】而又【绝当焚之】?
Untitled-1.jpg
顺便说一句,民国这个排印本的断句不一定妥当。【予私识之】应是董其昌的话。思白曰【近有一小说名金瓶梅极佳余私识之】,是直接引语,【予】是董其昌,而不是袁中道。翻译成白话,【近来有一部小说叫金瓶梅,非常棒。我私下看过。】

综上来看,这一段袁小修的回忆董其昌说过【绝当焚之】不能作为否定董其昌写金瓶梅序的证据。而董其昌的【极佳】的看法。却使他作《金瓶梅序》的可能性增大了。
其实《金瓶梅序》写得并不怎么样的。通篇反复就【盖为世戒非为世劝】一句。意思就是【大家不要去学】。作为一部大书的序,很不相称。这一点却符合了【东吴弄珠客漫书于金阊道中】的【漫书】一词。假设是董其昌所为,冬季路过【金阊】应付书商所求,随意写就了这篇序。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4: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11 08:17 编辑

1616年3月(丙辰)至1617年2月一年的董其昌年谱。
遭难后似乎没太大影响。一直往嘉兴会稽山游历鉴赏书画。
直到1617年秋季到了杭州,之后疑似冬季到了苏州(金阊?)上海(?待进一步确实),次年元旦过后开春去了昆山。
【弄珠客】的署名是个匿名,即便真是董其昌所做,没有署真名字号。也没有它的笔迹存留。对本人无碍。
何况,董其昌名头大,朝野上下还是有关系的,不在乎小民之乱。不是犯上大罪。
总之,遭难后的一年对董其昌的文化活动似乎影响不大。
Untitled-1.jpg
丙辰 1616年中秋(八月十五日)《丙辰论画册》流落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这里有一条值得注意的是,丁卯年(9年之后)三月,董其昌再次见到自己写的这个册子,又题了几句。说连自己都忘了曾经写过这个,可见当时也是随手写就的。

【此册余数年前所书为友人持去,忽忽不复记忆偶过虞山访稼轩先生于耕石斋出所藏书画见示重觏此册展阅再四觉秀媚之意溢于豪端知与古人相去甚远耳先生幸xxx可也。丁卯春三月董其昌】

Untitled-1.jpg
《中國書法全集54董其昌》对这个册子的评论。也可作为董其昌当时心情平静的参考。

Untitled-3.jpg

下图 董其昌【青溪道中】的落款,可作为【漫书于金阊道中】的参考。
Untitled-2.jpg

这个《草书诗卷》正是【丙辰十二月】左右书写的。当时用了【道中】的写法,这是最接近
【东吴弄珠客漫书于金阊道中】的写法,且时间上彼此仅此相隔不到一年。


Untitled-4.jpg
《仿古山水图册》
【乙卯子月望,送著存使君上计吴阊,舟中写此六景为别。】
此可以作为【金阊】一词的参考。
书写时间在乙卯年(1615年)距离【弄珠客序】前两年。
Untitled-1.jpg
发表于 2018-6-12 01: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董其昌认为此书极佳, 所以读之,为之作序也完全可能; 因为是秽书, 所以决当焚之, 那种夸张,假道学口气也符合其为人。
能在序中直书袁石公真名的人一定与袁石公有很深的关系。
董其昌与金书的关系非同一般, 此人很可能知道书的源头。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21: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8-6-13 16:30 编辑

Untitled-1.jpg

关于董其昌1616年3月这件抄家之事,有许多误解。这里按原文把起因搞清楚。网上许多资料都不太准确。
上文的描述的头绪整理如下:
【一】
庠生陆兆芳家的一名叫绿英的使女(女佣),她是陆兆芳朋友的家人的女儿。
这个绿英又过继给董其昌的家人。
绿英的三重身份如下图:
Untitled-2.gif
有一天,绿英回家探望生母(应该是陆兆芳朋友家人的老婆)病,一去未回。董其昌次子董祖常怀疑其中另有缘由。带领家人去粗暴抢了陆兆芳朋友家产。这是最早的起因。网上流传的:董其昌要霸占十来岁的小姑娘为己妾。完全脱离原文不足为取。
进一步分析:
董其昌对子女以及下人管束存在大问题和种种疏漏,
绿英在董其昌家人家过的不好。董其昌次子董祖常缺乏管束,好逞强气盛,好管下人的私事。

【二】
Untitled-1.jpg
董其昌所居之地,上海闵行区马桥,想必当时董家是旺族,各家之间都是近亲远亲关系。

估计董其昌这一辈突然显赫起来,不牛也得牛。不少失当的霸道行为令乡里各家人侧目相看。
所以有人背地里借董祖常带领狗腿子打砸抢陆友家的事情给编了个段子,让大家传唱。以解对董其昌的羡慕嫉妒恨。满足泄愤心里是人生一大乐事。
有个拾荒卖唱者钱二,正唱这个段子,旁边听的一个人却为此丧了命,他叫范昶。
董其昌的家人把钱二和范昶二人添油加醋报告了主子董其昌父子,董其昌(或者只是他儿子所为?)下令,私自拘捕钱范二人。
经过一来二去反复拷讯,最终放了二人。范昶悲愤而亡。

范昶之母冯氏是万州知州(海南万宁?)范讷斋之妻。五品命妇。八旬寡母,想必丈夫范讷斋死后冯氏一直守寡抚养范昶长大。
范昶之妻龚氏,与董其昌家是姨亲关系(大概董其昌的某女眷之母与龚氏之母是姊妹关系)
范昶之子叫范启宋,他的妻子董氏也是董其昌家族(远族?)的孙女。这个董氏也是和董其昌祖上有连襟亲戚关系。

冯氏觉得自己也是有身份的人,国家认可的诰命夫人。虽然董其昌有通天的身份,曾做过皇子的老师。但儿子因他家私刑而死(估计董其昌父子认为,她儿子的死与此无关,属于无理取闹,乌鸦落在猪身上,都说别人黑。),董其昌家虽然横行霸道,冯母我到他家说理他们敢把我怎么样?!于是和儿媳妇龚氏带了几个女佣一起去董其昌家说理(这在董其昌来看是无理取闹)。之后就有了闹到董宦抄家的一段故事。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全面多角度了解一件事情很重要。这一段故事的教训:暴富不是好事,积德积财都要世代积累,慢慢来,大跃进就会摔跟头。家大业大,关系复杂。清官难断家务事。上梁不正底梁歪。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3: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吴弄珠客】和他的影子人物【董其昌】---《金瓶梅序》的作者是谁?

把上述思路总结充实了一下,由于文件比较多。且有内容重复部分。不再贴在这里。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仅供批评参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5:47 , Processed in 0.1666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