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83|回复: 16

[原创首发] 《金瓶梅》偶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 09: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书生活 于 2016-11-4 09:24 编辑

1.
<金瓶梅》中的文白异读

 到第二日,院中郑爱月儿家来上纸。爱月儿下了轿子,穿着白云绢对衿袄儿,蓝罗裙子,头上勒着珠子箍儿,白挑线汗巾子,进至灵前烧了纸。月娘见他抬了八盘饼馓、三牲汤饭来祭奠,连忙讨了一匹整绢孝裙与他。吴银儿与李桂姐都是三钱奠仪,告西门庆说。西门庆道:“值甚么,每人都与他一匹整绢就是了。”月娘邀到(一三“就是了月娘邀到”,原作“头须系腰”,从崇本改。)后边房儿里摆茶管待,过夜。(第六十三回 亲朋祭奠开筵宴 西门庆观戏感李瓶)


按:我曾辩“贝官拜部”之“贝”实亦“拜”,前“拜”读“贝”,后“拜”读“Ba”.
此“头须系腰”当也是“头系系腰”,前“系”读“须”,后“系”读“Ji”

同回: 那日乔大户、吴大舅、花大舅,门外韩姨夫、沈姨夫,各家都是三牲祭桌来烧纸。乔大户娘子并吴大妗子、二妗子、花大妗子,坐轿子来吊丧,祭祀哭泣。月娘等皆孝髻、头须系腰、麻布孝裙,出来回礼举哀,让后边待茶摆斋。

第六十四回  也提到了 头须系腰
金莲道:“你且丢下苕帚,到前边对你姐夫说,有白绢拿一匹来,你潘姥姥还少一条孝裙子,再拿一副头须系腰来与他,他今日家去。”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央潘金莲 合卫官祭富室娘

头须系腰,当是 系腰 有 头须 的,不知有何讲究?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09: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1."缉",黄岩方言是用针线缝钉的意思,常用词"缉鞋底",意思是把用布纳成的鞋底用针线一针一针钉牢。
    《金瓶梅词话》万历刻本第2回96页:云头巧缉山牙,老鸦鞋儿。

繗,将两块布料合成一起,针脚还针,即第二针要退在第一针后一点再下针,依此类推;绗,针法直走,不还针;用于多层合成,像绗棉衣、绗被子;缲,缝时把布边往里卷,然后藏着针脚线,一般用于缲带子;缉,用相同的针脚密密缝,把布边包住;绲,把布条或带子沿着衣服的边缘包住,并缝制,用于绲边;纽,用打结的方法缝制;纳,用于两层以上的布合成的缝法,正面针脚细、反面针脚粗,把线藏于后面;绣,用于制花的的针法;绱,把两个部件合成;锁,两个部件的边缘用线缠住合并。(http://tieba.baidu.com/p/4809098141

2.俏成一帮儿

有说“俏”就是“缲“”拼音: qiāo , 笔划: 16 部首: 纟 五笔: xkks 做衣服边儿或带子时藏着针脚的缝法:缲边儿。,缝时把布边往里卷,然后藏着针脚线,一般用于缲带子。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09: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生活 于 2016-11-23 09:20 编辑

谢子纯/谢子张

 晚夕,亲朋伙计来伴宿,叫了一起海盐子弟搬演戏文。李铭、吴惠、郑奉、郑春都在这里答应。晚夕,西门庆在大棚内放十五张桌席,为首的就是乔大户,吴大舅、吴二舅、花大舅、沈姨夫、韩姨夫、倪秀才、温秀才、任医官、李智、黄四、应伯爵、谢希大、祝日念、孙寡嘴、白来创、常时节、傅自新(一四“傅自新”,“自”原作“日”,崇本同,据第七回首出及全书多处改,下不再出校。
)、韩道国、甘出身、贲地传、吴舜臣、两个外甥,还有街坊六七位人,(第六十三回 亲朋祭奠开筵宴 西门庆观戏感李瓶)



傅自新/傅日新 《礼记•大学》:“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书笑>,< <李卓吾先生评点四书笑>(<书笑>辑本), , <绝缨三笑>中的<儒笑>,。。。都是取四书朱注为笑话,如

武林讲学诸君,日以商量明德为事,每一聚首,则曰明德如何商量,动静语默行住坐卧皆明德也。一日午饭座中适有食素者,忽一先生曰:明德还是荤的还是素的?试举看。时無錫叶文通在座,笑而应曰:荤素尚未定。问何故?文通曰:朱夫子原说,则有时而昏(荤)。一座大笑。       之类。


谢子纯/谢子张。
人有请托于人,临谢曰:起动大驾,只好谢谢嘴唇。  犹言 不能深致意,只嘴上轻言说得一声谢谢。
主人请宴谢客每也曰:惶恐,只好谢谢嘴唇。犹言 酒水菲薄,慢待了客人,只在客人嘴唇上涂了一层油。

谢子纯=谢嘴唇  意不出上二层。

桑树上吃刀柳树上报、李公吃酒张公醉、吃仔李家谢张家。
谢子张=谢仔张  大概就是上俗语化来。


丈夫送妻子到医院生产,医生对他们说,他们医院手术现在使用了一种新的机器叫疼痛十转移机,能把母亲生产的疼痛转移给孩子的父 亲。 医生问这对夫妇愿不愿意试一试,夫妇俩一合计, 决定试用。起先,医生把疼痛转移度调到10%,还解释说即使是10%的量也可能会让父亲难以忍受。
随着妻子生产的继续,丈夫感觉很好,并请求医生 把度数调高点儿。 医生把疼痛转移度调到20%,丈夫依然感觉良好, 医生检查了丈夫的血压,一切正常,医生吃惊不小。
因此,他们决定调到50%,而丈夫依然感觉不错。 疼痛转移机显然对其妻子帮助很大,丈夫便要求医生把所有的疼痛都转移给他。
妻子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婴儿,一点点疼痛都没有感 觉到。 她和丈夫特别高兴。
但当他们到家时,看见隔壁王局长手握钥匙,惨死在家门口。

此 隔壁账  故事新编。


 楼主| 发表于 2016-11-9 14: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第一笑品《呵呵令》

“人世难逢开口笑,此不懂得笑中趣味耳。天下事哪一件不可笑者?譬如到极没摆布处,只以一笑付之,就是天地也奈何我不得了。抑闻山中有草,四时常笑,世人学此,觉陆世龙之顾影大笑,犹是勉强做作,及不得这个和尚终日呵呵,才是天下第一笑品。文长跋。”(徐渭:《徐渭集》,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第1322页)
徐渭文中“这个和尚”应即指“布袋和尚”,而其“天下第一笑品”之文应即指署名“布袋和尚”的《呵呵令》。因其具有典型性以及极高的文学思想价值,屡屡被收入各种笑话书当中。例如,冯梦龙篡辑的《笑府》和李贽编辑的《开卷一笑》卷七等。民国时期,它又被周作人选入《苦茶庵笑话选》、《明清笑话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4?年版)。冯梦龙在为《笑府》(题名“墨憨斋主人”)所撰序文当中,亦曾以布袋和尚为师。
《呵呵令》一文曰:
    你道我终日里笑呵呵,笑着的是谁?我也不笑那过去的枯髅,我也不笑那眼前的蝼蚁。(1)第一笑那牛头的伏羲。你画什么卦,惹是招非,把一个囫囵囵的太极儿弄得粉花碎。(2)我笑那吃草的神农,你尝什么药,无事寻事,把那千万般病根儿都提起。(3)我笑那尧与舜,你让天子,我笑那汤与武,你夺天子,他道是没有个傍人儿觑,觑破了这意思儿也不过是个十字街头小经纪。还有什么龙逢比干伊和吕,也有什么巢父许由夷与齐,只这般唧唧哝哝的,我也哪里工夫笑着你。(4)我笑那李老聃五千言的道德,我笑那释迦佛五千卷的文字,干惹得那些道士们去打云锣,和尚们去打木鱼,弄些儿穷活计,那曾有什么青牛的道理、白牛的滋味。怪的又惹出那达摩老臊胡来,把这些干屎橛的渣儿,嚼了又嚼,洗了又洗。(5)又笑那孔子的老头儿,你絮叨叨说什么道学文章,也平白地把好些活人都弄死。(6)又笑那张道陵许旌阳,你便白日升天也成何济,只这些未了精精儿到底来也只是一个冤苦的鬼。住住住!还有一笑。(7)我笑那天上的玉皇,地下的阎王,与那古往今来的万万岁,你戴着平天冠,穿着衮龙袍,这俗套儿生出什么好意思?你且去想一想,苦也么苦,痴也么痴,着什么来由干碌碌大家喧喧嚷嚷的无休息。去去去!这一笑笑得那天也愁,地也愁,人也愁,鬼也愁,三世佛也愁,那管他灯笼儿缺了半边的嘴。呵呵呵!这一笑,这一笑,你道是毕竟的笑着谁?罢罢罢!说明了,我也不笑那张三李四,我也不笑那七东八西,呀!笑杀了他的咱,却原来就是我的你。


此《呵呵令》作者为昆仑山人王承甫,王叔承(1537-1601),吴江铜罗人,初名光胤,字叔承,自号昆仑山人。被称为万历年间三大“布衣诗人”之一。他与著名文人王世贞交情深厚,王世贞撰有《昆仑山人传》(《弇州山人续稿》卷七四)
涇皋藏稿第八卷 ○贈松陵尹徐仁宇入覲序》:  松陵承甫王先生善聲詩,又善酒,生平好為奇論,嘗著呵呵令,自渾敦氏以來一切不理其口,見者怪之,謂承甫狂。  非也 其憂世之盡矣 予因以知承甫 昨予過其邑。。。

《续笑林评》:山人王昆仑作布袋和尚呵呵令云:。。。此笑惊天动地,取为续林压卷。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4: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宏道1597年“二月初十离无锡”, 一月还在《游惠山记》,听朱生说〈水浒传〉》


《听朱生说《水浒传》》诗里的“朱生”考
                      周传授

袁宏道《听朱生说《水浒传》》诗云:“少年工谐谑,颇溺《滑稽传》。后来读《水浒》,文字亦奇变。《六经》非至文,马迁失组练。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我读过此诗后,判断写于万历十九年,诗里的“朱生”是李贽的可能性大。理由如下:
其一,万历十九年(1591)春夏之际,袁宏道特意到麻城龙湖拜访李贽,两人一见如故。此时,李贽正在评点《水浒》。他也许与宏道说起此亊。所以,袁宏道诗题为《听朱生说《水浒传》》。
其二,李贽名气虽大,但不被统治阶级所待见。袁宏道称的“朱生”应是李贽,因麻城龙湖是佛院涂有红色,这里有避嫌之意。
其三,诗中有“《六经》非至文,马迁失组练”之句,与李贽把《水浒传》与儒家《六经》相提并论,证明此处是受了李贽思想的影响,或者说,重复了李贽的观点。
其四,诗中有“一雨快西风,听君酣舌战”之句,是说李贽伶牙俐齿,能言善辩,而且看问题十分尖锐

按:上网友臆说。偶见 王叔承《君不见苕川席上戏赠晋陵朱说书》
君不见苏秦无赖子,开口风涛吞万里。
只为家无二顷田,播乱乾坤斗群蚁。
张仪大笑世亦倾,妻子休愁舌未死。
朱生有口亦不尘,千古旧事翻为新。
掀唇击掌变态尽,能令人喜能令颦。
刘项兴亡在顷刻,唤来野鬼皆生人。
棚头傀儡影中戏,英雄一往谁复真。
君不见罗生《水浒传》,史才别逞文辉烂。
草莽雄心不自成,指点罡星洒江汉。
马迁丘明走笔端,神机颠倒庄周幻。
滑稽玩世天所嗔,语落芦花秋梦断。
太史弄奇《左传》浮,达人往往疑《春秋》。
土中髑髅难自辨,霜寒草白虫啾啾。
男儿有眼不如瞽,无端信书被书苦,秦火微茫隔荒楚。
稗官国史争颉颃,回首黄粱犹在釜。
尧囚舜篡然不然,齐东野人历历数。
玉帝阎罗老无力,白日人间纵妖蛊。
抚剑四顾余不平,且把葡萄听《水浒》。

则“朱生”似即“晋陵朱“,  是常州人。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3 09: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生活 于 2016-11-23 09:11 编辑

只恨闲愁成懊恼,如知伶俐不如痴.

老吉瓜小记
向在友人家,见一阳羡砂钵盂 用以为水注 旁缀一绿菱角 一浅红荔支 一淡黄如意 底盘以黑螭虎 龙即以因爪为足 下镌大彬二字 设色古雅 制度精巧 而四物不伦不类 莫知其取意 后询一老骨董客 “谓余曰 此名伶(菱)俐(荔)不(钵)如(意)痴(螭)。”
时大彬、王元美旧有此制 ---桐西漫土《听雨闲谈》谢国桢藏稿本

“如知” 今校一般作”始知”.  按:周亮工<书影.卷9>:而读为如,古今通用.始知“如知”应为”而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10: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生活 于 2016-12-14 10:06 编辑

挨光 和 挑水挨磨

  话说西门庆央王婆,一心要会那雌儿一面,便道:「乾娘,你端的与我说这件事成,我便送十两银子与你。」王婆道:「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挨光的两个字最难。怎的是挨光?似如今俗呼偷情就是了。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的。第一要潘安的貌,第二要驴大行货,第三要邓通般有钱,第四要青春小少,就要绵里针一般软款忍耐,第五要闲工夫。此五件唤做『潘、驴、邓、小、闲』都全了,此事便获得着。(<金瓶梅词话. 第三回 王婆定十件挨光计 西门庆茶房戏金莲>)


  沈璟 (1553~1610)<义侠记>:
  〔丑笑介〕大官人。最是那砑光的两字儿偏难也。直待要十分光才凑着。 〔净〕怎么唤做十分光。〔丑〕但凡砑光一事。极不容易。须得一分一分砑上去。砑到十分完全了。才得上手。〔净〕干娘。且数那十分看。(<义侠记.第十出 委嘱>)

  <义侠记>也是改编自<水浒传>,此”砑光”当就是”挨光”. “砑光”之”砑”,原是”碾压”的意思,引申为”挨净挨近 挨紧…”,”挨光”用的应该是引申意.


  ”砑”之原意”碾压”,还有一个用词” 砑磨”,
  吴语 磨磨 牵磨 也叫作 ” 砑磨”,一般还写作”挨磨” .

  <<金瓶梅>中有 “挑水挨磨”:
  
  
○砑光姐儿见子有情郎,好似云游僧投饭入斋堂,咦像染坊店里画石贪色鬼,砑子多多少少光。(  冯梦龙<山歌>)

按上:砑光 似是染纺行业的一道工序.   我猜测 未经砑光的布即是"生眼布",砑光后的称"魁光布".
"生眼布"犹言毛糙的布. 穿在身上,就像老生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看一样不自在.
原来
电视记录片<话说运河》其中有一集《盛泽》,见到了这种原始的挨光技术,和石碌不同,磨石是两头菱形的,人踩在上面,和杂技的晃板一个道理。可以知道,这是一种重体力活,不是女子杨柳细腰做得来。

:
  月娘道:「…他可可儿来三年,没过一日好日子,镇日教他挑水挨磨来?」孟玉楼道:「娘不是这等说,李大姐倒也罢了,没甚麼,倒吃了他爹恁三等九格的.」(<金瓶梅词话. 第六十二回 潘道士解禳祭灯法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

这“挨磨”最初指的是这种活也不一定。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1: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头须系腰”考

1.到第二日,院中郑爱月儿家来上纸。爱月儿下了轿子,穿着白云绢对衿袄儿,蓝罗裙子,头上勒着珠子箍儿,白挑线汗巾子,进至灵前烧了纸。月娘见他抬了八盘饼馓、三牲汤饭来祭奠,连忙讨了一匹整绢孝裙与他。吴银儿与李桂姐都是三钱奠仪,告西门庆说。西门庆道:“值甚么,每人都与他一匹整绢就是了。”月娘邀到(一三“就是了月娘邀到”,原作“头须系腰”,从崇本改。)后边房儿里摆茶管待,过夜。(第六十三回 亲朋祭奠开筵宴 西门庆观戏感李瓶)
2.同回: 那日乔大户、吴大舅、花大舅,门外韩姨夫、沈姨夫,各家都是三牲祭桌来烧纸。乔大户娘子并吴大妗子、二妗子、花大妗子,坐轿子来吊丧,祭祀哭泣。月娘等皆孝髻、头须系腰、麻布孝裙,出来回礼举哀,让后边待茶摆斋。
3.第六十四回  也提到了 头须系腰
金莲道:“你且丢下苕帚,到前边对你姐夫说,有白绢拿一匹来,你潘姥姥还少一条孝裙子,再拿一副头须系腰来与他,他今日家去。”第六十四回 玉箫跪央潘金莲 合卫官祭富室娘

“头须系腰”是什么东西?第一条崇本刊落这四字,大概到崇本作者就已糊涂了。偶见一篇网文( http://www.chinalaundry.cn/2011/0526/1808.html<捣练图>赏析),或能窥见这“头须系腰”是何东东?
文中说到:“古人所说的“捣练”实际包含两个工序:精练和上浆。。。。古代的织物,不论是丝织品还是棉布,在精练之后,都要上浆,要么在上浆之后加以石砑,要么在上浆之后加以捣捶。”“唐人所说的生衣与熟衣,区别并不在是否“精练”,因为一切丝织品在织成之后、使用之前都必须经过“精练”,这是必不可缺的一道工序。唐人所谓“生”与“熟”,乃是指是否经过浆、捣。”

“南海寄归内法传》中讲到制作“滤水罗”的时候,有这样的话:“凡滤水者,西方用上白叠,东夏宜将密绢。或以米揉,或可微煮。若是生绢,小虫直过。可取熟绢笏尺四尺……”“生绢”可以令“小虫直过”,可见其孔眼稀疏,如果不经“精练”,如何能有这样的效果?而“熟绢”是“密绢”,足可做“滤水罗”,那么自然是经过浆、捣的处理,“缕紧不松泛”。”

这一考证也解释了《金瓶梅》中的“生眼布”即“生布”---未经砑光的布,因孔眼稀疏,俗称“生眼布”。 经砑光后的“生布”,即是“魁光布”(“ 关于“砑光”的效果,历代总是强调,这一道加工使织物表面生“光”,如《染经》就谈到现代的“蒸汽砑布机”“效率很高,只是不能砑到发光”。无独有偶,《再见传统(二)》写道苗人“捣练”是为制“亮布”,《走近染布坊》则说“捣练”是为了做出“打得发光的砑光布”。不过,织物在浆、捣后因“糨透、平滑”而隐隐生光,是这一工艺自然产生的效果。)“魁光布”即是说隐隐泛魁星之光。

“头须系腰”应是“生眼布”或“魁光布”裁成的“白襊腰”。为何带“头须”?文中也有解释:“张琴《中国蓝印花布》一书载录有浙南地区民间老染师吴慎因所作《染经》,《染经》中有“砑光”一节,就记载了清末、民国时土布砑光的工艺:“土布店要砑光之布是有漂即砑……如双兰与宝兰则砰而不砑。以布放挨床下……置太湖石底碗上,用砑石状如元宝重五六百斤,砑布司务,两手挽于木制扶手上,两脚分牮元宝叶,左右摇摆,使砑石压于毛布上……唯丝口不能砑与砰,如丝[](音别)(原文如此)以纱作经,纬以生丝等见砑石即断裂”。”

“丝口不能砑与砰,如丝[](音别)(原文如此)以纱作经,纬以生丝等见砑石即断裂”。 所以即使“魁光布”,大概也带“毛边”,即是所谓的“头须”。

“置太湖石底碗上,用砑石状如元宝重五六百斤,砑布司务,两手挽于木制扶手上,两脚分牮元宝叶,左右摇摆,使砑石压于毛布上…”。这一传统的砑光技,可参看电视记录片<话说运河》一集《盛泽》。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12: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书生活 于 2017-3-24 12:31 编辑

《金瓶梅词典》P397. 头须:束发用的布带,此指孝巾。前蜀冯鉴《续事始》:尧以铜为开,横贯其髻,后圣易之以丝及五色绢,名曰“头(上须下巾)”
头须系腰虽为两物,但常做一副,所以不断开为是。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13: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作人关于墨憨斋《广笑府》曾“略有点意见”:“鄙意此书似非真本,如序即系杂凑《笑府》序即(及)《呵呵令》而成,。。。前序因不宜重抄,《呵呵令》则是他人之作,简直是抄袭了”,“何至于如此拆烂污乎?”    ( 周作人关于《广笑府》的一封佚札http://www.doc88.com/p-715936084571.html

《呵呵令》今可以确论是昆仑山人王叔承所作了。

又本坛网友有 浅谈王利器《历代笑话集续编》所收《解愠编》与《广笑府》之渊源 一文(http://www.mqxs.com/thread-10030-1-1.html)可参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18 23:51 , Processed in 0.0944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