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83|回复: 114

[原创首发] 天地版《会评会校金瓶梅》问题商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4 14: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4-24 18:27 编辑

在明清小說論壇中曾見有壇友說道天地版中錯誤較多,為了證實究竟,從2016年9月4日起,開始了對天地版《金瓶梅》的全面校對。天地版《金瓶梅》原以首都圖書館藏“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作底本,參校首圖、北大、內閣三崇禎本和在茲堂、影松軒、崇經堂等張評本。
校對所參校底本為:
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影印本(電子版);
日本內閣文庫藏《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影印本(電子版);
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電子版);
日本市立米澤圖書館藏《第一奇書在茲堂本》(電子版);
奧地利國家圖書館藏《第一奇書在茲堂本》(電子版);
日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藏《第一奇書影松軒本》之①(電子版)、之②(電子版);
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第一奇書影松軒本》(電子版);
柏林國家圖書館藏《第一奇書影松軒本》(電子版);
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藏《第一奇書玩花書屋本》(電子版);
王汝梅會校《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
王汝梅校《皋鶴堂批評第一奇書金瓶梅》;
明清小說論壇glbai三校張竹坡評本(電子版);
黃霖 編《金瓶梅資料彙編》(電子版);
侯忠義 王汝梅《金瓶梅資料彙編》(電子版);
朱一玄 編《金瓶梅資料彙編》(電子版)。
*校對中參考天津圖書館藏《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影印本、《太平本金瓶梅詞話》。
凡天地版之文本與任意一刊刻本相合,且文意通順者,不列入此表。
經過校對,發現會校本正文和批語非同一人所校,因其勘校原則明顯不同,而且批語的勘校比較粗糙,錯誤率高出正文數倍,質量明顯不如正文。總體感覺,會校本中所出現的錯誤主要是勘校者的疏漏,因排版印刷造成的錯誤也有,但比重並不大。
現將檢出衍、奪、訛、誤、或可商榷處逐回錄出,供壇友指正。
*  *  *
第一回
第四十九頁:
[1]會校本倒第六行“是作者蓋深明天道以立言歟”,影松軒本“是作者蓋深明天道以立言放”,玩花書屋本“是作者蓋深明天道以立言故”。“放”校改為“歟”,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是否為“歟”不得而知,會校本無校記;
[2]會校本倒第一行“他如應伯爵等九人”,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他如出伯爵等九人”。“出伯爵”改作“應伯爵”,會校本無校記。
第五〇頁:
[3]會校本正第九行“既爲丫環”,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既爲丫鬟”。“鬟”改作“環”,會校本無校記。
第五一頁:
[4]會校本正第九行“自‘結識的’至‘都懼怕他’是二段”,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自結識的至都懼怕他是兩段”,會校本無校記。
第五二頁:
[5]會校本正第四行“是講武松如何踢打、虎如何剪撲”,影松軒本“是寫武松如何踢打虎如何剪僕”,玩花書屋本“是寫武松如何踢打虎如何剪撲”。“寫”改作“講”,“僕”校改為“撲”(從玩花書屋本),會校本無校記;
[6]會校本正第十一行,會校本“是姦險苟且之行”,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是奸險苟且之行”,會校本誤將“奸”作“姦”;
[7]會校本倒第一行“既月娘妻子”,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即月娘妻子”,會校本“即”改作“既”,無校記。
第五三頁:
[8]會校本正第一行“皆是假景情提傀儡”,影松軒本“皆是假景情提俚儡”。會校本從玩花書屋本(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影松軒本朱筆改為“傀”);
[9]會校本正第二行“多是好好先生”,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多是好心先生”。會校本“心”校改為“好”,無校記;
[10]會校本正第三行,會校本將“他”校改為“她”,不妥;
[11]會校本正第九行“寫出金蓮”,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帶出金蓮”。會校本“帶”誤作“寫”;
[12]會校本正第十行“否則”,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不則”。“不”校改為“否”,無校記;
[13]會校本倒第四行“又寫紫府星官”,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又寫柴府星官”,“柴”校改為“紫”,無校記?;
[14]會校本倒第三行“乃又先寫馬元帥”,影松軒本“乃又寫先寫馬元帥”,玩花書屋本“乃又更先寫馬元帥”。會校本刪除一“寫”,無校記;
[15]會校本倒第二行“十分美貌後”,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十分美滿後”,會校本“美貌”誤。
第五四頁:
[16]會校本正第七行“是必目不識丁”,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是必目不一丁”。會校本“一”作“識”,無校記;
[17]會校本正第九行“不加一番描寫渲染”,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不加一番描寫縇染”。會校本“縇”校改為“渲”,無校記;
[18]會校本正第十行“若論勢字當從財主”,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若論勢字當從財生”。會校本“生”作“主”,誤;
[19]會校本正第十行“只因有幾貫錢”,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止因有幾貫錢”。會校本“止”作“只”,無校記。
第五五頁:
[20]會校本正第十二行“武松是主”,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寫武松是主”。會校本漏“寫”字;
[21]會校本正第十三行“故立言本自不同”,影松軒本“故立言体自不同”,玩花書屋本“故立言體自不同”。會校本妄改“体”為“本”。
(以上為回前評)
第五六頁:
[22]會校本一部炎涼景況盡此數語中”,北大本、內閣本“一部炎涼景況盡此數語中”。會校本衍一“在”字;
[23]會校本正第三行“雄劍威光彩諸刻本“雄劍威光彩”,會校本“無”誤“舞”
第五七頁:
[24]會校本正第六行“要闘氣”,北大、內閣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要鬭氣”,會校本從玩花書屋本,統一作“闘”,無校記;
[25]會校本正第八行“此下共作四扇股法”,影松軒本“此下院作四扇股法”,玩花書屋本“此下分作四扇股法”。會校本從在茲堂本,無校記;
[26]會校本倒第六行“三個不怕色的人做好樣”,“個”影松軒本、在茲堂本作“箇”。會校本從玩花書屋本,統一作“個”;
[27]會校本倒第六行“買笑追歡的”,北大本、內閣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買笑追懽的”,會校本將“懽”校改為“歡”,無校記。
第五八頁:
[28]會校本“須從蒲團面壁十年才辨”,(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須從蒲團面壁十年纔辦”。會校本所據何本,另“纔”作“才”,無校記。
第五九頁:
[29]會校本正第八行“是天下不肯使人冷熱到地”,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是天不肯使人冷熱到地”。會校本衍一“下”字;
[30]會校本倒第三行“生藥鋪”,北大本、內閣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生藥舖”。“舖”為正字,會校本凡“舖”皆作“鋪”,誤。
第六〇頁:
[31]會校本正第三行“閒”“閑”不分;倒第二行會校本“門館”,北大本、內閣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門舘”。會校本“舘”均作“館”,誤。
第六二頁:
[32]會校本正第四行“以上正是三房妻妾”,北大本、內閣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以上正出三房妻妾”。會校本“出”作“是”,誤。
第七四頁:
[33]會校本正第八行“【張評】熱結十兄弟已完”,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熱結十弟兄已完”(據查,王汝梅校本張評金瓶梅,此處亦作“十弟兄”,間接證明本衙藏板翻版必究本同影松軒等本。)
第七六頁:
[34]會校本正第十行“頭戴着一項萬字頭巾”,(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苹華堂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頭戴着一頂萬字頭巾”。會校本將“頂”誤作“項”。
第七七頁;
[35]會校本正第二行“受了相公許多責罰”,諸本“受了相公許多負罰”。會校本將“負”校改為“責”,無校記。
第八五頁:
[36]會校本校勘記〔六〕“‘花’乙亥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俱作‘茶’”,校記誤。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作“花”。
第八六頁:
[37]校勘記〔十九〕“‘兄弟’,繡像本作‘弟兄’”,校記不準確,實際除繡像本外,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亦作“弟兄”;
[38]校勘記〔二十一〕“‘虔備’,繡像本作‘營備’”,校記不準確,實際除繡像本外,玩花書屋本亦作“營備”,影松軒本作“菅備”;
[39]校勘記〔二十四〕“‘雄軀凜凜’,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雄軀糾糾’”,查,玩花書屋本亦作“雄軀糾糾”;
[40]校勘記〔二十六〕“‘酒闌了’,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皆作‘酒醉了’”。查,玩花書屋本亦作“酒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1:19 编辑

第二回
第八九頁:
[41]會校本正第三行“武大、武二文字中”,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武二武大文之中”(王汝梅校本從影、玩本)。不知會校本所據何本;
[42]會校本正第八行“雖寫其幾番閑話”,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雖寫其幾番閒話”。會校本“閒”作“閑”,閒、閑不分;
[43]會校本正第八行“然而總是一味急噪”,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然而總是一味急燥”。會校本“燥”作“噪”,不知會校本所據何本。
第九〇頁:
[44]會校本正第六行“凡壞事者大抵皆由婦人心邪”,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凡壞事者大抵皆是婦人心邪”(王汝梅校本從影、玩本)。不知會校本所據何本。
第九一頁:
[45]會校本正十一行“又云‘回頭人兒也好’”,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又云同何人兒也好”。不知會校本所據何本,本衙本?該出校記;
[46]會校本倒第五行“而王婆子則一味呆裡撒姦”,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而王婆子則一味呆裡撒奸”。會校本“奸”作“姦”,誤。
第九二頁:
[47]會校本正第三行“書內寫媒婆馬泊六,寫得如鬼如蜮”,影松軒本“書內寫媒婆馬泊六非一人名字王婆寫得如鬼如蜮”,玩花書屋本“書內寫媒婆馬泊六非一人名字王婆寫得如鬼如域”,王汝梅校本“書內寫媒婆馬泊六非一人獨于王婆寫得如鬼如蜮”。會校本有脫漏“非一人名字王婆”或“非一人獨于王婆”。
(以上為回前評)
第九六頁:
[48]會校本倒第二行“無聊之極思歟”,(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無聊之極思與”。會校本“與”作“歟”,無校記。
第九八頁:
[49]會校本倒第二行“即蒙差遣”,(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既蒙差遣”。會校本“既”校改為“即”,無校記。
第一〇〇頁:
[50]會校本眉評①“其正醉生夢死”,從內閣本、東大本。北大本作“眞正醉生夢死”;眉評②,會校本“有此利嘴,應是打虎對手”,從內閣本、東大本。北大本作“如此利嘴豈是打虎對手”。
第一〇一頁:
[51]會校本倒第四行“那婦人氣生氣肆”,(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那婦人氣生氣死”。會校本“死”作“肆”,音訛(排印錯誤)。
第一〇二頁:
[52]會校本倒第二行“更有一伴緊揪揪、白鮮鮮、黑裀裀”,在茲堂本“更有一伴緊揪揪、白鮮鮮、黑裀裀”,詞話本、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更有一件緊揪揪、白鮮鮮、黑裀裀”。會校本從在茲堂本,實誤。
第一〇三頁:
[53]會校本眉評①“畫出一個佳人”,北大本“畫出一箇玉人”,內閣本、東大本“畫出一箇白人”。不知會校本所據何本。
第一〇五頁:
[54]會校本眉批“東拉西拽,逼真情事,莫依閒話看過”,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東扯西拽逼真情事莫作閑話看過”。會校本誤將“扯”作“拉”,誤將“作”作“依”。
第一〇六頁:
[55]會校本眉評“此作者精神之所在也”,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此作者之精神所在也”。會校本將“之”倒置於“精神”後。
第一一〇頁:
[56]校勘記〔三〕“‘無話即短’,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無語即去’”。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實作“無話即去”,會校本校記有誤;
[57]校勘記〔四〕“‘緊起,’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緊刮’”。作“緊刮”者另有玩花書屋本,“緊起”後之標點點錯位置;
[58]校勘記〔八〕“‘菜蔬’,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菜盤’”,另有玩花書屋本亦作“菜盤”。
第一一一頁:
[59]校勘記〔十七〕“‘惶愧’,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好愧’”。另有玩花書屋本亦作“好愧”;
[60]校勘記〔二十六〕“‘一件心上的事’,‘件’原作‘伴’,形誤,據繡像本改”。玩花書屋本作“件”,不誤。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1:25 编辑

第三回
第一一五頁:
[61]會校本正第三行“挨光”,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捱光”;
[62]會校本正第五行“我不能拉住她”,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我不能拉住他”。會校本“他”作“她”,誤。
第一一六頁:
[63]會校本正第二行“自打虎做都頭之後”,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自打虎做都頭文後”。會校本將“文”誤作“之”;
[64]會校本正第三行“在《金瓶梅》怎肯留此綻漏者哉”,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在金瓶梅豈肯留此綻漏者哉”。會校本“豈”作“怎”,誤;
[65]會校本正第三行“況且單寫金蓮於挑簾時”,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況且單寫金蓮手挑簾時”。會校本“手”誤作“於”;
[66]會校本正第八行“纚纚洋洋寫武大、寫武二、寫金蓮”,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灑撒洋洋寫武大、寫武二、寫金蓮”。會校本“灑灑”作“纚纚”,不知所據何本;
[67]會校本倒第五行“便千言萬語一篇上下兩半回文字”,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便使千言萬語一篇上下兩半回文字”。會校本脫漏一“使”字;
[68]會校本倒第二行“又安敢望有一人知我心者哉”,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亦安敢望有一人知我心者哉”。會校本“亦”誤作“又”。
第一一七頁:
[69]會校本正第一行“合伙算帳”,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合夥筭帳”。會校本“夥”字作簡化字;
[70]會校本正第三行“豈不省乎”,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豈不省手”。會校本“手”誤作“乎”;
[71]會校本正第三行“如何一呆至此”,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如何一獃至此”。會校本“獃”作“呆”。
(以上為回前評)
第一一八頁:
[72]會校本正第一行“也充得過;”下衍一標點符號“」”。
第一二五頁:
[73]會校本正第八行“一低頭也”(夾批),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低頭了”(旁批。王汝梅校本作“一低頭了”)。會校本不知據何本而來;
[74]會校本倒第一行“縛人分外把頭低了一低”,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婦人分外把頭低了一低”。會校本“婦”作“縛”,音訛(排印錯誤)。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1:32 编辑

第四回
第一三五頁:
[75]會校本正第七行“却是最入情”,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却最是入情”(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誤;
[76]會校本正第七行“後却是使婦人五低頭”,玩花書屋本“後却使婦人五低頭”(王汝梅校本同),影松軒本“後却使婦人玉低頭”。會校本衍一“是”字;
[77]會校本正第九行“一一面笑着低聲”,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一二面笑着低聲”,王汝梅校本““一面笑着低聲””。會校本據何本未知;
[78]會校本倒第二行“無數斜眼伎倆”,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無數眉眼伎倆”(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將“眉”誤作“斜”。
第一三六頁:
[79]會校本正第一行“前文寫兩人淫態已絶”,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前文寫兩人淫慾已絶”(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慾”誤作“態”。
(以上為回前評)
第一三七頁:
[80]會校本正第二行“【張評】九分光束住”,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九分光東住”;
[81]會校本眉批②“撒奸”,北大本、東大本“呆裡撒奸”。會校本漏“呆裡”二字。
第一四〇頁:
[82]會校本眉評①“作者傳神處,宜玩味”,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作者傳神處宜玩”。會校本妄增一“味”,不知所據何本。
第一四〇頁:
[83]會校本倒第三行“西門慶一面笑首”,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西門慶一面笑着”。會校本“着”誤作“首”(排印錯誤)。
第一四四頁:
[84]會校本倒第三行“【綉乙本評】怎”,(天圖本)北大本“賊”。會校本“賊”誤作“怎”(排印錯誤?)。
第一四五頁:
[85]會校本倒第五行“此刻潘金蓮,但知防備武松”,glbai校本“此刻潘金蓮,但知防備武植”。?
第一四六頁:
[86]校勘記〔二〕“‘一回’影松軒本作‘一面’,是。”誤,影松軒本亦是“一回”;
[87]校勘記〔三〕“‘偷漢子’,‘偷’原作‘倫’,誤。據綉像本改。”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作“偷”,不誤;
[88]校勘記〔十二〕“‘提着’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執着’”。玩花書屋本亦作“執着”;
[89]校勘記〔十四〕“‘婆子’,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作‘刮子’。‘一頭叉,一頭大栗暴’乙亥本、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叉’誤作‘又’”,①玩花書屋本亦作“刮”,②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亦作“又”。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29 编辑

第五回
第一五二頁:
[90]會校本眉評①“……此處呼兄弟,只覺悲涼”,(苹華堂本)在茲堂本“……此處呼兄弟,只覺悲兩”,影松軒本旁批“……此処外兄弟,只覺悲陋”,玩花書屋本旁批“……此處外兄弟,只覺忘慘”,(王汝梅校本“……此處呼兄弟,只覺悲咽”)。會校本校作“悲涼”,該出校記纔是。
第一五八頁:
[91]會校本正第七行“【張評】以上是金蓮罪案”(王汝梅校本同),(苹華堂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以上是金二罪案”,玩花書屋本“以下是金蓮罪案”。會校本從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存疑。
第一五九頁:
[92]會校本正第六行“【張評】……色欲無益”,(苹華堂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色慾無益”。會校本“慾”誤作“欲”,排印錯誤。
第一六〇頁:
[93]會校本倒第六行“恃乎此心無私與無欲”,“欲”當為“慾”。會校本“慾”作“欲”,此又一例,當是排印錯誤。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30 编辑

第六回
第一六三頁:
[94]會校本正第三行“此回是何九周旋武大了當的文字”,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此回何九是周旋武大了當的文字”。會校本將“是”字誤置與“何九”之前;
[95]會校本正第八行“非是與西門家寫帳簿也”,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非是僱與西門慶家寫帳簿也”(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脫漏“僱”“慶”二字。
第一六四頁:
[96]會校本正第八行“而以何九証見以殺西門”,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而用何九証見以殺西門”(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用”誤作“以”。
(以上為回前評)
第一六六頁:
[97]會校本倒第一行“不曾識得他”,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不曾認得他”(王汝梅校本從)。會校本“認”作“識”,妄改。
第一六八頁:
[98]會校本正第一行會校本“【張評】又照看家內”,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又照着家內”(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着”誤作“看”。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4: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30 编辑

第七回
第一七七頁:
[99]會校本正第五行“知他於上文遇雨文內”,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不知他於上文遇雨文內”(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漏一“不”字;
[100]會校本正第十行“乃進西門家”,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乃進西門慶家”(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漏一“慶”字;
[101]會校本倒第二行“本不肯學奸,久不能知趣”,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本不肯學好又不能知趣”(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好”作“奸”,“又”作“久”,不知所據何本。
第一七九頁:
[102]會校本倒第六行“故屢說不致”,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故屢說不聽”,王汝梅校本“故屢說不改”。會校本所據何本,未明;
[103]會校本倒第四行“今探得此意”(王汝梅校本同),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若探得此意”。莫非會校本(王校本)所據乃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之文?
[104]會校本倒第三行“如月娘以‘月’名者”,原該另起一段,排印錯誤;
[105]會校本倒第一行“以雪娥爲名者”,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以雪娥爲言者”(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所據何本,不明。
第一八〇頁:
[106]會校本正第三行“必妬此成器”,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必妬其成器”(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其”誤作“此”;
[107]會校本正第四行“而今值三伏”,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而時值三伏”(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時”誤作“今”;
[108]會校本倒第三行“則金蓮之妬、之惡、之可殺可割也”,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王汝梅校本)“則金蓮之妬之惡之可殺可割,想雖有百金蓮,總未如潘金蓮之妬之惡之可殺可割也”(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脫漏“想雖有百金蓮總未如潘金蓮之妬之惡之可殺可割”二十一字。
第一八一頁:
[109]會校本正第二行“兩淫婦不並立”,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兩淫不並立”(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衍一“婦”字;
[110]會校本正第六行“西門有保全扶義之恩”,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西門有保全扶養之恩”(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養”誤作“義”(排印錯誤);
[111]會校本正第六行“自當敬以濟之恩遇”,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自當敬以濟此恩遇”(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此”誤作“之”。
第一八二頁:
[112]會校本倒第六行“必說‘信人言’”,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必誤信人言”(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誤”誤作“說”。
(以上為回前評)
第一九三頁:
[113]會校本正第十行“自後而來”,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自後而出”。會校本“出”誤作“來”。
第一九七頁:
[114]校勘記〔七〕“‘賊老娼根’,綉像本‘娼’作‘倉’”,實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作“蒼”,而不作“倉”。會校本校勘記有誤。
 楼主| 发表于 2016-9-25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31 编辑

第八回
第二〇一頁:
[115]會校本正第七行“然將近一月中忙此一場”,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然將近一月中忙此一事”(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事”誤作“場”;
[116]會校本正第七行“豈無一刻閒工夫到六姐處哉”,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豈無一刻閒工到六姐處哉”(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衍一“夫”字。
第二〇二頁:
[117]會校本正第四行“又付出兩件物事”,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又伏出两件物事”(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伏”誤作“付”;
[118]會校本正第五行“自然又要風吹散了它”,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自然又要風吹散了他”(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他”作“它”,無據;
[119]會校本正第五行“自然搖擺天上,却何日消緣”,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不然搖擺天上却何日消繳”(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不然”誤作“自然”,“消繳”誤作“消緣”;
[120]會校本倒第三行“故止用薛嫂兒通信息也”(王汝梅校本同),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故止用薛嫂兒通信”。會校本所多出“息也”二字莫非為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文本?
(以上為回前評)
第二〇四頁:
[121]會校本眉評③“又重掐兩下作余怒”,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又重掐兩下作餘怒”。會校本“餘”誤作“余”。
第二〇七頁:
[122]會校本正第八行“斜倚定緯屏”,(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玩花書屋本“斜倚定幃屏”,在茲堂本“斜倚定[車+韋]屏”,影松軒本“斜倚定韓屏”。會校本“幃”作“緯”,誤(該條回後校記亦錯)。
第二一〇頁:
[123]會校本正第二行“一條紗綫潞紬水光絹裡兒”,(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一條紗綠潞紬水光絹裡兒”。會校本“綠”誤作“綫”。
第二一四頁:
[124]校勘記〔二〕“‘不聽’,原作‘不徳’,形近而誤,今據綉像本、乙亥本、在茲堂本改。”玩花書屋本亦不誤。
第二一五頁:
[125]校勘記〔三〕“‘緯屏’,原作‘韓屏’,影松軒本作‘韓屏’,均形近而誤,今據綉像本、本衙本、崇經堂本改。”實際是影松軒本作“韓”,在茲堂本作“[車+韋]”,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玩花書屋本作“幃”,並無作“緯”者,校勘記誤。
[126]校勘記〔四〕“‘客奔’,原作‘急奔’,據上下文似不通,今據綉像本改。”會校本從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作“急奔荒村”,並非如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作“客奔荒村”(見第二一〇頁倒第七行)。校勘記誤(若依校勘記,當從北大、內閣、東大本作“客奔荒村”)。
 楼主| 发表于 2016-9-26 22: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32 编辑

第九回
第二二二頁:
[127]會校本正第二行“生的肌膚艷肥”,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生的肌膚豐肥”。會校本“豐”誤作“艷”;
[128]會校本眉批②“試看金蓮入門,而與月娘先親而後疏”,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試看金蓮入門與月娘先親而後疎”。會校本衍一“而”字。
第二二六頁:
[129]會校本眉評①“三個‘怎的’急接一‘不知怎的’”,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三個怎的忽接一不知怎的”(王汝梅校本同)。會校本“忽”誤作“急”。
第二二九頁:
[130]會校本正第七行“武二拨步撩衣”,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武二撥步撩衣”。會校本“撥”作簡化字“拨”,不知首圖本衙藏板翻刻必究本然否;
[131]會校本正第八、九行會校本“不覺怒心起起”,影松軒本“不覺怒心起起”,在茲堂本“不覺怒心頓起”,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玩花書屋本“不覺怒從心起”。會校本不從綉像本校改,誤。
第二三一頁:
[132]校勘記〔五〕“‘銷了’,綉像本作‘鎖了’。”另有張評本中之玩花書屋本亦作“鎖了”;
[133]校勘記〔十〕“‘引到僻靜巷,只武二番過臉來’,‘只’,綉像本作‘口’,本衙本、崇經堂本作‘內’,皆從上句讀。”查,作“內”者另有玩花書屋本。詞話本作“口”,證明綉像本之“巷口”正確。會校本不從綉像本校改,誤;
[134]校勘記〔十一〕“‘閒帳’,影松軒本作‘混帳’”查,另有影松軒本作“問帳”,形訛(這說明影松軒本的刻板亦有補板的情況,作“問帳”應是原板刷印——早稻田大學藏編號01586者為此板,作“混帳”者為補板後刷印——早稻田大學藏編號03765者為此板);
[135]校勘記〔十四〕“此後綉像本尚有‘世間幾許不平事,都付時人話短長’二句”。該校勘記不完整有缺漏,應補:“郭六生兒鄭九當”,綉像本、在茲堂本作“鄭六生兒鄭九當”。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22: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雲水隨緣 于 2017-3-28 22:33 编辑

第十回
第二三六頁:
[136]會校本正第二行“誰家姊妹鬧心妝”,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誰家姊妹鬧新粧”。會校本“粧”作“妝”,不知所據何本;
[137]會校本正第八行“走來毛廁裡淨手”,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走來毛厮裏浄手”。會校本“厮”誤作“廁”。
第二三七頁:
[138]會校本倒第五行“一時間甌”,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在茲堂本、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一時闘甌”。會校本“闘”誤作“間”,形訛。
第二四一頁:
[139]會校本正第三行“果然下筋了萬錢”,(天圖本)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影松軒本、在茲堂本、玩花書屋本“果然下筯了萬錢”。會校本“筯”誤作“筋”,形訛;
[140]會校本眉評“似爲瓶兒出笋”,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似爲李瓶兒出筍”。會校本脫漏“李”字。
第二四二頁:
[141]會校本眉評②“金蓮有心擡舉春梅”,北大本、內閣本、東大本“金蓮亦有心擡舉春梅”。會校本脫漏“亦”字。
第二四五頁:
[142]校勘記〔三〕“‘尚還口強,抵賴那個?喝令……’,影松軒本、本衙本、崇經堂本均作‘尚還口強胡賴,喝令縣官……’”,玩花書屋本亦同影松軒等本;
[143]校勘記〔七〕“‘同眾人’,乙亥本、在茲堂本作‘與眾人’,綉像本作‘與夫人’”,影松軒本、玩花書屋本亦作“與眾人”。校勘記“同眾人”不知出自哪本,或是校勘記有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2-11 15:19 , Processed in 0.1819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