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11|回复: 20

[交流讨论] 日本内阁文库本<金瓶梅>序跋相关疑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5 10: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20 08:04 编辑

由于手头资料有限无法弄清,诚恳向各位求教。

日本内阁文库本的序跋相关疑问
这里所说的绣像本是指除《金瓶梅词话》《第一奇书金瓶梅》之外的《新镌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或《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等,有些书名略有不同,不去抠字眼了。

在台湾晓园出版公司1990版的<新刻绣像金瓶梅批评>会校本中
03.jpg
有王汝梅先生的前言。其中关于绣像本族群中,介绍了内阁文库本,并在书前刊载了两幅图如下。
04.jpg
王汝梅先生的前言原文如下:
另一类以日本内阁文库藏本为代表,每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八字。扉页题《新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无欣欣子序,有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
这里的所说的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是否存在?是个疑问,应该弄清楚。

简单讲,日本的绣像本有两类、三套:
一类(样式如下图):
1套 内阁文库 1套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基本同首都图书馆本)
01.jpg
二类(样式如下图 基本同北大本):
1套 天理大学
02.jpg

本话题只集中在第一类,两套:内阁文库,东京大学
这两套是否有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仅从手边的资料看,有不少疑问,尤其是廿公跋。
黄霖先生的《金瓶梅大辞典》(资料比较老了)他认为这类《金瓶梅》是没有序跋的。
王汝梅先生在上述会校本前言中认为有序跋,然而在该书金瓶梅序的校记中的叙述却不同:

Untitled-6.jpg
综合一下上述王汝梅先生的信息:
日本内阁文库本<金瓶梅>序(跋),原来有。后来丢了。
这么说的依据在哪儿??
再看残存四十七回本是什么呢?
此类《金瓶梅》还有一个后代与第一奇书接近的版本,王汝梅先生的《前言》中提到:
日本天理图书馆藏本、上海图书馆藏甲乙两本、天津图书馆藏本、残存四十七回本等,均属此类。。。。。残存四十七回本。近年新发现的。
---
显然残存47回本更接近《北大,天理》这类的本子,和文库本不属一类,而且即便残存本有东吴弄珠客序,但没提到有廿公跋。

下面看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的一篇 長澤規矩也 的 《蒐書歴史一斑》
其中讲到了他发现东洋(东大)本的经过(从前后文推断应该是昭和四年1929年):
--------------
歸京後間もない十月十一日の朝、村口書房の目録を手にして、その中に、高崎藩大河内氏舊藏の明淸小説の一口物が載つてゐるのを見、直に村口書房に行つたが、一番槍で、神山潤治氏が二番、そこで、左のやうな珍書を獲た。
二胥記二卷三〇齣 明孟稱舜 明崇禎刊
風流十傳八卷 明陳繼儒評 明萬暦刊
警世通言三六卷 可一主人評無礙居士校 明末淸初刊
醒世恆言四〇卷 可一居士評墨浪主人校 淸刊  
拍案驚奇三六卷 明凌濛初 淸刊
西湖拾遺四八卷 淸刊  
博古齋評點小説警世奇觀一八帙(有缺) 淸刊
新刻繡像批評金瓶梅二〇卷一〇〇囘(圖缺) 明刊本 <-这类本子第一册是图集,或许有序?跋是否存在更不得而知。
皇明中興聖烈傳五卷 明樂舜日(西湖義士) 明刊
後西遊記・今古奇聞もこの時のものである。

。。。
(長澤規矩也編 昭和三十六年)より転載。
----------------
很明显長澤在收获此书时已经是缺少了图的那一册。这些信息是可以确定的。
再看另一个人,荒木猛《关于(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的出版书肆》关于日本内阁文库本<金瓶梅>的描述:
如下图
06.jpg
这里荒木的描述(包括中文翻译)很有模糊不清的地方。“从前应该依次有封面,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但没有。

凭什么说“从前应该依次有”呢?不得而知。

以上这些描述,全然看不出日本内阁文库本<金瓶梅>存在序跋,特别是廿公跋。

在网上查阅资料时还看到了叶桂桐先生发表的关于绣像本廿公跋的文章。似乎主要是从上述荒木《书肆》译文的到的依据,这个从前应该依次有能否作为依据值得进一步调查,“从前应该依次有”“廿公跋是翻译错误?还是作者笔误,还是果真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11: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20 08:16 编辑

再补充一点
台湾天一出版的应该是<内阁文库本>(真正的内阁文库而不是东洋研究所本)这个本子,没有扉页也没有序。
08.jpg
07.jpg
还有一个问题,从版边处的序号规律推测,可以猜出第一册丢失的大致插图数量。
版号以12位一个单位,目录页为“六”,那么前面应该有5x12=60版,因此插图或许应该是100幅或者120幅。
而《金瓶梅》总回为100,因此推测为100幅,剩下的二十页(10叶 10版)应该是序。
根据北大系列本子的东吴弄珠客序推测,应该是八页(4叶 4版),剩下的六版是什么呢?12页是什么呢?廿公跋?

梅先生《金瓶梅词话校读记》也认为有序跋。凭什么?根据在哪儿?
日本的长泽没见过,荒木也没见过(只是莫须有)。
中国的几位专家说有,不知道是否见过。
09.jpg


孙楷第(1898-1986)
1931年,受北平图书馆委派,东渡日本访书,编纂有《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
孙楷第或许见证过有跋的文库本?
中国通俗小说书目0.jpg
整理一下以上信息。
1931年,孙楷第受北平图书馆委派,东渡日本访书时,见过的文库本是有序跋的,《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有记述。
而長澤收集到的是东洋研究所的那套到手时已无图的。时间是哪一年不清楚(据前后文推测为1929年),長澤“十月十一日の朝、村口書房の目録を手にして”,应该在1931年之前,之后经历了美国空军对东京空袭(专炸日本内阁),文库本在忙乱疏散转移中遗失了,(看不懂字可以看画,所以这一册最容易丢)。日本战败后。后辈研究者荒木孟看到的即是缺失了第一册图集的内阁文库本了。
因此日本的两套内阁文库系列金瓶梅(内阁,东大“东洋”)均缺损了第一册。看来日本军国主义害死人呢。不然还能看到这套的全貌。
现在内阁文库的图和“廿公跋”永远见不到了。
中国所存的这几套也是同样的命运,缺了第一册。
现在,留下的只有孙楷第写下的第几行字。一百幅图占了五十板,剩下的十板除了序、跋、扉页还有什么呢?

发表于 2016-3-17 19:19: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评今 发表于 2016-3-15 11:43
再补充一点
台湾天一出版的应该是这个本子,没有扉页也没有序。


长泽得到金瓶梅崇祯本是1929年。
 楼主| 发表于 2016-3-19 21: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19 21:46 编辑

以上信息似乎看上去十分合理,然而今天经过核对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疑点。
关于孙楷第写下的这几行字居然也有不少问题。
原来在孙楷第1931年9月赴日本(正赶上九一八事变),在东京由长泽接待,看了两个月的公私藏书后回国,在大连编了《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然而我翻遍了这本书也没找到《日本内阁文库本金瓶梅》。难道孙楷第1931年9月在日本并没有看到这套书?
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金瓶梅词话》未被发现之前世间还不知道有《廿公跋》的存在。
《金瓶梅词话》的发现是在1932年,孙楷第也参与了发现(他的自述确凿无疑)。因此,孙楷第1931年9月在日本并没有看到这套书,且没有亲自确认《序跋》存在。当时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廿公跋》。
网上能找到的只有1958年重印的这本书。
58年大跃进时会不会把一些内容删除了呢?

Untitled-1.jpg
几十年之后1982年,孙楷第又重新改编原来的书,名为《中国通俗小说书目》
其中加上了《日本内各文库本金瓶梅》,然而作者没有对这套书做特别说明是他1931年亲自在东京看到的还是日本学者给他的补充内容。只是间接的给他一些照片和说明?
Untitled-2.jpg
只有查看1932年出版的《日本东京所见小说书目》就能下结论。


 楼主| 发表于 2016-3-20 12: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20 12:44 编辑
每评今 发表于 2016-3-19 21:12
以上信息似乎看上去十分合理,然而今天经过核对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疑点。
关于孙楷第写下的这几行字居然也 ...


查了初版的影印件(应该是918事变后不久出版的)。目录和书中的内容,都与1958年版的一样,只是前言序等更多一些当时的内容,
这本书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日本东京,另一小部分是大连图书馆藏书(也是日伪时期日本个人藏书捐献给图书馆的)。
总之书中没有金瓶梅的记载,更没有“内阁文库金瓶梅”。这时候应该是1932年之后。
根据上述的信息猜想:
1929年秋日本长泽在东京村口书店得到了大河内家藏书其中有一部内阁文库本同版的书(缺图),如获至宝。
孙楷弟记录中没有《内阁文库本金瓶梅》的可能有两种:
1。1931年长泽接待了前往东京调查中国古代小说的孙楷弟,长泽给孙先生看了许多书,但是没有给他看两年前得到的那部金瓶梅(东洋研究所藏)也没让他看内阁文库所藏《新刻绣(镌)像批评金瓶梅》?
2。孙楷弟在东京每天拼命记录的书目,在回国整理时却疏漏了这一条。(可能性较小)

总之,书中没有记录这本书,《序跋》问题就无从谈起。
1982年别名的改版的出版说明中只说明进行了补正。没有更细的交代。
002.jpg
001.jpg
00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3-20 16: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20 16:56 编辑

找到荒木孟《金瓶梅研究》的原文了。
03.jpg
01.jpg
其中的一句确实是含糊不清的。
“文库本被认为是曾经有过封面、东吴弄珠客序、廿公跋和五十叶一百面图的。”
这一句的根据仍然不明,特别是“”,只有问作者本人了。
难道1932年《金瓶梅词话》没有被发现之前就有人知道“廿公跋”了?
02.jpg


发表于 2016-3-20 20: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供一条线索: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双红堂文库有孙楷第的《中國通俗小說書目十二卷》和《日本東京所見中國小說書目提要》的初版,上面有长泽的一些批语。这两本书的初版似乎国内还没有制作出电子版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3-20 22: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3-20 23:01 编辑
梁三 发表于 2016-3-20 20:15
提供一条线索:东洋文化研究所的双红堂文库有孙楷第的《中國通俗小說書目十二卷》和《日本東京所見中國小說 ...

谢谢提供线索。不过要想调查清楚要花好大力气。
幸好刘辉《金瓶梅成书与版本研究》提供了一些首都图书馆藏《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与内阁文库本同一系的)
从描述和书影看,应该很接近内阁文库本。且刘辉的描述首图本也和文库本吻合。
Untitled-1.jpg
首图本有幸保存了第一册的图,101幅(共占五十一版 包括回道人题),通过这些能推断出
内阁文库本的丢失的一册的大致情形。
奇怪的是刘辉书中两幅(20回和47回)附图有个问题很蹊跷,如下图:
Untitled-2.jpg
二十回的板芯竟然在左边。(也许是我理解错了,书中对图片并未标明是首图本的插图),所以这里面还有许多问题没搞清出。应该认真取数一下到底是多少幅图。
是刻板问题,还是刘辉先生没逐一去数只看了第一和最后一幅?
还有一个遗憾的地方,这些首图本的书影太少,没有每隔12版出现一次的版号页的书影。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1: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4-19 20:22 编辑

孙楷第在1933年(介休《金瓶梅词话》发现后一年)编辑的《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十二卷》中有
金瓶梅一条。其中有记述内阁文库本有“廿公跋”。
不知为何孙楷第1932年的《东京所见书目》中没有金瓶梅条目。遗漏了?还是当时根本没见到?
1933年的金瓶梅条目的资料是他本人亲见?还是他人提供?

既然多数专家都认为,文库本的《金瓶梅》是源自北大本,而北大本是没有《廿公跋》的。
假设文库本有“廿公跋”(目前这个假设不一定能成立),那文库本的“廿公跋”究竟出自何处呢?
01.jpg
03.jpg
05.jpg




发表于 2016-6-6 15: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荒木孟与荒木猛,一字之差。
2.png
1.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9-22 03:34 , Processed in 0.23754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