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3|回复: 5

[原创非首发] 《风月宝鉴》臆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2 20: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5-8-15 02:58 编辑

    为什么是“臆测”?因为没有根据。所以不但不敢称为“研究”,连“猜想”都不敢说,就说是臆测,最合适。
    《红楼梦》即《石头记》又名《风月宝鉴》,关于《风月宝鉴》我们只从《红楼梦凡例》与脂评里知道:一,这是“东鲁孔梅溪”替《石头记》题的名;二,也是曹雪芹的一种旧作;三,曹雪芹的弟弟“棠村”曾为此旧作作序。
    俞平伯先生提出:《红楼梦》本由《风月宝鉴》改写,“文字是相当猥亵的”。俞先生又说:“《红楼梦》大约是两个稿子(按即《风月宝鉴》和《金陵十二钗》)凑起来的,而都出于曹雪芹之手。”
    周汝昌先生早年并不否认“东鲁孔梅溪”和“棠村”,他在《红楼梦新证》里引了有关“棠村”的那则脂批后说,“可证《风月宝鉴》一书,即是《石头记》的前身初稿,作者亦即曹雪芹”,晚年则根本不承认曹雪芹真有此著。
    因为我们谁也没见过《风月宝鉴》,讨论真是连出发点都成问题:世界上真有过一本《风月宝鉴》吗?如果拿不出一条过硬的证据,这个问题争论一千年也不会有什么结论。所以,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其实是:如果脂批没有撒谎,曹雪芹真有那么一种旧作叫《风月宝鉴》,它该是怎样的?
    《风月宝鉴》中最不可缺少的其实还不是人物,而是那面叫做“风月宝鉴”的镜子。没有这面镜子,这书就不成其为《风月宝鉴》了。
    这面镜子正反两面都可以照,但两面的功能不同:“那道士……从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要紧,要紧!’”贾瑞……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账,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嗳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
    但是《红楼梦》里照“风月宝鉴”的人是贾瑞,照完以后他就死掉了,这是第十二回的事情,红楼梦120回,刚刚十分之一。因此,贾瑞在《红楼梦》中做配角则可,在《风月宝鉴》中做主角则不可。
    那么《风月宝鉴》的男一号是谁呢?
    《甲戌本凡例》:“《红楼梦》旨意。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可见《风月宝鉴》的宗旨,或曰“主题思想”是戒妄动风月。因此,《风月宝鉴》的男一号就是个“风月主人”。“风月主人”既不是淫棍,也不是道学先生,而是有才有貌,有情趣的“暖男”。这样的形象,是众多的才子佳人小说和艳情小说努力想创造却没有能耐写出来的形象。这样的形象已经超越了所有的类似角色了,但是还比不上贾宝玉,因为他缺乏一种思想,缺乏一种“深刻的痛苦”。因此,我称之为“雏形贾宝玉”。这个雏形贾宝玉跟贾宝玉有一个质的区别,就是对女性的态度。
    对女人(和娈童)的态度,西门庆很简单,就是有性无爱地占有(毛泽东语:“《金瓶梅》不尊重女性”),贾宝玉则是有性的爱,他爱林黛玉,爱的目的最终是希望能娶她,娶了之后当然就要有性的接触,但是曹雪芹的思想在这一点上其实很矛盾。他一方面承认爱情与婚姻的一致性,宝黛最终未能践木石前盟是作者用心血描述的一大悲剧;然而另一方面,他崇拜纯洁的处女,试看红楼梦里,那些未嫁而逝的少女,即使黛玉尖酸,晴雯刻薄,其品格总在“温柔敦厚”的宝钗、袭人之上(宝钗嫁祸,袭人告密)。到承《红楼梦》而来的《镜花缘》,那些才女们已是无性无爱,《品花宝鉴》里的性爱(同性之性与同性之爱)则一分为二,泾渭分明:有爱无性与有性无爱,这个问题将另外讨论。这个雏形宝玉介于西门庆与贾宝玉之间,是一种有爱的性,只是这种“爱”,肉体的成分多而精神的成分少。
   但为了行文简洁,以下仍称之为贾宝玉,因为我心目中的《风月宝鉴》的其他几个角色也是两栖于《风月宝鉴》跟《石头记》的。
    《风月宝鉴》应该是曹雪芹年轻好事而且生活不至于过分窘迫时的游戏笔墨,本质上就是一本色情小说。从《红楼梦》里我们可以知道他对色情作品(乃至极下作的淫秽作品)是非常熟悉的,从脂批更可知他不仅熟悉《金瓶梅》,而且存心要胜过它。所以以曹雪芹的天才和文学功力,即使写一部游戏文字也断然不肯落人窠臼(我们看贾母掰谎一段言论就知道),因此《风月宝鉴》的情节发展一定是前所未有的新颖,整部作品必然具有极其精致的结构(固然不免过于纤巧,如简斯汀作品一般),断然不肯似恶俗小说那样毫无章法地靠几首歪诗(才子佳人小说)或一张俊脸一身“武功”(艳情小说)见一个哄一个一直凑满六个八个大小老婆,并且一定在《红楼梦》里留下它的痕迹(因为曹雪芹不忍将自己的心血弃若弊物,“中亦有传诗意”)。红楼梦很明显有个“对称性”,其他几大名著没有这个特点。红楼梦里虚与实、真与假等等都是对称出现的,一僧一道,甄贾宝玉,“钗黛合一”,你有金玉良缘,我有木石前盟,还你胖我瘦!然后还各有自己的有影子(某红学家说袭人是宝钗的影子,晴雯是黛玉的影子)。都是对称的。
    由于我是根据风月宝鉴这面镜子的功能,然后参照“对称”的风格来臆测的,所以我臆测的《风月宝鉴》的情节和人物是一回事!换句话说,有这样的人物必然发生这样的故事,有这样的故事就必须有这样的角色。
    那么《风月宝鉴》的主要角色就是贾宝玉,秦可卿,秦钟,花袭人,蒋玉菡。这是红楼梦里与宝玉有性关系的四个人。秦可卿,秦钟是姐弟,花袭人,蒋玉菡是夫妻,形成对称。
    还有个角色当然就是风月宝鉴。
    才子佳人小说里,男猪脚靠的是出色的外貌与出色的才华征服女性,虽然那所谓“才”就是几首歪诗。不管怎么写,总是闺中佳人读到了才子的诗,然后不能自持,然后就是在好人的帮助下见到才子,然后坏人捣乱,然后才子落难,种种奇遇(往往是遇到另一位佳人),然后才子佳人重逢,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色情小说里,那男猪脚除了有出色外貌外,最要紧的是靠王婆所谓“潘驴邓小闲”里的第二条无往而不胜,虽然性心理学家完全持另一种观点,可是在那些作者的笔下,男猪脚仗着这两条所向披靡。
    曹雪芹当然不屑于这样写,那么《风月宝鉴》的主人公如何跟美眉们勾搭上呢?它靠的就是那面“风月宝鉴”,宝鉴在红楼梦里简直没有发挥什么作用,试把有关贾瑞的情节从红楼梦里删除,尽管全书逊色一些,却依然不失为一部伟大作品。但在《风月宝鉴》里,它就是情节发展的大关键,一旦去掉风月宝鉴,整个作品根本就没有了存在的基础。
    《风月宝鉴》的故事情节是怎么发展的?就靠照风月宝鉴。我设想贾宝玉照了三次风月宝鉴,故事就结束了。为什么是三次?因为一次太少,两次也还不够,三次就正好。一,二,三。这才够分量。三打祝家庄,三打白骨精,都是三(汪曾祺语,大意)。
    第一次照正面,在镜中与秦可卿初试云雨情。照镜子的正面,就可以在镜中与人“里也波”,这是见于《红楼梦》的。但是镜子里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恐怕是非真非假,亦真亦假。文言小说中常有这样的事。有个故事说一人挑担,一头挑的是个笼子,路上遇到一个鬼,要求坐到笼子里请他挑着走,然后就真坐进去了,鬼也不缩小,笼子也不增大,但是就是坐进去了——这也只能是小说,影视剧的画面无法表现吧?
    贾宝玉跟秦可卿有性的关系,清人已经指明:“跟袭人初试却是再试,切勿被他瞒过”。现代红学家更举出证据若干。只是《红楼梦》是“梦”,所以贾宝玉梦中初试云雨情;《风月宝鉴》是“鉴”,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应当以照镜子为关目。
    然后在镜子外,贾宝玉又与袭人成其好事,这是红楼梦里公然形诸文字的。这一虚一实,形成了镜子内外的第一个对称。
    第二次照风月宝鉴,依然是照正面。
    这次照风月宝鉴的结果,是在镜中与秦锺一双两好。红楼梦中,贾宝玉和秦锺的性关系只点到为止:“宝玉不知与秦锺算何帐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篡创。”清人业已指出,宝玉自初试云雨情后,对女色已经懂得,但对男色还无知,所以要借秦锺来启蒙。这当然不错,不过还要注意:秦可卿跟秦锺是姊弟,秦者,情也。开启宝玉于男、女两方面的情窦,都由姐弟俩承包了。
    然后在镜子外,宝玉又跟蒋玉菡有了亲密接触。这在红楼梦里好象连暗示也没有,《红楼梦》里只描写他们交换了汗巾。但是我们要知道,蒋玉菡是小旦,只要稍微了解一下民国以前的风气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时的相公专业是卖春,兼职就是唱戏;旦角专业是唱戏,那兼职可就是卖春了。偶尔出一个只唱不卖的旦角,那可有个专门称呼,叫“清旦”(那些不“清”的“旦”自然就是“浑旦”了),“清旦”如同凤毛麟角,北谚有云“十旦九不清”。前人尝谓,宝玉既是玉,蒋玉菡是盛玉之函,“是何情状,可想而知”。此语似乎猥亵,但确实点明了二人的关系。红楼梦里的道具,初看俱是闲笔,其实均为伏笔,板儿跟巧姐换柚子,伏后文刘老老救巧姐后(“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二人成为夫妻,所以《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画着“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高鹗续书谓巧姐嫁土财主,是歪曲曹雪芹原意)。贾宝玉跟蒋玉菡交换汗巾,岂止隐后文蒋玉菡与花袭人结缡而已,实在二人已有情事,并且薛蟠耿耿于怀:“那琪官,我们见过十来次的,我并未和他说一句亲热话;怎么前儿他见了,连姓名还不知道,就把汗巾子给他了?”汗巾的事情,也不止是红楼梦中明写的那么多。贾宝玉请莺儿来打络子,我写过一个帖子《莺儿的色彩学》,里面说,宝玉要打的其实是两个络子,分别是配他送给蒋玉菡的松花色汗巾和蒋玉菡送他的大红汗巾。所以宝玉跟蒋玉菡的故事还复杂得很。
    到此为止,宝玉在镜子内外分别与秦钟、蒋玉函各自的情事形成第二个对称。
    最难设想的是第三次照风月宝鉴。因为这一次,既要达到小说的高潮,又要急转直下,使故事开始收尾。
    所以贾宝玉这次照了两次,先照正面,后照反面。
    照正面,发生了什么?我猜是作者用很温情很含蓄的文字表现了一个极其淫荡色情的场面,可能……也可能……
    但是,按照曹雪芹的审美情趣,小说不可能是大团圆结局。当然,也并不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所以必须发生一件悲而不惨的大事件。
    于是无意中贾宝玉照了反面,发生的事情极具震撼力,足以毁三观!相当于“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因而导致贾宝玉最终飘然而去。离家出走前,他一定安排了花袭人与蒋玉菡的婚事。秦可卿与秦钟的结局应该是神话的结尾——他们不能活下去,但也并没有死(本书不能写成悲剧,因为《风月宝鉴》是曹雪芹早年的游戏笔墨,未必有后来写红楼梦时的深刻思想),而是变成了另类,说不定就是一块石头一株仙草……
    光有这五个人,当然不能成为一篇小说,否则太单薄,有花无叶,干巴巴的太乏味;比如,宝玉至少还要有个书童(“茗烟”,《肉蒲团》说主人公“出门时没有个书童,不像体面”),至少还要有个朋友(恐怕是“柳湘莲”一流英姿飒爽的人物——描写他的文字叫做“侠文”——柳湘莲在《红楼梦》中没有跟秦钟有过交涉,却特意去上过他的坟,而又没有通过谁的对话补述出来,显然是改编中留下来的漏洞。但他决不能是《好逑传》里铁中玉那样的文武全才,否则太恶俗,按照《红楼梦》中冯紫英行酒令的描写,这个人的文才显然稍逊一筹),可能还需要一个冤家——类似薛蟠(但他只是推波助澜,故事的进展并不依赖他的捣乱,今《红楼梦》中秦钟与薛蟠从未接触),以曹雪芹的笔法,他们决不是些提线傀儡似的过场人物,一定有一些极生动鲜活的情景,只是具体情况实在难以推测。另外,几个性格鲜明的丫鬟、侍女总是少不了的,但也用不着劳驾他们传书送简。总之,才子佳人小说的老套路是全然打破的。
    至于俞平伯先生把红楼梦里的尤氏姐妹、多姑娘、等等有淫行的人物都猜作《风月宝鉴》的角色,我不赞成这样的意见。因为安排这么多的人物容易把结构弄散。而且《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不是戒淫,用不着出现多姑娘灯姑娘……
    《风月宝鉴》写成后,在曹雪芹的朋友圈里引起了轰动。但是曹雪芹却不再写了。于是过了很久,也许是十年后的一次酒席上,谈到才子佳人小说的千人一面,谈到《风月宝鉴》的新颖别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口吻,于是有人说,《风月宝鉴》人物少,如果有那么七八个女子,也就不免雷同了。曹雪芹借着酒意说,别说七八个人,就是金钗十二行,我也能让她们各具性格。于是酒席上定下来,自此每月由朋友们轮流做东,犒劳曹雪芹——曹雪芹每月要拿出一回《十二钗》的书稿来。
    先定名《金陵十二钗》,十二个妙龄女子。这回不玩镜子了,玩册子。开头是很容易的,但到后来越来越难。因为要把十二个女子写得生动,所以这次写作跟写《风月宝鉴》不同,《风月宝鉴》是概念的产物,但是曹雪芹调动了大量的生活积累来丰满这十二钗的形象,因此,越写到后来,人物越鲜活,在曹雪芹心目中,这些女子已经不是虚构人物,而是活生生的人!甚至可以与之互动……于是曹雪芹陷入了苦恼中。这时好友们也风流云散不能常常聚会,曹雪芹也终于停下了笔。但是在他心里,这些人物越来越鲜活,跟他自己的生活经历也结合得越来越紧。最后他才意识到,必须放弃《金陵十二钗》。他要写的,不是一个这样的才子佳人故事。他要写的是一部前所未有的书,他有很多话要说……
    终于有一天,曹雪芹动笔写下了《石头记》三个字。



   (说明:这个帖子其实既不是原创首发,也不是原创非首发,是“原创半首发”,因为前面一半曾在网上发过,当然现在有所修改,后面一半是新发表的。作为一个“蠢材红学家”,十年来只发表了半个跟红楼梦有关的帖子,还是跟考据毫不相干的臆测,这实在对不起坏鸟先生的器重……)
   
发表于 2015-8-12 2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的作家不是从地上直接冒出来的,曹雪芹在《石头记》起笔之前应该还写过其他作品,只不过这些作品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或者说现在还没有被发现。

贾瑞手里的这把“风月鉴”,在局内人贾瑞看来照背面看到的是假像,而在局外人看来背面恰恰反映的是“真”。这个“风月鉴”蕴涵作者深刻的人生哲理,在《石头记》通篇之内都能看到这把“鉴”的影子。
发表于 2015-8-13 10: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月宝鉴可能只是小说家言,并非实有其物。
发表于 2017-4-9 21: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onghou 于 2017-4-9 21:45 编辑

作者从女娲补天起笔,天上人间、纵横数千年,难道会聚焦《情僧录》、《风月宝鉴》和《金陵十二钗》,作者早已预见、鲁迅早已点出:“一部红楼梦,道学家看到了淫,经学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革命家看到了排满,流言家看到了宫闱秘事”,
换成今天的话:一部红楼梦,地产家看到了庭院,影视家看到了票房,陈冠希看到了艳照,红学家看到了曹学,出版家看到了钞票。
发表于 2017-4-9 21: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bratskid 发表于 2015-8-13 10:16
风月宝鉴可能只是小说家言,并非实有其物。

嗯,纯粹小说家言,不宜过度解读。
发表于 2017-5-2 18:29: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按裕瑞说法,风月宝鉴是别人写的,曹雪芹拿来改写成红楼梦,裕瑞是当时人,应该可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18 23:53 , Processed in 0.0978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