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1|回复: 2

[原创首发] 摊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30 10: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5-4-30 11:49 编辑

  
    本论坛的“宝卷弹词研究”板块有书生活兄《〈摊头白蛇传〉考》一文:“‘摊头’指说唱,又见下几则:1、明(1613) 钱希言《戏暇.卷一自序》:‘文待诏(按:文征明)诸公,暇日喜听人说宋江,先讲摊头半日,功父犹及与闻。(《旧闻抄.530条》)。2、乾隆25年(1760)蒋士铨《忠雅堂诗集·卷八京师竹枝词·唱南词》:‘三弦掩抑平湖调,先唱摊头与提要。(同上)”
    我曾提供小说中的资料参加讨论,但是我发的部分,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可能是在服务器故障后版务整理时丢失了。今将相关资料几则发布于此,供诸位研究时参考。
    一、《肉蒲团》第一回,用一整回阐述“好色而不淫”的道理后,在回末说:“莫厭攤頭絮繁,本事下回便見。”
    二、《跨天虹》卷四第四则《樵夫遇鞫得团圆》:“前边说了一段天道不正的指实,后来又说一段君道不正的摊头,这个本传却是说人道不正家生异端的故事。”这一卷第一则开头的一段文字如下:“天道不正,则风雨愆期,人生灾励;君道不正,则政治不修,民多奸诡;人道不正,则帷薄不修,家多邪罔。尧时廿年大水,周朝六月陨霜,汉代白虹贯日,玄宗遍野飞蝗,这是天道不正的所在。还有君道不正的,如当初秦始皇灭了六国,天下一统,若肯忧勤惕励,修德行仁,传代子孙万世,也未可知。忽然听信方士之言,赴海外去求神仙。其时就有一个黄冠道士,见始皇东巡,伏谒道左,夸炫仙术,变幻神奇,历历如见。始皇听他言语,半信半疑道:‘朕因东巡,未遑接教,待回朝之日,差人召你与朕细谈。’道士告退,即驾一朵白云飘然而去。始皇见他如此奇异,懊悔当面错过神仙,空劳海外跋涉,匆匆封了泰山,立时回朝。早已这道士俯伏朝门之外,内官启奏始皇,即宣入宫,对坐谈玄,十分起敬。始皇问他行踪,便答:‘贫道苍梧北海,顷刻翱翔,那有定迹?只因天上玉清宫门槛,向□□檀槐梓,八宝装成,因年深日久,尽行蠹坏,贫道意□将银子筑实造成,以耐永久,并壮观瞻,不识陛下肯鉴微诚,大开弘愿否?’始皇道:‘门槛之费能值几何!但不知宫门长短阔狭,也要比个数来。’道士道:‘贫道已曾量过,长一丈一尺,阔二尺,高一尺,须得三万六千两方彀。’始皇即遣宫人将内帑钱粮如数发出。即唤许多银匠,立限五日造成,四面雕凿龙凤花鸟,水□云纹,极其工巧。始皇对道士说:‘这样一条重槛,如何上得天去?’道士说:‘不烦陛下过虑,贫道五日后亲自来领。’果然,到了五日之后,只见一只白鹤飞入宫来,将门槛衔于口中,犹如一苇之轻,飞向空中冉冉而上。始皇伫目久之,见他竟入云中去了。满宫之人,无不骇异,俱道天子福洪,有此奇遘。始皇亦道自己福德所致,各各称扬不已。谁知到了五年之后,那道士改扮俗妆,将一块银子到银铺内倾销。银匠认得上有凤翅龙纹,像在皇宫所造的,即将银子兑换于他,施从所之,首告在县。县官即差捕役多人,亲自到彼捕获。那道士见了众人,知觉来意,将身一缩,竟入地中去了。差人四下搜寻,并无踪迹。直搜到大树根头,见有衣裳露出尺许,知县晓得是个妖道,即将猪狗血从空泼去。众人掘下,这道士直僵僵立在土中,银门槛就在脚下。众人拿起,将绳捆了,便把门槛掘开,用百数人扛拽而出,一同解赴始皇。始皇旨下,将道士问了剐罪,银门槛依旧抬入宫来,归了内帑。这是民生奸诡的所在。”可见,为“天道不正的指实”乃是几句简评,“君道不正的摊头”是一则较短的故事,也就是正文之前的“入话”(但“入话”最初不是小故事,后来才发展为小故事)。
    三、《十二笑》第三笑《忧愁婿偏成快活》:“这几句俚言,单表一回大意。譬如演戏者,□□得有开场引子,悲欢离合,直看到后边去,才晓得情节。如今且说个摊头,传看官们先笑一场,好像方上人卖药,全凭开口撮文,引得听的人愁者解闷,悲者点头,道学先生也捧着肚皮大笑,才肯侧着耳朵细细听其正本话头。所以说摊头者,最要有些醒眼处,□□大醉之人,须与他一口辣酸汤,令其心目俱爽,若橄榄清话,非不意味深长,只是撞着不爱趣的,但道溅牙涩齿,嚼了半个,便要向地下一丢,何若浓盐赤酱,描写些奇闻奇事,不但使男人喜得看,连女人们都喜得看。”
    书生活兄原帖中引用的二则书证,以下更完整一些:
    (明)錢希言《戲瑕》(明刻本)卷一:“文待詔諸公暇日喜聽人說宋江,先講攤頭半日,功父猶及與聞。今坊間刻本是郭武定删後書矣。郭故跗注大僚,其於詞家風馬,故奇文悉被剗薙,真施氏之罪人也。而世眼迷離,漫云搜求武定善本,殊可絶倒。”(郭武定,删改、重刻水浒者:(清)周亮工《因树屋书影》:“故老传闻:‘罗氏为《水浒传》一百回,各以妖异语引其首。嘉靖时,郭武定重刻其书,削其致语,独存本传。’金坛王氏《小品》中亦云:‘此书每回前各有楔子,今俱不传。’予见建阳书坊中所刻诸书,节缩纸板,求其易售,诸书多被刊落。此书亦建阳书坊翻刻时刊落者。六十年前,白下、吴门、虎林三地书未盛行,世所传者,独建阳本耳。”)
    (清)蔣士銓《忠雅堂文集》卷八《唱南詞》:“三絃掩抑平湖調,先唱攤頭與提要,高談慷慨氣麄豪,細語纒綿發忠孝。”
    这二则,一则曰“先講攤頭半日”,一则曰“先唱攤頭與提要”,也都说明“摊头”是表演正文之前首先表演的段子。
    所以我的意见是,在拟话本小说中,“摊头”就是正文(本事)之前的入话部分,多半是一个小故事,但《肉蒲团》是一篇议论文。在说唱曲艺的表演中,“摊头”也是主要故事之前的表演附加部分,其功能是吸引心不在焉的听众慢慢地聚精会神起来。根据曲艺形式不同,“摊头”的表演形式可以是说,也可以是唱。唱的摊头,有人提出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弹词开篇”。说的摊头,后来也被人们理解为“讲故事”,如1930319日《民俗》第一百零四期葉鏡銘:“別的野獸說:‘那裏來的生人氣呢?我們還是講攤頭(說故事)吧。’”再后来更被人们引申为说闲话、聊天,浙江萧山一带方言就这么说,《汉语方言大词典》:“【讲摊头】<>谈天;聊天儿。吴语。浙江萧山。”
发表于 2017-9-2 14:4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是在二人转里,便称之为"小帽"。
发表于 2018-9-13 20: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彈詞小說《天雨花》第二十一回「看几本彈詞唱本的攤頭,就說是自己做的詩文」。有的刻本是「攤頭」,有的刻本是「灘頭」,如: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嘉慶庚辰春鐫本為「攤頭」;
法圖 嘉慶本.JPEG
香港中文大學藏道光辛丑春鐫本及北京師範大學藏同治丁卯春鐫本,都是「灘頭」。
香港中文大 道光年本.jpg 北京師範 同治年本.jpg
另同治七年《查禁淫詞小說》的「小本淫詞唱片目」有四種灘頭:《湘江灘頭》、《妓女灘頭》、《堂名灘頭》及《姑蘇灘頭》。也有研究者援引現代排印本《戲瑕》水滸傳條【「先講灘頭半日」…。此「灘頭」即「灘簧」的前身】;百度上也有不少的現代版的慈溪本土文化「阿貓講灘頭」。如此,請教老師《天雨花》不同刻本的「攤頭」,是否是後出本的刻工刻錯字?或是說在彈詞唱本的「攤頭」、「灘頭」可以混用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5 03:27 , Processed in 0.1710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