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0|回复: 6

[原创非首发] 二十一回 老米醋—挨着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6 21: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5-7-7 12:17 编辑

原文:

------------------

金莲便戏玉楼道:「我儿,两口儿好好睡罢。你娘明日来看你,休要淘气!」因向月娘道:「亲家,孩儿小哩,看我面上,凡事耽待些儿罢!」玉楼道:「六丫头!你老米醋——挨着做。我明日和你答话!」金莲道:「我媒人婆上楼子——老娘好耐惊耐怕儿。」玉楼道:「我的儿,你再坐回儿不是?」金莲道:「俺们是外四家儿的门儿的外头的人家。」于是和李瓶儿西门大姐一路去了。

--------------------------------------------------------

这里的歇后语

你老米醋——挨着做
醋缸排列一排排,一个个挨着酿制。

01.jpg


做zuo=zou 如同现在的唐山话 做、揍不分通念做 zou4

跟据前后文意思,金莲在玉楼上寿日晚戏弄玉楼,口气上装玉楼出嫁的娘,玉楼拿话反击。
这个歇后语你老米醋——挨着做,玉楼的意思是:“你等着明天挨我揍吧”。之后金莲也用了一个歇后语
「我媒人婆上楼子——老娘好耐惊耐怕儿。」 表示自己不怕玉楼揍。



六丫头!你老米醋——挨着做。我明日和你答话!
(翻译成现代白话,好你个六丫头,你等着挨揍吧,明天再跟你算帐。)
金莲到底不怕什么呢?

把这一段文字整体读一下。就会知道玉楼对金莲充大辈儿(这种戏虐习惯一直延至今日,相声有下象棋:我象(飞象)你爸爸,你爸爸士(支士)我,这样的包袱)表示不满。
金莲明显不怕的是玉楼的打。这也就是我理解谐音的关键理由。

挨着做三个字如果按现代唐山话读应该是:挨(耐)着做(揍)正与下面金莲的「我媒人婆上楼子——老娘好耐惊耐怕儿。」音韵上相吻合。

挨=耐


另外,第七十二回 “秋菊来要,我说待我把你爹这衣服搥两下儿,拿上使去。”一句许多版本将“作”改为“你”从字形上推测虽然有一定道理,而“作(拿上使去”=拿上使去。似乎也很通顺。

唐山一带的话不但 不分而且某些情况下 也与 做(作) 同音,都读为


金瓶梅词话的语言不是现在的山东方言或吴语或某某方言。
明代的当年的山东的地理概念也不是现在的山东省明代迁都北京后曾经有过大规模的移民。
语言变迁十分复杂。不能仅仅因只言片语,即断定作者出身地。



说的不对请大家指正。


词话本
02.jpg
绣像本
03.jpg
作拿上使去
04.jpg




发表于 2015-7-7 0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少平 于 2015-7-7 09:43 编辑

    武汉“做”、“揍”也是同音的。但我觉得原书的“做”未必读“揍”,“做”读“揍”跟“醋”未必还押韵。倒是武汉话,“老米cou,挨着揍”读起来押韵。书中“老米醋,挨着做”应该是押韵的。
    说到同音,这个在研究时肯定是有效的,但是使用时得弄清楚,是原作者笔下的同音字,还是续作、删改者笔下的同音字,或者是抄手笔下的同音字?
    拿我来说,抄录时,从来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抄,而是念一句写一句,于是在写这一句时,就出现过同音字替代的情况。猜想当年抄写金瓶梅、红楼梦的抄手也有这样的情况吧。好像是蒋勋说的,抄红楼梦,可能跟他们军队里抄上级指令一样,是一个人读,大家听写,所以出现同音的讹误,但我认为红楼梦不是纯白话文,是没法听写的。用我这样的解释比他更合理。
    再说了,语音之外,至今我没有看到提出“金瓶梅、红楼梦作者吴越籍人士说”的人能够拿出语法上的系统的证据来(也许我孤陋寡闻)。因为按照蒋勋的“听写说”,或者我的“整句抄写说”,都只会出现语音上的同音字,而不会出现语法上的改写。所以,无论字面上如何讹误,金瓶梅红楼梦里都不能出现吴语特有的语法现象。

    假如解释为是吴语区人抄录《金》,那么就可以解释很多现象。
发表于 2015-7-7 09: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吴音浅说>中找了一个"在"的表达式有 :来,来酿,两,了(勒),有...不知是不是吴语特有的语法现象?
另外
“听写说”,或者我的“整句抄写说”,都只会出现语音上的同音字.
<金瓶梅>中有这么多同音不同字,同字不同音的"字",该如何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1: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5-7-7 11:39 编辑
余少平 发表于 2015-7-7 09:16
武汉“做”、“揍”也是同音的。但我觉得原书的“做”未必读“揍”,“做”读“揍”跟“醋”未必还押韵 ...

谢谢回复。
主要是孟玉楼和潘金莲前后两句话的关系。金莲的答话是针对上一句孟玉楼的歇后语而发的,金莲的回答的意思是:我不怕你!
那么上一句玉楼的话应该是威胁金莲的。那么你老米醋——挨着做,这个歇后语就是威胁的。因此推测做=揍

玉楼道:「六丫头!你老米醋——挨着做。我明日和你答话!」金莲道:「我媒人婆上楼子——老娘好耐惊耐怕儿。」

也有可能潘金莲的:我不怕你!<-针对->孟玉楼:我明日和你答话 而发。那样的话:你老米醋就说不通了。应该是俺每、大家等等米醋挨着做才通。
同时也没了歇后语的谐音双关意思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5-21 20: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6-5-22 07:02 编辑

第十三回 的下面这首顺口溜。
“醋”和“做”在一个韵上,可能也是由于“做”读如“揍”的原因。
00.jpg


崇祯本自编了一首毫无特色的烂诗,
如同现代一上午能写十首的流行歌曲,粗制滥造,没有根的东西,总不牢靠。
00.jpg

清平山堂
第四 合同文字
不能小觑这些顺口溜,都是流传有序的精华。
Untitled-2.jpg


发表于 2016-5-23 17: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合同文字记》证明《金》第十三回的韵脚无误,即“醋、去、做”押韵。
中原音韵时代,“去”的韵母正是u。
如果按照《中原音韵》的音值来推测,“做”恰好不该读作“揍”。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07: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每评今 于 2017-3-20 07:22 编辑

Untitled-1.jpg
第一回“一径把那一对小金莲【
做】露出来”
第一回是改编自水浒传的,这几句是水浒传没有的。是作者加上去的。因此这是作者原创的叙述文。
做】=【就】<--崇祯本,以及后期排印,梅先生《校读记》都改做【故】,未必正确。
做】=【就】是京津冀方言的说法。其他地区不知是否也有?这是《金瓶梅》词话的语言特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5-30 09:16 , Processed in 0.11044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