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者研究 查看内容

欧阳健:杜纲生平小考

2010-5-11 16:01| 发布者: 寥风斋| 查看: 1257| 评论: 0

摘要: 杜纲是清中期重要的通俗小说家。他“宗乎正史,旁及群书,搜罗纂辑,连络分明”(许宝善:《北史演义叙》),先后创作了《北史演义》和《南史演义》,不仅填补了自罗贯中以来逐渐形成的历史演义系列中的空白,而且在 ...

    杜纲是清中期重要的通俗小说家。他“宗乎正史,旁及群书,搜罗纂辑,连络分明”(许宝善:《北史演义叙》),先后创作了《北史演义》和《南史演义》,不仅填补了自罗贯中以来逐渐形成的历史演义系列中的空白,而且在历史小说的艺术创作实践中取得了新的突破。

    但是,关于杜纲的情况,人们知之甚少,偶一论及,时有疏误失察之处。如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卷二:

    南北史演义 南史六十四卷 北史三十二卷
    存 清乾隆癸丑(五十八年)原刊本。前附像赞,南北史各十六页。正文半叶九行,行二十字。嘉庆二年自怡轩重刊本,行款同。
    清杜纲撰。许宝善评。题“玉山杜纲草亭编次”,“云间许宝善穆堂批评”,“门人谭戴华校订”。《北史》有许宝善序。纲字草亭,江苏昆山人。

    《书目》之著录,有下列几点失误:

    一、书名:《南北史演义》提法不妥。《南史演义》、《北史演义》本为二书,《北史演义》写作在前,《南史演义》写作在后,从未有过以《南北史演义》为名的合刊本,如《南北宋志传》然。

    二、卷数:《北史演义》应为六十四卷,《南史演义》应为三十二卷。谭正壁《古本稀见小说汇考》亦一并弄错。

    三、版本:《北史演义》有乾隆癸丑(五十八年)原刊本(藏南京图书馆),《南史演义》的原刊本则为乾隆乙卯(六十年)本(藏辽宁省图书馆)。

    四、题署:二书均题:“玉山杜纲草亭氏编次”,“云间许宝善穆堂氏批评”,“门人谭载华南溪氏校订”。“谭戴华”为“谭载华”之误。

    五、序言:《北史演义》有题“乾隆五十八年岁有癸丑端阳日愚弟许宝善撰”之《叙》,《南史演义》亦有题“乾隆六十年岁在乙卯三月望前一日愚弟许宝善撰”之《序》。《南史演义序》云:“余既劝草亭作《北史演义》问世,自东西魏以至周齐及于隋初,其兴亡治乱之故,已备载无遗,远近争先睹之为快矣。特南朝始末未能兼载,览古之怀人犹未餍,且于补古今演义之阙犹为未备也,乃复劝其作《南史演义》凡三十二卷,自东晋之季以迄宋齐梁陈,二百余年废兴递嬗无不包罗融贯,朗如指上罗纹,持此以续《北史》之后,可谓合之两美矣。”

    关于杜纲本人的情况,《书目》仅“纲字草亭,江苏昆山人”九字,不惟过略,亦且有误。谭正璧《古本稀见小说汇考》则谓:“纲字不详,草亭为其别号,江苏昆山人。生平无考。”今按道光丙戌(1826)《昆新两县志》卷二十七《文苑》二云:

    杜纲,字振三,少补诸生有声。时经生家久不治古文,纲独上下百家,于幽隐难穷之处,辄抒其独见,发前人所未发。童试时受知昆山令许治,令与子兆椿兄弟同学。后兆椿出守松江,时时过访,绝未尝干以私,兆椿益爱敬焉。所著有《近是集》,同邑诸世器为序而行之。

    据此,可知杜纲字振三,而草亭当为其别号。杜纲一生,大约科名不遂,以诸生终老。他的生卒年代,据县志所载受知于许治的线索,亦约略可考。按《昆新两县志》卷十四“职官•昆山知县”云:

    许治,肖野,汉阳人。乾隆己未进士。十九年。

    又据《松江府志》卷四十三《名宦传》:

    许治,字宵野,云梦人。乾隆四年进士,二十二年由昆山调知华亭县。自奉俭约,征收漕白,无丝毫沾润。尝浚南北俞塘、濯锦港、横泾,田资灌溉,民甚德之。子兆椿,字秋岩,乾隆三十七年进士,五十九年由刑部郎中出知松江府,历迁至刑部右侍郎。

    许治任昆山知县,为乾隆十九年至二十一年,杜纲参加童生试,受知于许治,正在此时。明清科举制度,凡应生员之试者,不论年龄大小,皆为童生,据此尚难遽然判定杜纲彼时之年龄。然据本传之“少补诸生有声”,可知其时杜纲确在少年。童生试包括县试、府试、院试三个阶段,三年内举行两,丑、未、辰、戌为岁考,寅、申、己、亥为科考。许治在昆山县任上的三年分别为乾隆十九年甲戌,二十年乙亥,二十一年丙子,则十九年举行的是岁考,二十年举行的是科考。科考与岁考的任务不同,它要保送优等的秀才参加乡试,称为“录科”。从传中所云许治令其与子兆椿同学看,杜纲参加的可能是十九年(1754)的岁考。若杜纲此时为十五岁或稍长,则他当生于乾隆五年(1740)或稍早。

    又,杜纲与许治之子兆椿同学,则二人之年岁当相仿佛,而许兆椿为乾隆三十七年(1722)进士,五十九年(1794)出知松江府。昆山之去松江,虽不过远,但其时杜纲尚能“时时过访”,且在五十七年写成《娱目醒心编》,五十八年写成《北史演义》,六十年写成《南史演义》,可见正处于精力旺盛之际,年龄似不应超过六十岁。若生于1740年,则其时正好五十五岁。《北史演义》有嘉庆二年(1797)自怡轩即(许宝善)重刊本,内中未透露杜纲下世的信息,估计仍当健在,推定其卒于嘉庆五年(1800)以后,大约不会有多少出入。

    杜纲虽以才识受知于许治,但却老不得志,原因大概是不喜八股,而专在古文上下功夫之故。杜纲在“经生久不治古文”的时代风气下,“独能上下百家,于幽隐难穷之处,辄抒其独见,发前人所未发”,亦属非凡庸之辈。特别是他对被流俗轻贱的稗官予以高度的重视,先后创作了《娱目醒心编》与《北史演义》、《南史演义》,更是值得重视的。前者是明清文人拟话本的后期之作,思想艺术都不算上乘,但书名却表明他已经有把“娱目”与“醒心”二者统一起来的自觉意识;而他的历史小说,尤其是《北史演义》,以其善于剪裁布局和想象虚构的艺术匠心,真切生动地概括了百年间祸乱相寻、变故迭出的时代,塑造了一批有鲜明个性的人物--包括叱咤风云的少数民族的政治家、军事家的英雄形象,为历史演义的人物画廊,增添了新的光彩。

    至于那位自怡轩主人,则为许宝善,字囗虞,一字穆堂,江苏青浦人,乾隆二十五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历员外郎中,擢浙江福建道、监察御史。丁内艰归,不出,以诗文自娱,尤工词曲,著《南北宋填词谱》,有《自怡轩诗草》、《穆堂词曲》行世。许宝善科名顺利,早年进士,身居显职,但却与布衣杜纲极为友善。他是杜纲小说创作的鼓动者,又是杜纲小说的评点者,他为杜纲的三部小说都写了序及回评,表现了一定的艺术鉴赏力。另外,他还是杜纲作品的刊行者。而杜纲也在乾隆五十八年为许宝善《自怡轩乐府》作序,称“穆堂侍御,心志冲和,性眈吟咏,未第时曾为庄邸书记,间制新声,盛传都下。特其稿随手散去,兹所存者仅友朋投赠、游戏性情之作耳。作者绝不经意,而见者莫不激赏,抄写日众,几于纸贵洛阳。”这样一对文字交,确可称为文坛佳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9 , Processed in 0.09216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