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文言小说 查看内容

韩希明:《阅微草堂笔记》关于亚健康状态的描述和调适

2010-5-8 15:31| 发布者: 寥风斋| 查看: 1324| 评论: 0

摘要:   摘要:  《阅微草堂笔记》是一部内容丰富、思想驳杂的笔记小说,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其中也包含了对医生的褒贬、对祖国中医药文化的记载。在记录社会各阶层人们的生活时,作品有许多有关亚健康状态的描述 ...

  摘要:

  《阅微草堂笔记》是一部内容丰富、思想驳杂的笔记小说,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其中也包含了对医生的褒贬、对祖国中医药文化的记载。在记录社会各阶层人们的生活时,作品有许多有关亚健康状态的描述,还为读者提供了调适亚健康状况的方法,以非专业医者的身份为祖国中医药文化留下了弥足珍贵的记录。

  纪晓岚是清朝乾隆年间的高官,晚年写的《阅微草堂笔记》主要是阐述他对社会道德修养的期待和要求,书中有不少篇目把道德修炼与养生相联系,其中有些内容涉及我们今天所说的亚健康状况,作者描述了作品人物健康状况的表现,并且分析原因,有时还据此提出自己的健康观、养生观。

  一、亚健康状态的形成、纠正与人物的道德水平的关系

  在纪晓岚看来,人的健康状况是与他所具备的道德水准密切相关,始终认为,人的健康状况是由鬼神根据其道德品行所作所为而定,假如自身不能抵挡女色诱惑,如果意志不够坚定,生活不检点,就容易招致狐媚鬼惑,使健康受损的程度与道德品质成反比,越是道德败坏,由招致外邪造成的危害就越大。另外,道德修养不达标,也容易遭受鬼怪的欺负,处于亚健康状态。 有人夜夜梦魇,以至“神虚”,服药不见效,原因是晚上睡在死者骨殖上,死者“魂不得安”,就变怪驱赶(滦阳消夏录三)。有人因被狐所媚,身体虚弱消瘦,一旦狐媚驱除,身体就恢复健康(滦阳消夏录三)。作品经常提到,一般情况下,人偶尔与鬼共居一室,鬼的阴气和人的阳光互相冲撞,人与鬼都会莫名其妙地感到不舒服;例外的是,只要人胸有浩然正气,有很高的道德修养,即便是与鬼长久住在一起,也能相安无事,作品的这种观点,从医学的角度衡量符合科学原则,因为事实上有些亚健康的临床表现,就是因为心理因素精神作用,一个人意志坚定,精神世界充实,往往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就不会总是去揣摩并且特别在意那种若有若无的不适感。

  二、个人生活习惯与亚健康的关系

  《阅微草堂笔记》也充分注意到个人生活起居对健康的影响。《如是我闻(三)》明明白白地说亚健康状况:“虽无疾病,而惘惘恒若神不足。”原因是“眈玩过度”,一旦恢复正常生活秩序,身体也就强健了。《如是我闻三》中详细记述了一个老人介绍自己“吐纳导引”、“不离乎丹经,而非丹经所能尽”,得以长寿的经过,一一驳斥了容成彭祖之术、服食延年之法,阐明“夫生必有死,物理之常”。所谓亚健康对人的危害,正象书中的一个形象比喻:一株几抱粗的老树,先是虫蛀一孔,然后雨水浸渍,久而久之中间腐烂,朽烂至根,终于枯死了。《姑妄听之(一)》中还有道士在救助官员驱除狐魅之后形象生动的训诫:“千金之堤,溃于蚁漏”,道士提醒这位官员:“然从此摄心清净,犹不失作九十翁。”官员注意珍重,果然长寿。《槐西杂志(四)》中一个人与狐度过一夜之后就逐渐瘦弱,以至于得了痨病,他的朋友认为,夫妻同居,不能说是不正常的,狐魅一夜就大伤元气,说明当事人纵情纵欲,难道男女私情就不应当以礼法来节制吗?以礼法来说理显得牵强附会,但是其中提到的应当有所节制则是符合科学的。

  有人夜夜多梦,梦见男女裸逐等许多不堪入目之状,怪罪于物久成怪,有知情者分析道,此人是青楼常客,有这样怪异的梦是“精神所注,而妖梦通之”,并举例说,街肆上卖杂货的地方,这样的东西多的是,为什么并没有一一作怪?住在这个屋子里的其他人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梦?还是要从根本上找原因(槐西杂志四)。

  《槐西杂志(四)》中的一个书生于狐女相昵,意外分离之后,书生总是闷闷不乐,他没有沉溺于这种情绪,而是努力自拔,散步郊外“以消郁结”,在林间听到狐女的一番告别之词,因此断绝了重逢的念头,也打消了书生的非分之想,从此一切恢复正常。同卷中说到一个鬼魂,极其聪明,经常作祟扰人,一旦发现被祟者体质不如以往,稍稍清瘦,便不再继续为祟,这是鬼魂的全身之道,其实也侧面道出了人的养生之道。《姑妄听之(四)》中另外一个女鬼则更聪明,人鬼有情五六年,“情好甚至”,离别在即,相见无期,书生“凄恋万状,哽咽至不成语”,女鬼预料到书生情痴,有可能相思成疾,便嬉笑着开导他,说自己本来是求替代的,因为相爱不忍加害,所以书生无恙,可普天下的鬼实在太多了,能象自己这样顾及书生的就太少了,说完便“散发吐舌作鬼形,长啸而去”,几乎把书生的魂都吓掉了,从此以后即便是见到美貌女子也决不多看一眼。

  《姑妄听之(三)》中一个极为典型的故事:有一个年轻女子,跟丈夫“狎昵无度”,丈夫的身体逐渐虚弱,后来竟然病死了;婆婆在儿子死后,五六年如一日,寸步不离地严密监视这个女子,“眠食必共,出入必偕”,女子则“郁郁以终。”

  《滦阳续录(四)》中叙述有个道士每月都要吮吸女子的鲜血,但因为生活条件好,“金银堆积如山”,并且“珠翠锦绣”“嘉肴珍果”尽情享用,所以虽然每月一回,妇女们觉得为“小痛楚”,“亦不害耳”。有一个女子被拐卖到道士求仙修行的地方,被道士吮吸鲜血之后,道士便遭神谴天诛,该女子得不到及时调养“面色枯槁”,不久患病身亡,说明了营养对及时修复受损肌体的重要性。(六)中说到一个性情谨厚的老儒因不能在众人辩白自己而郁结发病死,作者的一位朋友“因贫困郁郁死”,说明情绪和营养状况是导致亚健康的重要原因,如不能及时纠正,就由量变转为质变。

  三、求仙修道、医药诊治与亚健康的关系

  《如是我闻(二)》中的一则故事表明,要保持健康体魄的养生之道,不能靠药石,而讲究的是“炼气存神”,注意调节,“逆制之力不懈,则气聚而神亦聚”,如果不得法,“逆制之力或疏,则气消而神亦消,消则死矣”,亚健康与死亡,仅一步之遥。在叙述一位老友得病逝世的情况时作者注意到,朋友是“逐渐病”,拖延相当长一段时间以后病重不治。在同卷另一则故事里作者再次提出“但遏除嗜欲,远胜于草根树皮”。即便是滋补也需讲究个体差别,乩仙云:“补虚好用参”,“夫虚证种种不同,而参之性则专有所主,不通治各证”。从阴阳的角度来论述,由于“丹溪立阳常有余而阴常不足之说”,“以苦寒伐生气”或“偏于补阳”纠正亚健康状况,效果都会适得其反(滦阳消夏录三)。对普通人听信道教的宣传之后的修道求仙之举,《阅微草堂笔记》则给予了旗帜鲜明的批评。作品认为“仙有仙骨,质本清虚;仙有仙缘,诀逢指授”,旗帜鲜明地反对“不得真传而妄意冲举”之类的修道(槐西杂志三),痛惜他的朋友申铁蟾因为中年以后忽然倾慕神仙而精神恍惚不治身亡(如是我闻二)。《槐西杂志三》写一个书生“癖好符录禁咒事”,但死神降临时竭尽全力抗争却无济于事。作者认为“以小术与天争”,是“不知天命”之举。《滦阳续录一》记载了几例“神仙服饵”不当危害自己生命的故事。《滦阳续录三》又有“导引求仙”以至于“手足拘挛”而“闲废”仍至死不悔的故事作为反面例证。

  四、亚健康的精神疗法

  古代中国医学中没有“心理应激”的概念,而有与之相关的中医脏象分析和七情学说。《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许多事例表明,作者已经意识到应激或心理防御机制的破坏可能导致亚健康状态,也就是所谓的正气不足或邪气侵犯时肌体没有足够的抵抗能力,所以虽然一时没有符合诊断标准的疾病,但机体在不良精神因素的作用下已经出现生理改变,在一定条件下可能向疾病转化,在这种情况下很重要的治疗手段就是心理治疗。作品有许多故事强调了心理疏导的有效性。《滦阳消夏录(二)》中有书生眷恋已经去世的“娈童”,“惘惘成心疾”,家人以“符录”劾治没有效果,两位僧人用心病尚需心药医的原则,对书生进行心理疏导:先从该童已死这一现实说起,从死后尸身腐烂的情状联想开去,说到极其恐怖的程度;再假设该童不死,逐渐长大,完全长成一个标准男人形象,然后又逐渐变老,成为老弱久病“秽不可近”的龙钟之状;第三假设该童活着而书生死去,该童琵琶别抱;第四假设该童和书生都活着,两个人却各自发生了变化;所有这些都表明,不值得为思念而伤了自己的身体。经过如此一番入情入理的条分缕析,书生很快就恢复正常。同卷中一个泥古不化的迂阔书生刘羽冲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在死搬书本作过的种种努力都宣告失败之后,他“抑郁不自得”,整天在庭院踱着方步摇着头自言自语,郁闷得不到疏理宣泄,从亚健康状态急转直下,“不久发病死”。《滦阳消夏录(五)》中写一个官员被同僚排挤,大受牵制,“性素迂滞”,渐渐抑郁成病,梦中来到一处,“花放水流”,风清日朗,顿时精神一振,又遇到一位僧人开导,心情豁然开朗。醒来之后不再象以前那样在意官场胜负,几天后就精神振奋。这是自己调整心情恢复健康,原本他就没有什么器质性的疾病,一旦心胸开阔便不药而愈了。类似如此情况的弱势人群中,大多数因为气愤,因为愁闷,因为悲苦,情绪无以排解,身体状况则从亚健康滑向器质性病变,有的就这么一发而不可收,终于不治身亡。《滦阳消夏录(六)》中说到,听说某地虽然多狐,但从来没有危害过人类,有个孩子自从夜里捉狐,被黑影扑了一下跌伤了脚,从此就经常“胆怯目眩”,认为是被妖怪扑着了,其实这是因为受了惊吓的缘故。《如是我闻(一)》中写一个人在兄长去世后视侄儿为己出,竭尽全力为侄儿“理田产,谋婚娶”,侄儿不幸早逝,此人由于伤感整天“忽忽如有所失”,这种身体状况实际上就应当引起注意了,但由于没有及时纠正,如此几年下来终于酿成不治之症。同卷中还写到一个奴仆因为妻子遭受世家子弟强暴又无处申诉,“气结成噎膈”,由不良情绪而致病。又写一个农家子弟因思念美貌的狐女而生病,狐女为了救他,变化出自己的原形,“苍毛修尾,鼻息咻咻”,一副狰狞恐怖的模样,农家子弟在惊骇之余,霍然而愈。意外的刺激能够改善精神面貌,从而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阅微草堂笔记》的创作目的并不是研究养生之学,但上述有关内容则为祖国优秀文化遗产宝库增添了纠正亚健康、科学养生的宝贵内容,值得珍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6 02:32 , Processed in 0.30953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