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者研究 查看内容

戴不凡:天花藏主人即嘉兴徐震

2010-5-13 12:08| 发布者: 寥风斋| 查看: 3126| 评论: 0

摘要:   清初小说序署中,每见“天花(藏)主人“或“天花才子”的名字。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所收有关他的作品,数量甚多。为研讨这个小说家究竟是谁,先把有关他的情况,归纳分类于下:  由“天花(藏)主人” ...

  清初小说序署中,每见“天花(藏)主人“或“天花才子”的名字。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所收有关他的作品,数量甚多。为研讨这个小说家究竟是谁,先把有关他的情况,归纳分类于下:

  由“天花(藏)主人”或“天花才子”署名编、订、著、述的小说有:《云仙笑》、《惊梦啼》、《玉支矶》、《人间乐》、《锦疑团》、《鸳鸯配(媒)》、《快心编》、《梁武帝西来演义》等八种。

  有“天花藏主人”序的(除“自序”者外),但由他人署名(或未署名)编撰的有;《玉娇梨》、《平山冷燕》、《两交婚》、《麟儿报》、《画图缘》、《定情人》、《飞花咏》、《金云翘传》、《赛红丝》、《幻中真》等十种。

  题“天花才子评点”的有《后西游记》一种。

  以上共计十九种。根据《孙目》,其中有二种的题署很引人注意:

  一是《玉支机》,四种版本“各本皆题‘天花藏主人述’”,巴黎所藏醉花楼刊本又题“烟水山人编次”。

  二是《鸳鸯配(媒)》,题“檇李烟水散人编次”,书面题‘天花藏主人订’。

  这里先解决一个问题:“烟水山人”即“烟水散人”,亦即徐震。证据:

  一、《赛花铃》(大连满铁图书馆原藏)题“烟水山人校阅”,卷前徐震题词有“因补缀成编”之语,“可见为徐氏晚年改作”(谭正璧:《日本所藏中国佚本小说述考》)。则“烟水山人”自是徐震的别号。

  二、《珍珠舶》六卷,“清·徐震撰……首自序,署‘烟水散人’。”又,《后七国乐田演义》四卷,“清·徐震撰,题‘古吴烟水散人演辑’。……震字秋涛,浙江嘉兴人。”(《中国通俗小说书日》)另外,我手头一册一九三五年启智书局三版铅印标点本《闺秀佳话》,书前有“烟水散人漫题于柳上之蜃阁”(《自序》);又有“华亭通家弟钟斐题”序一篇,据钟序,可知此书作者实嘉兴徐秋涛。由上述可证:徐震(秋涛〕又号“烟水散人”。

  则烟水山人、烟水散人均为徐震的别号。

  回头看上列《玉支矾》、《鸳鸯配》的题署,两书应都是徐震“编次”;所不同的是,前者为“天花藏主人述”,后者为“天花藏主人订”。这两部都是新编的“小部头”小说,(前者二十回,后者十二回),如果由一个人“编次”,而由另一人“述”、“订”,未免说不过去。如果再看《赛花铃》的题词和署名——明明是徐震自己改其旧作,他又用“烟水山人校阅”的署名方式,那么,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上面两部其实都是徐震“编次”的小说,又用另一别号署“述”或“订”,这个别号——“天花藏主人”该即是徐震自己的另一别号。他像爱在题署和别号上玩弄把戏。因而,他用“烟霞散人”名义“编次”的《幻中真》前,又以“天花藏主人”名作序,亦非怪事。

  徐震在《闺秀佳话·自序》中说:“五夜藜窗,十年芸帙,而谓笔尖花与长安花争丽,……岂今二毛种种,犹局促作辕下驹;”他自己在《赛花铃》前的《题词》又说,“梦中之笔已去,而嗜痂之癖犹存。”可见他始终是以有一支“生花妙笔”自诩的。《闺秀佳话》卷末《自记》有“岁在戊戌(当是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乃与诸名士爇异香,清洁罄,稽首于西方圣人,共弹《孔雀经》一卷”之语,这位自以为“梦笔生花”的人,最后顶礼佛前,因而先以“天花主人”、“天花才子”,后以“天花藏主人”为号,也是很自然的。他不能做散花之天女,则其“天花”只得“藏”起来了。

  《闺秀佳话》钟序云:

  …… 及己亥(当是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春,随风而抵秀州(嘉兴),泊舟城南湖畔。……舟子曰:“有酒无害,奈何!”余笑曰:“此地有秋涛徐子者,余莫逆友也,彼必冲烟冒雨而至,奚患无客!”俄闻歌咏之声出自芦荻中,则徐子果以扁舟荷笠而来。袖一编示余曰:“此余所作《名媛集》也,唯子有以序之。”……

  按,“芦荻”往往是和秋天联系;春雨中联系芦荻,似罕闻。但是,查一查《玉娇梨》有“天花藏主人”序,又题“荑荻山人编次”,这是大可意味的;可以推想钟斐为什么要安排徐震在春风春雨的芦荻中出来的原因。

  署“天花藏主人著”的《人间乐》,首载“锡山老臾题于天花藏”序;则“天花藏”似当为徐震居处的匾名。《飞花咏》《赛红丝》《定情人》均序署“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则“素政堂”似当为徐震家中的一个堂名。

  郑振铎据《玉支矾小传》中有“国初已生一个刘伯温先生”之语,定烟水散人(徐震)为明人;又《赛红丝》“系明刊本”(见《中国文学研究》一二八九页),可见徐震开始写小说确是在明末。但他是由明入清的。《闺秀佳话·张畹香》末有附记云:“予家泖上,被贼焚掠殆尽;每夜栖从露草,莫展一筹。”这当是乙酉(公元1645年)松江一带的情况。钟斐序同书遇徐震在己亥,可见他顺治末仍活着。如果联系天花藏主人的小说诸序署年来看,他在康熙十多年还在从事写作。兹将他有记年可考的事迹辑录于下:

  顺治丁西(十四年,公元1657年)“尝偕月邻诸子望月虎邱”(见《闺秀佳话·张畹香》前记)。

  顺治戊戌(十五年,1658)以“天花藏主人”名,序《平山拎燕》(见《孙目》)。同年“二月望,访月邻于苕上”(见《闺秀佳话》卷末《自记》)。

  顺治己亥(十六年,公元1659年)钟斐至嘉兴,为《闺秀佳话》作序。

  康熙壬子(十一年,公元1672年)以“天花藏主人”名自序《锦疑团》十六回;同年,以同名序《麟儿报》四卷十六回。

  根据以上记载,徐震可能原是住家泖上(松江),后来才定居嘉兴南湖附近的。

  根据《闺秀佳话·自序》中“五夜藜窗,十年芸帐”,“回忆当时一种迈往之志,恍在春风一梦中耳!”他当是个在明末科场失利的人。他后来的生活大约是颇为穷愁潦倒的,所以在这篇自序中发出“而天之窘我,坎坛何极”的感叹。他自述其生活是:“以伯鸾之困,犹有举案之光;而予一自外入,室人交遍谪我”。“其有知我者,唯松顶之青飙,山间之明月耳!”大约是由于妻妾成群,而又穷困不售,于是他以写作大量小说为谋生之具并示寄托。“嗟呼!笔墨无灵,孰买《长门》之赋;鬓丝难染,徒生明镜之怜。若乃晤对圣贤,朝呻夕讽,则已壮心灰冷。谋食方艰,唾壶击碎,收粉黛于香闺;彤管飞辉,拾珠翠于绣闼”。“昂藏七尺,有口有舌,有手有笔,而落魄不偶”,于是这位“风月主人、烟花总管”只得去“结一天际想于无何有之乡”了。

  至于上列十九部与他有关的小说,是否全是他所撰写,其中抑或有据别人作品改作,或是仅仅只为他人作品写了篇序言,这有待于继续研究。不过,与徐震有关的《王娇梨》、《平山冷燕》在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中,是占有一定篇幅的。除了这两部流行的小说以外,他所编辑的《快心编》凡三集共十六卷三十二回,有清初课花书屋大字本,刊印颇精;清末《申报》馆也曾用铅印线装小本翻印过,也较流行。我几次想将大字本看完,可是,开卷即使人打瞌睡,文笔枯涩无味。至于《闺秀佳话》虽是“一折八扣”本,却是未被人注意过的。它是叙小青、杨碧秋、张小莲、崔淑、张畹香、陈霞如、卢云卿、郝湘娥、王琰、谢彩、郑玉姬、宋琬等十二薄命女郎的故事,文言中略夹白话,多录大量诗词,不过是抄辑改述前人著作而成。每篇前均有烟水散人的小序,篇末常有“钓鳌叟”、“月邻主人”的评语。以《小青》一篇来说,他似乎只见过支如增等人的记述,没见过周之标的《女中七才子兰咳集》。经他略加改写过的文字,似乎反不及明人有关小青的记载为生动。这也许是由于他成了一点名了,作品写多了,又没有什么可以写的,因此,就不免粗制滥造了。

  (附记〕此文革于解放前,一九五六年据初稿改写。初稿系据在图书馆中匆匆借阅《中国通俗小说书目》时所作笔记;当年未将目中径署“徐震撰”的录下。据《孙目》一九五七年新版《著者姓名及别号索引》,“徐震撰”的有《后七国乐田演义》《珍珠舶》《合浦珠》《赛花铃》《梦月楼情史》《灯月缘》《桃花影》等七种;它和“天花(藏)主人”、“天花才子”所撰是分列的。因此,和徐震(天花藏主人)有关的小说总数实共为二十六种。(另有《醉菩提全传》一种,我以为和天花藏主人无关,不计在内。)附记于此,以备进一步研究。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5 03:07 , Processed in 0.1298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