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学界新闻 学术信息 查看内容

吴敢:为金学增光添彩

2015-8-28 14:58|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878|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为金学增光添彩   ——在第十一届(徐州)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闭幕式上的总结发言   吴 敢   尊敬的宋农村副院长,   尊敬的王雪春主席,   尊敬的黃霖会长,   尊敬的陆大伟先生、铃木阳一先生 ...

  为金学增光添彩

  ——在第十一届(徐州)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闭幕式上的总结发言

  吴 敢

  尊敬的宋农村副院长,

  尊敬的王雪春主席,

  尊敬的黃霖会长,

  尊敬的陆大伟先生、铃木阳一先生、崔溶澈先生以及各位国外来宾,

  尊敬的郑云波、宁宗一、王汝梅、侯忠义、张惠英、欧阳健、鲁歌、高振中、冯子礼、甘振波、张弦生、叶桂桐先生,

  尊敬的各位副会长、理事,

  尊敬的各位台湾来宾,

  尊敬的各位师友,

  由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和徐州工程学院主办,由徐州市文广新局、徐州市文联、徐州日报社、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协办,由徐州工程学院人文学院承办之第十一届(徐州)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经过两天多的紧张有序的运作,虽然还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获得了圆满的成功,一会就要闭幕了。现在我受主办与协办单位委托,试着对本次会议做一个小结。

  中国《金瓶梅》学会(连同其酝酿筹备阶段)和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已经成功举办了18次大型学术会议,其中全国会议7次(1985年6月在徐州,1986年10月在徐州,1988年11月在扬州, 1990年10月在临清,1991年8月在长春, 1993年9月在鄞县, 2007年5月在枣庄),国际会议11次(1989年6月在徐州, 1992年6月在枣庄, 1997年7月在大同,2000年10月在五莲,2005年9月在开封, 2008年7月在临清,2010年8月在清河,2012年8月在台湾,2013年5月在五莲,2014年11月在兰陵,2015年8月在徐州)。另外还有几次重要的专题会议,如2002年5月9日临沂“《金瓶梅》邮票选题论证会”、2010年1月22日北京“《综合学术本金瓶梅》出版选题座谈会”、2010年4月29日黄岩“第八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筹备会”、2011年9月7日台儿庄“《金瓶梅》文化研究座谈会”、2014年6月14日峄城“电视连续剧《笑笑生传奇》剧本论证会”等。在中国古代小说戏曲研究领域,在召开学术会议并取得学术成果方面,能与中国《金瓶梅》学会和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相提并论的,可能只有中国古代戏曲学会。当然,明代文学学会年会也包含小说与戏曲。中国古代小说名著专题学会,也只有中国《红楼梦》学会能与中国《金瓶梅》学会和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相比美。20世纪八九十年代,《金瓶梅》研究业已赫然成为显学。21世纪初期金学因为种种原因虽然一度出现困境与彷徨,但在新自组建的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的积极推动下,很快就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中兴繁荣。目前,金学正如一代宗师吴晓铃先生当年所预测的那样如日中天,一如20世纪八九十年代。

  金学之所以成为显学,是因为成立于1989年6月的中国《金瓶梅》学会和成立于2005年9月的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的各位顾问、会长、理事,以及全世界广大《金瓶梅》研究者、爱好者的长达30多年,如果连同欧美与东亚的《金瓶梅》研究先行者,甚至可说是一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中国《金瓶梅》学会曾经有会长1人,副会长5人,理事31人,顾问5人,秘书长人,副秘书长3人;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现有会长1 人、副会长10 人、理事79人、顾问16人、秘书长1人、副秘书长2人。这样庞大而坚强的领导团队,是当今国际金学的主干,必然会继续为金学作出贡献。

  距1985年6月8—12日首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召开,已经整整30年过去。那次会议由徐州市文化局、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徐州市文联、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徐州日报社联合主办。会议筹备组由徐州市文联党组书记辛原任组长,徐州市文化局副局长吴敢、江苏省社科院文学所副所长周钧韬任副组长,欧阳健(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王旭(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孙敦修(徐州日报社)、张远芬(徐州教育学院)为组员,吴敢兼任秘书长,具体负责日常筹办事务。6 月7 日晚,江苏省委常委、徐州市委书记孙家正(后来官至文化部部长、中国文联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艳(后来官至江苏省总工会主席、江苏省人大副主任)等到会议住处(南郊宾馆)看望到会人员。开幕式在徐州市电影公司试片室举行,由辛原主持,吴敢报告筹备情况,周钧韬致开幕词,侯德润(徐州师范学院院长)、刘辉讲话。其后的几次大会分别由周钧韬、吴敢、王中恩(徐州日报总编辑)主持,刘辉、欧阳健、王汝梅、李灵年则分别召集小组讨论。6 月11 日晚,徐州市市长何赋硕、徐州师院院长侯德润等设宴招待与会人员。会议实到人员74 人,来自全国14 个省市。未能到会而写出贺信的有:徐朔方、林辰、黄霖、朱一玄、沈天佑、叶朗、陈熙中、卢兴基、杜维沫、王丽娜、袁世硕、郑云波、蔡国梁、王永健、黄进德、任访秋、陈翔华、陈玉璞、王立兴等。参加那次会议的人员,只有6人(王汝梅、侯忠义、欧阳健、赵兴勤、孟昭连和本人)参加了本次会议,而至少有刘辉、陈德、李子丰、邓毓昆、马良书、孔繁华、王进珊、叶维泗、及巨涛、纵山、白云升11人已经辞世(30年来已作仙游的金学名人还有韩南、日下翠、吴组缃、吴晓铃、王利器、魏子云、徐朔方、朱星、宋谋玚、许继善、鲍延毅、孔繁华、张荣楷、许志强等)。白驹过隙,物换星移,人事半非,而金学依旧,令人感慨万千。

  1985年徐州金会是中国召开的第一次《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其开创意义,不言而喻;其深远影响,莫可估量。孙家正先生当时看望与会人员时说:“在徐州召开这次会议,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20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伊始,社会环境还不像今天这样宽容文明,孙主席的话在当时是极具见地、甚觉睿智、很暖人心的。

  当然,首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之后,本次会议之前,在徐州还举办过两次金学会议,即1986年10月召开之第二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本次会议与会人员中即有陆大伟、卜键、宁宗一、郑云波、孟昭连、王汝梅、鲁歌、赵兴勤、齐慧源和本人等10人参加过该次会议,而当时到会人员有177人),与1989年6月召开之首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本次会议与会人员中即有黃霖、卜键、沈悦苓、王汝梅、叶桂桐、宁宗一、张惠英、陈东有、郑云波、孟昭连、赵兴勤、鲁歌和本人等13人参加过该次会议,而当时到会人员有177人)。因为徐州对金学会议的发凡起例,因为徐州拥有一个《金瓶梅》研究群体,因为《金瓶梅》研究主体团队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员是徐州人或在徐州工作,因为中国《金瓶梅》学会先后挂靠在徐州市文化局、徐州教育学院,因为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秘书处和学刊《金瓶梅研究》编辑部设在徐州,徐州成为金学重要基地与研究中心之一。

  本次会议即为纪念1985年会议30周年而筹备召开,所以会议由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与徐州工程学院(其前身有徐州教育学院)主办,徐州市文广新局、徐州市文联、徐州日报社、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其前身为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协办。让我们对驾鹤西去的金学师友表示沉重的哀悼!对参加首届会议以及所有三次徐州会议和虽未到会但予以关心的国内外师友表示崇高的敬意,对协办本次会议的单位,尤其是共同主办本次会议的徐州工程学院及其承办单位人文学院,及其全体会务工作人员和新闻工作人员表示由衷的谢意!

  适巧台湾学生书局“金学丛书”出版,台湾万卷楼出版有限公司“魏子云全集·金学卷”出版,拙著《金瓶梅研究史》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金瓶梅研究》第十一辑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会议因此安排有首发、赠书仪式,中国铁建北京中铁大都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青松先生收藏有绣像本、第一奇书本之清刊本一二十种,带到本次会议数种用供展览,可谓锦上添花,使得本次会议丰富多彩、隆重圆满!

  会议实到129人,来自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6个国家(其中胡令毅提交论文未能到会),中国来自18个省市。另有韩国金宰民、加拿大胡令毅以及中国洪涛、施文斐、封建华、封立华、徐景洲6人虽未到会但提交了论文。荒木猛、胡令毅、川岛优子、梅节、陈益源、徐志平、卢兴基、胡文彬、萧相恺、张鸿魁、张远芬、周钧韬、徐永斌、王立、王进驹、洪涛、张蕊青、杨绪容、冯保善、何香久等或发电邮或写信或打电话向会议表示祝贺,梅节并有赠言说:“著述不易,传世更难。金学薪火,有赖后贤。”

  各位师友,在下执笔在台湾学生书局“金学丛书”第二辑前言中说:

  中国古代小说研究,重大课题众多。近代以降,红学捷足先登。20 世纪80 年代,金学亦成显学。明代长篇白话小说《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重要作品,其横空出世,破天荒打破以帝王将相、英雄豪杰、妖魔神怪为主体的叙事内容,以家庭为社会单元,以百姓为描摹对象,极尽渲染之能事,从平常中见真奇,被誉为明代社会的众生相、世情图与百科全书。几乎在其出现同时,即被冯梦龙连同《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起称为“四大奇书”。不久,又被张竹坡誉为:“第一奇书”。《红楼梦》庚辰本第十三回脂评:“深得《金瓶》壸奥”。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认为“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自有《金瓶梅》小说,便有《金瓶梅》研究。明清两代的笔记丛谈,便已带有研究《金瓶梅》的意味。如明代关于《金瓶梅》抄本的记载,虽然大多是只言片语的传闻、实录或点评,但已经涉及到《金瓶梅》研究课题的思想、艺术、成书、版本、作者、传播等诸多方向,并颇有真知灼见。在《金瓶梅》古代评点史上,绣像本评点者、张竹坡、文龙,前后绍继,彼此观照,相互依连,贯穿有清一朝,形成笔架式三座高峰。绣像本评点拈出世情,规理路数,为《金瓶梅》评点高格立标;文龙评点引申发扬,拨乱反正,为《金瓶梅》评点补订收结;而尤其是张竹坡评点,踵武金圣叹、毛宗岗,承前启后,成为中国古代小说评点最具成效的代表,开启了近代小说理论的先声。明清时期的《金瓶梅》研究,具有发凡起例、启导引进之功。

  20 世纪是人类历史上可足称道的一个百年。对中国人来说,世纪伊始,产生了惊天动地的两件大事:1911 年封建王朝的终结,1919 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中国人心里承接有丰富的传统,中国人肩上也负荷着厚重的担当。扬弃传统文化,呼唤当代文明,这一除旧布新的文化使命,在中国用了大半个世纪的时间。观念形态的更新、研究方法的转变、思维体式的超越、科学格局的营设一旦萌发生成,便产生无量的影响,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金瓶梅》研究即为其中一例。

  以1924 年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出版,标志着《金瓶梅》研究古典阶段的结束和现代阶段的开始;以1933 年北京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发行《金瓶梅词话》,预示着《金瓶梅》研究现代阶段的全面推进;以30 年代郑振铎、吴晗等系列论文的发表,开拓着《金瓶梅》研究的学术层面;以中国大陆、台港,日韩、欧美四大研究圈的形成,显现着《金瓶梅》研究的强大阵容;以版本、写作年代、成书过程、作者、思想内容、艺术特色、人物形象、语言风格、文学地位、理论批评、资料汇编、翻译出版、艺术制作、文化传播等课题的形成与展开,揭示着《金瓶梅》的研究方向。一门新的显学——金学,已经赫然出现在世界学坛。

  20 世纪70 年代以来的当代金学,中国的吴晓铃、王利器、魏子云、朱星、徐朔方、梅节、孙述宇、蔡国梁、宁宗一、陈诏、卢兴基、傅憎享、杜维沫、叶朗、陈辽、刘辉、黄霖、王汝梅、周中明、王启忠、张远芬、周钧韬、孙逊、吴敢、石昌渝、白维国、陈昌恒、叶桂桐、张鸿魁、鲍延毅、冯子礼、田秉锷、罗德荣、李申、鲁歌、马征、郑庆山、郑培凯、卜键、李时人、陈东有、徐志平、陈益源、赵兴勤、王平、石钟扬、孟昭连、何香久、许建平、张进德、霍现俊、陈维昭、孙秋克、曾庆雨、胡衍南、李志宏、潘承玉、洪涛、杨国玉、谭楚子等老中青三代,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营造了一座辉煌的金学宝塔。其考证、新证、考论、新探、探索、揭秘、解读、探秘、溯源、解析、解说、评析、评注、汇释、新解、索引、发微、解诂、论要、话说、新论等,蕴含宏富,立论精深,使得金学园林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可谓源渊流长,方兴未艾。中国的《金瓶梅》研究,经过80 年漫长的历程,终于在20 世纪的最后20 年登堂入室,当仁不让也当之无愧地走在了国际金学的前列。

  在下在拙著《金瓶梅研究史》中说:

  在国际金学团队中,可以并应该立传的金学家,何止百人。本编仅从当代学人中选取徐朔方、陈诏、宁宗一、傅憎享、卢兴基、蔡国梁、周中明、王汝梅、刘辉、蔡敦勇、张远芬、周钧韬、鲁歌、孔繁华、冯子礼、黄霖、叶桂桐、张鸿魁、陈昌恒、石钟扬、王平、李时人、赵兴勤、孟昭连、陈东有、孙秋克、卜键、何香久、许建平、张进徳、霍现俊、曾庆雨、黄强、杨国玉、潘承玉、谭楚子(以上中国大陆)、孙述宇、梅节、洪涛(以上中国香港)、魏子云、陈益源、胡衍南、李志宏(以上中国台湾)、日下翠、荒木猛、铃木阳一(以上日本)、崔溶澈(韩国)、韩南、芮效卫、浦安迪、陆大伟(以上美国)、胡令毅(加拿大)、雷威安(法国)、马努辛、李福清(以上俄罗斯)等55人(以国别、地区、年齿为序),尽其所能,撰其学案。他如鲁迅、郑振铎、吴晗、姚令犀、朱星、杜维沫、王丽娜、王启忠、郑庆山、鲍延毅、罗德荣、石昌渝、白维国、马征、李申、田秉鳄(以上中国)、阿瑟·戴维·韦利(英国)、鸟居久晴、泽田瑞穗、小野忍、大冢秀高(以上日本)、康泰权(韩国)、夏志清、马泰来、郑培凯、田晓菲(以上美国)、陈庆浩(法国)等27人,或因体例所限,或因资料难寻,或因联系匪易,或因时代久远,未能入案,是为遗憾。好在前述55人的《金瓶梅》研究成果,足可代表当代最好水平,亦为金学的主体内容。

  金学由中国大陆肇始,20世纪中叶兴旺于日本、欧美,20世纪70年代以后再倒传回中国台港、大陆,而繁荣于东亚(中、日、韩)、欧美(美、俄、法、加)。今天在座的美国的陆大伟、日本的铃木阳一、韩国的崔溶澈等先生均为金学名家,是中国金学界的老朋友、好朋友。

  陆大伟教授是芮效卫先生的高足(博士),现任教于密歇根大学远东语言与文化系,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戏曲、小说,在中国古代小说批评与京剧学研究方面颇有建树。陆大伟先生参加了1986年第二届(徐州)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和1992年第二届(枣庄)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1989年首届(徐州)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也提交了论文和小传。他用中文发表了不少金学论文,内容多集中于《金瓶梅》的源流。大伟兄参加第二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时留着一副大胡子,大家称他美髯公。每年春节,他都以中国属相为题,制作一幅全家福,用为贺新。笔者曾连续很多年收到这一珍贵的礼物。2015年2月7日他将所有贺年卡扫描汇集发来,自1985年至2014年,仅缺1986(虎)年,竟有29幅之多。从贺年卡中可以看到,前五年4幅均为他与林凯珍伉俪的合影;1990—1993年为3人,另一人是他们的长公子陆本林;1993年陆大伟剃掉了胡须,听说他一度身体欠安;1994—2004年为4人,新增一人是他们的爱女陆薏林;2005年起署有5个名字,最后的陆小虎竟是他们的宠物;2011年陆大伟又留起了胡子,只是须发皆白,留下了岁月的沧桑。长达30年的中国属相贺年卡制作,记录着陆大伟的中国情结,也记录了他的精细、执着、情趣、豁达和对生活的热爱。今年5月,他到北京参加京剧学国际会议,并观摩演出,停留了半个月之久。当我将本次会议邀请函发给他时,他感到为难,后来经不住我再三说项,他即决意再来徐州,果然,飘然一身,万里赴约,可谓诚信守诺之君子。

  铃木阳一教授任教于神奈川大学外国语学部中国语学科,现为神奈川大学副校长,主攻中国白话小说,涉及《金瓶梅》《西游记》《水浒传》《儒林外史》《歧路灯》等诸多方向。铃木阳一先生是来华参加金学会议次数最多的外国学人,出席了第二、五、七、九、十、十一届计6次国际会议,和第七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并且在国际七、九、十次会议开幕式上代表国际学人致辞。1989年徐州首届国际金学会议,他也准备与会并提交了个人小传和论文。2015年4月3日收到铃木先生电邮,因心脏不适住院,治疗期约需三四个月云。5月10日又收一电邮,身体基本康复、8月当可与会云。铃木兄豪放爽直,古道热肠,说到做到,这次坚持来徐,在金学史和国际交流史上书写了新的一页。

  崔溶澈教授是台湾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博士,现任教于高丽大学中文系,为中文系主任、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民族文化研究院院长,同时还是韩国中国小说学会、中国语文研究会、东方文学比较研究会会长。崔溶澈先生在《金瓶梅》的源流、传播方面多有著述,影响广大。笔者写作《金瓶梅研究史》“金学学案”部分时,手头最缺的是韩国的资料,只得向崔溶澈先生求助。溶澈兄热情好客,敦诚机敏,既发来其金学简介,又代为约请康泰权撰稿,其情殷殷,何快如之。崔溶澈先生参加了在中国召开的第三、四、七、八、十一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第九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时发有贺信,第十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虽未与会但提交了论文提要,参加次数仅次于铃木阳一先生,对国际金学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

  请以热烈掌声向出席本次会议的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友人表示敬意与谢意!

  参加本次会议的郑云波、宁宗一、王汝梅、侯忠义、黃霖、张惠英、欧阳健、鲁歌、高振中、冯子礼、甘振波、张弦生、叶桂桐等先生(均为年长于在下者),都是我的师长、学长。郑云波先生是我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攻读硕士学位的导师,是我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和文献学的启蒙老师,早在1984年就发表文章鼓励我深入研究张竹坡与《金瓶梅》,如今已是鲐背高龄,仍时有电话询示,并决然坚持参会,令我感奋涕零。对宁宗一、王汝梅、侯忠义三位先生,我可说是其私淑弟子,他们耄耋之年仍然逢会必到,且到会定有宏论新知,王汝梅、宁宗一两位先生为拙著《金瓶梅研究史》作序书评,多有补益,尤其是王汝梅先生,自1983年我武汉识荆以来32年如一日,关爱倍加,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老一辈学人对金学的热爱和对后进的启导。黃霖、张惠英、欧阳健、鲁歌、高振中、冯子礼、甘振波七位先生都是我《金瓶梅》研究和金学事业的良师益友,他们都有《金瓶梅》研究的真知灼见,特别是黃霖兄受命于金学危难之际,以其卓越的胆略和厚重的学识,高举起万岁金学的大旗,继参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创金学之后,又担当了21世纪以来中兴金学的重责,可谓当今金学的首席代表。黄霖先生著述如林,桃李满天下,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史、明代文学、《金瓶梅》研究等多个学科领域,均为领军人物。徐州金会之后,接着即是北京明代文学学会年会。如此繁忙,黃霖兄依然承担了本次会议的多项议程。黄霖先生儒雅敦厚,宽怀大度,助人为乐,成人之美,诚所谓道德文章。而比我年齿略小的学弟学妹以及众多金学后起之秀,对金学每获创见,对在下相帮甚多,都是金学厚重牢固的根基与延续发展的希望。

  请以热烈掌声向中国金学老中青三代学人表示敬意与谢意!

  黃霖先生针对王汝梅先生的大著《金瓶梅解读》和拙著《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曾说:“他们两位所做的这一工作,非常必要,十分及时。因为他们都是改革开放以来30年中,在‘金学’研究史上最有代表性的学者之一。他们的研究成果,在某种意义上说,正代表着‘金学’的一个时代。《金瓶梅》研究的一个时代行将过去了,他们该将自己的成果打一个包,留给后人,留给历史。”应该打包的还有学会工作。中国《金瓶梅》学会和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是工作比较规范、活动比较正常、成效比较突出、关系比较和谐、合作比较愉快的学术类国家一级(准一级)学会,中国《金瓶梅》学会和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有良好的会风、端正的学风与正派的作风。这是我们的家底、财富、传统和优势,应该也必须发扬光大!

  我想起一件未了的“公案”,就是对马仲良榷吴关的考证,也需要打一个小包。因为此事,第六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有过辩论,魏子云先生对我有过批评,我在第六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的总结中对周钧韬先生有过批评,随后周钧韬先生有过反批评。正好本次会议前台湾万卷楼出版《魏子云全集·金学卷》,李寿菊学友索序,借此机会,我对此一公案重加梳理,该序本段如此说:“马仲良榷吴关的时间,关联《金瓶梅》的版本、成书年代、成书过程、作者与传播等,是金学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魏子云、周钧韬、刘辉、李时人四位先生先后均有文章发表,自1977年至1986年十年之间,先后六篇文章仔细反复打磨,鲁迅先生所谓《金瓶梅词话》庚戌本已被彻底抹除。魏子云先生考证于1977年,所据为1933年《吴县志》;周钧韬先生和刘辉先生考证于1985年,所据为康熙十二年《浒墅关志》;李时人先生考证于1986年,所据为道光七年序刊的《重修浒墅关志》。说到底,此一金学贡献应首功于魏子云先生。其次,应归功于周鈞韜先生,钧韬兄的文章扩展文献,添增佐证,消人疑虑,使魏说得以完全成立。再稍后刘辉兄、时人兄锦上添花,亦是功不可没。此事多有误会,现经过调研磋商,今已烟消云散,当事人也已和好如初。佐证越考越全,关系越理越清,事理越辩越明,友情越叙越浓,此一金学公案,应是学术史上的一个典型个案。”上述一段话可为此一公案的小结,如此则既可告慰于魏子云先生、刘辉先生在天之灵,又可还原此一公案的本来面目。我也在此向周钧韬先生郑重表示道歉!本次会前,我将此意报知周钧韬先生,钧韬兄要我一定转达他的原话:“请吴敢兄届时加上一句话:周钧韬说,他在反批评文章中火气重了,用词不当,反批评过头,特向吴敢先生道歉!最后再加一句:周钧韬说,这个公案的圆满解决,充分说明我们的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是一个能够尊重每一个研究人员,实事求是地处理内部是非、矛盾的,团结、友好的大家庭;是一个为每个研究者提供潜心研究学问,提倡学术民主,开展百家争鸣的好平台,衷心祝愿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和金学事业兴旺发达!”

  近代以来的《金瓶梅》研究,自钝宦(冒广生)《满文<金瓶梅>》(国粹学报,第7年第1号,总75号,1911年1月)一文算起,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据笔者《金学索引》(台湾学生书局“金学丛书”第二辑,2015年6月)统计,截至2013年12月,在中国出版、发表的中文著述,已经有335部论著、3866篇文章。

  《金瓶梅》研究作为选题的博硕士论文也已经批量出现。最早以《金瓶梅》研究为博士论文者,是美国的韩南,1960年他以《<金瓶梅>成书及其来源研究》为博士论文获得英国伦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中国的博硕士论文,以《金瓶梅》研究为题者,最早为梁操雅,1979年以《从<金瓶梅>及<三言><二拍>看明中叶江南地区之经济发展》为硕士论文获得香港大学哲学硕士学位。中国大陆最早以《金瓶梅》研究为硕士论文者,是陈昌恒,1982年以《论张竹坡关于文学典型的摹神说》获得华中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学位。中国大陆最早以《金瓶梅》研究为博士论文者,是叶桂桐,1985年以《<金瓶梅>研究》为博士论文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截至2013年,中国约有博硕士论文228篇,其中博士论文15篇,硕士论文213篇。这些博硕士论文涉及的学科有古代文学,汉语言文字学,汉语史,外国语言文学,美学,文艺学,哲学,伦理学,民俗学,宗教学,音乐学,影视与戏剧戏曲学,中国古代史,思想政治教育等十几个之多,可见《金瓶梅》研究已经形成多学科齐头并进的局面。

  至于本次会议的论文分析以及会议组织和学术评价,本次会议所组织的6次大会报告特别是报告会上主持、评议人画龙点睛的评议,还有刚才各个讨论小组召集人(曾庆雨、范丽敏、齐慧源、孟昭连)做的全面综述,特别是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会长、复旦大学终身教授黃霖先生的开幕词和在金学图书首发、赠书仪式上的讲话,已经得到反映。会议收到论文93篇(收到论文最多的一次会议),会后将择要选精编辑出版《〈金瓶梅〉与徐州——第十一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总的感觉是数量丰富、材料翔实、质量上乘、观点新颖、见解独到,此不赘述。

  本次会议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譬如日程太满、路程偏远、接送失联等(其他疏漏忙乱处尚多),会议工作人员虽然已经尽心尽力,但主要是我设计不周、调度不当所致,在此表示歉意!

  顺便通报几个信息:一、8月15日晚,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召开了一届七次理事会,决定增聘侯忠义、欧阳健、周钧韬、张惠英、张远芬、鲁歌先生为顾问,增补马达、周文业、苗怀明、冯保善、李桂奎、贺根民、宋培宪、刘相雨、楚爱华、李寿菊、刘洪强、杨彬、张廷兴、傅善明、潘志义为理事。如此,则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已有会长1人、副会长10 人、理事79人、顾问16 人、秘书长1人、副秘书长2人。二、下一次会议即第十二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计划于2017年10月底11月初在广州暨南大学召开,由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筹)和暨南大学图书馆、文学院主办。三、2015年10月16—18日,由吉林大学文学院、吉林大学珠海学院主办之“《金瓶梅》文化高端论坛与《金瓶梅》版本文献展览”,将先后在长春吉林大学图书馆初展、吉林大学珠海学院二展举办。四、国际《金瓶梅》资料中心的图书文献现在台儿庄古城借展,为丰富其藏存,更好地用供参阅,请各位师友及时赐寄大著大作,可暂寄至舍下。五、学刊《金瓶梅研究》原则上随会出版,但因为中州古籍出版社相助,目前正在筹措资金,协商具体方案,争取办成年刊。本次会后,自第12辑起,《金瓶梅研究》编辑部将由徐州移至河南大学文学院,由张进徳副会长担任执行主编。

  第十一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是在金学已经取得长足发展并获有辉煌成绩的时候召开的,是金学已经成为国际显学且吸引了数百名研究者和众多爱好者参与并产生出近百名金学家的时候召开的,金学已经拥有了辉煌的昨天,金学还要创造灿烂的明天。金学的发展,要与显学名副其实,要与时代齐头并进。祝愿全世界的金学同仁齐心协力,去粗存精,去伪存真,再接再厉,继往开来,开拓进取,为金学增光添彩!

  (2015年8月17日于徐州工程学院中心校区)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5 03:23 , Processed in 0.08080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