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学界新闻 学术信息 查看内容

黃霖:第十一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开幕词

2015-8-28 14:53|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858|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师友: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研究会,对精心组织这次会议的徐州工程学院与徐州的一些协办单位的领导、老师与同学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要感谢台湾学生书局和魏子云先生的女儿魏贞利女 ...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师友: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研究会,对精心组织这次会议的徐州工程学院与徐州的一些协办单位的领导、老师与同学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要感谢台湾学生书局和魏子云先生的女儿魏贞利女士,以及中州古籍出版社社分别带来了三套富有纪念意义的《金瓶梅》研究专著,也要感谢来自海内外的金学界的朋友们对这次会议的大力支持!

  从1985年6月举办第一次《金瓶梅》学术讨论会以来,已经有30年了。这30年,是《金瓶梅》研究空前辉煌的年代。

  明清两代,《金瓶梅》是在强大的禁毁声中偷偷摸摸地存在着。虽有袁宏道、谢肇淛等给它极高的评价,但真正对《金瓶梅》下过工夫作研究的实际上就是崇祯本的评点者、张竹坡与文龙三人而已。

  20世纪开始,《金瓶梅》处在半禁半开的状态之中,尽管有陈独秀、鲁迅、吴晗、郑振铎等人给以一种全新的高度的评价,冯沅君、姚灵犀等对它就某个方面作过专门研究,但也只是在少数文人圈里,发表过有数的几篇研究文章和一二种不太正宗的研究专著而已。

  解放之后,毛泽东慧眼独具,两句话定了《金瓶梅》的性:一句是“它是写了明朝的真正的历史”,另一句是“它是《红楼梦》的老祖宗”,高度肯定了《金瓶梅》的认识价值与艺术价值。并指示开印了2000部《金瓶梅》。但在整个社会上,《金瓶梅》还是一部不名誉的书,研究文章只有寥寥数篇而已。

  文革后,风气大变。1979年,朱星先生为捅破《金瓶梅》研究的禁区打响了第一枪。我就是被他的枪声所警醒,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回应。整个八十年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时代。这个时代,中国的学术研究走向春天。肃杀的寒冬已经过去,腐败的气息还没有弥漫,风正气清。这个年代,上下一致,人心思治,拨乱求正,生机勃勃。《金瓶梅》的首届学术讨论会就在这个年代举办,中国《金瓶梅》学会也就在这个年代成立,《金瓶梅》的研究立即如春潮涌动,势不可挡。30年来,研究的论文、专著与学位论文铺天盖地,研究的队伍不断壮大,研究的新观点、新方法,新材料层出不穷,《金瓶梅》的社会价值与文学价值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分肯定,有关《金瓶梅》的学术会议全国性的已开了七次、国际性的已开了十次。在这滚滚向前的历史潮流中,禁毁的声音早已显得苍白无力。《金瓶梅》的研究真正进入了一个空前辉煌的新时代,惊回首,真是感到天翻地覆,换了人间!这次会上赠送的《金学丛书》、《魏子云作品集·金瓶梅卷》与吴敢先生的《金瓶梅研究史》,正是从三个角度最好地见证了这30年的辉煌的历史。

  此时此际,当我们纪念首届《金瓶梅》的全国性学术会议举办30周年之际,不能不使人怀念为首届会议,为学会的成立呕心沥血,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的刘辉先生,不能不感谢以刘辉、吴敢为核心的、包括卜键、张远芬、及巨涛等徐州的《金瓶梅》研究群体的辛勤劳动,不能不感谢当时在江苏省社科院文学所的周钧韬、欧阳健等先生的大力支持,不能不怀念已经远离我们的前辈如吴晓铃、王利器、魏子云、朱星、徐朔方等等先生的指导与鼓励,不能不感谢山东、江苏、浙江、山西等省的各地方政府的积极配合。当然,也不能不感谢30年来一直紧紧地团结在学会周围,与学会风雨同行的所有的朋友们。

  30年来的辉煌,来之不易。这是大家的成绩,大家的荣光。展望未来,研究《金瓶梅》的道路将越来越宽广。20世纪初,王国维写《红楼梦评论》的时候,曾经批评前人用考证之眼来读小说。但后来,人们却批评他用文学的眼光读是形式主义,主张用社会、政治的眼光读小说。再后来,人们又强调要用文学的眼光来读,或者又换一种说法,主张用文化的眼光来读小说。其实,考证之眼、文学之眼、社会之眼、政治之眼、文化之眼,眼眼都有用。只要从事实出发,只要下切实工夫,都会出成绩。让我们更加紧密地携起手来,相互配合,相互尊重,去开创《金瓶梅》研究的更加辉煌的明天!

  2015年8月16日于徐州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5 04:10 , Processed in 0.07337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