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书趣文丛 书品书评 查看内容

《金瓶梅研究史》序

2015-8-13 15:07|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135|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一、巨大潜在效应的起点与吴敢先生的交往,建立了不同寻常的学术友谊,共历艰难险阻,共尝酸甜苦辣。有成果时,也享受丰收的喜悦。因为《金瓶梅》被禁数百年,在误解、打压下,委屈地生存,曲折地传播,给《金瓶梅》 ...

一、巨大在效的起

 

与吴敢先生的交往,建立了不同寻常的学术友谊,共历艰难险阻,共尝酸甜苦辣。有成果时,也享受丰收的喜悦。因为《金瓶梅》被禁数百年,在误解、打压下,委屈地生存,曲折地传播,给《金瓶梅》学术带来特异性、艰难性。研究《金瓶梅》,很容易被曲解为“不是正经的学问”。尽管如此,认定了它的伟大不朽,它的永久的艺术魅力;认定了它在中国小说史上的高峰地位,它的世界影响。我们的研究从不言放弃,三十年如一日,产生了一系列基础性研究成果。

1980 年春,有幸入华东师大中国文学批评史师训班(郭绍虞先生指导,徐中玉先生任班主任)。在师训班聆听到施蛰存、王元化、朱东润、程千帆、钱仲联、钱谷融、蒋孔阳、

舒芜等前辈专家的专题报告。吴组缃先生应邀给学员做中国古代小说理论史报告。郭绍虞先生向学员提出加强对古代小说戏曲理论研究的要求。在郭、吴两位先生启示下,在徐中玉先生具体指导下,在华东师大图书馆借阅张竹坡评本《金瓶梅》(乾隆丁卯刻奇书第四种本),大约用了半年时间,抄写了三大本笔记(因是善本古籍,不允许复印),在此基础上撰写了《评张竹坡的<金瓶梅>评论》(提交在武汉东湖宾馆召开的中国古代文论学会第二届年会,会后载《文艺理论研究》1981 年第期)。初步考证了张竹坡生平,肯定了张竹坡在小说理论上的贡献,对其评点的理论价值概括为四点:(1)以发愤而作的文学思想来评价《金瓶梅》,认为《金瓶梅》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是一部史公文字,而不是淫书。(2)重视对作者阅历的研究,认为作者经历患难穷愁,入世最深,作者有深沉的感慨。(3)总结《金瓶梅》写实成就。他认为作者描绘市井社会,逼真如画,“使人不敢谓操笔伸纸做出来的”。强调以作家阅历为基础的艺术真实,强调写现实日常生活,又重视作家激情,强调两方面的统一。(4)分析《金瓶梅》刻画人物性格的艺术特点,丰富了金圣叹提出的典型性格论。论文引起了同行学友的关注,被誉为“中国大陆第一篇张竹坡研究专题论文”。

据《徐州诗征》载张竹坡诗二首并小传,竹坡名道深,着有《十一草》。据《幽梦影》竹坡评语、《在园杂志》知竹坡生活贫困,和张潮有密切关系,《金瓶梅》总评、回评均出自竹坡之手。关于其生平、评点《金瓶梅》的具体情况,所知甚少。在华东师大图书馆查阅《徐州府志》《铜山乡土志》,未出现有关张竹坡生平家世资料。因此想到徐州考察,找张竹坡的后人,找《张氏族谱》。1984 13-18 日在武汉召开中国古代小说理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再谈张竹坡的<金瓶梅>评点》,引起吴敢的关注(当时在徐州市文化局小说戏曲研究室工作),与吴敢初次相识。武汉会后,到上海、大连、沈阳访师友访书,15 日返回长春。16 日给吴敢写一信:请在徐州考察:(1)徐州师院图书馆、徐州市图书馆或民间是否藏《张氏族谱》。(2)徐州市有无张竹坡的后人。(3)有没有张竹坡《十一草》。大约经过一个多月即接到吴敢回信说:一个月里,足迹遍彭城,三个问题全部解决:找到《张氏族谱》《十一草》在族谱中,寻访到了张竹坡的后世子孙。并附乾隆四十二年刊本《张氏族谱》封面复印件。得知这一重要文献被发现的信息,甚为兴奋,决定去徐州。为节省经费,利用到马鞍山雨山湖宾馆招生之时,完成招生任务后,于14 日到徐州,在吴敢向导下,二人骑自行车到铜山汉王乡访张氏族谱藏家张伯吹。此时,吴敢已撰写关于张竹坡家世生平的系列论文。我俩深夜交谈,今后关于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相互配合,逐步深入。并提

出倡议:争取市委市政府支持,在徐州召开《金瓶梅》学术研讨会。吴敢撰写的系列论文,后来结集成《金瓶梅评点家张竹坡年谱》《张竹坡与金瓶梅》。对张竹坡家世生平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有力地推动了《金瓶梅》学术的发展繁荣。1985 月首届全国《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召开,这是《金瓶梅》学术史上的第一次,是历史上的首创。

1985 12 月,经过五年搜集整理,《金瓶梅资料汇编》(侯忠义、王汝梅编),由北

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印数六万册,参加法兰克福国际图书博览会,产生了较大影响,人民日报刊发书评。第二年月修订再版,印数增加到十万。吴敢提供《仲兄竹坡传》《张竹坡年谱简编》等珍贵资料与论着,积极参与了汇编工作。汇编辑录张竹坡评点《金瓶梅》的总评、读法、回评及生平资料,成为汇编的主体部分。崇祯本评语据北大藏本辑录,广泛搜集了明清《金瓶梅》研究资料。《满文译本金瓶梅序》《张竹坡致张潮信》等都是首次排印。该资料集最先出版发行。

1987 月,《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校点本),经国家新闻出版局(86)456号档批准,由山东齐鲁书社出版。吴敢关于张竹坡与《金瓶梅》的研究,促进了张评本的整理工作。张评本在大陆排印出版,在历史上是第一次。

1988 11 月,《金瓶梅词典》由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与刘辉、吴敢、张远芬等二十三位学者集体撰稿。收录《金瓶梅词话》读者不易弄懂原意的词语4588 条。王利器先生审定,撰写前言。继姚灵犀编著《瓶外卮言》1940 月),魏子云《金瓶梅词话注释》1980 12 月)之后,是诠释词语最多的一部词典。

学术电教片《金瓶梅:天下第一奇书》,总制片王汝梅,导演杨晨光、何长林。艺术顾问陈家林。1989 年录制,吉林教育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录像片介绍了《金瓶梅》的思想与艺术成就,及其研究的历史与现状。由吉林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与聊城师院中文系等联合录制。解说词由王汝梅、叶桂桐、王志强、郑颂编撰。共分四集:(1)情欲世界;(2)冷热四百年;(3)作者之谜;(4)十年新探。集文献性、学术性、艺术性为一体,深入浅出,令人耳目一新。摄制组在山东临清等八市县,沿运河故道拍摄了明代文化遗迹,用以说明《金瓶梅》故事景观与文化背景。通过电视屏幕向观众介绍《金瓶梅》,开展学术普及,在我国还是第一次。吴敢发现《张氏族谱》及其关于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在录像片中作了重点报导。       

《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经国家新闻出版署(88)602 号文档批准,由山东齐鲁书社1989 月出版。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1990 月重印(海外发行)。整理会校以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本为底本,以日本内阁文库藏本、首都图书馆藏本、天津图书馆藏本、上海图书馆藏崇祯本甲乙两种本、吴晓铃藏抄本、日本东京天理图书馆藏本等海内外现存十种版本进行校勘,每回回末出校记。通过此一部会校本可以了解各崇祯本的面貌特征。这是《金瓶梅》问世以来,在大陆第一次繁体直排出版的崇祯本的足本。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引起国际汉学界关注。“1990 年由齐烟、王汝梅校点,香港三联书店、山东齐鲁书社联合出版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会校本,这个本子校点精细,并附校记,没有删节,对于绣像本《金瓶梅》的研究十分重要”(美国哈佛大学田晓菲著《秋水堂论<金瓶梅>前言》)。在张评本《金瓶梅》版本研究与校点工作告一段落后,即着手《金瓶梅》崇祯本的整理。张评本的校点出版、吴敢的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给崇祯本的会校打下了基础,提供了条件。

1991 月,由吉林大学筹办召开了中华全国第五次《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教育部直属高校可以自主决定召开全国学术会议,考虑到《金瓶梅》学术活动的敏感性、特殊性,为了得到省委的指导与支持,还是由学校向省委宣传部提交申请报告,获得了省委宣传部红头文档批准,宣传部部长许中田(后来任人民日报社长)到会参加开幕式并讲话。刘中树校长(当时任副校长,主管文科科研与教学)一直在会上坐镇指导。研讨会未设主席台,公木先生、朱一玄先生、魏子云先生都坐听众席第一排。这年月,我国闹水灾,各单位一把手不准外出。吴敢时任徐州市文化局局长,未能出席这次研讨会,只好远距离配合、关心祝愿研讨会圆满成功。《金瓶梅》的学术活动敏感,组织这种研讨活动何其难啊!何况,吴敢兄在徐州主办了多次国际研讨会与国内研讨会。即使在临清、峄城、诸城、五连、清河等县市召开的研讨会,都是吴敢先生协助会长安排部署研讨会的全部活动。只有研究能力学术水平,没有组织策划能力能行吗?吴敢具有创造发现与运筹帷幄的双重才华。

在整理校点张竹坡评本时,基本理清了张评本内部各版本之间关系。当时在国内只见到两种张评康熙年间刊本。两种本子,总评都缺《第一奇书非淫书论》《凡例》两篇,在兹堂本不缺。我们判断此两篇为原版所有,非书商伪作,有的本子装订时漏掉,从内容、文字风格看,亦出张竹坡之手。台湾魏子云先生,就此问题来信提出疑问。接到魏先生信后,我们进一步思考研究与考察,在大连图书馆发现一部完整的张评康熙原刊本,总评中不缺《第一奇书非淫书论》《凡例》两篇。1993 10 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东亚学系米列娜教授应邀来中国作学术访问。笔者与米列娜共同在大连馆考察张评本时,发现《寓意说》最后227 字,为其他张评本所无。这部张评康熙本,使我们得见张评原刊的完璧,是继《张氏族谱》之后,《金瓶梅》研究史上令人兴奋的可喜发现。经过与吉林大学图藏本比勘与研究,判定大连图藏本刻印在前,为张竹坡原刊本。吉大图藏本是据大连图藏本由张竹坡的弟弟张道渊加工修饰而成。1994 10 月,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皋鹤堂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校注本,以吉大图藏本为底本,参校了大连图藏本。

从《张氏族谱》的发现,到张评原刊本发现,再到张评《金瓶梅》校注本出版整整经过了十年。吴敢著《金瓶梅研究史》出版,是对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的总结,必将进一步推动“金学”向前发展。三十年来,在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这一重要课题上,我们二人长期配合,达到了高度的默契,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这是一个值得深入剖析与总结的学术个案。这一课题对整个社会的科学发展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个人来说,它影响了个人的人生志趣,决定了研究的方向。对个人来说,这一课题的起点与新文献的发现,其潜在效应又是“巨大”的。

 

二、冷四百年  繁昌盛三十年

 

吴敢先生每次提到《张氏族谱》的发现,总要加一句“吉林大学王汝梅先生的督促”,

这种尊重朋友,实录史实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从《张氏族谱》发现到张评原刊本发现,张竹坡与《金瓶梅》研究,仅仅是改革开放新时期三十年“金学”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三十年来已形成老中青三结合,勇于探索,十分活跃的团队,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正如吴敢所说:“一门新的显学——金学,已经赫然出现在世界文坛。中国的《金瓶梅》研究,经过八十年漫长的历史,终于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登堂入室,当仁不让也当之无愧地走在了国际金学的前列。”吴敢继承中国传统史学的实录精神,全面真实有深度地编撰研究史,是其成功的保证。

《金瓶梅研究史》重点在上编,上编的重点又在二十世纪尤其近三十年研究。近三十年的研究史,身在其中,既是史的编撰者,又是史的众多传主之一。吴敢参与组织了众多研讨会,关注《金瓶梅》研究的每一个动态,几乎阅读了所有出版的专着。三十年研究史给我们描绘了金学发展的详情详貌,给历史一个存留,给今人一个启示。明清时期的《金瓶梅》研究史,时冷时热,冷热四百年。以脂砚斋评为重要分界,在此之前,把它与《三国》《水浒》《西游》比较,盛赞它为四大奇书中的第一奇书。在《红楼梦》问世之后,批评家、读者的注意力转向把《金瓶梅》与《红楼梦》相比较,因而有《红楼梦》是暗《金瓶梅》,脱胎于《金瓶梅》,继承发展《金瓶梅》之说。显然,崇祯本评点、张竹坡评点、文龙评点合称“明清三大家评点”,是吴敢《研究史》明清时期论述的重点。在总结历史经验基础上进行反思,吴敢指出《金瓶梅》研究存在专家认识与民众认识的脱节,学术地位与文化地位的失衡,呼吁金学同仁共同努力把《金瓶梅》研究推向一个新境界、新层面,并希望调整限制出版《金瓶梅》,限制影视制作《金瓶梅》的规定。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国家新闻出版主管部门积极支持出版了《金瓶梅》的主要版本,虽然基本满足了学术研究的需求,但仍然满足不了广大读者的需求,更无法满足《金瓶梅》走上世界的需求。

1986 年至1988 年,有两位剧作者花费两年时间把《金瓶梅》改编为四十集电视连续剧剧本。改编本尊重原著形象体系,浓缩原著结构,挖掘原著的文化蕴含,审视深化原著思想的原则进行改编,并吸取了87 版《红楼梦》电视连续剧的经验,召开了由专家参加,《红楼梦》电视剧组成员出席的征求意见的座谈会。陈家林出任导演,并下决心拍成高文化品味的电视剧,向主管部门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终因条件不成熟而搁浅。学者专家、艺术家的意见,这样一部伟大的世情小说,总有一天会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搬上银屏。三十多年的金学成果,也正为此目标准备条件,打下学术基础。吴敢提出《金瓶梅》影视制作问题,这是富有远见的战略性的目标方向,需要金学同仁、影视艺术家共同努力。

 

三、前程总归有新篇

 

吴敢有诗写道:“从此天地别一番,依然人生求妙玄。自信灵心长不老,前程总归有新篇。”自己谦虚地说“误入仕途二十年”“现在又飞回了自然”。回归学术,回归自然,生命之树会更绿、更茂盛。2002 12 月,笔者给书法家王鸿涛先生抄本《新刻金瓶梅词话》写的序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王鸿涛先生以七十高龄,用时七年抄写两部名著,显示体制规定的‘离退休’以后的生命历程是一个发展、成长、创造的新阶段,有活力、有潜力、有毅力。王鸿涛先生与他的两部名著抄本显示青春再现,显示人生的成熟之美,给我们以启示,以鼓舞,其意义远不止于书法艺术与名著流传。两部名著抄本可以说是老有所为、老有所长、老有所美的一曲人生旅程新阶段的奏鸣曲。”冯友兰先生九十五岁这年才完成他的《中国哲学史》七卷本,也显示了人生旅程新阶段的活力、创造力。冯友兰先生把人的境界分四种: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天地境界最高。2010 月,纪念恩师、解放军军歌歌词作者、教育家、学者、著名诗人公木先生百年诞辰,笔者主持编纪念文集,题为“天地境界,德艺流芳。”2010 11月到南开大学参加朱一玄先生百岁华诞庆典,宁宗一教授提出“要读懂一玄先生这一代人的这部人生大书。”笔者的感言说:“朱先生是一位伟大的平民教授,是一位敬爱的世纪老人。他创造了生命奇迹、学术奇迹,有一颗美丽的心灵。”伟大的前辈大师,让我们懂得什么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什么是人性的成熟之美。面对前辈们的高大形象,我们自觉低矮了许多,有待修炼提升。吴敢兄也进入了人生旅程的新阶段,但愿有冯友兰先生、朱一玄先生等前辈们那样的活力、创造力,再奋斗二三十年,在《金瓶梅研究史》这部新成果之后,再写出《金瓶梅》研究更多新著作。祝愿学术青春永驻,学术生命之树常青。

 

王汝梅

2011 13 日长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22 06:48 , Processed in 0.1021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