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书趣文丛 书品书评 查看内容

金學叢書第二輯序

2015-6-30 16:25|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26| 评论: 1|来自: 原创

摘要:   2013 年 5 月第九屆 (五蓮) 國際《金瓶梅》學術討論會期間,胡衍南、霍現俊忙裏偷閒,時而小聚,漢書下酒,就中便有本叢書編輯出版一事。當時即擬與吳敢商談,以期盡快成議。只是吳敢當時會務繁多,此議終未提 ...
  2013 年 5 月第九屆 (五蓮) 國際《金瓶梅》學術討論會期間,胡衍南、霍現俊忙裏偷閒,時而小聚,漢書下酒,就中便有本叢書編輯出版一事。當時即擬與吳敢商談,以期盡快成議。只是吳敢當時會務繁多,此議終未提及。2013 年 7 月 3 日,胡衍南到徐州公幹,當晚至吳敢舍下小酌,此事即進入操作程序。此後電郵往來,徐州、臺北、石家莊三方輾轉,叢書編撰框架日漸明朗。2013 年 11 月 23 日,胡衍南再度到徐州公幹,代表臺灣學生書局與吳敢詳盡商談編輯出版事宜,本叢書遂成定案。
  此「金學叢書」之由來也。
  中國古代小說研究,重大課題眾多。近代以降,紅學捷足先登。20 世紀 80 年代,金學亦成顯學。明代長篇白話小說 《金瓶梅》 是中國文學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重要作品,其橫空出世,破天荒打破以帝王將相、英雄豪傑、妖魔神怪為主體的敘事內容,以家庭為社會單元,以百姓為描摹對象,極盡渲染之能事,從平常中見真奇,被譽為明代社會的眾生相、世情圖與百科全書。幾乎在其出現同時,即被馮夢龍連同《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一起稱為「四大奇書」。不久,又被張竹坡譽為「第一奇書」。《紅樓夢》庚辰本第十三回脂評:「深得《金瓶》壼奧」。魯迅《中國小說史略》認為「同時說部,無以上之」。
  自有《金瓶梅》小說,便有《金瓶梅》研究。明清兩代的筆記叢談,便已帶有研究《金瓶梅》的意味。如明代關於《金瓶梅》抄本的記載,雖然大多是隻言片語的傳聞、實錄或點評,但已經涉及到《金瓶梅》研究課題的思想、藝術、成書、版本、作者、傳播等諸多方向,並頗有真知灼見。在《金瓶梅》古代評點史上,繡像本評點者、張竹坡、文龍,前後紹繼,彼此觀照,相互依連,貫穿有清一朝,形成筆架式三座高峰。繡像本評點拈出世情,規理路數,為《金瓶梅》評點高格立標;文龍評點引申發揚,撥亂反正,為《金瓶梅》評點補訂收結;而尤其是張竹坡評點,踵武金聖歎、毛宗崗,承前啟後,成為中國古代小說評點最具成效的代表,開啟了近代小說理論的先聲。明清時期的《金瓶梅》研究,具有發凡起例、啟導引進之功。
  20 世紀是人類歷史上可足稱道的一個百年。對中國人來說,世紀伊始,產生了驚天動地的兩件大事:1911 年封建王朝的終結,1919 年「五四」新文化運動的興起。中國人心裏承接有豐富的傳統,中國人肩上也負荷著厚重的擔當。揚棄傳統文化,呼喚當代文明,這一除舊佈新的文化使命,在中國用了大半個世紀的時間。觀念形態的更新、研究方法的轉變、思維體式的超越、科學格局的營設一旦萌發生成,便產生無量的影響,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金瓶梅》研究即為其中一例。
  以 1924 年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出版,標誌著《金瓶梅》研究古典階段的結束和現代階段的開始;以 1933 年北京古佚小說刊行會影印發行《金瓶梅詞話》,預示著《金瓶梅》研究現代階段的全面推進;以 30 年代鄭振鐸、吳晗等系列論文的發表,開拓著《金瓶梅》研究的學術層面;以中國大陸、臺港、日韓、歐美 (美蘇法英) 四大研究圈的形成,顯現著《金瓶梅》研究的強大陣容;以版本、寫作年代、成書過程、作者、思想內容、藝術特色、人物形象、語言風格、文學地位、理論批評、資料彙編、翻譯出版、藝術製作、文化傳播等課題的形成與展開,揭示著《金瓶梅》的研究方向。一門新的顯學──金學,已經赫然出現在世界文壇。
  20 世紀 70 年代以來的當代金學,中國的吳曉鈴、王利器、魏子雲、朱星、徐朔方、梅節、孫述宇、蔡國梁、甯宗一、陳詔、盧興基、傅憎享、杜維沫、葉朗、陳遼、劉輝、黃霖、王汝梅、周中明、王啟忠、張遠芬、周鈞韜、孫遜、吳敢、石昌渝、白維國、陳昌恆、葉桂桐、張鴻魁、鮑延毅、馮子禮、田秉鍔、羅德榮、李申、魯歌、馬征、鄭慶山、鄭培凱、卜鍵、李時人、陳東有、徐志平、陳益源、趙興勤、王平、石鐘揚、孟昭連、何香久、許建平、張進德、霍現俊、陳維昭、孫秋克、曾慶雨、胡衍南、李志宏、潘承玉、洪濤、楊國玉、譚楚子等老中青三代,辨章學術,考鏡源流,營造了一座輝煌的金學寶塔。其考證、新證、考論、新探、探索、揭秘、解讀、探秘、溯源、解析、解說、評析、評注、匯釋、新解、索引、發微、解詁、論要、話說、新論等,蘊含宏富,立論精深,使得金學園林花團錦簇,美不勝收,可謂源淵流長,方興未艾。中國的《金瓶梅》研究,經過 80 年漫長的歷程,終於在 20 世紀的最後 20 年登堂入室,當仁不讓也當之無愧地走在了國際金學的前列。
  此「金學叢書」之要義也。
  本叢書暫分兩輯,第一輯為臺灣學人的金學著述,由魏子雲領銜,包括胡衍南、李志宏、李梁淑、鄭媛元、林偉淑、傅想容、林玉惠、曾鈺婷、李欣倫、李曉萍、張金蘭、沈心潔、鄭淑梅,可說是以老帶青;第二輯為中國大陸 20 世紀 80 年代以來學人的《金瓶梅》研究精選集,計由徐朔方、甯宗一、傅憎享、周中明、王汝梅、劉輝、張遠芬、周鈞韜、魯歌、馮子禮、黃霖、吳敢、葉桂桐、張鴻魁、陳昌恆、石鐘揚、王平、李時人、趙興勤、孟昭連、陳東有、孫秋克、卜鍵、何香久、許建平、張進德、霍現俊、曾慶雨、楊國玉、潘承玉、洪濤諸位先生的大作組成,凡 31 人 30 冊 (其中徐朔方、孫秋克,傅憎享、楊國玉,王平、趙興勤,因字數兩人合裝一冊) ,每冊 25 萬字左右。
  天津師範學院 (今天津師範大學) 朱星是中國大陸金學新時期名符其實的一顆啟明星,他在 1979 年、1980 年連續發表多篇論文,並於 1980 年 10 月由百花文藝出版社結集出版了中國大陸新時期《金瓶梅》研究的第一部專著《金瓶梅考證》。朱星的研究結論不一定都能經得住學術的檢驗,但朱星繼魯迅、吳晗、鄭振鐸、李長之等人之後,重新點燃並高舉起這一支學術火炬,結束了沉寂 15 年之久的局面,這一歷史功績,應載入金學史冊。遺憾的是,朱星先生 1982 年逝世,後人查訪困難,只能闕如。
  香港夢梅館主梅節可謂《金瓶梅》校注出版的大家,1988 年由香港星海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全校本金瓶梅詞話》;1993 年由梅節校訂,陳詔、黃霖注釋,香港夢梅館出版《重校本金瓶梅詞話》 (該本後由臺灣里仁書局 2007 年 11 月初版,2009 年 2 月修訂一版,2013 年 2 月修訂一版八刷) ;1998 年梅節再為校訂,陳少卿抄寫,香港夢梅館出版《夢梅館校定本金瓶梅詞話》。前後三次合共校正詞話原本訛錯衍奪七千多處,成為可讀性較好的一個本子。梅節由校書而研究,關於《金瓶梅》作者、傳播、成書、故事發生地等問題的認識,亦時有新見。可惜的是,梅節先生的論文集《瓶梅閒筆硯──梅節金學文存》2008 年 2 月由北京圖書館出版社出版,版權協商匪易,未能入選。
  上海音樂學院蔡國梁 20 世紀 50 年代末即開始研習 《金瓶梅》 ,寫下不少筆記,1980年前後即依據筆記整理成文,1981 年開始發表金學論文,1984 年出版第一部專著 1 ,累計出版金學專著 3 部 2 、編著 1 部 3 ,發表論文多篇,內容涉及《金瓶梅》的思想、源流、人物、作者、評點、文化等諸多研究方向,是早期《金瓶梅》研究的主力成員。無奈聯繫不上,不得已而割愛。
  國人研究《金瓶梅》的論著,最早是闞鐸的《紅樓夢抉微》 4 ,但其只是一個讀書筆記。天津書局 1940 年 8 月出版之姚靈犀《瓶外卮言》,嚴格說也只是一個資料彙編。香港大源書局 1961 年出版之南宮生著《金瓶梅》簡說,算得上是一個原著導讀。臺北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1978 年 2 月出版之孫述宇著《金瓶梅的藝術》 ,可說是第一部文本研究的學術著作。該書全文收入石昌渝、尹恭弘編選的《臺港金瓶梅研究論文選》 5 。2011 年 3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再版,增加了一篇作者自序,更名為《金瓶梅:平凡人的宗教劇》。孫述宇先生本已與上海古籍出版社洽商同意編入金學叢書,並授權主編代理,忽中途撤稿,原因還是版權問題。
  還有其他一些因故未能入選的師友:或已作仙遊 6 ,或礙於本輯叢書的體例 7 ,或因為版權期限,或失去聯繫等。凡此種種,均為缺憾。
  儘管如此,第二輯連同第一輯 14 人 16 冊總計所入選的此 45 人 46 冊,已經是中國當代金學隊伍的主力陣容,反映著當代金學的全面風貌,涵蓋了金學的所有課題方向,代表了當代金學的最高水準。
  此「金學叢書」之大略也。
  臺灣學生書局高瞻遠矚,運籌帷幄,以戰略家的大眼光,以謀略家的大手筆,決計編撰出版「金學叢書」,實金學之幸,學術之福。主編同仁視本叢書為金學史長編,精心策劃,傾心編審。各位入選師友打造精品,共襄盛舉。《金瓶梅》研究關聯到中國小說批評史、中國小說史、中國文學史、中國文學評點史、中國文學批評史等諸多學科,是一個應該也已經做出大學問的領域。為彌補本叢書因為容量所限有很多師友未能入選的不足,特附設一冊《金學索引》 8 ,廣輯金學專著、編著、單篇論文與博碩士論文,臚列學會、學刊與所舉辦之金學會議,立此存照,用供備覽。本叢書的編選,既是對過往的總結,也是對未來的期盼。本叢書諸體皆備,雅俗共賞,可以預測,將為金學做出新的貢獻。
  此「金學叢書」之宗旨也。
  金學已經不是一座象牙塔,而是一處公眾遊樂的園林。三百多部論著,四千多篇學術論文,二百多篇博碩士論文,既有挺拔的大樹,也有似錦的繁花,吸引著越來越多的研究者與愛好者探幽尋奇。不容置疑,傳統的金學,加上以文化與傳播為標誌的、以經典現代解讀為旗幟的新金學,必然展示著甯宗一先生的經典命題:說不盡的《金瓶梅》。
  此「金學叢書」之感言也。
  吳敢、胡衍南、霍現俊 (吳敢執筆)
  2014 年元旦
  1.《金瓶梅考證與研究》,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1984 年。
  2.另兩部為:《明清小說探幽 ─ 明人、清人、今人評金瓶梅》,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1985 年;《金瓶梅社會風俗》,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2002 年。
  3.《金瓶梅評注》,桂林:灕江出版社,1986 年。
  4.天津大公報館 1925 年 4 月鉛印。
  5.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86 年。
  6.如王啟忠、鮑延毅、孔繁華、許志強諸先生等,駕鶴西去的徐朔方先生的精選集由其高足孫秋克代為編選,劉輝先生的精選集由其摯友吳敢代為編選。
  7.本輯叢書乃論文精選集,字典、詞典與小塊文章結集便未能入選,《金瓶梅》語言研究的幾位專家如白維國、李申、張惠英、許仰民等因此失選。
  8.吳敢編著,分上下兩編。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尹一朋 2015-7-1 11:20
《金瓶梅》连同《三国志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在明代被誉为「四大奇书」,可见此部古典名著作品在文学史上之杰出地位。有那么多的人士专心研究这部长篇传统白话章回小说里的辉煌巨著。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3-28 04:41 , Processed in 0.0569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