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学界新闻 学术信息 查看内容

《子虚记》百年出版梦

2014-4-9 15:27|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832| 评论: 0|来自: 2014年4月6日《淮海晚报》

摘要: 盛暑严寒皆不辍,一任他,疾风暴雨打寒窗。……,惟此子虚新作就,拟待要,灾梨殃枣付书坊。扫眉才子须欣赏,乞改书种字几行。作者之心惟望此,要知名姓问都梁。清贫自守来消遣,那管他,世态人情暖与凉!癸未之秋秋 ...

盛暑严寒皆不辍,一任他,疾风暴雨打寒窗。……,惟此子虚新作就,拟待要,灾梨殃付书坊。扫眉才子须欣赏,乞改书种字几行。作者之心惟望此,要知名姓问都梁。清贫自守来消遣,那管他,世态人情暖与凉!癸未之秋秋七月,著完末卷在金阊(《子虚记》卷末语)。

1883年秋天,流落苏州的盱眙女子汪藕裳经过二十多年辛劳,终于完成了二百多万字的《子虚记》的创作。此后二十年,她一边修改,一边筹措出版经费,但由于社会动荡,家庭破落,最终没能凑齐这笔资金。1903年,一代才女赍志以殁,客死他乡,没能见到凝聚自己大半生心血的著作出版。此后,《子虚记》以抄本的形式流传,能看到此书的人极少,知道此书价值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到了上世纪八十代初期,南京师大李灵年研究员、顾复生教授发现《子虚记》抄本,拍案叫绝,认为它可以与《再生缘》并驾齐驱。他们撰文称赞《子虚记》的成就,着手整理《子虚记》,与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同,可惜因多种原因半途而废。自此,学界开始关注《子虚记》,纷纷给予高度评介,《子虚记》被列入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九年规划,汪藕裳进入中华女杰百人榜。2009年春天,笔者偶然得悉《子虚记》手稿存放于迁居西安的汪藕裳后裔家中,得知汪氏后裔一直在期望出版《子虚记》。我从中牵线,让这部在外漂泊一个多世纪的手稿回归家乡,并开始整理《子虚记》,为出版此书四处奔波。经过四年多奋战,2014年春天,《子虚记》终于由中华书局出版,圆了这部巨著的百年出版梦。

                                    到处碰壁,坚持寻访《子虚记》

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知道汪藕裳和《子虚记》,开始寻访《子虚记》。19956月,我在扬州大学读研,师兄论文答辩,邀请南京师大陈美林教授任答辩主席,我借机向他询问《子虚记》出版情况,他一脸茫然地说:“没听说过这部书,回去帮你问问。”事后,他把此事忘了。2007410日,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在淮安召开年会,我得悉李灵年先生参会,特地到宾馆中拜访他。他很高兴,说各地都有人关心此书,不时有人给他写信、打电话探听此书,不过这部书到现在还没有出版。当时校点的稿子有半麻袋,乘飞机送到吉林文史出版社,已经二十二年,合作人顾复生去世多年,没能看到此书出版。主要是因为恰逢国内经济低迷,出版社担心亏损,就一拖再拖。出版社社长已换了几任,责编退休多年,稿子不知去向。我问他南师大抄本从哪里来的,如何校对的。他说五十年代中期,图书馆馆长赵国璋在苏州买到一套完整的《子虚记》抄本,一直放在古籍库中。八十年代初,这部书引起重视,南师大决定把它整理出版,仅复印费就花了一千元钱,相当于现在的三万元。他和顾复生合作校点,稿子交付出版社后,双方签订了合同,最终没能出版,十分遗憾。

我想看到此书的念头更加强烈,于是到南师大图书馆要求查阅《子虚记》抄本,遭到拒绝,理由是此书属于国家珍贵古籍,只对本校教授开放,连本校本科生、研究生都无权阅读。南京图书馆也有《子虚记》抄本,不全,没想到也拒绝了我,理由是天气于燥,不适宜阅读,下次来吧。我说:“来一趟不容易,能不能通融一下?”负责人说:“不行,昨天一个台湾读者也没看成就走了。”没有办法,只好失望而归。过了半年,一个阴雨天,我再次到南京图书馆要求阅读《子虚记》,又遭到拒绝,理由是黄梅天古籍易受潮湿发霉,等过了黄梅天再来吧。我听了很生气,和管理员理论了一会,毫无结果。又过了半年,我来到南图提出阅读此书,没想到,此次不能读的理由是这类珍贵图书不再外借,馆方目前正在做数字化工程,即把书籍拍照制成光盘,到时候再来看吧。具体什么时候能做好,等馆方公告。真是岂有此理!

                  不懈努力,《子虚记》手稿回家乡

20095月的一天,我生病在家休养,又想到《子虚记》,于是上网搜索,突然跳出一篇文章:《我心中的瑰宝——〈子虚记〉点滴》,作者肖镕璋,自称是汪藕裳第五代外孙女,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同窗好友。文章有三千多字,重点介绍了她外婆丁翰香,即汪藕裳的小外孙女如何热爱《子虚记》,及几代人在兵荒马乱中拼命保护《子虚记》手稿的故事。她发表此文的目的是寻找出版《子虚记》的合作伙伴。一口气读完这篇文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文章是一月份写的,已经过去几个月,可能有人捷足先登。事不宜迟,我立即按照她留下的电话打过去,竟接通了。她告诉我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这几个月不断有人打电话给她,提出与她合作出版《子虚记》,还有人建议她把这部书稿拿到北京拍卖,说准能得到一笔巨资。北京和上海等地的多家图书馆已经派人登门,承诺答应她的所有要求。她还说,你在我的家乡淮安工作,我有兴趣与你合作,不过不了解你,现在骗子太多,以后再说吧。我厚着脸皮过一阵子就给她打一次电话,和她套近乎,渐渐地赢得了她的信任。

2010年春天,肖镕璋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真能帮她出版《子虚记》,我立即向她保证能做到这事,其实我没有把握。这年夏天,我同她通电话的时候,她忧心忡忡地说:“我年事已高,高血压病已到了三期,说不定那天头一歪就过去了,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子虚记》。我有三个女儿,两个在国外,她们没有像我那样对《子虚记》有着深厚的感情。假如我不在了,这部书稿可能就毁了。我的外甥丁志平在金湖第二中学任教,前几天与淮安市文广新局联系恰谈捐赠一事,人家好像不太感兴趣;丁志平又在盱眙政府网上留言,一直没有回复。”我立即对她说:“不是不感兴趣,而是本地没有人读过此书,不了解它的价值。我来帮你联系。”她听了很高兴,说:“我是淮安人,最希望能将这部书稿捐到家乡博物馆中,同时也方便你整理研究。”事后,我到市文广新局告知此事,局领导当即表示热烈欢迎,坚决支持。此后,不断联系,不断沟通。2010年国庆节期间,肖老到连云港探亲,我立即赶去与她回面,联络感情。年底,我陪同市文广新局及博物馆的领导赴西安拜访肖老,商议手稿捐赠一事,双方签订了捐赠协议201185日,来自海内外的汪藕裳的后裔及亲友代表一行十五人,把《子虚记》稿本六十四册护送至淮安博物馆,市政府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捐赠仪式。2011年11月,《子虚记》手稿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即人们常说的国宝。

                              竭力争取,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

2010年底,我终于见到了梦想二十多载的《子虚记》,原来它是一部规模宏大的英雄史诗,主要是用七言诗写成的。优美的语言,曲折生动的情节,栩栩如生各具个性的人物,我多次被感动得落泪,禁不住拍案叹道:真是名不虚传啊。我一边阅读,一边思考,并动笔撰写文章。我开始整理此书,每天工作十个多小时,马不停蹄。为了扩大影响,我相继在《光明日报》、《东南大学学报》、《淮海晚报》、《扬州晚报》、《贵州文史丛刊》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诸如《被传奇的弹词巨著〈子虚记〉》、《汪氏名门的往事》、《新发现的史料与汪藕裳生平事迹辨正》、《震惊中外的“德兰诺瓦事件”研究综述》等近二十篇文章,引起许多人关注,包括中共中央宣传部、江苏省委宣传部的网站都作了转载。

2011年上半年,我以“《弹词巨著〈子虚记〉稿本》整理”为名,向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委员会提出申请,9月获准立项。我曾答西安肖老太太帮她出版《子虚记》,必须尽快落实出版资金和出版单位。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读博士后时,曾与中华书局的编辑聂丽娟女士接触过,于是给她发邮件,她很快给我回复:请找文学室俞国林主任。我不认识俞主任,我把最近写的文章寄给他,请他斟酌一下,看看《子虚记》能否在中华书局出版。过了几天,他回复我:中华书局欢迎《子虚记》。我既兴奋,又惶恐,这部二百多万字书的出版费用可不是一笔小数字。我一面加快整理速度,一面和俞主任不断联系,争取中华书局支持。

2012年国庆节,我完成了整理稿,寄给中华书局。不久,资深编审刘彦捷女士来电说,中华书局决定出版《子虚记》,书局指定她担任责编,这部书很重要,不用付出版费用,但是也不付稿酬,是否同意。忙碌了几年,一分稿酾不给,这样的条件太苛刻了。有人劝我换一家出版社,我拒绝了。不久,双方正式订立了出版合同。中华书局是我国影响最大的古籍出版单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子虚记》能在这样的出版社出版,真是太好了。年底,我与中华书局合作申请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填写了许多表格,又请名家写推荐信。20134月底传来好消息,《子虚记》通过专家评审,获得国家古籍整理出版基金资助。至此,我才彻底放下心来。又经过一年多反复核校, 20143月,《子虚记》正式出版,与广大读者见面。此距《子虚记》成书已过了一百三十一年。

(原载201446日《淮海晚报》)

 

  

 汪藕裳画像

 

 

    

汪藕裳后裔(右二及左三、四除外)、《子虚记》手稿

         

 

《子虚记》手稿一页

 

 

 南京师大抄本《子虚记》

 

 

《子虚记》手稿捐赠仪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5 03:05 , Processed in 0.07111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