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文言小说 查看内容

刘洪强:《聊斋志异》“婴宁不笑”源于《老子》“婴儿未孩”考论

2013-1-2 14:55|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636|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摘要:《聊斋志异·婴宁》中“婴宁”其原始意义应该为“婴儿般宁静”,婴宁从开始的“笑”到“不笑”,其实演绎了《老子》“如婴儿之未孩”这一境界。“笑”在世俗生活中是一件“好事”,但在道家中却是一件“坏事” ...

摘要:《聊斋志异·婴宁》中“婴宁”其原始意义应该为“婴儿般宁静”,婴宁从开始的“笑”到“不笑”,其实演绎了《老子》“如婴儿之未孩”这一境界。“笑”在世俗生活中是一件“好事”,但在道家中却是一件“坏事”。《婴宁》之中有佛家、儒家的笑,也有道家与耶稣的不笑。

关键词:婴宁;撄宁;未孩;笑

 

《婴宁》是《聊斋志异》的名篇也是争议较大的一篇文章。自杜贵晨师揭橥《婴宁》之命名出自《庄子·大宗师》“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后[①][1]P362将《婴宁》研究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赞成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当下依违不一,聚讼射覆,迄无定论。

赵伯陶先生《〈婴宁〉的命名及其蕴涵》持“撄宁”说,[2]袁行霈先生主编《中国文学史》已经采用这种说法,可见“婴宁”出自《庄子·大宗师》这一观点已经得到不少学者认同。但反对者亦有不少。如苏涵先生《〈婴宁〉的文化解读与小说的文化研究》认为“婴宁”乃“婴儿”之意。[3]王昊先生从“作者的主观创作意图、具体的叙事文本、特定的文化语境三个维度”证明“婴宁”并非“撄宁”。[4]此外,马瑞芳先生认为“系由《韩非子·说难》而来婴鳞说演变而来。[5]

以上三种观点中,马瑞芳先生的观点响应的不多,可暂且不论。而“撄宁”与非“撄宁”说可谓各有道理。而“撄宁”虽然有道理,但笔者认为,只此一点不能完全涵盖《婴宁》的内容与主旨,因为至少“笑”作为婴宁的主要特征没有被阐释。

笔者认为,“婴宁”之“婴”本意就是“婴儿”,因为《婴宁》中婴宁之母就说“年已十六,呆痴裁如婴儿”[6]P151就可为证,这一点在小说中很明显,论者也都看到这一点,但这一“婴儿”来自何方?却无人具体指出。

苏涵先生认为出自《老子》,他说:“应该是以老子的‘婴儿’和庄子的‘孺子’的意思来给小说命意的。”陈京龙先生《〈婴宁〉的文化意蕴初探》说:“婴儿般纯真的‘婴宁’,这一名字是有来历的。《老子》中用婴儿作比就有五处……‘年已十六’仍‘如婴儿’般纯真的‘婴宁’的命名,至少在潜意识里受到过老子的‘婴儿’观的影响。”[7]可以说,只要读过《婴宁》的人很少没有人不联想到老子的婴儿说、李贽的童心说的。这样解释诚然有理,但嫌过于宽泛,因为它们并没有对婴宁为什么爱笑作出解释。

我们知道,婴宁最突出的特征是爱花与爱笑,与爱花相比,爱笑更是她的与生命溶为一体的特征,换言之,如果说婴宁最大的特征就是她的爱笑。“婴宁笑”我们就可以理解为“婴儿的笑”,而在《老子》中有:

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我魄未兆,若婴儿未孩。乘乘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纯纯。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淡若海,漂无所止。众人皆有已,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8] P143

傅奕本,范应元本“孩”作“咳”。[8] P143《说文解字注》:“咳,小儿笑也;从口,亥声,孩,古文咳,从子。”[9]P55 “孩”、“咳”古字相同,即婴儿的笑。历来大多数学者都把它训为“小孩笑”。

笔者认为,“婴宁”也可以被理解为“婴儿的宁静”,而婴宁不笑就是《老子》中说的“婴儿之未孩”。在《老子》当中,“众人皆有余。俗人昭昭。俗人察察,众人皆有已”,“我独若遗。我独若昏。我独闷闷。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众人与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说,“我独闷闷”等词语与婴宁的性格是吻合的。如婴宁的母亲、作者及婆婆称她“此女亦太憨”、“孜孜憨笑”、 “憨狂尔尔”、“我婴宁何常憨”。古人对于“未孩”两字很熟悉,如明代有朱未孩、徐未孩,都是在历史上有名的人物。

就《老子》来说,并不是所有的婴儿都是纯洁无瑕的,只有“未孩之婴儿”才是最高的、至上的。“婴儿之未孩”是《老子》中追求的一个最高的境界,通俗地说,就是“象婴儿不会笑”,引申地说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笑是现代社会追求并提倡的一种表情。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莎的微笑让全世界人们入迷,《诗经》中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国人神魂颠倒。然而笑能招惹许多麻烦的,在古代女人的笑往往是一种灾难。如古代有褒姒一笑而戏诸侯,可谓“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杨贵妃的“回眸一笑百媚生”让唐玄宗从此不再早朝;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这些都是世俗的笑。

我们知道“喜怒不形于色”是古人追求的一种人格修养,如《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就是“喜怒不形于色”,[10]P4其实就是小说中所说“呆痴如婴儿”。而在道家修炼中,要求摈弃“七情六欲”,而在祖国中医学中,讲究“恐伤肾,喜伤心”,在《西游记》第十四回“心猿归正 六贼无踪”中有六个贼人就是象征了人的七情六欲。如:

那人道:“你是不知,我说与你听:一个唤做眼看喜,一个唤做耳听怒,一个唤做鼻嗅爱,一个唤作舌尝思,一个唤作意见欲,一个唤作身本忧。”[11]P192

这里的两处“喜”都是“笑”的意思。可见“笑”是一种应该去掉的情绪。而在《老子》中,“笑”还是“下士”所特有的“标志”: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上士、中士、下士是士的三个级别,而下士最为低下,所以“笑”。

“笑”会给人带来不少厄运。如宋代《春渚纪闻》载有一个人一笑而得到瞎眼妻子的结果:

忠老视之,忽若微笑者。旁一人谓忠老曰:“子视此不加恻然,更复嬉笑,以助其怒心。此绯衣人乃子今日之妻也。”语竟而觉。忠老遽以所梦语盲妻曰:“异哉!冥报之事不为诬也。汝以一怒之炽,至于火灼人目,遂获半生无目之报。我以一笑之缘,不免今日有盲妻之累。”[12]P58

需要注意的,这里“忽若微笑”其实并不能看成是“嘲笑”,而这个“微笑”竟然也种下了祸根。

“笑”甚至会使天上的神仙谪下人间。在明代朱有燉杂剧《悟真如》中,讲在如来说法大会上,散花仙子、莲花童子相看一笑,微动凡心,被谪往人间。[13]

《英烈传》第四回“真明主应瑞濠梁”:

只见左边的金童并那右边的玉女,两下一笑,把那日月掌扇,混做一处,却象个“明”字一般。玉皇便问:“你二人何故如此笑?我如今就着你二人脱生下世,一个做皇帝,一个做皇后,二人不许推阻。明年九月间,着送生太君,便送下去吧。”那金童玉女那里肯应,玉皇又说:“恐怕下去吃苦么?我便再拨些星宿辅弼你二人;你二人下去,便于方才扇子一般,号了‘大明’吧,不得违误!”[14]P15

在神仙当中,不但自己不能笑,就是引诱他人笑也是不允许的。《春渚纪闻》载:

陆农师左丞之父少师公规,生七岁,不能言,一日忽书门间云:“昔年曾往海三山,日月宫中数往还。无事引他天女笑,谪来为吏向人间。”自此能言语。[12]P112

引诱天女发笑,竟然被从天上赶出来到人间,可见处罚之重,这也可见天女是多么不应该笑。

《平妖传》第十四回:

那皇子乃是赤脚大仙转生。怎见得?原来真宗二十一岁上登基,宫中尚无皇嗣。乃御制祝文,颁行天下,令各处名山宫院,修斋设醮,祈求上帝。时玉帝正与群仙会聚,问谁人肯往,群仙都不答应。只有赤脚大仙笑了一笑,玉帝道:“笑者未免有情。”即命降生宫中,与李宸妃为子。生后,昼夜啼哭不止。便御榜招医,有个道人向内侍说:“贫道能止儿啼。”真宗召入宫中,抱出皇子,叫他诊视。道人向皇子耳边说道:“莫叫,莫叫,何似当初莫笑!”皇子便不哭了。[15]P108

这个故事在清代吕熊小说《女仙外史》第一回中亦有,文字略有差别,“止有赤脚大仙微笑。上帝曰:‘笑者未免有情。’”[16]P3

在《西游记》第二回中孙悟空被祖师赶出师门,也主要是因为“笑”:

祖师怒喝道:“你等大呼小叫,全不像个修行的体段。修行的人,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如何在此嚷笑?”[11]P25

仙女寒簧就是一笑而被罚下人间的。明代叶绍袁《午梦堂集·续窈闻》:

寒簧偶以书生狂言,不觉心动失笑,实则既一现后,即已深悔,断不愿谪人间行鄙亵事。然上界已切责其一笑,故来;因复自悔,故来而不与合也。[17]

黄燮清《帝女花》也有男女相视一笑而被贬到人间的,不过这里的男女属于佛家与道家杂糅的:

众香国散花天女与座下侍香金童,芳情流露,灵性往来,偶因一笑之缘,宜受诸般之厄。未捐尘想,难免轮回,合当降生人间。使他阅历着治乱兴亡,悲欢离合,受诸磨炼,得大解脱,倘能坚持本性,自当重返灵山。[18]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笑者未免有情”之句。因此,从道家虚静的观点来看,他们是不主张笑的。因此联系到婴宁由笑而惩罚西人子,“一日,西人子见之,凝注倾倒。女不避而笑。西人子谓女意属己,心益荡”,这难说没有婴宁任何的责任。东汉班昭《女诫》提出“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可见[19]P2789从这种意义上说,婴宁的笑与封建淑女相背离。当然我们并不是拿封建标准来要求婴宁,只是说,婴宁的笑在客观上增大了西人子的野心。在《型世言》第二十六回《吴郎妄意院中花奸棍巧施云里手》有一个张二娘在楼前独坐,被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吴尔辉看见,想“那一笑与我甚是有情”,[20]P300因此造成一场悲剧。这样的例子在小说或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可见,“笑者未免有情”是有道理的。

因此,婴宁的笑虽然在世俗中达到一种很美的境界,这种境界读者也极容易感觉到,但是这种笑还是低层次的。婴宁爱笑是有名的,但是古代有许多人爱笑成为一种“疾病”。如《晋书·陆云传》:

平,入洛。机初诣张华,华问云何在。机曰:“云有笑疾,未敢自见。”俄而云至。华为人多姿制,又好帛绳缠须。云见而大笑,不能自已。先是,尝著衰上船,于水中顾见其影,因大笑落水,人救获免。[21]P1482

清代笔记小说《耳食》卷十:

昔吾乡一人有笑疾,视人颜色举动少异,即大笑不止。复一人有哭疾,与笑者殆称合璧。每两人相遇,便各发其疾。笑者见哭者之哭,则大笑。哭者见笑者之笑,则大哭。愈哭愈笑,愈笑愈哭。闻者往观,填衢塞巷。[22]P120

从上面有人由笑而变成一种异常来看,婴宁之笑或多或少显得有点异样,从此种意义上看,她妈妈所说“若不笑,当为全人”应该是一种正确的意见,她婆婆所说“过喜而伏忧也”也是明哲睿智的话。

《黄帝内经·素问》对人的“笑”作出如下解释:

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徵,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在志为喜喜伤心[23]P15

《婴宁》两次提到婴宁住在“西南山”,如吴生说婴宁住在“西南山中,去此可三十余里”;吴忆曩言,因教于西南山村寻觅”,在西南山找到了王子服。在这里,“西南”可约等于“南”,如小说中写王子服“无可问程,但望南山行去”,结果一样找到了婴宁的家。这表明蒲松龄在安排婴宁爱笑时已经注意到“笑”与“南方”之关系。最后婴宁从笑到不笑就是从喜到伤心,喜从开始就注定了要伤心。不论这里的“伤心”是医学上的伤心还是生活中的伤心。

从上面《平妖传》等小说来看,在道家(仙家)看来,人们是不应该笑的,或者说不应该大笑的。《老子》还有“天下皆谓我大,不肖。夫唯大,故不肖”,这里的“肖”有的本子都作“笑”,有研究者认为“肖”而不是“笔”,但从上面的分析看,我个人觉得作“笑”更符合老子的愿意。成玄英曰:河上本作,诸家云。笑者,言老君体道自然,妙果圆极,故天下苍生莫不尊之为大圣也。何意得如此耶?只为接物谦和,不矜夸嗤笑于物,故致然也。[24]P173我个人认为这个解释是有道理的。

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比较孔子、释迦、耶稣笑时说:“《阳货》记孔子‘莞尔而笑’……释迦则‘恐人言佛不知笑故’而开口笑……耶稣又悲世悯人,其容常戚戚,终身不开笑口。方斯二人,孔子‘时然后笑’,较得中道。[25]P158

《婴宁》的笑本身就有多种含义与象征意味。“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这不正像灵山上伽叶尊者的微笑吗?而这个意象在这篇短文中出现了两次,“一女郎(即婴宁)由东而西,执杏花一朵,俯首自簪;举头见生,遂不复簪,含笑拈花而入”。

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26]P10

如果说这时婴宁像佛一样,一片童心,天真烂漫,似乎也并无不可。美国学者夏志清先生《中国古典小说史论》谈到《西游记》孙悟空爱笑时说:“佛教徒们坚持主张,应以笑来作为观察世界的根本方式,孙悟空的态度正与此不谋而合。”[27]P136婴宁爱笑与孙悟空之爱笑有某些相同的内涵。

婴宁笑得太多了,她的婆母曰:“人罔不笑,但须有时。”这种“笑”不正是孔子的“时然后笑”吗?不是不要笑,是要笑得“中庸”,笑得是时候,笑得不偏不正。

然而婴宁最终不笑了,正是达到了道家的不笑,正像“耶稣又悲世悯人,其容常戚戚,终身不开笑口”,不过比起耶稣来,婴宁无戚容。

但是世俗中自然还是需要笑声。虽然婴宁不笑了,但是她的儿子还是笑,“女逾年,生一子。在怀抱中,不畏生人,见人辄笑”。实际上这也是婴宁笑的延续。而且这个小孩子的笑也是用典。《太平广记》卷三八七引《甘泽谣》中有李源与和尚圆观的故事。圆观与李源为好友,圆观要投胎转世,变成一个小孩,圆观要李源在他出生三日时找到,“若相顾一笑,即其认公也”。果然“李公三日往观新儿,襁褓就明,果致一笑”。[28]P3090婴宁的儿子见人就笑,好像所有的人都是他前世的好友。

我想,无论是“撄宁”或是“婴儿未孩”或许已经超出了蒲松龄的原意。但是从接受美学与诗无达诂的视角来看,这种“作者之心未必然,而读者之心未必不然”与“千个哈姆雷特”的解读是必要的。沈玉成先生在给葛晓音先生《汉唐文学的嬗变》作序中提个文学研究中一个饶有趣味的普通问题:读者的阐释比作者的本意更像本意。沈先生在序中说: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里曾经记载一个谜语,谜面是不成字形的“,打《孟子》一句,即“一介不以与人”。有人误猜为“是非之心”,贴切的程度竟超过了原定的谜底。[29]

婴宁的问题也应该作如是观。[②]

 

 



[]按,当下学界对谁最早提出的《婴宁》之为“撄宁”模糊不清。王昊先生似乎认为是赵伯陶先生发表于《明清小说研究》1995年第1期的《〈婴宁〉的命名及其蕴涵》为最早。笔者所见也陋,不过就目前所见,当是杜贵晨师为最早。早在1993年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杜师的小说论集《中国古代小说散论》之《〈婴宁〉——人类困境的永久象征》就揭橥了这个命题。后来先生又对这个问题加以深化生发,以《人类困境的永久象征——〈婴宁〉的文化解读》发表于《文学评论》1999年第5期。袁行霈先生主编《中国文学史》也取此观点,不过均晚于杜贵晨师。

 

[] 当下有学者认为《老子》“婴儿之未孩”的“孩”当读为“骸”,训为“骨”,见侯乃峰先生《〈老子〉“如婴儿之未孩”》,且不论此论是否正确,就是正确,而“孩”训为“笑”也已经深入人心。

 

参考文献:

[1]杜贵晨《〈婴宁〉——人类困境的永久象征》,《中国古代小说散论》山东教育出版社1993年。

[2]赵伯陶《〈婴宁〉的命名及其蕴涵》,《明清小说研究》1995年第1期。

[3]苏涵《〈婴宁〉的文化解读与小说的文化研究》,《吕梁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第2期。

[4]王昊《花开又被风吹落,月皎那堪云雾遮》——〈婴宁〉的意义兼与杜贵晨先生商榷》,《明清小说研究》2008年第4期。

[5]马瑞芳《锦绣文章巧名成》,中华散文文丛编辑部《江那边的国土》,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

[6]蒲松龄《聊斋志异》,张友鹤辑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62年。

[7]陈京龙《〈婴宁〉的文化意蕴初探》,《求索》1991年第6期。

[8]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中华书局1984年,

[9]段玉裁《说文解字注》,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经韵楼原刻本2006年。

[10]罗贯中《三国志通俗演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11]吴承恩《西游记》,齐鲁书社1991年。

[12]何《春渚纪闻》,中华书局1983年。

[13]朱有燉《悟真如》,奢摩他室曲丛本,商务印书馆1932年。

[14]佚名《英烈传》,赵景深、杜浩铭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15]罗贯中编次冯梦龙增补《平妖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

[16]吕熊《女仙外史》,大众文艺出版社2002年。

[17]叶绍袁编《午梦堂集》,冀勒辑校,中华书局1998年。

[18]黄燮清《帝女花》,清光绪26年上海石印本。

[19]范晔《后汉书》,中华书局1965年。

[20]陆人龙《型世言》,江苏古籍出版社,

[21]房玄龄《晋书》,中华书局1974年。

[22]乐钧《耳食录》,齐鲁书社2004年。

[23]曹培琳《内经讲析》,中医古籍出版社1989年。

[24]朱谦之《老子校释》,中华书局1963年。

[25]钱钟书《管锥编》,三联书店2001年。

[26]普济《五灯会元》,中华书局1984年。

[27]夏志清《中国古典小说史论》,胡益民等译,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

[28]李昉等《太平广记》,中华书局1961年。

[29]葛晓音《汉唐文学的嬗变》,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5-27 21:44 , Processed in 0.08218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