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金瓶研究 查看内容

周钧韬:《金瓶梅素材来源•第二回》

2012-9-24 08:40|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920| 评论: 0

摘要:   西门庆帘下遇金莲 王婆子贪贿说风情   内 容 提 要   武松因知县差遣,去东京给殿前太尉送礼。武松告别武大,并告诫潘金莲。一日,潘金莲放帘子,叉竿打着西门庆。两相眉目传情。西门庆乃破落户财主,在清河 ...

                                                 周钧韬:《金瓶梅素材来源·第二回》

                                                        西门庆帘下遇金莲 王婆子贪贿说风情

 

  内 容 提 要

  武松因知县差遣,去东京给殿前太尉送礼。武松告别武大,并告诫潘金莲。一日,潘金莲放帘子,叉竿打着西门庆。两相眉目传情。西门庆乃破落户财主,在清河县门前开个生药铺,是个浮浪子弟。西门庆意欲勾引潘金莲,只是无从下手,寝食不安。猛然想起卖茶王婆,可以撮合,便一日数次踅入王婆茶坊坐地。王婆乃是一善施奸计、巧弄手段的马泊六,决意要撰西门庆几贯风流钱使。于是两相勾结,为西门庆勾搭潘金莲设谋献策。

  素 材 来 源

  本回故事主要抄自《水浒传》第二十四回。在抄录时作者有不少改动和增写的文字。

  一、 买官用意

  关于武松进京,《金瓶梅》写道:

  却说本县知县,自从到任以来,却得二年有余,转得许多金银,要使一心腹人,送上东京亲眷处收寄,三年任满朝觐,打点上司。……当日就唤武松到衙内商议道:“我有个亲戚在东京城内做官,姓朱名勔,见做殿前太尉之职。要送一担礼物,捎封书去问安。只恐途中不好行,须得你去方可。你休推辞辛苦,回来我自重赏你。

  《水浒传》原文如次:

  却说本县知县自到任以来,却得二年半多了。撰得好些金银,欲待要使人送上东京去,与亲眷处收贮,恐到京师转除他处时要使用。……当日便唤武松到衙内商议道:“我有一个亲戚,在东京城里住,欲要送一担礼物去,就捎封书问安则个。只恐途中不好行,须是得你这等英雄好汉方去得。你可休辞辛苦,与我去走一遭,回来我自重重赏你。”

  两相对照,《金瓶梅》的改动处,可谓身手不凡:

  1. 《水浒传》只说知县将金银收藏在亲戚处,目的是任满后“到京师转除他处时要使用”。“使用”二字,当然亦包含有“打点上司”之意,但作者并未点明。《金瓶梅》作者则改为“三年任满朝觐,打点上司”。这一改将知县的买官用意和盘托出。《金瓶梅》中大量、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统治者卖官鬻爵、贿赂公行,悬秤升官的罪恶,作者对当时吏治的腐败深恶痛绝,于此亦可见一斑。

  2. 《水浒传》只说这一个亲戚在东京城里住,并未说明他是否系官身,所送金银亦只代为收寄而非贿礼。《金瓶梅》则改称亲戚为朱勔,官居殿前太尉。朱勔乃是蔡京的死党亲信,是《金瓶梅》重点揭露的权奸之一。作者这一有意改动,看似平常,实为后文揭露朱勔的许多罪恶设下了伏笔。

  二、 潘金莲的外貌描写

  黑鬓鬓赛鸦翎的鬓儿,翠湾湾的新月的眉儿,清冷冷杏子眼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白面脐肚儿,窄多多尖脚儿,肉奶奶胸,白生生腿儿。

  这一段潘金莲外貌描写文字,抄自《水浒传》第四十四回。该回写石秀在杨雄家拜见杨雄之妻潘巧云:布帘起处,摇摇摆摆,走出那个妇人来。生得如何?石秀看时,但见:

  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浓浓肚儿,窍尖尖脚儿,花蔟蔟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

  显然,《金瓶梅》描写潘金莲外貌的文字,是从《水浒传》中描写潘巧云的文字移植来的,只是在眉儿、口儿、眼儿前叠用些形容词而已。且将“黑鬒鬒”,误抄为“黑鬓鬓”,可见其粗疏。这一方面说明,撰写者对《水浒传》十分熟悉,移植借抄毫不费力,另一方面又说明他缺乏艺术创新的能力。笔者认为,从整体上讲,《金瓶梅》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平,而某些部分则水平极低。《金瓶梅》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统一体。笔者推测,《金瓶梅》有一个整体的艺术设计和构想,而具体执笔者并非一人。在这段文字下面,《金瓶梅》作者还写了一大段描写潘金莲眼儿、口儿、鼻儿的韵文(亦似有所本,待考),不仅重复,且更无意趣。

  三、 西门庆的形象

  《金瓶梅》中西门庆的形象原本于《水浒传》,但又有较多的改易。

  1. 强化了西门庆善于“交通官吏”的性格特征。《金瓶梅》云:

  (西门庆)原是清河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门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儿也是个好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棒,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

  《水浒传》原文:

  (西门庆)原来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使得些好拳棒。近来暴发迹,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因此,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

  《金瓶梅》改原文“阳谷县”为“清河县”,使故事的发生地集中在清河县,从而较《水浒传》减少了头绪。改“奸诈的人”为“好浮浪子弟”,又增“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等,这就为后文描写西门庆的种种流氓性格特征设下了伏笔。改“排陷官吏”为“交通官吏”,这是《金瓶梅》对西门庆形象塑造上的一个重大发展。《水浒传》也写到西门庆勾结官吏。例如为平息武大命案,西门庆贿赂过县吏。但毕竟没有构成西门庆性格特征的重要方面。应该说,这并不是《水浒传》的缺陷。如同潘金莲一样,在《水浒传》中,西门庆是个陪衬性的人物,从水浒故事的发展进程来看,这里只需要出现一个流氓、地痞式的人物。而在《金瓶梅》中,西门庆是个中心人物,作者已把他塑造成一个恶霸、官僚、富商三位一体的典型形象。他生活在封建主义生产关系日益崩溃,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开始萌芽的特定时代。作为恶霸,他需要有比《水浒传》中单一的流氓、地痞性格更为复杂而多侧面的性格特征。他作为“破落户财主”而发展成为称雄一地的富商,由一介平民而发展成为统治一地的官僚,这就决定了《金瓶梅》作者必须赋予西门庆这一典型形象具有善于交通官吏的性格特征,这是时代使然(反映时代的本质特征),而非作者的主观构想。这就形成了《水浒传》中的西门庆形象与《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形象的重大差异。为了使两个西门庆统一起来,使他的性格发展符合内在的逻辑性,所以《金瓶梅》作者必须在这里——西门庆刚刚亮相的时候,就对其形象加以必要的改造。

  2. 交待了西门庆的家世。《金瓶梅》写道:

  他父母双亡,兄弟俱无,先头浑家是早逝,身边止有一女。新近又娶了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房中也有四五个丫环妇女。又常与构栏里的李娇儿打热,今也娶在家里。南街子又占着窠子卓二姐,名卓丢儿,包了些时,也娶来家居住。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娶到家中,稍不中意,就令媒人卖了,一个月倒在媒人家去二十余遍。人多不敢惹他。

  《水浒传》对西门庆家世的交待十分简单。《金瓶梅》中的这段文字,基本上为其所增出。《金瓶梅》的故事,是以西门庆一家的日常生活为着眼点而展开的。后文大量写到西门庆一妻五妾之间为争宠而展开的种种丑剧,写到作为家庭主妇的吴月娘的性格、为人及其与西门庆的矛盾,在妻妾争斗中的地位等。《金瓶梅》增写的西门庆家世,显为后文的展开作了必要的铺垫,使情节的发展不显得突兀。另所增写的“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等文字,亦为后文所写到的娶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为妾作了准备。

  四、 关于王婆的形象

  作为媒婆,王婆的形象在《水浒传》中,塑造得比较成功。《金瓶梅》照搬了这一形象并为丰富其性格特征作了努力,增写如下文字:

  1. 突出贪贿性格。《水浒传》已点出王婆贪贿说风情,《金瓶梅》则更强化之,点出王婆为西门庆赚取潘金莲,其意全在于“撰他几贯风流钱使”。后文则一再写到王婆向西门庆索钱之事。

  2. 突出其性格的多侧面性。《水浒传》写道:

  原来这个开茶坊的王婆,也是不依本分的。

  王婆笑道:“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

  《金瓶梅》则写道:

  原来这个开茶坊的王婆子,也不是守本分的。便是积年通殷勤,做媒婆,做卖婆,做牙婆,又会收小的,也会抱腰,又善放刁。还有一件不可说:髻上着绿,阳腊灌脑袋。

  王婆笑道:“老身自从三十六岁没了老公,丢下这个小厮,无得过日子。迎头儿跟着人说媒,次后揽人家些衣服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做牵头,做马泊六,也会针灸看病,也会做贝戎儿。”

  显然《金瓶梅》中的王婆形象较《水浒传》尤见丰满。

  错漏列举

  本回抄录《水浒传》文字亦有错漏若干:

  一、 《水浒传》:武松笑道:“……我武松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饮过此杯。”《金瓶梅》抄漏“饮”字。

  二、 《水浒传》:王婆道:“……来日再请过访。”《金瓶梅》将“访”字错为“论”字。

  三、 《水浒传》:王婆道:“……且交他来老娘手里纳些败铁。”《金瓶梅》将“败铁”误为“贩钞”。

  四、 《水浒传》:王婆哈哈笑道:“我又不是你影射的。”《金瓶梅》错“影”字为“纷”字。

  其他还有些似错非错者不列。此又可证,《金瓶梅》成书之草率仓卒。

  有关考证的商榷

  有关《金瓶梅》成书及素材来源等问题,前辈学者和当代专家均有许多考证,不乏其贡献,但亦有其不当之处,涉及本回的有两处可商榷。

  一、 本回中有:“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随何”、“干娘端的智赛随何,机强陆贾”等文字。《西厢记》第十出《妆台窥简》有张生“风流随何,浪子陆贾”的说白;第十一出《乘夜逾墙》有红娘“禁住随何,迸住陆贾”的唱词。由此,蒋星煜先生在《〈西厢记〉对〈金瓶梅〉的影响》《华东师范大学学报》1986年1期。一文中指出:“《金瓶梅》那些人物的身份和文化远逊于张生,莺莺,更不可能同时提到这两个历史人物,很明显是从《西厢记》中照搬照抄的。”蒋先生的结论是不当的。《金瓶梅》照搬照抄的是《水浒传》而不是《西厢记》。《金瓶梅》原文:

  端的看不出这婆子(指王婆)的本事来,但见: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随何。只凭说六口唇枪,全仗话三齐舌剑。只鸾孤凤,霎时间交仗成双;寡妇鳏男,一席话搬唆摆对。解使三里门内女,遮么九皈殿中仙……

  《水浒传》第二十四回:

  端的这婆子: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随何,只凭说六国唇枪,全仗话三齐舌剑。只鸾孤凤,霎时间交仗成双;寡妇鳏男,一席话搬唆捉对。解使三重门内女,遮么九级殿中仙。……

  这段韵文长达两百字,两书只有十几个字不同。可见,《金瓶梅》的这些描写来源于《水浒传》,而与《西厢记》无涉。

  二、 本回增出王婆其子名王潮。《金瓶梅》云:

  西门庆又道:“你儿子王潮跟谁出去了?”王婆道:“说不的,跟了一个准上客人,至今不归,又不知死活。”

  《水浒传》未写出其姓名,且前后文均未提及王婆之子。《金瓶梅》特意增出“王潮”之名,从本回内容看毫无意义。作者之意何在?原来在第三回、第七十六回、第八十六回、第八十七回、第八十八回均写到此人。除了写其在外做生意外,第八十七回写西门庆死后,潘金莲被吴月娘逐出,在王婆家待嫁。潘金莲淫心不改又与王潮成奸。显然,《金瓶梅》第二回王婆出场时就增写王潮,完全是为后文写潘金莲设下伏笔。笔者认为,《金瓶梅》全书思想倾向及艺术风格大体一致,结构严密,情节发展错落有致,前后照应相当细密。这证明了《金瓶梅》全书的写作有一个总体的构思,具有较强的计划性。

  但是潘开沛在《〈金瓶梅〉的产生和作者》载《光明日报》1954年8月29日。一文中指出:《金瓶梅》是“许多说书人在不同的时间和相同的时间内个人编撰和互相传抄,不断地修改、补充、扩大、演绎的结果”,“他们是在随编随讲的情况下创作的,又是在听众的‘拥护’下继续创作的,后来的人又是在前人的创作基础上继续创作的。”照潘氏的说法,说书人随编随讲,到第八十七回才可能出现王潮这一人物,那么何以设想在第二回就增出王潮这一人名呢?须知在第二回中,王潮只有其名,而毫无情节内容,随编随讲的说书人,难道在说第二回的时候,就为远至八十七回的故事设下伏笔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一小小的例证(这样的例证在书中还有多处)即可证明,《金瓶梅》决不可能是说书人随编随讲的产物,而是文人有计划的创作。

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5-27 21:46 , Processed in 0.06425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