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红楼研究 查看内容

徐大军:《红楼梦》中《西厢记》杂剧曲文析论

2012-8-11 09:54|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400|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原发表于《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4期)

摘要: 摘 要:通过分析《红楼梦》中《西厢记》杂剧曲文的使用情况,可以见出《西厢记》在《红楼梦》情节中的登场及相关曲文的使用,点染、催动了宝、黛爱情的发展,同时在情节叙述上勾连起了宝、黛爱情和崔、张爱情,让崔、 ...

    摘  :通过分析《红楼梦》中《西厢记》杂剧曲文的使用情况,可以见出《西厢记》在《红楼梦》情节中的登场及相关曲文的使用,点染、催动了宝、黛爱情的发展,同时在情节叙述上勾连起了宝、黛爱情和崔、张爱情,让崔、张爱情为宝、黛的情感发展提供了一个精典爱情故事的映照,使宝、黛的爱情关系、性格心理表现得更富张力,更为饱满。由此亦见出曹雪芹在相关情节上的特意考虑和精心构思。
    关键词:《西厢记》 《红楼梦》  影响关系
 
    王实甫的《西厢记》和曹雪芹的《红楼梦》是双璧辉映、双峰并峙的两部文学巨著,在中国文学的源流中人们多会指出二者的关联,典型者如刘鹗《老残游记自叙》中所言:“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①]二者间的关系大有可析可论之处,当非一二短文即能厘清。本文即以《红楼梦》中有关王实甫《西厢记》杂剧曲文的使用情况探析一下《西厢记》对《红楼梦》的影响之迹,以及《西厢记》杂剧曲文的使用在宝、黛爱情表现上的作用。
    《红楼梦》中引用、借用、化用《西厢记》杂剧曲文的情况,可见下表所列[②]
 
《红楼梦》(庚辰本) [③]
《西厢记》
回次
原文
使用
场景
暖红室本[④]
折次
金圣叹批本[⑤]
23
(宝玉)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
宝玉读《西厢》。
落红成阵。(〔混江龙〕莺莺语)
第二本第一折
况是落红成阵。
23
宝玉笑道:“我就是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
宝玉向黛玉表白情意。
小子多愁多病身,怎当他倾国倾城貌。 (〔雁儿落〕张生语)
第一本第四折
我是个多愁多病身,怎当你倾国倾城貌。
23
黛玉一面笑道:“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蜡枪头’。”
黛玉讥笑宝玉。
你元来苗儿不秀,呸,你是个银样镴枪头。 (〔小桃红〕红娘语)
第四本第二折
你元来苗而不秀,呸,一个银样镴枪头。
23
又兼方才所见《西厢记》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之句,都一时想起来……
黛玉听《牡丹亭》唱词所感。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 (〔幺篇〕莺莺语)
第一本楔子
同。
26
(宝玉)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黛玉午睡倦起时。
每日价情思睡昏昏。 (〔油葫芦〕莺莺语)
第二本第一折
镇日价价情思睡昏昏。
26
宝玉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宝玉对紫鹃语,有黛玉在场。
若共他多情的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 (〔幺篇〕张生语)
第一本第二折
我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我不教你叠被铺床。
35
(黛玉)只见满地下竹影参差,苔痕浓淡,不觉又想起《西厢记》中所云“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二句来,因暗暗的叹道……
黛玉见居处之境,想起此句。
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 (〔脱布衫〕红娘语)
第二本第二折
同。
40
*
黛玉道:“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黛玉行酒令。
纱窗外定有红娘报。 (〔驻马听〕张生语)
第一本第四折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49
*
宝玉笑道:“那《闹简》上有一句说得最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
宝玉向黛玉询问钗黛亲密缘故。
更做道孟光接了梁鸿案。〔三煞〕(红娘语)
第三本第二折
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49
*
宝玉方知缘故,因笑道:“我说呢,……原来是从‘小孩儿口没遮拦’就接了案了。”
宝玉言黛玉酒令用戏词。
小孩儿家口没遮拦。〔脱布衫〕(红娘语)
第三本第二折
小孩儿口没遮拦。
63
岫烟笑道:“……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
岫烟评论妙玉。
别的都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滚绣球〕惠明语)
第二本楔子
别的女不女,男不男。
   
    由此表可见,《红楼梦》使用《西厢记》杂剧曲文之处,情节分布上相对集中,基本上全部用于宝、黛二人身上,而且大多是在宝、黛二人同在场的情境中。这应不会是曹雪芹的随意为之。我们知道,曹雪芹喜欢用戏曲来暗示、点染小说情节的发展,如第29回贾母等人在清虚观打醮,“神前拈了戏”,有《白蛇记》、《满床笏》、《南柯记》三本,小说以此暗示贾府由兴起至极盛而终于衰落的过程。那么,小说中频繁而集中地以《西厢记》曲文用于宝、黛二人身上,也不会是随便拈来的,而是曹雪芹的有意为之。对于这一点,清人王希廉在《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第26回有过评点:“《西厢》元微之同双文,原是中表姊妹,不终所愿,与宝、黛相似。引用曲文,亦非无意。”[⑥]所见有理,所言牵强,当有详加论析的必要。
 
 
    首先,《西厢记》在《红楼梦》小说情节中的登场即有着特意的考虑。
 
    《红楼梦》在第23回时,《西厢记》“角本”被引入到宝、黛二人的生活中,而且它登场的时间是农历三月中旬的一天,时花开渐衰,落英缤纷。小说中的描述是这样的:
 
          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第23回)
 
《西厢记》在小说情节中初次呈现的面目是宝玉读到的“落红成阵”这一景象,而小说中宝、黛二人此时也正面对着桃树上的落花。在小说的情节叙述中,崔、张二人和宝、黛二人都同时面对着“落红成阵”的情境,这一安排不会是无意为之。这里,我们需要简单了解一下《西厢记》中“落红成阵”情境下的人和事。
 
    在《西厢记》中,“落红成阵”出现的时候(第二本第一折),莺莺正由于屡遇张生、无缘达意而处于“神魂荡漾,情思不快”的情绪之中,她开始怨母亲、烦红娘,她的这一情思又恰因“落红成阵”而被惹起,残春景象也很好地浓化了莺莺的这一情思,正所谓“恹恹瘦损,早是伤神,那值残春”。而在这之前的第一本四折戏中,全是张生因为一见莺莺而相思难耐在不停地折腾着,这第二本才让莺莺正面尽情诉说内心的情思。此时,《西厢记》中崔、张二人都在为传情达意而焦虑着,同时也预示着二人情感发展将有一个新的阶段。
 
    而当《西厢记》以“落红成阵”之句登场《红楼梦》时,三月中旬的林黛玉正在以“葬花”的姿态出场。“葬花”是林黛玉对待落花的精典行为,其中包含着她的苦闷、伤感情绪。这种情绪有其身世、处境的缘由,而最主要的则是她对与宝玉爱情琢磨不定的迷惘、前景难料的苦闷。尤其令黛玉经常“气闷”的是,宝钗、湘云的到来扯动了宝玉的许多目光和心意,她自己也感觉到宝玉因此而冲淡了对她的情意,这让她意识到宝玉对于自己的感情还是阴晴莫辨、难以预料。而这些“气闷”又无人倾诉、无处遣发。
 
    莺莺的“情思不快”,黛玉的“气闷”,有着相近的情境和心境。《西厢记》在黛玉世界中的出现,就把二人的情思和心境勾连起来,同时,也把《西厢记》中崔、张二人的情感历程纳入到了宝、黛情感发展的历程中,让五百年前的精美爱情之歌在宝、黛的情感世界中再次奏响。
 
    我们看到,就在黛玉“气闷”难遣难诉之际,《西厢记》出现在她的面前,小说中详细描写了她与宝玉二人阅读《西厢记》的情景:
 
          林黛玉把花具且都放下,接书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第23回)
 
在这之后,《西厢记》的曲文就经常出现在二人的口中。我们可以看一看上文表中所列《红楼梦》中出现的《西厢》曲文,基本上都是使用在宝、黛二人身上,而且大多是在二人情感的表达、交流中。这些用于宝、黛二人身上的《西厢》曲文,给二人的情感发展提供了一个有着精典意义的故事情境和人物性格的参照。我们能从这些曲文-联想起《西厢记》所营造的崔、张爱情的有关情节、情境,同样,宝、黛二人也在崔、张爱情中读到了自己为之魂牵梦绕的理想化爱情状态。
 
    就在黛玉阅读《西厢记》之后,她在莺莺身上找到了一个情感参照,一个精神同类,她的“葬花”伤春情思就与莺莺的伤春情思在精神上遇合了。黛玉被莺莺因张生而伤春的苦闷情思深深地感染、打动,自然地,她把自己的情思自觉地依附于《西厢记》所营造的曲文意境和莺莺的情感上,如第23回想到“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时的“心痛神痴,眼中落泪”;第35回看到自己居所时想起“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由此流露出心境的孤寂凄凉,并比类莺莺而自叹自怜:“何命薄胜于双文哉!”此外,黛玉还会以莺莺的情感表达来修饰自己的情感,如第26回她午睡倦起时忘情呤出的“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之句。
 
    同时,宝玉在读到《西厢记》之后,也开始用张生的语言向黛玉表白心迹。虽然在这之前宝、黛二人已经有“两个一桌吃,一床睡,长的这么大了”(20)的亲密关系,宝玉也有什么你心我心的含蓄表达,但从未有如张生般对情感的直白表露。自从读到《西厢记》后,他也好像遇到了知音,在张生那里得到了精神鼓励,找到了对待爱情的行动指南。于是,我们看到宝玉不断地用张生的那种“疯痴”语言来表达自己对黛玉的爱情,以试探黛玉的心思,如第23回在二人共同读完《西厢记》后就对黛玉说:“我就是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第26回有黛玉在场时对紫鹃说:“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这种表达爱情的语言是他自己难以想到的。正是他读到了《西厢记》,被其中的崔、张爱情深深打动,才会自觉地以之修饰自己的爱情和语言。在宝玉使用张生的语言时,我们也看到了他背后的那个张生的身影。在这一过程中,宝玉对待爱情的态度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从上面所述宝、黛对《西厢》曲文的使用情况,可见《红楼梦》是把宝、黛爱情与崔、张爱情融为一体,让宝、黛在崔、张爱情中找到了自己的情感参照。从黛玉的情感依附、宝玉的情感表白,可见二人对崔张爱情有了情感上的共鸣,他们看到的是《西厢记》,想到的是自己的心事、处境,流露出的是他们对爱情的渴望和苦闷。因此,宝玉不断地使用《西厢》曲文试探黛玉的心迹,而黛玉也不断借用《西厢》曲文来表达自己的自叹自怜,倾诉自己的春困幽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西厢记》中崔、张二人的爱情契合了宝、黛心中对爱情的向往,又因为二人共同阅读过此书,他们就有了以之表诉情感的冲动和基础。可以说,《西厢记》在《红楼梦》情节中的登场点染了宝、黛爱情的发展,相应地也催动了故事情节的前进。小说在宝、黛二人的爱情历程中显露出崔、张爱情的波折,同时也从崔、张二人的情感挫折中映照出宝、黛爱情进展的艰难。在这一情节设置中,《西厢记》崔、张二人的情感发展为宝、黛的情感发展提供了一个精典爱情故事的映照,使宝、黛爱情的表现更富张力,更为饱满。
 
 
    正是在这一映照中,小说指示出了宝、黛与崔、张之间性格表现上的相似。这相对集中地表现在宝、黛二人的两段有关《西厢记》的情节中:
 
          宝玉笑道:“妹妹,你说好不好?”林黛玉笑道:“果然有趣。” 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林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说到“欺负”两个字上,早又把眼睛圈儿红了,转身就走。宝玉着了急,向前拦住说道:“……”说的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第23回)
 
          (紫鹃)说着倒茶去了。宝玉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林黛玉登时撂下脸来,说道:“二哥哥,你说什么?”宝主笑道:“我何尝说什么。”黛玉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一面哭着,一面下床往外就走。宝玉不知要怎样,心下慌了,……(第26回)
 
当宝玉在读完《西厢记》后,受到崔、张爱情的感染和促发,忘情地以张生之言向黛玉表白情意。当宝玉听到黛玉以莺莺的“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表达自己的春困幽情时,不自觉地以张生之言再次忘情,冲口对紫鹃说出“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之语。我们会由此读到宝玉身上的张生性格——深情、疯痴。而黛玉对宝玉两次表白的态度(“微腮带怒,薄面含嗔”,“登时撂下脸来”),也可以让我们不由想起莺莺对张生的态度,尤其是莺莺“闹简”、“赖简”中的情绪表现——既暗自欣喜张生来简达意,又故装矜持,“氲的改变了朱颜”;既递简私约,又临时变卦,愤口斥责,足见出一个贵族小姐的敏感、矜持和乖戾。这种性格在黛玉对待宝玉爱情表白的态度中也有极为相类的对应。黛玉在读完《西厢记》之后,顿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自认有一种找到精神同类的感觉,经常把自己的情感依附于莺莺身上,还以《西厢》曲文来修饰自己的情感,但当宝玉用《西厢》曲文向她表白爱情时,她又斥《西厢记》为“淫词”、“混帐书”。这种情境下的性格表现,与《西厢记》中的莺莺何其相似。
 
    当然,黛玉对宝玉所表达的爱情何其不向往,只是她并不希望宝玉用崔、张爱情来比类罢了,以免落入时人对崔、张爱情的讥评。黛玉的这种态度除了与她的性格有关,也与当时社会环境对《西厢记》及崔、张爱情的认识有关。
 
    《西厢记》一直是被正统人士视为乱人性情的导淫之作,在他们眼中,《西厢记》对男女爱情的大胆描写,崔、张二人在追求婚姻自由过程中的叛逆精神和行为,都被视为淫荡忤逆。《雍熙乐府》卷十九有套曲〔满庭芳〕《西厢十咏》,就对张生和莺莺愤口斥责:
          张生不才,学成锦绣,丧与裙钗,嘲风咏月西厢待,眼去眉来。写封书文学似海,害场病形体如柴,险把声名坏。全不想贤贤易色。弄甚么秀才乖。
 
          莺莺鬼精,麝兰半匀,花月娉婷,结丝萝不用媒和证,眼角传情。听瑶琴宵奔夜行,烧夜香胆战心惊。家不幸,枉着你齐齐整整。弄出个丑名声[⑦]
 
由于这种观念,市井阶层则更普遍的简单把《西厢记》看成是男女幽期密约的故事,视为淫书。明清时期一些小说叙述中就把《西厢记》斥为淫书,并视其为乱性宣淫的诱导工具——
《吴生寻芳雅集》(刊刻于明万历年间的话本小说集《国色天香》、《绣谷春容》中俱收)中言吴廷璋入娇凤闺房,“见几上有《烈女传》一帙。生因指曰:‘此书不若《西厢》可人。’凤曰:‘《西厢》,邪曲耳。’”[⑧]
 
    明末清初人烟水散人编次的《灯月缘》(又名《春灯闹》)第四回叙述道:“真生从容问道:‘闻得大娘素性好书,亦尝读《西厢传》而识崔、张之事乎?’兰娘道:‘淫词艳曲,妾所厌观;而况崔莺失身苟合,尤非女子所宜诵读。’”
 
    烟水散人编次的另一部小说《桃花影》记明成化间魏玉卿淫乱的一生,其第一回叙述道:“玉卿心心念念,只要娶个美丽妻房。虽有做媒的日逐到门,只是不肯轻允。每当独坐无聊,便把那《会真记》、《杨玉奴外史》、《武则天如意君传》,细细咀嚼”,并因之性情渐移。[⑨]
 
    清初小说《歧路灯》第十一回中谭孝移认为,《西厢记》和《金瓶梅》都是“淫行之书,邪荡之语,子弟未有不坏事者”[⑩]
 
    正是由于《西厢记》在当时的这一接受视角和解读角度,《红楼梦》中也在宝、黛周围布置了当时社会对《西厢记》的鄙视眼光和斥责声音。第51回宝琴的《蒲东寺怀古》就言:“小红骨贱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完全是斥责的声口。另外,第42回宝钗借机教训了黛玉的一次“失于检点”行为——行酒令时使用了《西厢记》的曲词,第54回贾母借《西厢记》故事,批评了那些才子佳人故事的瞎编祸人,都是把《西厢记》视为“邪书”、“淫词”、“混帐书”。
 
    而小说中宝、黛二人也正如那些卫道士们所说的,是在看了能移人性情的《西厢记》之后而被惹动情思的,并不时地把崔、张的情感投射在自己的身上,用崔、张的情词痴语来修饰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心曲。同时,宝、黛二人也在为自己与崔、张的大胆爱情行为联系在一起而胆虚,一样地和崔、张二人经历着理与情反复斗争的精神煎熬,一旦触及到《西厢记》在时人眼中的格调时,就会自惭形秽,自认理亏。当然,在我们看来,《红楼梦》把宝、黛爱情与崔、张的大胆行为联系起来,互为映照,从人物的精神性格,到其情感的境界格调,都有着极大的相通之处。
 
    而且,对于《红楼梦》的情节构思来说,黛玉与莺莺性格的这一对照,宝、黛爱情关系与崔、张爱情关系的这一照应,正可说明曹雪芹对《西厢记》的借鉴和在《红楼梦》叙述中的有意考虑、精心构思,也让读者在《西厢记》的阅读经验下体会到一种远接千里的意会之快。
 
    绾结言之,由《红楼梦》中《西厢记》杂剧曲文的使用情况,我们可以看出曹雪芹在小说情节构思上的考虑与安排。相同时节情境下的相类心境、性格和人物关系,曹雪芹是有意把宝、黛二人的这一段爱情发展架设在崔、张爱情的发展历程之上,以《西厢记》配合《红楼梦》,让崔、张爱情作为宝、黛爱情的映照。在宝、黛爱情的发展历程中,《西厢记》在二人世界的出现促动了二人爱情的发展。在宝、黛的爱情关系、性格表现方面,崔、张二人对其有着明显的映照、丰富作用。这一情节安排,对于宝、黛二人来说,有一种远接千里的精神重逢之感,为他们找到了一个情感参照、行动指南和精神鼓励;对于读者来说,可以在崔、张爱情的参照中领会到《红楼梦》情节安排和人物性格表现上的巧思,使得对宝黛爱情关系、性格心理的认识理解更为丰富、深刻,在阅读上获得更为丰满的体悟。
 
注释:


[①] ()刘鹗《老残游记·自叙》,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

[②] 由此表所列《红楼梦》使用《西厢记》杂剧曲文的情况,可知应为“金批本”,依据有三:()49回宝玉话中明提《闹简》。《西厢记》在明清时期的许多改本皆有出目,但以“闹简”名者只有“金批本”;()《红楼梦》中的所用《西厢记》杂剧曲文,除不明确出自何本外,有几处明确是出自“金批本”(表中标*)()23回“银样蜡枪头”中“蜡”字,《红楼梦》诸本皆用此字,而“金批本”亦为此字,此可作为《红楼梦》中《西厢》曲文取自“金批本”的一个参证。

[③] ()曹雪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影印。

[④] 隋树森《元曲选外编》所收暖红室本《西厢记》,中华书局1959年版。

[⑤] 《金圣叹批本西厢记》,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⑥] 朱一玄《红楼梦研究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603页。

[⑦] 《历代散曲汇纂》,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438页。

[⑧] ()赤心子编《绣谷春容》,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11页。

[⑨] ()烟水散人所编《灯月缘》、《桃花影》据陈庆浩、王秋桂编《思无邪汇宝》第18册,成易图书有限公司(台北)1997年版。

[⑩] ()李绿园《歧路灯》,中州书画社1980年版,第122页。
(本文发表于《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4 , Processed in 0.16287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