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红楼研究 查看内容

沈治钧:秦鲸卿学名小辨——纪念程乙本刊行两百二十周年

2012-7-23 10:22|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124| 评论: 0|来自: 《红楼梦学刊》2012年02期

摘要: 秦鲸卿学名小辨———纪念程乙本刊行两百二十周年沈治钧 内容提要: 秦钟表字鲸卿,在曹雪芹笔下,他的学名究竟是“秦鐘”还是“秦鍾”? 考察早期抄本与刊本可知,一方面“秦鐘”与“秦鍾”参差互见,以甲戌本为甚; 另 ...

                                                            秦鲸卿学名小辨

                                                 ———纪念程乙本刊行两百二十周年

                                                                   沈治钧

  内容提要: 秦钟表字鲸卿,在曹雪芹笔下,他的学名究竟是“秦鐘”还是“秦鍾”? 考察早期抄本与刊本可知,一方面“秦鐘”与“秦鍾”参差互见,以甲戌本为甚; 另一方面又趋向统一,即戚序、南图、程乙本统一为“秦鐘”,而甲辰、程甲本则统一为“秦鍾”,泾渭分明。因早期抄本中“秦鐘”在数量上占据着明显的优势,而且“鐘”字与“鲸卿”具备紧密的意义相关性,故可大体断言,曹雪芹的原笔当是“秦鐘” 而非“秦鍾”。程乙本不从程甲本,一律校正作“秦鐘”,这是《红楼梦》版本史上的一种返祖现象。它说明,程乙本相对于程甲本的众多改笔,有些是有早期抄本( 如己卯、庚辰本系统) 的版本依据的。

  关键词: 秦钟 “秦鐘” “秦鍾” 秦鲸卿 程乙本

  秦鲸卿就是秦钟。他是营缮郎秦业的儿子,小蓉大奶奶秦可卿的弟弟,痴公子贾宝玉的昵友( 口称“鲸兄”或“鲸哥”) ,小尼姑智能儿的恋人,贾府上下都尊称他“秦相公”。关于他的学名,有点疑惑之处,现辨正一下。

  在列藏、蒙府、戚序、南图本《石头记》里,有三条回目提到了秦鲸卿: 一是第七回“贾宝玉初会秦鲸卿”,二是十五回“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三是十六回“秦鲸卿夭逝黄泉路”。错字( 如“夭”讹为“大”) 不算,后两条回目诸本皆同。第一条回目有差异: 梦稿本总目和回首均空缺,甲戌、舒序本作“谈肄业秦钟结宝玉”,己卯、庚辰、程乙本作“晏宁府宝玉会秦钟”,甲辰、程甲本作“宁国府宝玉会秦钟”,王评本作“赴家宴宝玉会秦钟”。 ① 甲戌以下诸本都把“秦鲸卿”换成了“秦钟”,这没啥问题,措辞略有不同而已,秦鲸卿就是秦钟———“鲸卿”是表字,“钟”是他的学名。

  此外,还有一回的回目中暗含着秦钟,即除甲辰、程甲、程乙本外,己卯诸本第九回的回目作“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 舒序本“家塾”作“学堂”) 。这个“情友”指的就是秦钟。照此看来,秦钟比他的姐姐可神气多了,秦氏的名字在回目中只出现了一次,即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原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不提旧稿《风月宝鉴》了,只读今本《红楼梦》,便知弟弟秦鲸卿的重要性一点儿也不比姐姐秦可卿逊色。

  在书里,秦钟的学名与表字都是自自然然顺笔带写出来的,原没有任何特殊性。如甲戌本第七回与己卯本第九回分别写道:

  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向凤姐作揖问好。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 “比下去了! ”便探身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就命他身傍坐下,慢慢问他年纪、读书等事,方知他学名唤秦钟。( 诸本略同)

  宝玉终是不安本分之人,竟一味的随心所欲,因此又发了癖性,又特向秦钟悄说道: “咱们两个人一样的年纪,况又是同窗,以后不必论叔侄,只论弟兄朋友就是了。”先是秦钟不肯,当不得宝玉不依,只叫他“兄弟”,或叫他表字“鲸卿”。秦钟也只得混着乱叫起来。 ( 诸本略同)

  在那个年代,一个读书的少年既有学名,又有表字,没什么稀奇。“秦钟”谐音“情种”,这是包括脂砚斋在内的许多评点家早就揭示过的,也没啥好讲的。问题在于,他的学名究竟是什么?

  在当今的简化字文本中,这不成其为问题,他姓秦名 “钟”,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然而,在传统的繁体字文本中,也就是在曹雪芹生活的那个时代里,这就是个小小的问题了。如所周知,“钟”是个简化字,它替代了“鐘”与“鍾” 这两个繁体字,加上本来就有的那个繁体“鈡”字,可谓一身而三任了,负担不轻。而“鐘”与“鍾”这两个字实际上是不一样的,读音相同而已。查查《汉语大字典》等工具书,可洞然尽其义。

  先说“鐘”。《说文》: “鐘,樂鐘也。”它是一种打击乐器,也专指寺庙里悬挂的金属响器,引申为报时、报警、报信、集合、出工之类的信号,如唐人名句“深山何處鐘”、“古剎疏鐘度”、“夜半鐘聲到客船”、“月斜樓上五更鐘”,以及词语“鐘鳴鼎食”、“鐘鼓不絕”、“鐘磬”、“警鐘”、“喪鐘”。至于“鐘錶”、“鐘點”、“一刻鐘”、“十個鐘頭”等,就不必讲了。它可以用在地名、人名中,如“石鐘山”、“金鐘山”、“鐘鼓樓”、“王蘊鐘”、“沈鼎鐘”、“陳曦鐘”。可见“鐘”的意思比较单纯,基本上就是指当一天和尚就要撞一天的那种东西。

  再说“鍾”。《说文》: “鍾,酒器也。”它指盛酒的器皿,也叫酒盅、酒壶、酒卮。杜甫《奉送魏六丈佑少府之交广》:“掌中琥珀鍾,行酒雙逶迤。”( 《杜诗详注》卷二三) 引申为盛茶的器皿及其量词,同茶杯或一盏茶,如说“茶鍾”、“一鍾茶”。另作聚集、专注、寄托、赋予讲,如“鍾靈毓秀”、“心有獨鍾”、“王氣所鍾”、“一見鍾情”、“鍾愛”。它还是地名、姓氏、人名等方面的用字,如“鍾山”、“鍾水”、“鍾祥市”、“鍾粹宮”、“鍾繇”、“鍾馗”、“鍾嶸”、“鍾惺”、“鍾離漢”、“范鍾”、“況鍾”、“紀映鍾”、“駱鍾麟”、“岳鍾琪”、 “潘鍾瑞”、“錢鍾書”。可见“鍾”的义项较多,用途也广,其本义当是从注酒入器来的。

  事情还有复杂的一面,古时“鐘”与“鍾”可通假,特别是在指乐器的时候。《集韵·用韵》: “鍾,樂器。”《正字通 ·金部》: “鍾,《漢志》黃鐘,《周禮》作鍾,《詩》鍾鼓,亦作鐘。古二字通用。”须知,《正字通》是明末清初学人的著述,作者张自烈( 1597—1673) 说“古二字通用”,当指唐以前,实际上唐以后就渐渐少见它俩通用的情况了。尤其是到了有清一代,由于以《正字通》为蓝本增益而成的《康熙字典》起到了规范文字使用的显著效果,“鐘”与“鍾”在日常书写中基本上就不再通假了。特例自然是会有的,但特例正说明通例和惯例的存在。那时候,倘若有人把张继的名句“夜半鐘聲到客船”中的第三个字写成“鍾”,或把当世名将“岳鍾琪”( 1686—1754) 的姓名中间一个字写成“鐘”,那都肯定会被视为错别字的,书写者恐怕连个正儿八经的秀才也捞不到当。民族英雄岳飞的后裔“鍾琪”公表字东美,典出《墬形训》“东方之美者,有医毋闾之珣玗琪焉” ( 《淮南子》卷四) ,他的姓名的意思是我岳某“鍾”爱东方美玉,故中间一字“鍾”不能写成“鐘”。这是两个常用字,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及《千字文》即可辨认。不难料想,以曹雪芹的渊博与谨密,该不至于糊涂到分不清或马虎到不分清“鐘”与“鍾”的境地。

  既然如此,我们势必就想知道,秦鲸卿的学名到底是 “秦鐘”还是“秦鍾”? 习惯了简化字的大陆地区读者可以暂且不去管它,但依旧使用繁体字的港台地区读者便不能含糊了事了。况且,内地至今犹在印行繁体字图书,包括《红楼梦》原著及其研究著作,如《胡适红楼梦研究论述全编》(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 年版) 、《俞平伯论红楼梦》( 同上) 、《重校八家评批红楼梦》( 江西教育出版社 2000 年版) 、《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 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5 年版) 。更何况,二十多年来,内地各新闻、出版、文化、教育等机构已逐步推广使用了简化字“锺”( 现已收入国家语委与教育部联合颁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 ,用以部分替代繁体字“鍾”,从而减轻了“钟”字的负担,有效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混淆。如此一来,我们这些内地读者也还是得关心“鐘”与“鍾”的区别。在翻译成少数民族或外国拼音文字的时候,如果译者决意采用英人霍克思( David Hawkes) 意译人名的办法,那就也得斟酌斟酌。此事的关键在于,秦鲸卿的学名实际上是一个版本问题。

  在大多数的早期《石头记》抄本中,“秦鐘”与“秦鍾” 交错互见,显得有点混乱。有的抄本已经统一了,但到了刊本中又有所混淆,程伟元、高鹗一度似乎就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无论抄本还是刊本,纵然统一了,也还是有个正确与否的问题。冯其庸主编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没有理会“鐘”与“鍾”这两个字的差异,我们只好采用最原始、最笨拙的方法,把它们一个一个找出来。现将诸本各回中出现“秦鐘”与“秦鍾”的情况胪列如下:

  甲戌本: 第七回“秦鐘”13 处,“秦鍾”2 处( 批语) ; 第八回“秦鐘”8 处; 十三回“秦鐘”1 处; 十四回“秦鐘”4 处; 十五回“秦鐘”5 处,“秦鍾”25 处( 含批语 2 处) ; 十六回 “秦鐘”12 处,“秦鍾”10 处( 含批语 3 处) 。共计 80 处,其中“秦鐘”43 处,“秦鍾”37 处。

  己卯本: 第七回“秦鐘”11 处; 第八回“秦鐘”8 处; 第九回“秦鐘”24 处; 第十回“秦鐘”5 处( 含批语 1 处) ,“秦鍾” 1 处; 十三回“秦鐘 ”1 处; 十四回“秦鐘 ”4 处; 十五回“秦鐘”30 处( 含批语 2 处) ; 十六回“秦鐘”19 处( 含批语 1 处) ,“秦鍾”1 处; 十七回“秦鐘”2 处; 三十四回“秦鐘”1 处。共计 107 处,其中“秦鐘”105 处,“秦鍾”2 处。

  庚辰本: 第七回“秦鐘”12 处( 含总目 1 处) ; 第八回 “秦鐘”5 处,“秦鍾”3 处; 第九回“秦鐘”16 处,“秦鍾”8 处; 第十回“秦鐘”5 处; 十三回“秦鐘”1 处; 十四回“秦鐘” 4 处; 十五回“秦鐘”30 处 ( 含批语 2 处) ; 十六回“秦鐘 ”21 处( 含批语 2 处) ; 十七回“秦鐘”2 处; 三十四回“秦鐘”1 处; 四十七回“秦鐘”1 处。共计 109 处,其中“秦鐘”98 处, “秦鍾”11 处。

  梦稿本: 第七回“秦鐘”9 处; 第八回“秦鐘”8 处; 第九回“秦鐘”24 处; 第十回“秦鐘”5 处; 十三回“秦鍾”1 处; 十四回“秦鍾”3 处,“秦種”1 处( “種”当系错字) ; 十五回“秦鐘”27 处; 十六回“秦鐘”18 处,“秦鍾”2 处; 十七回“秦鐘” 2 处; 三十四回“秦鍾 ”1 处; 四十七回“秦鍾 ”1 处; 八十一回“秦鍾”1 处。共计 103 处,其中“秦鐘”93 处,“秦鍾”9 处,显误 1 处。

  列藏本: 第七回“秦鐘”11 处; 第八回“秦鐘”8 处; 第九回“秦鐘”19 处,“秦鍾”2 处; 第十回“秦鐘”2 处,“秦鍾”3 处; 十三回“秦鐘”1 处; 十四回“秦鐘”4 处; 十五回“秦鐘” 26 处,“秦鍾”2 处 ( 其中 1 处似潦草所致) ; 十六回“秦鐘 ” 18 处,“秦鍾”1 处; 十七回“秦鐘”2 处; 三十四回“秦瑧 ”1 处( “瑧”当系错字) ; 四十七回“秦鐘”1 处。共计 101 处,其中“秦鐘”92 处,“秦鍾”8 处,显误 1 处。

  舒序本: 第七回“秦鐘”11 处,“秦鍾”2 处( 总目与回首) ; 第八回“秦鐘”7 处,“秦鍾”1 处( 似漶漫所致) ; 第九回“秦鐘”24 处; 第十回“秦鐘”5 处; 十三回“秦鍾”1 处; 十四回“秦鍾”4 处; 十五回“秦鐘”30 处( 含批语 1 处) ; 十六回“秦鐘”20 处; 十七回“秦鍾”2 处; 三十四回“秦鍾”1 处。共计 108 处,其中“秦鐘”97 处,“秦鍾”11 处。

  蒙府本: 第七回“秦鐘”11 处( 含批语 1 处) ; 第八回 “秦鐘”8 处; 第九回“秦鐘”24 处( 含批语 1 处) ; 第十回 “秦鐘”7 处( 含批语 2 处) ; 十三回“秦鍾”1 处; 十四回“秦鐘”4 处; 十五回“秦鐘”28 处( 含批语 2 处) ,“秦鍾”3 处; 十六回“秦鐘”20 处( 含批语 2 处) ; 十七回“秦鐘”2 处; 三十四回“秦鐘”1 处; 四十七回“秦鐘”1 处; 八十一回“秦鍾”1 处。 ② 共计 111 处,其中“秦鐘”106 处,“秦鍾”5 处。

  戚序本: 第七回 13 处( 含批语 1 处) ,第八回 8 处,第九回 25 处,第十回 6 处( 含批语 1 处) ,十三回 1 处,十四回 4 处,十五回 31 处( 含批语 2 处) ,十六回 20 处( 含批语 2 处) ,十七回 2 处,三十四回 1 处,四十七回 1 处,共计 112 处,均作“秦鐘”,无一例外。除此,第七、八、九、十六回眉批上各有 1 处引用程甲本,故均作“秦鍾”,共计 4 处。这些眉批当系有正书局老板狄葆贤( 楚青) 所加,非戚序本原有文字。

  南图本: 正文与批语均同有正戚序本,即均作“秦鐘” ( 总计 112 处) ,无一例外。无有正书局眉批。 ③

  甲辰本: 第七回 13 处( 含总目 1 处) ,第八回 10 处,第九回 23 处,第十回 5 处,十三回 1 处,十四回 2 处,十五回 28 处,十六回 17 处,十七回 2 处,三十四回 1 处,四十七回 1 处( 漶漫 ) ,共计 103 处。 其中除第七回回首目录作“秦鐘”及四十七回漶漫不可辨识外,其馀 101 处均作“秦鍾”。

  程甲本: 十三回 1 处、三十四回 1 处及八十一回 1 处作 “秦鐘”( 总计 3 处) ,十六回开头多 1 处“秦鍾”,四十七回1 处作“秦鍾 ”,其馀全同甲辰本。 亦即共计 105 处,其中 “秦鐘”3 处,“秦鍾”102 处。

  ④ 程乙本: 回次与出处全同程甲本,但均作“秦鐘”( 总计 105 处) ,无一例外。

  嗣后的清代翻刻本及评批圈点刊本,都是程甲本的子孙,所以大体上均同程甲本。如嘉庆十六年( 1811) 辛未东观阁重刊本前八十回中仅十三回与三十四回各 1 处保留 “秦鐘”( 同程甲本) ,其馀皆从程甲本作“秦鍾”,甚至连程甲本八十一回的 1 处“秦鐘”也改成了“秦鍾”。王希廉评本、张新之评本则全书均作“秦鍾”,无一例外,从而彻底完成了秦鲸卿学名统一为“秦鍾”的任务,合乎甲辰、程甲本的内在逻辑。

  从上述情况可知,在早期抄本和刊本中,一方面秦鲸卿的学名“鐘”与“鍾”是参差互见的,以甲戌本为甚; 另一方面又是趋向统一的,即戚序、南图、程乙本统一为“秦鐘”,而甲辰本( 仅 1 处例外) 和程甲本( 仅 3 处例外) 则统一为 “秦鍾”,可谓泾渭分明。显而易见,“鐘”与“鍾”不仅同音,而且形近,古时两字还可通用,这便很容易造成混淆了。从书写笔画上看,前者二十笔,后者十七笔,故对喜欢偷懒的抄手而言,把“鐘”错写为“鍾”的几率当更高些。然而,如今从总体上看,“秦鐘”在早期抄本中无疑是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的。这种奇特的景象表明,当初曹雪芹给秦鲸卿起的学名,极可能是“鐘”而非“鍾”。

  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判断依据呢? 有的,那就是表字 “鲸卿”的用典。如所周知,表字与学名必有相关性,班固论“姓名”云: “或旁其名为之字者,闻名即知其字,闻字即知其名。”( 《白虎通义》卷八) 。乾嘉朴学大师王引之《春秋名字解诂》归纳名与字的关系为“五体”( 同训、对文、连类、指实、辨物) ,还总结了六种破译方法,即“六例”( 通作、辨讹、合声、转语、发声、并称) ,可见字与名紧密相关,如司马光《越州张推官字序》所说: “字必附名而为义焉。”( 《温国文正司马公集》卷六四) 《红楼梦》中的甄费字士隐、贾化字时飞( 号雨村) 、林海字如海( 或儒海) 、贾赦字恩侯、贾政字存周、贾瑞字天祥、薛蟠字文龙( 或文起) 、詹光字子亮,以及林黛玉字颦儿、李纨字宫裁等,均属此类。班固《两都赋》说: “于是发鲸鱼,铿华钟,登玉辂,乘时龙。”范晔《后汉书》卷四十班固本传李贤注引薛综《西京赋》注云:

  海中有大鱼名鲸,又有兽名蒲牢。蒲牢素畏鲸鱼,鲸鱼击蒲牢,蒲牢辄大鸣呼。凡钟欲令其声大者,故作蒲牢于其上,撞钟者名为鲸鱼。钟有篆刻之文,故曰 “华”。( 《班彪列传》第三十)

  在班固《两都赋》与《后汉书》李贤注中,“钟”字原均作 “鍾”,那 时“鐘”与“鍾”通 用。后 世 运 典 使 事,便 多 作 “鐘”了。

  例如“鯨鐘”指大钟。王起《寅月衅龟赋》: “齊國鯨鐘,仁稱孟子。”( 《全唐文》卷六四一) 陆游《雍熙请机老疏》: “鯨鐘鼉鼓,無非塗毒家風。”( 《渭南文集》卷二四) 刘基《钧天乐》: “鯨鐘虎虡鏗鴻蒙,撼崑崙兮殷崆峒。”( 《列朝诗集》甲集前编第一) 又“华鲸”也指钟或钟声。刘克庄《春暮》: “闲拂午窗惊野马,梦游天竺听华鲸。”( 《后村集补》) 陈宓《题妙寂寺》: “老鹊呼檐人起早,华鲸催午日西迟。” ( 《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卷四) 另外,“鲸吼”与“鲸音” 均指洪亮的钟声。林宽《送人归日东》: “波翻夜作电,鲸吼昼为雷。”( 《全唐诗》卷六○六) 喻良能《西禅寺》: “鸟飞不尽上方远,鲸吼希闻别院深。”( 《香山集》卷八) 胡仲弓《题山居十绝·深省》: “鲸音千里送惊涛,偏为人间破睡魔。”( 《苇航漫游稿》卷四) 张经《潇湘八景诗》: “鲸音送残照,敲落楚天霜。”( 《岳阳楼集》) 至于僧人所敲击的木鱼是否同鲸鱼相关,其说不一,姑置不论。

  由此可知,表字“鲸卿”跟学名“秦鐘”确乎具备意义上的紧密关联。鉴于古时“鐘”与“鍾”通用,所以不必硬说 “秦鍾”就一定是错误的,但曹雪芹原本选用的当是“秦鐘”,而非“秦鍾”,好像也够清楚的了。尤其应该考虑到,各早期抄本中笔画较繁的“秦鐘”在数量上竟占据着明显的优势,这就不能视作偶然的现象了。只是到了抄本下游的甲辰本,“秦鍾”才转而成为了后起之秀。由于程甲本沿袭了甲辰本系统的文字,所以“秦鍾”将错就错,最终便因讹成实了。以至于,不仅大量的清代至民国的《红楼梦》原著及其续书和论著中采用“秦鍾”一名,而且在海峡两岸眼下出版的《红楼梦》评批校注繁体字文本( 含研究与普及著述) 中,“秦鍾”仍比“秦鐘”更为常见———即便是以脂本 ( 如庚辰本) 为底本校订的本子。影响所及,上个世纪 80 年代以来,在简化字排印的红学论著中,居然也大量出现了 “秦锺”字样。 ⑤ 相比而言,俞平伯的《红楼梦八十回校本》统一作“秦鐘”,那自然是较为妥当的。时下日语的常用汉字中有“鐘”无“鍾”,故《红楼梦》现代日译本及日文红学论著中均作“秦鐘”,那是歪打正着,不足为奇。倒是他们把《围城》( 荒井健等日译本题名“結婚狂想曲”) 的作者标为“銭鐘書”,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实际上,真正令我觉得有些纳罕的是,处在乾隆抄本与刊本最下游的程乙本,竟然在秦鲸卿的学名上呈现出了应当引起注意的返祖现象,即把程甲本中的“秦鍾”通通改成了“秦鐘”。这其间的道理何在呢? 出版人与整理者为什么要这么改? 一个现成的答案是,程伟元、高鹗察觉到了学名“鐘”与表字“鲸卿”之间的意义相关性,遂确认程甲本上的“秦鍾”都是错的,故在程乙本上一律置换成了“秦鐘”。他们的态度格外认真,竟连一条漏网之鱼也没有留下。此外,窃以为,程高当是参考了甲辰本系统之外的某些早期抄本,譬如己卯、庚辰本系统的本子。他们在程乙本《引言》中说:

  一、是书前八十回,藏书家抄录传阅几三十年矣,今得后四十回合成完璧。缘友人借抄、争睹者甚夥,抄录固难,刊板亦需时日,姑集活字刷印。因急欲公诸同好,故初印时不及细校,间有纰缪。今复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改订无讹,惟识者谅之。一、书中前八十回抄本,各家互异; 今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其间或有增损数字处,意在便于披阅,非敢争胜前人也。 ( 程乙本卷首)

  照此看来,在程高眼里,恐怕程甲本上的那 102 处“秦鍾”都是“纰缪”,而程乙本上的这 105 处“秦鐘”则全是“复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改订无讹”的结果,全是“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的结果。

  既然他们坦率承认“其间或有增损数字处,意在便于披阅”,那么程乙本相对于程甲本的大量异文,便不见得个个都有版本依据。然而,至少“秦鐘”当是例外的。这有一个旁证,即秦鲸卿初次登场的那一回( 第七回) 的回目。兹列诸本异文如下:

  ( 1) □□□□□□□□ ( 总目与回首均空缺,梦稿本)

  ( 2) 談肄業秦鐘結寶玉( 甲戌本)

  ( 3) ——————鍾————( 舒序本)

  ( 4) 晏寧府寶玉會秦鐘( 己卯、庚辰、程乙本)

  ( 5) 賈寶玉初會秦鯨卿( 列藏、蒙府、戚序、南图本)

  ( 6) 寧國府寶玉會秦鐘( 甲辰本回首目录)

  ( 7) ——————————鍾( 甲辰本总目、程甲本、东观阁本)

  ( 8) 甯——————————( 张评本)

  ( 9) 赴家宴———————( 王评本)

  诸本此处的景象那么混乱,程乙本居然不从程甲本,而是独同己卯、庚辰本; 不仅“秦鐘”这个学名一模一样,而且那个假借字“晏”( 通宴) 也是相同的。这决不可能是偶然的巧合。

  缘此可以肯定,程伟元、高鹗在整理程乙本时,他们所 “聚集”的“各原本”中必定包括己卯、庚辰本系列的抄本,他们“广集核勘”与“补遗订讹”的参校本中,必定包括己卯、庚辰本系列的抄本。如前所列,在己卯本中秦鲸卿的学名共有 107 处,其中“秦鐘”105 处,“秦鍾”2 处; 在庚辰本中共有 109 处,其中“秦鐘”98 处,“秦鍾”11 处。也就是说,在己卯、庚辰本系统中,从数量上来说,“秦鐘”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秦鍾”则处于绝对的劣势,其中己卯本的倾向性尤其鲜明。我以为,这就是程乙本上秦鲸卿的学名一律改作“秦鐘”的由来。这一校改是对的,它修正了自甲戌本至程甲本所层层累积起来的一个错误,当属恢复曹雪芹原稿的本来面目的明智之举。

  另有一个参照系不妨趁便谈谈。这个参照系就是秦氏可卿、鲸卿姊弟的父亲的名讳。他的名字分别出现在第八回( 2 处或 3 处) 、第九回( 1 处) 、十三回( 1 处) 、十五回( 1 处) 、十六回( 1 处) ,总计五回 6 处或 7 处。统计如下:

  甲戌本: 第八回两处均作“秦業”,第一处下双行小字夹批云: “妙名。業者,孽也。蓋云情由孽而生也。”十三回作“秦葉”,十五、十六回均作“秦業”。

  己卯、庚辰本: 第八、九、十五、十六回均作“秦業”,惟十三回作“秦葉”。庚辰本十六回另有一条畸笏叟眉批中作“秦業”。

  梦稿、列藏、舒序、甲辰本: 各回统一,均作“秦業”。

  蒙府、戚序本: 第八、九、十五回作“秦業”,十三、十六回作“秦葉”。

  南图本: 十五回作“秦葉”,馀同蒙府、戚序本。 ⑥

  程甲本: 第八回两处均作“秦邦葉”,第九、十三、十五、十六回作“秦業”。东观阁本、王评本同,但第九回开篇“秦業父子”均改作“秦鍾父子”。张评本第八回两处均改作 “秦邦業”,馀同程甲本作“秦業”,并于“秦邦業”第一次出现时夹批云: “‘秦邦’言西国,死方也,空界也。”

  程乙本: 各回统一,均作“秦邦業”。

  秦父的名字有“業”、“葉”、“邦葉”、“邦業”之别,其中 “業”与“葉”音同形近,易讹,两者必有一个是错的。鉴于 “秦業”在数量上占据着明显的优势,并且甲戌本上还有脂批点明了“業”字的寓意,估计“秦業”一名当为曹雪芹原有的笔墨。 ⑦ “業”谐音“孽”,这两个字在江南一带方言( 如吴语) 中同音,何况它俩至今还同义,“業障”通“孽障”。他生养的一女一儿,俱“擅风情、秉月貌”,因情丧生,一门绝户,正可谓“宿孽总因情”,那么他自己正该名叫“秦業”,谐音 “情孽”,即“情由孽而生”的意思,或者说因情生孽,孽由情生。程高甲乙两本中的那个“邦”字,不知何所依而来,似有画蛇添足之嫌( 张新之的阐释较牵强) ,但“業”与“葉” 显然都是有版本根据的。程高在乙本上弃“葉”取“業”,最终统一为“秦邦業”,当也是参校各早期抄本而“改订”的结果。这跟他们把“秦鍾”统一校 正 为“秦鐘”,颇具相似之处。

  在现代红学史上,程乙本曾经风光过。由于胡适的推崇与聂绀弩的偏爱,自 1927 年至 1982 年,作为《红楼梦》的通行本,程乙本一度独霸天下达半个多世纪之久。在此期间,绝大多数读者都是凭借以程乙本为底本的现代校注本来梦入红楼的。直到今天,程乙本依旧不乏知音。至于《红楼梦》版本的研究与校勘,自然也离不开程乙本。但是,毋庸讳言,眼下的红学界更重视脂评系统的抄本,相比而言,对程高系统的刊本便或多或少有些忽略了。程甲本还好,学界共识,程甲本的底本也是一种或几种乾隆抄本,故它仍然得到了学术上的青目。惟独程乙本,夸张点儿讲,上世纪 80 年代初之后,它便几乎落魄到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境地,在一定程度上遭受到了轻视、忽视乃至歧视。近些年来情况已有所改观,光程乙本的影印本就出版了两部。

  比较起来,程伟元和高鹗在程乙本上所动的手脚( 指没有版本依据的增删修改) ,当多于程甲本,这是可以基本肯定的。程乙本往往不招专家待见,不获读者信任,确非无因。然而,我们也应认识到,程乙本堪称程高的定本,文字特色相当鲜明,自有其不可替代的阅读欣赏价值。从校勘的角度看,程乙本也并非毫无可取的地方。换言之,它的亲生父亲程甲本是难以包办一切的,有些事情尚须儿子程乙本出面解决。秦鲸卿的学名问题,就是一个还算典型的例证。它说明,程乙本相对于程甲本的某些改笔,的的确确是有早期抄本( 如己卯、庚辰本系统) 的版本依据的。

  附言: 海上顾鸣塘教授遐览渊博,才高德厚,尝关注红学话题,精研程高摆印本,创见甚夥。丁丑孟秋有幸于北京饭店下榻一处,接谈欢洽,遂获交游殊荣。丁亥晚秋相遇于湖北黄冈会议,归途同上武昌黄鹤楼,楚天极目,快何如之? 旋闻身染沉疴,深以为念,时常电话联络。屡蒙赠诗,虽不及酬唱,亦实忻慰。今年新正初六日忽传噩耗,先生溘然长逝,年仅六旬,我心悲伤莫名。因缀短章,谨申哀悼之痛。挽曰: “人日神游黄鹤楼,谪仙已报赴瀛洲。羡君跋扈尘缘断,愧我蹉跎情泪流。天上谈天天女醉,梦中说梦梦魂愁。虎头健笔留芳久,鸦噪驴鸣遍九州。”呜呼哀哉,伏惟尚飨。壬辰上元夜于京郊。

  注释

  ① 程甲本据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5 年影印本,程乙本据中国书店 2011 年影印本。卞藏本第七回总目缺,回目作“贾宝玉初会秦鲸卿”,同列藏、蒙府、戚序、南图本。见《卞藏脂本红楼梦》第 181 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6 年。

  ② 按蒙府本后四十回系后人据程甲本系统刊本抄补,非蒙府本原貌,故其八十一回“秦鍾”1 处可忽略。

  ③ 卞藏本第七回 10 处、第八回 8 处、第九回 22 处、第十回 5 处,共计 45 处,均作“秦鐘”,无一例外。

  ④ 按程甲本随印随改,故纯粹的程甲本( 即最初刷印的本子) 并不多见。国家图书馆藏本( 书目文献及北图出版社两次据以影印) 是否即纯甲本,尚待考证。疑其上的“秦鐘”3 处乃修版所致。

  ⑤ 按冯梦龙编《醒世恒言》卷三《卖油郎独占花魁》中男主角名秦重,据以改编的戏曲或作“秦鍾”,简化字文本中可作 “秦锺”。秦鲸卿的学名情形有所不同,据曹雪芹原意,繁简字两种文本中当分别作“秦鐘”与“秦钟”。

  ⑥ 据魏绍昌《新发现的“有正本”〈红楼梦〉底本浅说》介绍,有正戚序本的付印底本( 戚沪本) 十五回原亦作“秦葉”,同南图本。魏文载《红楼梦学刊》1979 年第 2 期。此文后改题《谈“有正本”的底本》,收入魏著《红楼梦版本小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 年。卞藏本第八回 1 处( 较诸本少 1 处或 2 处) 、第九回 1 处,均作“秦業”。

  ⑦ 刘世德《读红脞录》第 15 节《秦钟之父》已指出,“秦業”当是曹雪芹的原文。见刘著《红楼梦版本探微》第 274 页至 277 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年。

       (本文作者: 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5 , Processed in 0.62499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