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金瓶研究 查看内容

周钧韬:金瓶梅鉴赏(27)西门庆迎请宋巡按

2012-5-15 16:21|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607| 评论: 1|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由于蔡京的包庇,西门庆再度逍遥法外。且得知蔡太师条陈七件事,旨意准行,蔡状元蔡蕴见朝,已点了两淮巡盐,这对西门庆做贩盐的买卖,十分有利。西门庆心中不胜欢喜。为巴结新任山东巡按监察御史宋乔年与新任两 ...

  由于蔡京的包庇,西门庆再度逍遥法外。且得知蔡太师条陈七件事,旨意准行,蔡状元蔡蕴见朝,已点了两淮巡盐,这对西门庆做贩盐的买卖,十分有利。西门庆心中不胜欢喜。为巴结新任山东巡按监察御史宋乔年与新任两淮巡盐御史蔡蕴,西门庆大事铺张:

  西门庆知了此消息,与来保、贲四骑快马先奔来家,预备酒席。门首搭照山彩棚,两院乐人奏乐,叫海盐戏并杂耍承应。原来宋御史将各项伺候人马都令散了,只用几个蓝旗清道,官吏跟随,与蔡御史坐两顶大轿,打着双檐伞,同往西门庆家来。当时哄动了东平府,大闹了清河县,都说:“巡按老爷也认的西门大官人,来他家吃酒来了。”慌的周守备、荆都监、张团练,各领本哨人马,把住左右街口伺候。西门庆青衣冠带,远远迎接。两边鼓乐吹打,到大门首下了轿进去。宋御史与蔡御史都穿着大红獬豸绣服,乌纱皂履,鹤顶红带,从人执着两把大扇。只见五间厅上,湘帘高卷,锦屏罗列。正面摆两张吃看桌席,高顶方糖,定胜簇盘,十分齐整。二官揖让进厅,与西门庆叙礼。蔡御史令家人具贽见之礼:两端湖绸、一部文集、四袋芽茶、一方端溪砚。宋御史只投了个宛红单拜帖,上书“侍生宋乔年拜”。向西门庆道:“久闻芳誉。学生初临此地,尚未尽情,不当取扰。若不是蔡年兄见邀,同来进拜,何以幸接尊颜?”慌的西门庆倒身下拜,说道:“仆乃一介武官,属于按临之下。今日幸蒙清顾,蓬荜生光。”于是鞠恭展拜,礼容甚谦。宋御史亦答礼相还,叙了礼数。当下蔡御史让宋御史居左,他自在右,西门庆垂首相陪。茶汤献罢,阶下箫韶盈耳,鼓乐喧阗,动起乐来。西门庆递酒安席已毕,下边呈献割道。说不尽肴列珍羞,汤陈桃浪,酒泛金波。端的歌舞声容,食前方丈。西门庆知道手下跟从人多,阶下两位轿上跟从人,每位五十瓶酒、五百点心、一百斤熟肉,都领下去。家人、吏书、门子人等,另在厢房中管待,不必细说。当日西门庆这席酒,也费勾千两金银。

  那宋御史又系江西南昌人,为人浮躁,只坐了没多大回,听了一折戏文就起来。慌的西门庆再三固留。蔡御史在旁便说:“年兄无事,再消坐一时,何遽回之太速耶!”宋御史道:“年兄还坐坐,学生还欲到察院中处分些公事。”西门庆早令手下,把两张桌席,连金银器,已都装在食盒内,共有二十抬,叫下人夫伺候。宋御史的一张大桌席、两坛酒、两牵羊、两对金丝花、两匹段红、一副金台盘、两把银执壶、十个银酒杯、两个银折盂、一双牙箸。蔡御史的也是一般的。都递上揭帖。宋御史再三辞道:“这个,我学生怎么敢领?”因看着蔡御史。蔡御史道:“年兄贵治所临,自然之道,我学生岂敢当之!”西门庆道:“些须微仪,不过侑觞而已,何为见外?”比及二官推让之次,而桌席已抬送出门矣。宋御史不得已,方令左右收了揭帖,向西门庆致谢,说道:“今日初来识荆,既扰盛席,又承厚贶,何以克当?徐容图报不忘也。”因向蔡御史道:“年兄还坐坐,学生告别。”于是作辞起身。西门庆还要远送,宋御史不肯,急令请回,举手上轿而去。

  西门庆回来,陪侍蔡御史,解去冠带,请去卷棚内后坐。因分付把乐人都打发散去,只留下戏子。

  西门庆见手下人都去了,走下席来,叫玳安儿附耳低言,如此这般:“即去院里,坐名叫了董娇儿、韩金钏儿两个,打后门里用轿子抬了来,休交一人知道。”那玳安一面应诺去了。……

  西门庆饮酒中间,因题起:“有一事在此,不敢干渎。”蔡御史道:“四泉有甚事,只顾分付,学生无不领命。”西门庆道:“去岁因舍亲,在边上纳过些粮草,坐派了些盐引,正派在贵治扬州支盐。望乞到那里,青目青目,早些支放,就是爱厚。”因把揭帖递上去,蔡御史看了。上面写着:“商人来保、崔本,旧派淮盐三万引,乞到日早掣。”蔡御史看了笑道:“这个甚么打紧。”一面把来保叫至跟前跪下,分付:“与你蔡爷磕头。”蔡御史道:“我到扬州,你等径来察院见我。我比别的商人早掣取你盐一个月。”西门庆道:“老先生下顾,早放十日就勾了。”蔡御史把原帖就袖在袖内。一面书童旁边斟上酒,子弟又唱《下山虎》:……

  唱毕,已有掌灯时分,蔡御史便说:“深扰一日,酒告止了罢。”因起身出席,左右便欲掌灯,西门庆道:“且休掌烛,请老先生后边更衣。”于是从花园里游玩了一回,让至翡翠轩那里,又早湘帘低簇,银烛荧煌,设下酒席完备。海盐戏子,西门庆已命手下管待酒饭,与二两赏钱,打发去了。书童把卷棚内家活收了,关上角门,只见两个唱的,盛妆打扮,立于阶下,向前花枝招颱磕头。

  蔡御史看见,欲进不能,欲退不舍。便说道:“四泉,你如何这等爱厚?恐使不得。”西门庆笑道:“与昔日东山之游,又何异乎?”蔡御史道:“恐我不如安石之才,而君有王右军之高致矣。”于是月下与二妓携手,不啻恍若刘阮之入天台。

  这一段文字集中写了西门庆“交通官吏”的手段和所获取的利益。

  西门庆“交通官吏”,结交权贵,一是为了保护和发展自己的商业活动,二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地方上的地位身价。小说一开始就写西门庆交通官吏。那时是结交地方官吏,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为杀武大郎获罪而贿赂县官;通过亲家陈洪而趋奉杨戬;通过翟谦重金贿赂而结交蔡京,不久便当上了提刑官。这是西门庆结交权贵的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则开始于结交新科状元蔡一泉(蔡蕴)。蔡氏是蔡京的假子,由翟谦介绍而来。西门庆自然极意奉承。本回写蔡一泉已授官两淮巡盐御史,且与新巡按宋乔年一起路经清河。西门庆与地方官出郊五十里,大礼迎接。一顿酒宴就花了西门庆一千两银子。临别时,西门庆又重金相赠。两位御史大人连连称谢,“徐容图报不忘”。西门庆舍得花大价钱,做的是一本万利的交易。西门庆正在做贩盐的生意。他请求蔡御史批准他比别的盐商在扬州提前交盐。这对蔡御史来说乃是举手之劳,便欣然允诺。如此一笔交易,西门庆日后就能获得巨额利润。西门庆还请蔡御史转央宋巡按开脱杀人犯苗青。后来果然又使苗青逍遥法外。西门庆极意趋奉宋巡按,因巡按考察地方官吏,关系赏罚升黜。后来西门庆通过宋巡按,让妻兄吴大舅及同僚荆都监当了官或升了官。地方上不少人要求升迁,都通过西门庆走宋巡按的后门。反之,对西门庆来说,此举对巩固和发展他在地方的势力很有好处。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写西门庆与蔡御史、宋巡按时表现了不同的倾向性。作者写西门庆是那样的慷慨、大度,那样的自信和充满着活力。他接待蔡御史、宋巡按的排场是那样有气派:一顿酒宴就是一掷千金,是那样的盛大;礼物一送就是二十抬,是那样的丰厚。西门庆送妓女董娇儿给蔡御史陪宿,蔡御史只给妓女一两银子。西门庆笑着说:“文职的营生,他哪里有大钱与你,这个就是上上签了。”小说中的这些描写正确地表现了处于上升时期的新兴市民阶层是那样的充满着力量和信心。这是新的社会力量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相反,作者写蔡御史、宋巡按则给予了辛辣的讽刺。身为御史的高官,在一个小小的商人面前表现得那样卑微。面对西门庆慷慨相赠的二十抬金银礼品,宋巡按在一番故作姿态后,连称“何以克当,徐容图报不忘也”,显得那样受宠若惊。西门庆派两个妓女给蔡御史陪宿,蔡御史是那样的“欲进不能,欲退不可”,连谢西门庆“这等厚爱”,并把一个不通文墨的商人西门庆吹捧成王羲之一流的名士,表现出一付无耻可笑的嘴脸。至于西门庆提出的提早掣盐和释放苗青的要求,他们无不允诺,反过来表现出曲意逢迎的丑态。简言之,《金瓶梅》这些入骨的描写,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官僚在金钱面前卑躬屈膝的丑态,辛辣地讽刺了他们拜倒在商人面前的卑劣行径。如此一贬一褒,小说作者十分真实地揭露了当时社会上阶级力量的新变化:封建统治阶级日益腐朽垮台,新兴的市民阶层日益壮大发展。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全冉粉 2012-6-21 11:18
也不能算新兴市民阶层。发了一个西门庆,破了多少赵寡妇。

查看全部评论(1)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5 , Processed in 0.0723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