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者研究 查看内容

欧阳健:黄小配小说考证的新收获

2010-5-11 16:41| 发布者: 寥风斋| 查看: 1509| 评论: 0

摘要: 由香港广东社团总会、纪念黄世仲基金会联合主办,香港大学中文系、香港历史博物馆协办的“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纪念暨黄世仲投身革命百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2001年8月24日-25日在香港历史博物馆隆重召开,会议取得了多方 ...

    由香港广东社团总会、纪念黄世仲基金会联合主办,香港大学中文系、香港历史博物馆协办的“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纪念暨黄世仲投身革命百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2001年8月24日-25日在香港历史博物馆隆重召开,会议取得了多方面的学术成果,从文献学的角度看,最值得欢呼的是黄小配小说考证的新收获,举其要者,约有三端:

    一、《吴三桂演义》作者身份的确定

    事先出版的研讨会论文集《黄世仲与辛亥革命》(2001年8月第一版),收有多伦多加港文献馆馆长杨国雄先生的《港台及海外图书馆所藏黄世仲著作初探》一文,介绍了香港从1888年开始实施的书籍登记法例:“每当出版者或印刷者制作一本书後,便有责任将他们的书刊送交香港政府登记。登记後,香港政府把每种刊物一本送往英国博物馆(现在收藏书籍的那部份改称英国图书馆)收藏。……香港政府每季便将这些登记的资料在《香港政府宪报》(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中文又称《香港辕门报》)公佈。这个书籍登记表英文称作:Return of booksregistered under Section 6 of Ordinance No.2of 1888,during the quarter ended……每种刊物列明:书名、何种语文撰写、著者或翻译者或编者、内容、印刷者或出版者地址、姓名、出版日期、页数、大小、版次、印数、排版或石印、价目、版权持有人及地址这几个项目。中文书用广州音音译书名,再加意译,有时会加上中文书名,著者名用广州音音译,其他资料就用英文说明。”(《论文集》第263页)最可注意的是,在1911年6月至9月期内送往登记的,就有《吴三桂演义》一书,“著者署小配,别名世次郎、循环日报刊出版、日期1911年8月15日、一套两册、547页、印数2,000、售价6角。经电邮英国图书馆询问,证明该书是按书籍登记法例入藏该馆,现已接洽复制显微胶卷。黄世仲这本小说还未有人提过,可能和《镜中影》一书同是孤本。”(《论文集》第264页)

    《论文集》中还收有胡志伟先生的《黄世仲研究的艰难历程与现况》,文中提到:“在港大孔安道图书馆退休後移民加拿大出任加港文献馆馆长的杨国雄先生在本届研讨会上提供的海外图书馆庋藏黄世仲著作目录,使众多的黄世仲研究专家少走了许多弯路。杨先生从英国图书馆找到的黄世仲小说第廿种——《吴三桂演义》孤本,有两册547页,为迄今所见之黄世仲小说中篇帙较大者。此书出版距离武昌起义不到半年,她所激发的民族大义,催生了关内十八行省反正。本人深信,《吴三桂演义》的繁体字本很快就会面世。”(《论文集》第289页)文后所加的第53条附注云:

    杨先生从英国订购的缩微胶卷至本届研讨会开幕之日尚未运抵香港,然笔者手头有一本北京华夏出版社一九九五年七月出版的《辽海丹忠录·吴三桂演义》合刊本(属于《中国古典小说名著百部丛书》),其中《吴三桂演义》占232页,23万字,署名[清]不著撰人著。此书的编者对“不著撰人”系何许人不置一字,但从此书的自序、凡例所用词汇成语与《洪秀全演义》的自序、例言相比,至少有四处是相同的:(一)“故俯拾即是,皆成文章”与“故能俯拾即是,皆成文章”(二)说吴三桂兵败时自饰“此天亡我,非战之罪也”,太平天国人才济济,然事卒不成,“或亦非战之罪欤?”(三)在吴传中评吴三桂的败因“观後来洪秀全,既据金陵,不思北进,情势相同” ;在《洪秀全演义》中也谈及“洪王之败实由於所得土地尺寸不舍……不遐北上”(四)吴传自序一开头就批驳“成王败寇之说”,《洪秀全演义》例言头一段就盛赞太史公“真能扫成王败寇之腐说,为英雄生色者”。从两部书自序与凡例的文章风格和气势看,“不著撰人”当系黄小配无疑。由此可见,黄世仲尚有一些笔名未为人知,而逐一发掘这些笔名将有助于进一步蒐寻他的遗著。(《论文集》第292页)

    这两条信息,立刻引起我的强烈关注。因为早在1986年,我与萧相恺先生为编纂《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四处访书时,就在上海复旦大学图书馆看到一本宣统辛亥(1911)孟冬上海书局石印本《吴三桂演义》,四卷四十回,正文半叶二十行,行四十字;又在中央戏剧学院图书馆看到一本上海华明书局石印本《吴三桂演义》,标“历史小说”,正文半叶十八行,行四十二字。二者均不题撰人。笔者于1996年撰写《晚清小说史》(浙江古籍出版社1997年出版),第六章“晚清时期的其他小说”第三节即为“讲史新篇《吴三桂演义》”,称《吴三桂演义》为“晚清最后一部讲史小说”。关于此书的作者,我仅据自序云“余近十年来喜从事于说部,尤喜从事于历史说部”,推测“似为一多产之小说家,然已难悬度其为何人。”(第390页)

    拜读杨、胡二先生的大文,我最初的反应是:他们说的《吴三桂演义》,可能就是宣统二年(1910)四月广东觉群小说社编印的《广州社会小说》合订本五种(《陈万言》、《吴三桂》、《大良阿斗官》、《剃头二借妻》、《奶妈娥》)之一的《吴三桂》,该书书口题《吴三桂小说》,十回,封面标“艳情史”。但此书篇帙不大,没有547页的规模,又似乎不像。胡志伟先生以此书《自序》、《例言》所用词汇成语与《洪秀全演义》的《自序》、《例言》相比,发现有四处相同,以证明确为黄小配所作,颇具说服力。惟杨先生从英国订购的缩微胶卷至研讨会开幕之日尚未运抵香港,不曾看到原本,总有些令人不甚放心。8月25日下午全体大会上,我当庭讲出自己的疑问,杨国雄先生即出示了从英国复印得的书影,封面为:

    宣统辛亥季夏

    吴 三 桂 演 义

    香港循环日报活版

    目录页卷端则题作:

    历史小说吴三桂演义 小配世次郎撰

    见到这份书影,黄小配《吴三桂演义》作者的身份,就确定无疑了。这真是晚清小说研究的重大收获。

    确定黄小配是《吴三桂演义》的作者,再回头来看这部作品,就可发现在许多根本问题上,与黄小配的其他作品是一脉贯通的。其中最重要的有两条:

    一、既体现了鲜明的民族主义倾向,又比狭隘的民族主义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在整个清代,能构成对满族政权重大威胁的,前有吴三桂,后有洪秀全,所以都为黄小配取以作为宣传种族革命小说的素材。《吴三桂演义》例言云:“夏国相屡议弃长沙北上,果如是,则结局正未可知。观后来洪秀全既据金陵,不思北进,情势相同。读者于此,当悟开创时代进取与保守,其得失何如矣。”都是从吸取历史教训的角度着眼的。第六回写吴三桂闻李自成占领北京,道:“李自成虽非吾主,然犹是中国人也。今明室既危,敌国窥伺,将来若为敌国所灭,恐虽欲为中国臣子而不可得矣。”第十九回写吴三桂起事,虑人心思明,马宝道:“盖今日人心,非思明也,思中国耳。”都涉及到民族主义的问题。例言对吴三桂采取批判态度,因为“吴氏非真知种族主义者也”。

    但黄小配的认识并未停留于此,而是指向了更为本质的东西。自序说:“自汉以来,易姓代祚,累朝鼎革之命运亟矣,成王败寇之说,向不足以挠余之脑筋,则以王者自王,寇者自寇,无关于成败也。吴三桂以一代枭雄,世受明恩,拥重兵,绾重镇,晚明末造,倚为长城,顾唯敝屣君父,袖手视国家之丧亡,是故明之亡也,人为李自成罪,余并为吴三桂诛。余观秦汉之交,刘邦曰:‘丈夫当如是。’项羽曰:‘彼可取而代也。’专制之尊,九五之荣,人所共趋,乌足为自成罪;而罪夫受明恩,食明禄,而坐视明危耳,视君父曾不若一爱姬,北面敌国以取藩封,三藩中吴氏其首也。”在作者的思想中,清之代明,不过如历来之“代祚”、“鼎革”一样,并不存在“亡国”的问题;甚至李自成的造反,也不过是专制体制下“人所共趋”的通病,不应该作为受到责备的理由。这种认识无疑有着更多进步的时代色彩。第一回开卷即曰:“中国学者视得君权太重,故把民权视得太轻。任是说什么‘吊民伐罪’、‘定国安民’,什么‘顺天应人’、‘逆取顺守’,只是稀罕这个大位。道是身居九五,玉食万方,也不计涂炭生灵,以博一人之侥幸。故争城争地,杀人盈城,流血成海,也没一些儿计到国民的幸福,究竟为着什么来?你看一部二十一史,不过是替历朝君主争长争雄,弄成一部血腥的历史。”反对将君位看得太重,民权看得太轻,指出:“做百姓的只图苟安,做官吏的只贪富贵,统通没有爱国的感情,自然酿成亡国的惨祸了。”这种观念,与《镜中影》、《洪秀全演义》是相通的。

    二、不是宣传某种政治观点的时代号筒,而是堪称成熟的艺术佳作。

    《吴三桂演义》是以具否定因素的人物为主人公的历史小说,但没有作简单化的处理。自序说:“然使吴氏长此以终,则遗臭万年,抑犹可说;乃之惧藩府不终,兵权之不保,始言反正,以图一逞。卒也哭陵易服,无解于缅甸之师,亦谁复有这吴氏谅者。”对吴三桂之北面事敌,引狼入室,作者怀有切齿之痛;然而对他之起兵“反正”,在感情深处也有会心快意的、寄寓着符合民众愿望的成分。第十九回写吴三桂致尚之信手谕道:“孤自念有生数十年,既负明室,又负国民,意欲图抵罪,死里求生,乃首倡大义。幸天尚爱明,人方思汉,义师一起,四方向附,指日大好河山,复归故主。”就有一股快爽之气。

    从革命的策略考虑,作者的命意在探讨吴三桂失败的原因。指出吴氏之失,首先在政治路线的错误。吴三桂飚起西南,其时康熙方得亲政,人心未定,以立明裔为旗帜,确可号召于一时。然其不久即食言自帝,丢弃了最有号召力的政治旗帜,此为一大失策。例言云:“三桂以孤军反动,六省即陷,郑经与耿、尚二藩,皆联族来归。势力既盛,而谋臣勇将又如雨如云,乃后则西不能过平凉,东不能渡长江,以其始则言扶明,而继乃背明故也。入衡自帝后,不特郑经与耿、尚为之灰心,即夏国相、马宝等此时亦有口难言矣。”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其次是军事战略的失误。当其极盛之时,夏国相指出:清朝定鼎已近三十年,各省布置,渐归完善,方今苏、浙、闽、粤为精华所萃,须分扰各省,并与耿、尚二王会合,各起兵北上,则大事定矣;而吴三桂徒欲计出万全,一意要先入四川,取成都以为基本,一心以成都为帝都,遂坐失时机,及至酿成败局。

    在人物的塑造上,除了对吴三桂之无远大志向,遇事苟且、自乱其谋的性格,刻画得栩栩如生之外,尤其生色的是几位女性形象。例言云:“历来亡国,其后宫每多嬖人,然圆圆、莲儿皆能谏其君以义。”又云:“所纪莲儿之绝粒,圆圆之为尼,亦见吴氏宫府内外无一亡国之人,而吴氏之自亡也。”小说将陈圆圆写成一位很有正气,很有胆识的人物,她临死时自叹:“古人称美人为倾国倾城,实则人主自倾之,与美人何与?褒姒足以危周幽,而后妃反足以助文王。妾承大王之宠幸久矣,今幸早十年;若是不然,恐大王设有不韪,后世将以妾为口实矣。”表现了一种以往讲史小说所没有的新的历史观,堪称是对“女人祸国”这一世俗偏见的有力反拨,也是晚清时期宣扬妇女解放的潮流的折射。

    《吴三桂演义》的版本,当以宣统辛亥(1911)季夏香港循环日报活版本为原本,宣统辛亥孟冬上海书局石印本和上海华明书局石印本,都是后来的翻印本甚至盗版本,故有意无意刊落作者题署。《吴三桂演义》的新排印本,除了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年7月出版的《辽海丹忠录·吴三桂演义》合刊本外,据我所知,尚有1988年齐鲁书社本、1992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本、1996年四川文艺出版社本,这些本子,都是以上海书局石印本或上海华明书局石印本等为底本整理的,舛讹之处不少。现既已发现香港循环日报活版本,则当以之为底本,校勘整理出一部新的排印本,以供研究和阅读之用。

    二、《镜中影》成书年代的确认

    我向“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纪念暨黄世仲投身革命百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的论文 《〈镜中影〉考论》,据小说的楔子中的“夫子自道”等,推测《镜中影》可能是黄小配的早期作品,甚至是踏上文学之路的处女作,是他踏上文学之路时宣告抱负志向的自白。又据楔子冷观时“及年前才回祖国一遭,怎想隔了五十年,越发加一倍的荒凉了”的话,小说结束于慈禧光绪之还京,其时当光绪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1902年1月7日),推测《镜中影》之动笔,当在次年即光绪二十八年(按公历仍为1902年)。

    8月25日上午我在会上就此作学术报告,即有许翼心教授指出,杨国雄先生已经查明《镜中影》的成书年代。及检读杨国雄先生的《港台及海外图书馆所藏黄世仲著作初探》一文,果然有:

    黄世仲最早的小说单行本送往登记的是《镜中影》,可能是柳存仁在英国博物馆见到的一种。据柳氏著录:“这是清末香港循环日报的排印本……作者署禺山世次郎……这书的出版岁月,虽然不易知道,但决不出一九零一到一九零七这六年”。在《宪报》内刊登的资料很清楚说明这本书是在1906年6月出版,全书427页、排印本、印数2,000、每本5角、出版者和印刷者是Chinese Prinfig and Publishing Co.Ltd.亦即是中华印务总局。这里刊载的出版者和柳氏著录的“循环日报社”不一样,可以臆测:中华印务总局是王韬集资创设,而循环日报社又是王韬创办,这两者业务非常密切。可能这本书刊印後,由中华印务总局往办登记,故有中华印务总局的名称在这个登记表上,而事实上,这本书是由循环日报社出版,故书内有“循环日报”字样出现。(《论文集》第263页)

    《宪报》内刊登的资料,固然说明《镜中影》在1906年6月出版,但尚不能证明它就是黄小配的第一部小说作品。吴锦润教授的《试论黄世仲〈黄粱梦〉残本的思想艺术及其意义》一文,有引用《中外小说林》第一期介绍《宦海潮》的文字,并蒙他见示《中外小说林》本期封面与有关文字的书影。封面为:

    丁未五月拾壹日出版

    中 外 小 说 林

    第一期

    有关介绍为:

    广东近事小说宦海潮 世次郎

    世次郎向著小说,或署名小配,均为社会所欢迎。其已出版者如《镜中影》,将次出版现在刊刷中者如《洪秀全演义》及《廿载繁华梦》,待刊者如《梨春梦》及《黄梁梦》类皆脍炙人口。现本社特聘为撰述员,所著《宦海潮》一书,其事迹未明何人,或以南海某显宦当之。然《石头记》贾雨村言,半多附会,阅者当作如是观可也。凡人生少年落拓,中年发达,晚年遭际凄惨,其轶事最为人所乐道。世次郎网罗旧事,一切某显宦少年之历史,及出洋之运动,与其姻娅亲属之轶闻,组织成书,内容丰富,如山阴道上,万派争流,令人目不暇给。至笔法之奇幻,起伏之迴环,章法线法之缜密,无美不备,爱阅者当以先睹为快也。

    据此介绍,可以肯定《镜中影》是比《洪秀全演义》及《廿载繁华梦》更早成书出版的作品。再据《吴三桂演义》自序所云“余近十年来喜从事于说部,尤喜从事于历史说部”,由1911年上推10年,则黄小配的第一部小说《镜中影》确系写于1902年。

    三、《梨春梦》与《南汉演义》的信息

    吴景润教授所引《中外小说林》第一期介绍《宦海潮》的文字,透露了黄小配还有待刊的《梨春梦》一书,但目前尚未发现原本。

    马楚坚博士提交大会的《黄世仲与〈南汉演义〉》(手稿)及叶秀常博士提交大会的《研究黄世仲的一些突破》,则介绍了黄小配著有《南汉演义》的信息。

    据介绍,《南汉演义》原藏香港大学罗香林教授处。罗香林先生,字元一,号乙堂,广东兴宁人,历任中山大学教授、广州市立中山图书馆馆长。1952年任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1968年退休,为珠海书院创立中国文史研究所,1978年逝世。著书40馀种,论文200馀篇。罗香林先生谢世后,二本皆已亡佚,而马楚坚博士和叶秀常博士,则为曾从罗香林先生处目验此书、并作有读书笔记的两位学人。研讨会召开之前,会议的组织者胡志伟先生电示马博士,希望他将当年《南汉演义》读后笔录原文片段,尽量写入论文,“聊胜于无”,充分反映了黄小配研究者的愿望。

    拜读两位博士的论文后,可以相信《南汉演义》的存在。考虑到多数研究者最关注的是原书的内容,而非后人的思想艺术之分析,不揣浅陋,姑依书目提要之例,杂揉二文之所述,试为此书之原貌作一简单勾勒,冒昧之处,幸两位博士见谅:

    《南汉演义》三十回 佚

    作者署“世次郎”,是为黄小配之笔名。

    1908年11-12月间连载于香港《公益报》,标“历史广东小说”。每回有绘图两幅,每幅有八字的题词。香港大学罗香林教授藏有《公益报》之逐日剪报本,及手抄本,上有眉批校正,然不知为何人所抄,何人所批。罗香林先生谢世后,二本皆已亡佚。其弟子马楚坚博士和叶秀常博士前曾目验此书,并作有读书笔记。

    篇首《鹧鸪天》词曰:

    五岭纵横表大风,斜阳半壁问遗踪,
    空闻唐鹿争河朔,曾见神龙起粤东。
    悲故国,吊英雄,铜驼荆棘镇南宫,
    千年王气今何在,珠海云烟总渺濛。

    第一回开卷言:

    嘻,俺广东可不是一个紧要的地方么?前襟江河,后枕山岭,户口这般多,人口这般众,地利这般富饶,天时这般和煦,居然是有个自立资格的了,这是今日十八行省中,好容易比得上我们广东么。说书的不是教人要称王称帝,只是就历史看来,有了土地称得帝王,传至数代的,岂不是已成了一个国家么?可知我们广东说他有自立的资格,便不是说谎的了。残唐五代之间,至今不过千年上下。把那些故事来说说给我们广东人听听,教广东同胞,一来不至数典忘祖,二来又想起当时可以自立,今时又当要什么样呢?

    书叙残唐五代时,帝室昏庸,契丹入寇,天下纷争,乱事四起。牙将刘谦起而讨乱,委为封川刺使。刘谦卒,有赞曰:“纷纷五代逞干戈,岭表英雄继赵佗。天若假年终大志,岂教唐鼎落沙陀。”

    其子刘隐袭立,乃谋如何保土为民,以为莫过于广东独立为上策。翌年,以功改广州节度使,封南平王,遂据南海之地。时值势易丧乱,中原人士,每避地岭南,唐代名臣被贬谪岭南者甚众,以刘隐礼贤下士,一时豪杰如王定保、周杰、杨洞潜、赵光裔等皆来归附,助其制典建国,于是广东宣布独立,以广州府为国都,国号大越,旋改大汉,隐遂称帝,是为烈宗。

    二年崩,弟刘巖继立。一日,见宫中有白龙出现,遂以符瑞更名为龑,后因史书无龑字,乃改名龚,是为高祖。刘龚继其兄之业,发扬光大,知人善任,善骑射,好自夸,扩大边疆,国势日盛。曾问黄定保长治久安之策,黄定保奏道:“决谋定计,臣不如赵光裔;沈虑远识,臣不如黄损、杨洞潜;练兵选将,臣不如吴恂、谢贯;飞书走檄,臣不如王诩、倪元曙。”刘龚曾乔装到普阳窥探虚实,途中见一农夫负锄边行边唱道:“苍天渺渺地茫茫,天崩地裂何处藏。三年四帝唐复梁,龙蛇兢斗争翱翔。岂无真人生帝乡,惟无名世谁安邦。坐令干戈纷扰攘,神号鬼哭民哀伤。君不见当年诸葛耕南阳,定策隆中汉道昌。”原来这农夫就是赵光裔,为日後助刘龚建国之功臣。有诗道:“遂廛走红尘,炎炎火德生。家肥生肖子,国霸有良臣。帝道风云合,民心草木春。须知烟阁上,一半老儒真。”刘龚礼贤下士,又与赵光裔之弟光逢及光杰相遇,邀请同往岭南,途中闻牧童歌道:“不见真唐瞪假唐,重生五帝及三王。忽闻天上降三光,五十年来汉道昌。”刘龚命周杰卜国祚,卦中有二土,土数生五,遂成于十,以二五相较,是以岁言之,当得五五数。周杰恐防刘龚不喜,便虚报为五百五十年。刘龚有妃嫔钱妃及杜贵人,钱与宦官相合,干预政事,杜则贞静,不理政事。刘龚乃英明之主,能分辨好歹,故不许钱与宦官干预国政,钱妃无奈,遂造一孩童偶像,摹仿杜贵人之笔迹,写上己子的时辰八字,用泥涂污,谓从地中掘出,以诬害杜贵人欲谋害钱妃之子,杜贵人因此含冤自縊,写下遗书与刘龚道:“自念少离父母,既不能定省晨昏,辱负君恩复不能长侍箕帚。此恨悠悠,曷其有极。惟不愿偷生以贻宫廷诟谇,故宁死以报陛下曲全之恩耶。噫,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此後可为妾咏矣。”末年专任宦官龚澄等,宠钱贵妃,致后宫多事。

    在位三十一年崩,子刘玢继立。刘玢为人昏愚骄奢,不好正务,任用小人,致兄弟内斗,即位两年,为刘熙、刘昌所杀,是为殇帝。

    其弟刘熙继之,改名晟,遣使攻桂州、连州、严州、梧州、蒙州等地,南汉版图为之扩大,伸展至广东全省。晟为人刚忌,好用刑,尽杀诸弟、功臣,专宠宫婢,致宫廷污乱。在位十五年卒,是为中宗。

    子刘鋹立,在位十四年,是为后主。年幼即位,不图振奋,纵情声色,见野兽出现宫中,诏樊巫来问询,樊巫作法,以此兽为麟,称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实一时之符瑞。後主大喜,竟称樊巫为樊仙,日後更尽信其言,事皆巫决,穷极其奢,酷其刑于臣民,重其荷赋于民,宠奄掌事、主兵、崇佛。其时宋兵南来,后主见天空中众星北流,问樊巫吉凶之事,樊巫以为与宋师之役将必无碍,结果宋军如入无人之境,刘鋹出降,南汉遂亡,南汉国祚,仅得五十五年。后主於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薨,宗族可於每岁奉祭。

    篇末有诗曰:

    珠江风月尚繁华,莫向遗民问汉家。
    唐后中原悲失鹿,宋前南服起长蛇,
    故宫青草留明月,旧址红云剩落霞。
    凭吊当年萧管地,祇今犹唱後庭花。

    考虑到此书已佚,读者难窥全豹,最好的办法是请两位博士将他们的笔记尽可能地披露出来,诸如回目、原文片段等等,都是极其可贵的。

    【附志 2001年8月,我出席了香港“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纪念暨黄世仲投身革命百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归来后写此报道,因故未曾发表。近见《明清小说研究》网,颜廷亮先生又发现了黄小配的《义和团》,则此报道已成明日黄花矣。】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9 , Processed in 0.15740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