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金瓶研究 查看内容

周钧韬:金瓶梅鉴赏(25)西门庆受赃枉法

2012-3-30 10:19|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094|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西门庆当了提刑官后受赃枉法,草菅人命。广陵员外苗秀才被家人苗青伙同强人劫财害命。西门庆受赃一千两银,便使苗青逍遥法外:   妇人慢慢先把苗青揭帖拿与西门庆看,说:“他央了间壁经纪乐三娘子,过来对我说 ...

  西门庆当了提刑官后受赃枉法,草菅人命。广陵员外苗秀才被家人苗青伙同强人劫财害命。西门庆受赃一千两银,便使苗青逍遥法外:

  妇人慢慢先把苗青揭帖拿与西门庆看,说:“他央了间壁经纪乐三娘子,过来对我说:这苗青是他店里客人,如此这般,被两个船家拽扯,只望除豁了他这名字,免提他。他备了些礼儿在此谢我。好歹望老爹怎的将就他罢。”西门庆看了帖子,因问:“他拿了那礼物谢你?”王六儿向箱中取出五十两银子来与西门庆瞧,说道:“明日事成,还许两套衣裳。”西门庆看了笑道:“这些东西儿,平白你要他做甚么?你不知道,这苗青乃扬州苗员外家人,因为在船上与两个船家商议,杀害家主,撺在河里,图财谋命。如今见打捞不着尸首。又当官两个船家招认他,原跟来的一个小厮安童,又当官三口执证着要他。这一拿去,稳定是个凌迟罪名。那两个,都是真犯斩罪。两个船家见供他有二千两银货在身上,拿这些银子来做甚么,还不快送与他去!”这王六儿一面到厨下,使了丫头锦儿,把乐三娘子儿叫了来,将原礼交付与他,如此这般对他说了去。

  那苗青不听便罢,听他说了,犹如一桶水顶门上直灌到脚底下。正是:惊骇六叶连肝胆,諕坏三魂七魄心。即请乐三一处商议道:“宁可把二千货银都使了,只要救得性命家去。”乐三道:“如今老爹上边既发此言,一些半些恒属打不动两位官府。须得凑一千货物与他。其余节级、原解缉捕,再得一半,才得勾用。”苗青道:“况我货物未卖,那讨银子来?”因使过乐三嫂来,和王六儿说:“老爹就要货物,发一千两银子货与老爹。如不要,伏望老爹再宽限两三日,等我倒下价钱,将货物卖了,亲往老爹宅里进礼去。”王六儿拿礼帖复到房里,与西门庆瞧。西门庆道:“既是恁般,我分付原解,且宽限他几日拿他。教他即便进礼来。”当下乐三娘子得此口词,回报苗青。苗青满心欢喜。

  西门庆见间壁有人,也不敢久坐,吃了几锺酒,与老婆坐了回房,见马来接,就起身家去了。次日到衙门早发放,也不题问这件事,分付缉捕:“你休捉这苗青。”就托经纪乐三,连夜替他会了人,撺掇货物出去。那消三日,都发尽了,共卖了一千七百两银子。把原与王六儿的不动,又另加上五十两银子、四套上色衣服。

  且说十九日,苗青打点一千两银子,装在四个酒坛内,又宰一口猪。约掌灯已后时分,抬这到西门庆门首。手下人都是知道的,玳安、平安、书童、琴童四个家人,与了十两银子才罢。玳安在王六儿这边,梯已又要十两银子。须臾西门庆出来,卷棚内坐的,也不掌灯,月色朦胧才上来,抬至当面。苗青穿青衣,望西门庆只顾磕着头,说道:“小人蒙老爹超拔之恩,粉身碎骨,死生难报。”西门庆道:“你这件事情,我也还没好审问哩。那两个船家甚是攀你,你若出官,也有老大一个罪名。既是人说,我饶了你一死。此礼我若不受你的,你也不放心。我还把一半送你掌刑夏老爹,同做分上。你不可久住,即便星夜回去。”因问:“你在扬州那里?”苗青磕头道:“小的在扬州城内住。”西门庆分付后边拿了茶来。那苗青在松树下立着吃了,磕头告辞回去。又叫回来问:“下边原解的,你都与他说了不曾说?”苗青道:“小的外边已说停当了。”西门庆分付:“既是说了,你即回家。”那苗青出门,走到乐三家收拾行李,还剩一百五十两银子。苗青拿出五十两来,并余下几匹段子,都谢了乐三夫妇。五更替他雇长行牲口,起身往扬州去了。正是:忙忙如丧家之狗,急急似漏网之鱼。

  不说苗青逃出性命不题。单表西门庆、夏提刑从衙门中散了出来,并马而行。走到大街口上,夏提刑要作辞分路。西门庆在马上举着马鞭儿说道: “长官不弃,降到舍下一叙。”把夏提刑邀到家来。门首同下了马,进到厅上叙礼,请人卷棚内宽了衣服,左右拿茶上来吃了。书童、玳安走上,安放桌席摆设。夏提刑道:“不当闲来打搅长官。”西门庆道:“岂有此理。”须臾,两个小厮用方盒拿了小菜,就在旁边摆下,各样鸡、蹄、鹅、鸭、鲜鱼,下饭就是十六碗。吃了饭,收了家火去,就是吃酒的各种菜蔬出来,小金把锺儿,银台盘儿,金镶象牙箸儿。饮酒中间,西门庆慢慢题起苗青的事来:“这厮昨日央及了个士夫,再三来对学生说,又馈送了些礼在此。学生不敢自专,今日请长官来,与长官计议。”于是把礼帖递与夏提刑。夏提刑看了,便道:“任凭长官尊意裁处。”西门庆道:“依着学生,明日只把那个贼人、真赃送过去罢,也不消要这苗青。那个原告小厮安童,便收领在外,待有了苗天秀尸首,归给未迟。礼还送到长官处。”夏提刑道:“长官这些意就不是了。长官见得极是,些是长官费心一场,何得见让于我,决然使不得。”彼此推辞了半日,西门庆不得已,还把礼物两家平分了,装了五百两在食盒内。夏提刑下席来作揖谢道:“既是长官见爱,我学生再辞,显的迂阔了。盛情感激不尽,实为多愧。”又领了几杯酒,方才告辞起身。这里西门庆随即就差玳安拿了盒,还当酒抬送到夏提刑家。夏提刑亲在门上收了,拿回帖,又赏了玳安二两银子,两名排军四钱,俱不在话下。

  常言道: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且说西门庆、夏提刑已是会定了。次日,到衙门里升厅,那提、孔、节级并缉捕观察,都被乐三替苗青上下打点停当了。摆设下刑具,监中提出陈三、翁八,审问情由,只是供称:“跟伊家人苗青同谋。”西门庆大怒,喝令左右:“与我用起刑来!你两个贼人,专一积年在江河中,假以舟楫装载为名,实是动邦凿漏,邀截客旅,图财致命。见有这个小厮供称,是你等持刀戮死苗天秀波中,又将棍打伤他落水,见有他主人衣服存证,你如何抵头赖别人!”因把安童提上来问道:“是谁剌死你主人,推在水中来?”安童道:“某日夜,至三更时分,先是苗青叫有贼,小的主人出船舱观看,被陈三一刀戮死,推在水去;小的便被翁八一棍打落水中,才得逃出性命。苗青并不知下落。”西门庆道:“据这小厮所言,就是实话,汝等如何展转得过!”于是每人两夹棍,三十桹头,打的胫骨皆碎,杀猪也似叫去。他一千两赃货已追出大半,余者花费无存。

  这里提刑连日做了文书,歇过赃货,申详东平府。府尹胡师文,又与西门庆相交,照依原行文书,叠成案卷,将陈三、翁八问成强盗杀人,斩罪。只把安童保领在外听候。有日走到东京,投到开封府黄通判衙内,具诉:“苗青情夺了主人家事,使钱提刑,除了他名字出来。主人冤仇何时得报?”黄通判听了,连夜修书,并他诉状封在一处,与他盘费,就着他往巡按山东察院里投下。

  大量地不择手段地攫取社会财富,这看来是西门庆的人生目的。小说多次写到西门庆做官以后贪赃枉法,本回则是对西门庆这一罪恶行径的集中揭露。

  小说所写的苗青谋财杀主,安童代主伸冤的故事,是从小说《新刊京本通俗演义全象百家公案全传》中抄来的。原作《百家公案全传》第五十回公案:《琴童代主人伸冤》,写扬州富户蒋天秀在进京途中,被家人“董家人”伙同陈三、翁八二艄子所害,银两衣物被劫。蒋天秀的家童琴童落水而未死。是时包拯道经清河县,忽遇旋风哀号不已。包拯派人随旋风而去,便掘得蒋天秀尸首。初清河县知县疑为近处慈惠寺僧尼作案。包拯察其疑点而不枉断。后琴童告状,认尸并帮助包拯抓获凶犯陈三、翁八。包拯执法如山,斩凶犯于市心。董家人则潜逃苏州而未抓获。《金瓶梅》抄借了这个故事,并对原作作了改动、增饰。它写安童(即原作中的琴童)告状到提刑院,夏提刑(夏延龄)抓获陈三、翁八归案。陈、翁供出同谋犯苗青(即原作中的董家人)。于是苗青去贿赂西门庆,这就构成了西门庆贪赃枉法的故事(即以上所引片段)。由此可见《金瓶梅》作者只保留了原故事的躯壳,而丢弃了它的灵魂。原作的宗旨是歌颂包拯断案的慎密、细致,执法如山而不枉杀一好人的精神。《金瓶梅》则完全抛弃这一旨宗,将其改写成一则贪赃枉法的故事,突出地批判了“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的社会积弊,将西门庆、夏提刑等地方官员明目张胆地践踏法律,贪赃枉法的罪行揭露得淋漓尽致。在明代中晚期,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发,在商品经济和金钱的冲击与腐蚀下,业已腐朽了的封建统治阶级进一步腐败下去,原来古老的封建宗法关系和传统的道德信条,都被金钱冲击得落花流水。反之,被金钱所刺激起来的强烈的物质占有欲和享乐欲肆意泛滥。于是,上至蔡京之流最高的封建统治者,下至西门庆之类的地方官员,无不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权力巧取豪夺,营私舞弊,贪赃枉法,大量地不择手段地侵吞社会财富。《金瓶梅》作者在小说中以大量的篇幅,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特定的时代的社会现实,为我们认识这个时代提供了十分丰富的感性资料。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5 , Processed in 0.07188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