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金瓶研究 查看内容

周钧韬:金瓶梅鉴赏(24)妻妾笑卜龟儿卦

2012-3-29 21:59|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069| 评论: 0|来自: 本站原创

摘要:   又一个元宵之夜,西门府张灯结彩,燃放烟火。次日,西门庆去衙门,吴月娘请卜龟儿卦的老婆子,为娘儿们占卜:   到次日,西门庆往衙门中去了。月娘约饭时前后,与孟玉楼、李瓶儿三个,同送大师父家去。因在大门 ...

  又一个元宵之夜,西门府张灯结彩,燃放烟火。次日,西门庆去衙门,吴月娘请卜龟儿卦的老婆子,为娘儿们占卜:

  到次日,西门庆往衙门中去了。月娘约饭时前后,与孟玉楼、李瓶儿三个,同送大师父家去。因在大门里首站立,看见一个乡里卜龟儿卦儿的老婆子,穿着水合袄、蓝布裙子,勒黑包头,背着褡裢,正从街上走来。月娘使小厮叫进来,在二门里铺下卦帖,安下灵龟,说道:“你卜卜俺们。”那老婆扒在地下磕了四个头:“请问奶奶多大年纪。”月娘道:“你卜个属龙儿的女命。”那老婆道:“若是大龙儿,四十二岁,小龙儿三十岁。”月娘道:“是三十岁了,八月十五子时生。”那老婆把灵龟一掷,转了一遭儿住了,揭起头一张卦帖儿。上面画着一个官人和一位娘子在上面坐,其余多是侍从人,也有坐的,也有立的,守着一库金银财宝。老婆道:“这位当家的奶奶是戊辰生。戊辰己巳大林木。为人一生有仁义,性格宽洪,心慈好善,看经布施,广行方便。一生操持,把家做活,替人顶缸受气,还不道是。喜怒有常,主下人不足。正是:喜乐起来笑嘻嘻,恼将起来闹哄哄。别人睡到日头半天还未起,你人早在堂前禁转。梅香洗銚铛,虽是一时风火性,转眼却无心,就和人说也有,笑也有。只是这疾厄宫上着刑星,常沾些啾唧。吃了你这心好,济过来了,往后有七十岁活哩。”孟玉楼道:“你看这位奶奶,命中有子没有?”婆子道:“休怪婆子说,儿女宫上有些贵,往后只好招个出家的儿子送老罢了。随你多少也存不的。”玉楼向李瓶儿笑道:“就是你家吴应元,见做道士家名哩。”月娘指着玉楼:“你也叫他卜卜。”玉楼道:“你卜个三十四岁的女命,十一月二十七日寅时生。”那婆子从新撇了卦帖,把灵龟一卜,转到命宫上住了,揭起第二张卦帖来。上面画着一个女人配着三个男人:头一个小帽商旅打扮,第二个穿红官人,第三个是个秀才。也守着一库金银,有左右侍从人伏侍。婆子道:“这位奶奶是甲子年生。甲子乙丑海中金。命犯三刑六害,夫主克过方可。”玉楼道:“已克过了。”婆子道:“你为人温柔和气,好个性儿。你恼那个人也不知,喜欢那个人也不知,显不出来。一生上人见喜下钦敬,为夫主宠爱。只一件,你饶与人为了美,多不得人心。命中一生替人顶缸受气,小人驳杂,饶吃了还不道你是。你心地好了去了,虽有小人也拱不动你。”玉楼笑道:“刚才为小厮讨银子,和爹乱了这回子,乱将出来,自我吃了,却是顶缸受气。”月娘道:“你看这位奶奶,往后有子没有?”婆子道:“济得好,见个女儿罢了,子上不敢许。若说寿,倒尽有。”月娘道:“你卜卜这位奶奶。——李大姐,你与他八字儿。”李瓶儿笑道:“我是属羊的。”婆子道:“若属小羊的,今年廿七岁,辛未年生的。生几月?”李瓶儿道:“正月十五日午时。”那婆子卜转龟儿,到命宫上矻磴住了,揭起卦帖来。上面画着一个娘子,三个官人:头个官人穿红,第二个官人穿绿,第三个穿青。怀着个孩儿,守着一库金银财宝,傍边立着个青脸撩牙红发的鬼。婆子道:“这位奶奶,庚午辛未路傍土。一生荣华富贵,吃也有,穿也有,所招的夫主都是贵人。为人心地有仁义,金银财帛不计较,人吃了、转了他的,他喜欢;不吃他、不转他,倒恼。只是吃了比肩不和的亏,凡事恩将仇报。正是:比肩刑害乱扰扰,转眼无情就放刁;宁逢虎摘三生路,休遇人前两面刀。奶奶,你休怪我说:你尽好匹红罗,只可惜尺头短了些,气恼上要忍耐些,就是子上也难为。”李瓶儿道:“今已是寄名做了道士。”婆子道:“既出了家,无妨了。又一件,你老人家今年计都星照命,主有血光之灾,仔细七八月不见哭声才好。”说毕,李瓶儿袖中掏出五分一块银子,月娘和玉楼每人与钱五十文。

  刚打发卜龟卦婆子去了,只见潘金莲和大姐从后边出来,笑道:“我说后边不见,原来你们都往前头来了。”月娘道:“俺们刚才送大师父出来,卜了这回龟儿卦。你早来一步,也教他与你卜卜儿也罢了。”金莲摇头儿道:“我是不卜他。常言:算的着命,算不着行。想着前来道士打看,说我短命哩,怎的哩,说的人心里影影的。随他,明日街死街埋,路死路埋,倒在洋沟里就是棺材!”说毕,和月娘同归后边去了。正是: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

  这一段妻妾笑卜龟儿卦与第二十九回的吴神仙相面算命,有异曲同工之妙。

  法国文艺理论家丹纳在《英国文学史序言》一文中说:“如果一部文学作品内容丰富,并且人们知道如何去解释它,那么我们在这作品中所找到的,会是一种人的心理,时常也就是一个时代的心理,有时更是一个种族的心理。……一个作家只有表达整个民族和整个时代的生存方式,才能在自己的周围招致整个时代和整个民族的共同感情。”一部好的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如果只能塑造好若干人物形象,写好这些人物的心灵世界,这是很不够的。它可以写出整个时代的各个阶层的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表达整个民族和整个时代的生存方式”,反映出特定时代的社会文化心理状态。《金瓶梅》作者大体能够做到这一点。他能将自己的笔触深向社会生活的许多“角落”,写出活跃在这些“角落”中的人和人的跳动着的心灵,使全书的气魄十分宏大,包罗万象,将它誉之为明代中叶的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是并不过誉的。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第二十九回写的相面算命,本回写的卜卦等迷信活动,似乎在全书中不占多大份量,但如果将全书中大量写到的民间风俗,文化体育娱乐活动,宗教活动等等联系起来考察,它们确实构成了明代中叶市民的“生存方式”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侧面。这些描写不仅有它独立存在的价值,而且与人物描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助于人物的文化心态的刻画,使人物形象塑造更具力度。

  本回的卜卦与第二十九回的相面算命的描写有同有异。同者,描写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点明主要人物的命运和归宿。异者,其表现手法很不相同。吴神仙相面以点明西门庆的命运、归宿为主,吴月娘等妻妾一概从略。卜卦则主要写吴月娘、李瓶儿等人的命运;相面对人物命运的预示比较简略,而卜卦则比较详尽。卜卦中还增加了对吴月娘等人性格脾气的勾画,如说吴娘“有仁义,性格宽洪,心慈好善”,“喜怒有常,主下人不足”,说李瓶儿“为人心地有仁义,金银财帛不计较”,“只是吃了比肩不和的亏,凡事恩将仇报”等等,这实际上是作者刻画人物性格的又一种手法,与通常的形象描写的手法互为补充。

  这段文字的行文之妙,还表现在对潘金莲的处理上。吴月娘、孟玉楼、李瓶儿、潘金莲四人是小说中最主要的女主人翁。而作者写卜卦时偏偏遗下一金莲,她的命运归宿由她未卦而先知,以玩笑形式道出。其描写的方式活泼多变,令人耳目一新,同时收到神奇的功效:短短的一段对话,将潘金莲性格的又一个新的侧面——不信报应不信命,一切任意而为之的性格特点,刻画得十分透彻。

  前面已经指出,本回的卜卦与第二十九回的相面,描写的目的都是为了点明主要人物的命运和归宿,这是所谓“同”,其实细细分析,这一“同”中还包含有相异之处。本回的卜卦除了进一步交待人物的命运之外,作者还有一个意图,就是宣扬宿命论的观点。作者在本回尾末写道: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这无疑是作者落后的唯心主义思想倾向的直率的表露。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5 , Processed in 0.11943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