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红楼研究 查看内容

冯其庸:曹雪芹卒年补论

2012-2-11 14:17|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88| 评论: 0|原作者: 冯其庸|来自: 《红楼梦学刊》2011年 02期

摘要: 最近,我重新读到了老友余英时学长兄著《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里的《“懋斋诗钞”中有关曹雪芹生平的两首诗考释》,感到英时兄的考释精密细致,逻辑性和说服力都很强,启我甚多。这本余兄的大著,还是 1980 年 6 月在美 ...

  最近,我重新读到了老友余英时学长兄著《红楼梦的两个世界》里的《“懋斋诗钞”中有关曹雪芹生平的两首诗考释》,感到英时兄的考释精密细致,逻辑性和说服力都很强,启我甚多。这本余兄的大著,还是 1980 年 6 月在美国威州陌地生参加《红楼梦》国际研讨会时送给我的,回国后我曾认真细读了这本书,后来此书为友人借去,久未归还,再后来友人去世了,从此此书就再无音讯。前些时候,任晓辉学弟忽从旧书摊上发现此书,英时兄题赠的题句依然存在,他立刻就将此书买下给我送来,我失去此书,已近二十年,忽然回归,真如旧友重逢。前些时我写《重论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这篇文章时,曾想到英时兄此书此文,想重读,但书已丢失,现在忽然失而复得,真是意外之喜。我急忙翻读上述这篇文章,觉得英时兄对敦敏《懋斋诗钞》里的《饮集敬亭松堂,同墨香叔、汝猷、贻谋二弟、暨朱大川、汪易堂即席以杜句“蓬门今始为君开”分韵,得“蓬”字》这首诗的解释是正确的。

  英时兄首先指出《懋斋诗钞》里的《小诗代简寄雪芹》是敦敏约雪芹于“上巳前三日”到槐园来喝酒,地点是敦敏的槐园。在此诗后的第三首诗,也即是《饮集敬亭松堂》这首诗,此诗第五句说“阿弟开家宴”,则地点当然是在敦诚的“四松堂”。所以敦诚家的宴会,并不是敦敏“小诗代简” 所邀约的宴会,后者不是前者的结果。这一点分析得极为精细准确,无可置疑。

  大家知道,敦敏的槐园是在京城太平湖的东南(《四松堂集》卷一《山月对酒有怀子明先生》诗末注云:“兄家槐园在太平湖侧”)。我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曾到太平湖调查过,那时太平湖周围已全是民房,记得只剩下一小块低洼的荒地是湖心,我询之当地老人,蒙指点说槐园就在湖的东南角上,他指着在一大堆民房中间,有高耸的几棵树木,还很苍翠,老人说这就是当年的槐园,房子早没有了,只剩这几棵树了。我当即拍了照片,后来收入《曹雪芹家世·红楼梦文物图录》一书里。槐园的地址我们尚可找到,但敦诚的“四松堂”,却始终没有找到。敦 敏 写 的《敬 亭 小 传》 ( 《四松堂集》卷首纪昀序后)里,也只是说:

  以病告退,素耽山水,家有西园,日久荒废,尚余假山一山,有松四株,因即山麓起四松草堂,复绕屋甃石为池,引山上井泉成瀑布,白练横空,飞挂帘前,亦奇观也。筑“梦陶轩”、“拙鹊亭”、“五笏庵”,作《闲慵子传》以自况。……

  这里只记述了“四松堂”内部的建筑,却一句也没有述及它的地理位置。幸好在《四松堂集》卷五的《鹪鹩庵笔麈》里有一段记载,说:

  先大人予告后于城西第筑园亭以养疴,有堂曰 “静补”,亭曰“榆荫”,谷曰“熏风”,台曰“雨舫”。惟所居之室扁曰“啖蔗”,取东坡“少年辛苦似食蓼,老境安闲如啖蔗”之意。

  这段记载里,明确说“城西第”。也就是说第宅的位置在城西,也即是敦敏《敬亭小传》里说的“家有西园”的“西园”。我们查到这里也只能知道“四松堂”的位置在“城西”,下面再也无法深入了。这里要特别说明,这个“城西”,是指北京城内的西部,不能把它理解为城外甚至西郊。可是现在来查,这么大的北京城内西部,哪里有这样大的旧园子呢? 就是城中最有名的恭王府,也没有那么多的景点。有可能这个“四松堂”早已被淹没了。

  不过就是这个“城西”到太平湖的东南,其距离也不短了,所以敦敏的《小诗代简寄雪芹》与之后不久敦敏又与多人《饮集敬亭松堂》绝不可能是同一回事,何况敦诚的酒会,是每年二月十五的例会,到这次酒会已是第三次了,以前二次,雪芹都未参加。所以这更说明敦诚的家宴雪芹未来是正常的,与敦敏《小诗代简》则更无关系。这一点英时兄的文章分析得十分透彻。在此之前,不少人也包括我自己,都没有能把它分析清楚。所以我要说明,我的《重论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初读〈四松堂集〉付刻底本》这篇文章第三节里关于这首诗的一小段论述是不正确的 ① ,应以余英时兄的论析为准。我的上面这些补论,也是受他的文章的启示而写的。

  那么,除去《饮集敬亭松堂》这首诗不能作为雪芹卒于 “壬午除夕”的论据后,会不会影响到雪芹卒于“壬午除夕” 的结论呢? 我认为一点也不会受影响。为什么? 一、敦敏《小诗代简寄雪芹》后,雪芹毫无反响,这说明雪芹已卒于 “壬午除夕”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因为雪芹如果健在,对老友的邀请置之不理,不予回复,是不可能的。二、甲戌本脂批“壬午除夕,芹为泪尽而逝……”是一条明确的批语,是文献的实证。三、自《小诗代简寄雪芹》一诗后,此后再无记述雪芹活动的诗文,这也是一个有力的反证。四、《小诗代简寄雪芹》之后别人涉及雪芹的诗都是报导雪芹已死的诗,如《鹪鹩庵杂记》抄本里的两首《挽曹雪芹》和《四松堂集》付刻底本里的《挽曹雪芹甲申》,按此三诗是先后的改稿,收到付刻底本里的一首是最后改定稿,署甲申,应是写挽诗的时间,而不是雪芹的卒年,如是雪芹卒年,则在前面两首里就该写明,不会到第三次改稿才写“甲申”。还有张宜泉《春柳堂诗稿》里的《伤芹溪居士》以及《懋斋诗钞》里的《河干集饮题壁兼吊雪芹》等等,这些诗,无一不是伤悼雪芹逝世的诗。这不是说明雪芹已于“壬午除夕”逝世了,而敦敏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还发柬邀请而终无回音吗? 不是说明“壬午除夕,芹为泪尽而逝”这个记载是可信的吗? 五、更何况 1968 年北京东郊张家湾在曹家大坟里又出土了一块“曹公讳霑墓”的墓石,石上有“壬午”的记年,与脂批“壬午除夕,芹为泪尽而逝”完全一致,此石经文物专家的鉴定,认为墓石是真的,绝非伪作。这不是更确切地证明了雪芹确实卒于“壬午除夕”吗? 上述这些文献的证明加上出土的实物证明,难道还不足以定论吗!

  2010 年 10 月 28 日夜 12 时补于京东石破天惊山馆

  注释 ① 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7 年版《解梦集》276 页倒 8 行至 277 页顺 9 行共 17 行。青岛出版社出版的“文集”本已改正。

  本文作者:中国艺术研究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0:04 , Processed in 1.61897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