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水浒研究 查看内容

郭延云:《水浒传》中的郓城风俗研究

2012-2-9 12:16|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2235| 评论: 0|原作者: 山东师范大学郭延云|来自: 《济南职业学院学报》2011年 01期

摘要: 摘 要:《水浒传》中保留着大量宋元时代的风俗描写,郓城县兼为水浒故事策源地和核心发生地,通过对其婚姻、丧葬及娱乐等相关风俗的深入研究,能够勾勒出《水浒传》中古代郓城风貌的大致轮廓。   关键词:水浒传;郓城 ...

  摘 要:《水浒传》中保留着大量宋元时代的风俗描写,郓城县兼为水浒故事策源地和核心发生地,通过对其婚姻、丧葬及娱乐等相关风俗的深入研究,能够勾勒出《水浒传》中古代郓城风貌的大致轮廓。

  关键词:水浒传;郓城;婚姻;丧葬;娱乐

  《水浒传》作为一部基于历史传闻虚构成的长篇英雄传奇,在带我们走进风格粗犷豪放、故事精彩绝伦的水浒世界同时,还为我们展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北宋时期市井与乡村的风俗画卷,使我们不但领略到众多英雄豪杰的风采,还能感受到扑面而来宋元时代的生活气息。兼为水浒故事策源地和核心发生地的郓城县,其民生百态在小说中也有大量描写,对相关风俗的深入研究自有其独特研究价值。兹取其中婚姻、丧葬及娱乐等相关描写试作浅析。

  一、婚姻

  郓城俗谚曰:“水浒一百单八将,七十二名在郓城。”①但今本《水浒传》中尚可见到明确列籍郓城的宋江、晁盖、吴用、朱仝、雷横、宋清等英雄好汉,家庭和婚姻都比较简单。第十四回写晁盖 “最爱刺枪使棒,亦自身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日只是打熬筋骨”。庄上除了庄客和江湖好汉似乎再没别人。同回出场的吴用好像也是孤身一个, 他在附近乡村赁屋授课,将书斋门一锁就无牵无挂了。第五十一回雷横“收拾了细软包裹,引了老母,星夜自投梁山泊入伙去了”,看来也是没有老婆孩子的。朱仝倒是有正常婚姻,五十二回宋江劝他安心入伙,说“尊嫂并令郎已取到这里多日了”;可是,朱仝的家人也不多,因为前回书就说他“无父母挂念”。宋清不见娶亲,但最后却冒出个儿子宋安平,还中了科举光宗耀祖。

  其实,若不是枷打白秀英,雷横也不会有老母;而为了能义无反顾地救雷横,朱仝只好先死了爹娘。《水浒传》中的这些好汉并非天然有着光棍倾向,他们家庭成员的多少和婚姻状况的好坏都取决于情节需要,这在宋江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元代陈泰在《所安遗集补遗》记自己舟行过梁山故地,当地篙师介绍说:“此安山也。昔宋江事处(按此句有脱误)。绝湖为池,阔九十里,皆蕖荷菱芡,相传以为宋妻所植。”②说明宋江原型可能是有家室的。然而《水浒传》第二十一回王婆道:“只闻宋押司家里在宋家村住,不曾见说他有娘子。在这县里做押司,只是客居。常常见他散施棺材药饵,极肯济人贫苦。敢怕是未有娘子。”宋江年过三十而无妻小岂不急死太公?然而没有了河东狮吼,宋江接受阎婆惜似乎更方便些。

  阎婆惜不是作为正妻娶进宋家大门,而是如二十二回阎婆所言,“典与宋押司做外宅”。尽管如此,宋江与阎氏的非正常婚姻也体现了一段原汁原味的宋代婚俗。外宅又称外室、外妇,即不与主妇同居的姬妾。虽然在宋代妻妾都是受法律约束的婚姻形式,但妻是夫经过聘、迎等繁琐礼节的 “礼娶”,并带着或多或少的嫁妆来到夫家。而妾往往是夫出钱所买,不仅进门无须迎娶,还要提前写立契约。据宋人袁采著《袁氏世范》记载:“买婢妾须问其应典卖不应典卖,如不应典卖,则不可成契。或果穷乏无所依倚,须令经官自陈,下保审会,方可成契。”③可见宋时娶妾与买卖奴婢无异。外宅通常是男子背妻偷娶的玩物,地位更是等而下之。第二十一回宋江“就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把阎婆惜包养了起来,还说阎氏“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即可见他并没有将这个女人当成自己老婆;而阎氏向宋江讨要典身文书的情节则更像一种买卖关系。阎婆在狂扇唐牛耳光时有句名言:“破人买卖衣饭,如杀父母妻子。”真可谓一语道破个中隐曲!

  二、丧葬

  郓城故事中涉及丧葬的内容也多与宋江有关。宋江人称“及时雨”,他屡屡被人称颂的善行之一就是施棺。棺木在丧葬中是不可或缺的东西,看看阎婆因此被逼得要卖女儿即可想而知。宋江施棺的对象不仅有无钱津送、停尸在家的亡人家属,还有大限不远而棺木无着的老人,像二十一回卖药的王公就差点领到宋江给他的“棺材本”。按照传统习俗,趁身体硬朗先做好棺木是旧时年长者的头等大事,通常这种生前就准备好的棺木称寿材。上等的寿材选料常用油杉、柏木, 精工制作,价格昂贵;即便稍厚些的杨柳木等低级材质的寿材,也需要不少银子。像王公这样垂老之年还需赶早市糊口的穷人,宋江的施舍无疑是莫大的恩典。难怪他会对这位“恩主”如此感戴, 立誓道:“老子今世报答不得押司,后世做驴做马报答官人。”

  第三十五回也有一段与丧葬习俗有关的情节。太公为防宋江落草为寇,让宋清谎报丧信诓宋江回家。宋江接到石勇转交的家书,只见:“封皮逆封着,又没平安二字。宋江心内越是疑惑,连忙扯开封皮,从头读至一半,后面写道:‘父亲于今年正月初头,因病身故,见今停丧在家,专等哥哥来家迁葬。千万,千万!切不可误!宋清泣血奉书。’”对“封皮逆封”程穆衡《<水浒传>注略》解释说,古时“凡封书,右掩左为顺,左掩右为逆。吉事顺,凶事逆”。④而书皮上写“平安”也是古人写信的惯例,三十九回蔡九知府写给蔡京的家信封皮上就写着“平安家信,百拜奉上父亲大人膝下,男蔡德章谨封”,明代诗人高启《得家书》有云:“未读书中语,忧怀已觉宽。灯前看封箧, 题字有平安。”宋清之信写的是报丧的内容,故而逆封且无平安字样。按照传统,子女在父母亡故没能床前送终即是孝道有亏,死后不能及时赶回送葬更是为舆论所不容。故而宋江接信后捶胸顿足自责不已,抛下众人连夜归家奔丧。

  第九十九回还写到了太公的葬礼,这回他是真的与世长辞了:“宋江回到庄上,不期宋太公已死,灵柩尚存。……宋江在庄上修设好事,请僧命道,修建功果,荐拔亡过父母宗亲。州县官僚,探望不绝。择日选时,亲扶太公灵柩,高原安葬。是日,本州官员,亲邻父老,宾朋眷属,尽来送葬已了,不在话下。”太公临终虽无人尽孝,但死后却备极哀荣。宋代有厚葬的习俗,衣锦还乡的宋江兄弟自然不能苟简,葬礼不仅有僧道超度,而且有官员送葬,场面盛大而隆重,亦称得上风光无限。

  三、娱乐

  关于郓城县的娱乐生活,《水浒传》有两处截然不同的表述。二十一回王婆说:“他那阎公,平昔是个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儿婆惜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然而到五十一回,李小二口中的郓城娱乐场所却热闹得很:“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品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有戏舞,或有吹弹,或有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因为职业的缘故,王婆的说法可信度本就不高;再加上雷横亲眼所见的火爆场面,更说明她的话可能是顺口胡诌。不过也存在这样的可能:阎婆惜打不开市场是因为没有依靠,而白秀英则能利用其官方背景一炮打红。当然,最根本的还应该是阎婆惜一炮走红就用不着投靠宋江,而白秀英打不开市场也就遇不到雷横了。

  《水浒传》对白秀英在郓城演出的盛况有更详细的描写。李小二介绍说,白秀英是“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行院一般认为是宋元时期戏剧团社或妓院以及这方面人物的代称,也有人考证是专指当时隶属于宣徽院的乐户或乐人;“打踅” 则可能类似于如今的“走穴”。⑤如此看来,白秀英这样从首都来的专业演员在小县城演出引起一时轰动也很正常,更何况她真的是“色艺双全”。白秀英演出地点叫“勾栏”。勾栏是宋元时期戏曲及其他伎艺在城市中的主要演出场所,又作勾阑、构栏。明代以后,也把妓院称作勾栏。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太平车形制时说它“上有箱无盖,箱如构栏而平”,⑥可见勾栏是一个箱式的四周封闭的空间;白秀英演到精彩处,“合棚价众人喝采不绝”,说明这勾栏上面还有棚遮盖。雷横来到勾栏外,先“只见门首挂着许多金字帐额,旗杆吊着等身靠背”。“帐额”、“靠背”这些高悬的装饰物,如同酒店的横幅或幌子一样,应是用以招徕客人的。勾栏内的观众席还有等级,据说尊贵的位置称“金交椅”、“青龙头”、“白虎头”等。金交椅是象征性地留给皇帝坐的,当然是在舞台正中最近处。按照古代“左青龙、右白虎”的说法, “青龙头”在舞台的左侧下场门附近,“白虎头”在舞台右侧的上场门附近,都是最好的位置。⑦雷横 “入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位坐了”,所以白秀英才会向他第一个讨赏钱,并且笑道:“头醋不酽彻底薄。官人坐当其位,可出个标首。”戏台可能比地面高些,因为有白秀英“上戏台”演出的描写;但也不会很高,不然雷横也没法“从坐椅上直跳下戏台来”。

  当天勾栏里的演出叙述极详:

  (雷横坐下后)看戏台上却做笑乐院本。 ……院本下来,只见一个老儿……上来开呵道:……锣声响处,那白秀英早上戏台,参拜四方。拈起锣棒,如撒豆般点动。拍下一声界方,念了四句七言诗,便说道:“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写着这场话本,是一段风流酝藉的格范,唤做‘豫章城双渐赶苏卿’。”说了开话又唱,唱了又说,合棚价众人喝采不绝。……

  那白秀英唱到务头,这白玉乔按唱道: “虽无买马博金艺,要动聪明鉴事人。看官喝采道是过去了,我儿且回一回,下来便是衬交鼓儿的院本。”白秀英拿起盘子指着道: “财门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过,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过。”……

  从以上叙述看来,这一段演出应是以白秀英的演唱为主打,前面的“笑乐院本”是暖场,中间的“衬交鼓儿的院本”是穿插;唱到精彩处白秀英停下来讨赏钱,一边讨一边说着吉祥话。整个表演过程中,白玉乔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角色如同主持人,起到勾连串场的作用。白玉乔的所谓“开呵”就是在开场时吆喝,以介绍情况;“按喝”亦即“按呵”⑧,是在中间打断演出以求赏赐; 正常情况演出结束还应有“収呵”,可惜这一回因为和雷横斗嘴被打得“唇绽齿落”,我们无从知道通常他的“収呵”会说些什么了。

  院本是宋元之间杂剧的一种过渡形式,陶宗仪《辍耕录·院本名目》说:“唐有传奇,宋有戏曲、唱诨、词说。金有院本、杂剧、诸宫调。院本、杂剧,其实一也。”⑨陶宗仪提到院本的角色一般有五个,但具体搬演情况不得详知。从名称上看, “笑乐院本”似以插科打诨为主,“衬交鼓儿的院本”可能有大量鼓乐伴奏。白秀英表演的显然不是院本———她上台先是敲一阵锣,然后拍界方,然后念诗,然后说开话,然后再唱,唱了又说,始终是一个人;并且她还在开话里明确说到这是一场 “话本”。宋元时代所称的话本,可以是“说话”, 也可以指有说有唱的“词话”或诸宫调,曲家源先生认为白秀英表演的就是诸宫调。⑩诸宫调就是李小二所说的“诸般品调”,它有韵有散,有说有唱,唱的时候有乐器伴奏,唱词由若干不同宫调的套数联缀,故而得名,是宋元时非常流行的说唱文学形式。白秀英演唱的故事叫《豫章城双渐赶苏卿》。据庄一拂先生考证,宋金时诸宫调有《双渐豫章城》一种,元杂剧有王实甫《苏小卿月夜泛茶船》、纪君祥《信安王断复贩茶船》、庚天锡《苏小卿丽春园》、无名氏《赶苏卿》、《豫章城人月两团圆》○11等多种,都是表演双渐赶苏卿的故事,但这些剧本全部佚失。

  从水浒故事的酝酿到《水浒传》的成书,其间经历了宋、元、明三代数百年时间,对于这样一部脱胎于历史传闻的通俗小说,我们已经很难辨析书中有关郓城社会民生的种种描写究竟更多地浸染了哪个时代的色彩。然而,小说中的郓城故事又的确保存了丰富而珍贵的风俗描写,通过对相关细节的梳理,我们仍然能够勾勒出《水浒传》中古代郓城风貌的大致轮廓。正如陆澹安所言: “不管它是宋朝的,是元朝的,或是明朝的,能在一部小说中看到几百年前的许多风俗习惯,这总是可喜而不应当轻易放过的。”○12

  注释

  ① 韩之波.水浒英雄的历史文化土壤[A].耐庵学刊(第19辑) [C].大丰:施耐庵研究会编, 2008.

  ②④ 朱一玄,刘毓忱.水浒传资料汇编[Z].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1981: 54, 462.

  ③ (宋)袁采.袁氏世范[M].北京:中华书局, 1985: 55.

  ⑤ 张本一.也说“行院”[J].艺海, 2006, (01).

  ⑥ (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M].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6: 21.

  ⑦ 刘徐州.趣谈中国戏楼[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 275-276.

  ⑧ 黄天骥,康保成.中国古代戏剧形态研究[C].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9: 148.

  ⑨ (元)陶宗仪著,文灏点校.南村辍耕录[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8: 346.

  ⑩ 曲家源.《水浒传》中的宋元戏曲形制考[ J].晋阳学刊, 1992, (04).

  ○11 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 [M].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2.

  ○12 陆澹安.说部卮言[M].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 2009: 279

  作者简介:郭延云(1973—),女,山东汶上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20 , Processed in 0.09822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