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戏曲研究 查看内容

胡丽心:论晚清女性弹词小说的式微

2011-12-7 11:35|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47| 评论: 0|来自: 《晋阳学刊》2008年 04期

摘要: 论晚清女性弹词小说的式微胡丽心( 内蒙古民族大学 图书馆, 内蒙古 通辽 028000) 摘 要: 清代女性弹词小说是在外部社会环境、内部文体发展、创作主体因素三种合力的推动下兴盛起来的, 是特殊的历史环境中出现的一种特 ...

                                       论晚清女性弹词小说的式微

                                                        胡丽心

                                ( 内蒙古民族大学 图书馆, 内蒙古 通辽 028000)

 

  摘 要: 清代女性弹词小说是在外部社会环境、内部文体发展、创作主体因素三种合力的推动下兴盛起来的, 是特殊的历史环境中出现的一种特殊的文体, 其产生背景的特殊性决定了女性弹词小说在其发展过程中对环境的依赖性。当它所依赖的社会文化环境不复存在, 文体本身和创作主体也随之发生变化。晚清社会的动荡不安、仓促而焦灼的时代节奏使女性弹词小说同样也由合力的牵制最终走向衰落。

  关键词: 女性弹词小说; 晚清; 1902- 1911; 衰落

  中图分类号: I207.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 2987( 2008) 04- 0106- 04

  女性弹词小说是指由女作家创作的, 读者群集中于女性, 故事围绕女性的活动展开, 表现女性生存状态的长篇叙事弹词。它兴起于明末清初, 作为一种以女性创作为主体、游离于当时主流文学之外的文学体裁, 在清代达到其发展的高峰期, 并一直延续至民国初年, 前后达 300 多年时间。在现存的 50 余部清代文人案头弹词中, 女作家的作品就有 40 多部, 如 《天雨花》、《再生缘》、《笔生花》、《榴花梦》、《风双飞》等。

  清代女性弹词小说是在外部社会环境、内部文体发展、创作主体因素三种合力的推动下兴盛起来的, 是特殊的历史环境中出现的一种特殊的文体。清初经济的迅速恢复, 江南城市的再次繁荣, 大众娱乐需求的增长给弹词提供了生存土壤; 而文人的参与使叙事体弹词成为案头弹词的主要形式; 明清的才女文化刺激了女性弹词小说创作主体的成长, 从而造就了清代女性弹词小说的繁荣发展。其产生背景的特殊性决定了女性弹词小说在其发展过程中对环境的依赖性, 当它所依赖的社会文化环境不复存在, 文体本身和创作主体也随之发生变化。晚清社会的动荡不安、仓促而焦灼的时代节奏使女性弹词小说同样也由合力的牵制最终走向衰落。本文尝试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晚清最后 10 年中( 1902- 1911 年) 女性弹词小说最终走向衰落的原因。

  一、女性弹词小说被赋予“载道”色彩, 成为女界启蒙的工具

  甲午战争的失败使晚清先锋知识分子认识到, 学习西方不能仅局限于器物层面, 精神层面的变革对挽救国族危亡, 谋求国家独立富强更为关键。在积极倡导和实施政治改革的同时, 他们还“意识到开民智、新民德、鼓民力是中国社会现代化之本, 从而使以改造国民精神的‘新民’运动, 成为晚清思想启蒙的重心” [1]2 。以“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小说界革命”为主要口号和中心内容的清末文学革新运动就是随着晚清思想启蒙兴起的。在这场文学革新运动中, 小说被作为思想启蒙的利器, 文学地位得到“人为”提升, 从而“结束了它流播于坊间的边缘时代, 获得了主流文学的地位” [1]2 。

  1902 年, 梁启超在《新小说》创刊号上发表了《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 直截了当地将小说置于社会意识形态诸种形式的主导地位。被梁启超定义为 “文学之最上乘”的小说, 已不同于中国传统小说观念中的小说, 而是被赋予了太多政治功用,“在审美特性和话语方式上都相当程度‘非小说’化了的新小说” [1]23 。以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知识分子在大力倡导新小说的同时, 也对旧小说给予了彻底的否定。梁启超认为中国民众的愚昧、落后, 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都是源于旧小说的熏染。

  晚清小说理论中, 对小说的界定比较宽泛, 传奇、弹词等均作为韵文体小说被纳入小说范畴。虽然弹词小说属于旧小说, 但由于它历来与女性关系的密切, 使得急于求新图变、积极宣扬小说具改革社会之不可替代之功用的晚清知识分子, 发现弹词小说确实是一个启女子之蒙最为便利的文学形式。因为它较之新小说不仅更易于被女性接受, 而且更方便在民间流传, 况且它在发展过程中也曾一度被加强了“劝善惩恶”的教化功能 [2] , 所以它是进行女教的最佳工具。晚清新小说的创作者和理论家认为, 妇女界的改革, 可通过这种女性极为熟悉的叙事文学形式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 于是弹词小说作为旧小说形式, 在晚清新小说阵营中被保留了一席之地。

  这一时期的弹词小说因被赋予了政治功能, 在内容上和形式上都发生了变化。由原来偏重历史, 以史为镜, 代之以关注时事, 宣扬进步思想, 唤醒民众; 旧有的才子佳人模式被彻底打破, 代之以侠女烈士故事。大量的新名词、新事物也涌入弹词小说。晚清最后 10 年中弹词小说的作者群有所变化, 创作弹词小说的女性人数较前期大大减少, 相反却有一部分男性文人介入了弹词小说的创作。首先是一些进步的男性知识分子出于政治宣传的需要, 欲借弹词来开发民智, 宣传进步主张, 抒发感想, 如李宝嘉就曾作《庚子国变弹词》,“以痛哭流涕之笔写千古未有之国耻” [2]77 。后来介入弹词小说创作的男性作家主要以擅写骈体小说的鸳鸯蝴蝶派作家为主, 据秦艳春的统计, 见于文献记载的晚清至民国近 50 余篇弹词作品中, 有一半以上出自于鸳蝴文人之手。这是弹词小说在近代出现的以性别转换为中心的新变。另外, 由于当时弹词作品多在报刊杂志上连载, 且常常是根据形势需要急就而成, 这就不能不影响到弹词创作的时间和篇幅: 创作速度加快, 篇幅趋向短小。

  戊戌变法失败后, 维新派在探索救亡图存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女子教育的重要性:“女学最盛者, 其国最强”,“欲强国, 必由女学始” [3] 。在晚清启蒙运动的推动下, 女子新式教育兴起和发展, 改变并扩大了女性的生存方式和生存空间, 拓宽了女性的视野, 促进了女性意识的进一步觉醒。这在晚清最后 10年的女性弹词小说中有极为明显的表现, 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侠女群英史》和《精卫石》。

  《侠女群英史》由湘洲姐妹三人共同创作而成。 1905 年出版, 全书 40 回, 共 8 册。虽然这部弹词在题材、情节、人物等方面仍沿袭了女性弹词创作的旧传统, 但作品通过几位自幼男装女性的经历, 表现出了世纪之交的女侠群英们在积极投身于救国救民大业、谋求自主自立的同时, 还注重对个人幸福的追求。小说的着重点也从女性参政转移到鼓励女性接受教育、公开社交和自主恋爱结婚上面。这种变化与晚清民初女权运动着重提高女性主体意识的思想正相呼应。心庵氏在序中也表明:“欲振兴女权, 亦仍以七字小说开导之, 似觉浅近而易明”, 并言此书 “于女子自主之权力为尤重, 是书之成亦良苦矣” [4] 。

  《精卫石》是秋瑾创作的一部自传体长篇弹词, 约写于 1904- 1907 年之间, 存目 20 回, 今仅见 6 回。主要写主人公黄鞠瑞与闺中女友梁小玉等摆脱封建家庭, 赴日留学, 寻求女性人格独立的故事。这部弹词小说以寻求女性解放、振兴女权为主题, 对数千年来压抑女性的封建制度作了犀利的批判, 以期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 唤醒沉睡于愚昧之中的女性同胞, 使之投身于救亡图存的革命活动。作品中充满着作者强烈的感情色彩, 秋瑾在自序中说:

  每痛我女同胞, 处此黑暗之世界, 如醉如梦, 不识不知 余也谱以弹词, 写以俗语, 欲使人人能解, 由黑暗而登文明; 逐层演出, 并尽写女子社会之恶习及痛苦耻辱, 欲使读者触目惊心, 爽然自失, 奋然自振, 以为我女界之普放光明也 [5] 。

  明确表示要以弹词这种形式达到启蒙思想的目的。秋瑾将弹词取名为“精卫石”, 即是表达自己“魂化精卫誓填东海”之决心。《精卫石》标志着女性弹词小说“振兴女权”的思想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但与晚清重政治功能的新小说一样,《精卫石》因过于侧重说教和宣传思想, 在艺术上存在着明显的缺陷: 结构布局简单, 情节过显牵强, 人物形象过于程式化, 人物对话间充满演讲的味道。这也与作者迫于时事紧急, 匆忙下笔创作有直接关系。

  传统女性弹词多以女扮男装寻求自我实现和心灵解放为主题, 侧重于描写女性个体生命体验。当国家民族面临危亡之际, 女作家们也抛开了内视角的叙事习惯和模式, 转而将目光投向社会, 内容上有所突破: 救亡图存, 唤醒女界, 振兴女权等成为当时作者热衷表现的主题。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们也开始为国族存亡而呼号奔走, 从而使作品呈现出极强的时代感和宏大的气势。晚清新小说理论本身就带有先天缺欠: 重政治性而轻艺术性, 具体到作品上就呈现为新小说的“文章化”倾向和“新闻化”倾向 [6] 。弹词小说同样也无法避免这种倾向。经多位女弹词作家建立起来的叙事详尽、行文细腻、语言清丽的文体特点因急功近利的“觉世”目的而几乎丧失殆尽。女性弹词小说艺术特征的缺失, 使它在原有的局限性之外又添上了一道“硬伤”。

  二、稿酬制度的确立与职业作家的出现

  晚清时期由于印刷技术的发展和西方先进印刷设备的引进, 铅字排版和机器印刷逐渐成为主流, 同时也带来了中国出版业的变革。变革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出版物数量的激增, 其中尤以报刊最为明显。传播媒介和传播方式的改变给晚清小说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有研究者也因此将晚清称为中国小说发展史上继口耳小说时代、竹简小说时代、布帛小说时代、誊写小说时代、梨枣小说时代之后的第六个时代: 报刊小说时代 [7] 。

  小说在晚清从“小道”被提高到了“文学之最上乘”的地位, 小说观念的转变不仅促进和推动了小说创作, 同时也促成了小说与大众传播媒介——— 报刊的结合。小说以其可读性、娱乐性吸引着读者, 在报刊销量不断扩大的同时也给报刊业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1902 年后, 文艺期刊的数量大增, 小说在报刊上的刊载量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晚清最后 10 年, 报刊上发表的小说已占小说发表总数的一半以上。报刊作为大众传播媒介所具有的印刷数量大, 传播速度快, 覆盖面广, 价格相对低廉等特点, 使小说在社会上的影响逐渐扩大, 并为越来越多的读者所接受。小说报刊的繁荣促进了小说市场的逐渐形成, 日益扩大的小说报刊市场急需数量庞大的稿件来维持, 为了刺激更多的文人创作小说, 为了满足日趋扩大的社会和市场需求, 稿酬制度应运而生。

  1902 年,《新小说》 创刊前夕, 曾在 《新民丛报》上发表“新小说社征文启”( 半月后又在《新小说》创刊号上刊登) , 这则征文启示中除了声明《新小说》杂志的办刊宗旨是“提倡斯学, 开发国民”, 并列出了详细的征文类别、内容、形式要求之外, 另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明确表示采稿付酬, 并给出了具体稿酬标准。“新小说社征文启”开小说付费之先河, 为稿酬制度的确立起到了倡导和示范作用。之后创刊的《小说林》也规定了稿酬标准, 小说付费从此逐渐形成制度。此后的《月月小说》、《小说时报》、《小说日报》等均相继规定了入选稿件的稿酬。稿酬制度的确立不仅刺激了小说的创作和繁荣, 更为重要的是, 稿酬制度的确立为中国职业作家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三、女性意识进一步觉醒

  晚清最后 10 年中, 报刊杂志逐渐成为小说主要的传播载体。“很多报刊杂志在文体编排上将小说与诗文、论说并列, 对作家作品依据文体归类, 打破了将女性作品置为另类的传统惯例, 寻求一种不带偏见的文化逐渐成为时代的主题” [8]198 。

  晚清女权运动的高涨使女性自我意识增加, 很多知识女性纷纷拿起笔来发表自己的主张和见解。晚清时期最早介入小说创作的女性是顾太清, 她著有《红楼梦影》一书, 其后又有陈义臣创作《谪仙楼》。根据郭延礼和薛海燕的有关研究统计, 1900- 1911 年间在报刊上发表的、署名为“某某女士”的作品约有 15 种, 其中 10 种为长篇章回小说, 5 种为短篇小说 [8]201-202 。其中有 4 人能够确定为女性, 其他作者则因资料不足而难以确定性别。这些小说大多以章回体小说的形式描写女界现象, 可见晚清女作家深受 “新小说”观念影响, 力图以通俗小说形式达到启蒙女界的目的。尽管多数作品还不能确定为女性所作, 但这些小说作者纷纷以女性笔名署名, 至少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 在当时用女性身份创作小说已经被社会所认可。“小说和女性文学地位的显著提高, 进而使女性逐渐消除了创作小说的禁忌。而期刊的繁荣与发展也为女性创作小说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平台。对女性而言, 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既无须出资, 又拥有广大的读者群, 这对于帮助女性作者突破财力缺乏和作品接受范围狭窄等不利因素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8]201-202 。

  晚清新小说运动改变了小说在文坛的地位, 使之成为文学之最上乘, 尽管这一地位是以对小说观念的误读、牺牲小说的艺术性而达到的, 但对于喜爱小说的文人来说, 也正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极有利的机会, 因为他们可以因此而公开地创作小说。这种机会对于女性作家也同样有利。可以说, 晚清社会的大环境为女性创作小说提供了良好的舆论条件: 晚清女权运动使男女平等的思想深入人心, 女性的自我意识进一步觉醒。女性的社会地位也因启蒙运动的倡导而提高, 至少在公共领域中晚清女性有了发言权, 她们可以通过报章发表自已的见解。

  小说对于晚清男性文人来说是开启民智、解放思想的“大道”。受晚清启蒙思想影响的进步知识女性也意识到, 女性有权力与男性作家使用同一种文体进行叙事文学创作, 通俗小说并不是男性创作的专属。女性创作小说已不再是社会的禁忌, 这使一部分知识女性开始跻身于小说创作的行列。

  四、结语

  晚清小说处在中国小说史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重要阶段, 新小说受西方小说理论的影响, 在叙事模式上有明显的转变; 进步知识分子对白话文的大力提倡促进了白话小说的繁荣, 这一切都预示出中国小说未来的发展走向。晚清四大小说期刊均为白话小说期刊就是最有力的证明。这些不能不对弹词小说造成冲击, 属于旧小说范畴的弹词其文体本身也存在着缺陷, 夏曾佑曾在《小说原理》一文中论及小说创作的五忌, 同时也是旧小说创作的五弊 [9]56-60 , 他认为弹词小说尽蹈小说五弊, 即只会写英雄、君子, 不会写小人; 只会写救国救主的大事, 不会写小事; 只会写拜相封王的富贵, 不会写贫贱; 只会写神仙幻化的假事, 不会写真事。只有在文中掺杂大段议论一 “弊”, 在弹词小说中表现的并不明显。而晚清小说界革命将弹词作为开启民智, 启蒙女性的工具却正好补上了这一“弊”, 使弹词小说“五弊”俱全。特别是弹词小说叙事内容的程式化, 情节发展的拖沓缓慢, 让处于社会变局中的读者产生了审美疲劳, 无法适应人们渴望求新、求奇、求快的阅读心理。

  晚清以来女性弹词创作的探索尝试, 因晚清风云的瞬息万变、晚清新小说的迅速崛起和火爆显得悄无声息, 最后无果而终。而女性弹词小说动辄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创作方式, 更是让它在渐趋商品化的晚清小说市场上难以生存。在新小说如火如荼的发展形式下, 女性弹词小说创作逐渐被淹没。清末民初以后, 女性作家从弹词创作领域逐渐淡出, 即便有个别女性还在用弹词创作小说, 如姜映清女士, 但已经是女性弹词小说的绝唱了。女性弹词小说从明末至民初, 在 300 年的时光中一路走过, 多位女作家以这种特殊的文体在女性文学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声音, 建立了女性叙事文学传统, 并对后来的女性叙事文学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参考文献:

  [1]杨联芬.晚清到五四: 中国文学现代性的发生[M].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

  [2]盛志梅.清代弹词研究[M].华中师范大学 2002 年博士论文.

  [3]梁启超.变法通议·论女学[A].转引自林吉玲.二十世纪女性发展史论[M].济南: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1: 56.

  [4]鲍震培. 晚清女作家弹词与近代女权思潮[A].百年中国女权思潮研究[C].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5: 120.

  [5]秋瑾集[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60:121- 122.

  [6]袁进.中国小说的近代变革[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2:48.

  [7]郭浩帆.清末民初与报业之关系探略[J].文史哲, 2004( 3) .

  [8]薛海燕.近代女性文学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

  [9]陈平原, 夏晓虹.二十世纪中国小说理论资料第一卷( 1897 年 - 1916 年) [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9.

  作者简介: 胡丽心( 1969- ) , 女, 内蒙古通辽人, 文学硕士, 内蒙古民族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小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9-26 02:33 , Processed in 0.13465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