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品研究 查看内容

言志小说,还是才学小说?--试论《野叟曝言》性质及小说分类细化之得失

2011-12-2 22:21|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41| 评论: 0|原作者: 董国炎、蔡之国|来自: 《明清小说研究》2010年 01期 总第95期

摘要: 摘 要  《野叟曝言》的内容主要是描写作者志向情怀,与很多才子佳人小说一样,“借乌有先生以发泄其黄粱事业”是基本性质,称之为言志小说更符合实情。《野叟曝言》中表现才学之处并不多,而且很多所谓才学属于荒诞邪 ...

  摘 要 《野叟曝言》的内容主要是描写作者志向情怀,与很多才子佳人小说一样,“借乌有先生以发泄其黄粱事业”是基本性质,称之为言志小说更符合实情。《野叟曝言》中表现才学之处并不多,而且很多所谓才学属于荒诞邪怪之说,并非与乾嘉汉学同一性质的才学。从《野叟曝言》等小说的分类历程来看,小说分类之细化有利有弊,有利之处是可以按类归纳把握,弊端是加剧了简单化理解。

  关键词 才学小说 言志小说 基本性质 分类得失

  一、登峰造极的“言志”之作

  《野叟曝言》是中国小说史上很独特的一部作品。其独特在于以下几点:第一,此书是乾隆时期下层文人独力创作的、篇幅极长的一部作品。全书154回,约136万字,超过同时期的《红楼梦》、《儒林外史》等书。此书内容丰富,研究价值相当高。第二,此书内容之“狂傲”与书名之低调构成极大反差,考虑到作品创作于乾隆年间,刊行却迟至光绪年间,那么这个书名是否刊行者拟定、意在增加保护色彩呢?换言之,这个书名或许不是夏敬渠原来所定。后人不能因为书名低调,就忽略作品的锋芒和特色。第三,“诗言志”是中国文学最重要传统,晚明以后,不少文人小说接过这一传统,“小说言志”成为重要的创作现象。《野叟曝言》堪称典型的言志小说,而此书“言志”之高调,又远远超过其它言志小说。此书20卷,编卷的20字就充分反映作者自视之高———“奋武揆文天下无双正士,熔经铸史人间第一奇书”。文武双全的天下无双正士,正是主人公文白,也正是作者夏敬渠的自况对象。对文白二字,有人提出就是“夏”字拆字得来。夏敬渠很有抱负,但没有举人进士功名,多年做幕僚,晚年撰写此书抒发感慨、寄托愿望。小说主人公文白索性不走科举之途,他由幕僚客卿身份屡次建立大功,受到举荐和重用,进一步为皇家建立显赫大功,成为无可替代的国家栋梁。

  文白的功劳很多,主要是维护皇权、铲除叛乱;维护儒教、铲除佛道二教;对外用兵平定四夷,扩大国威。书中邪恶东西经常勾连在一起, 叛乱首恶藩王景王、僧道二教、邪恶太监就紧密勾结,要夺取帝位。文白与奸党邪教殊死拼争,铲除邪恶,鼓吹纲常,树立大义,担任统帅,指挥战争,是“卫国保教”第一大功臣。当然他得到的好处也超出常人想象,他已经不满足一般人臣的建立功业,中国文人追求的立德立言立功理想,在他这里得到最完美的体现。他字素臣,紧随素王孔子,皇帝对他竟然不称名,而称为素父。他自己是德高望重的太师,他的三个儿子文龙、文麟、文鹤竟然同时担任大学士,小说第一百五十三回曾得意地赞美:“嫡亲兄弟同时三相,亦古今所无也”①。至于文白众多儿孙们担任的重要官职,已经数不胜数。文白屡次与皇室联姻,子孙中产生6位驸马、15位仪宾,所以文白府邸东面建公主府、郡主府共21座。文白府邸西面建百子府百座,居住他的其他子孙。

  皇帝给文白赐对联曰“胜朝辅弼功逾稷契伊周,圣道干城业过关闽濂洛”②。作者并非把这副对联的评价看作客套言辞,而是认真计较文白在历代圣贤中应该排在什么地位。小说结尾处文白的母亲与皇帝的母亲一同被迎入历代圣母府,她们进入圣母府时,尧母、舜母、禹母、汤母率领周文王武王、孔孟程朱的母亲们降阶迎接。她们称赞皇帝重用文白,文白铲除佛老,辟邪崇正,为百代树楷模,为万世开太平,功劳无与伦比———“此席特为二位而设,某等合在陪侍之数。”③这竟形成文白母亲与尧舜禹汤母亲抗礼的惊人场面。与此同时,文白本人则与历代圣贤排座次先后,他位居二程朱熹之后。他本人对此好像宽容理解,但是董仲舒、韩愈出来打抱不平,主张文白位居程朱之前,程朱的母亲也责怪自己儿子狂妄不懂事,怎么胆敢坐在文白的前面呢!文白似乎心里不安,但是“正在踞蹐,忽见东方推起一轮旭日,直滚入素臣怀内, 满心胸热气非常”④。作者至此戛然而止,不肯往下写或者是不敢往下写了,但这红日入怀的象征意义实在非同一般,不可看得简单了。除了功业非凡,文白在男女之事和子孙繁盛方面,也都超越常人。在他建功立业的过程中,与大批女性发生了两性关系。小说强调文白绝不好色, 他甚至经常表现出性冷淡的派头,但是很多绝代佳人死活纠缠他,要为他做妾,他总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纳妾,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概括说:

  文功武烈,并萃一身,天子崇礼,号曰素父。而仍有异术,既能易形,又工内媚,姬妾罗列,生二十四男。男又大贵,且生百孙,孙又生子,复有玄孙。其母水氏年百岁,既见六世同堂,来献寿者亦七十国;皇帝赠联,至称为'镇国卫圣仁孝慈寿宣成文母水太君('百四十四回)。凡人臣荣显之事,为士人意想所能及者,此书几毕载矣。⑤

  中国文人所能想象的“荣显之事”,得到集大成表现,堪称言志小说登峰造极之作。关于言志小说,笔者以为在中国文学史上很值得重视。中国文学长期以诗文为主流,诗歌最主要的传统就是诗言志。诗言志的主张发源于先秦,司马迁发愤著书,韩愈不平则鸣等主张,均一脉相承。小说兴起后,不断积累写作经验、提高表现能力。在晚明个性解放思潮影响之下,小说逐渐承担“言志”这一文学重任,开始集中表现小说作者的志向理想,由晚明到清初出现一个小说创作热潮,即大量涌现的才子佳人小说。其性质是中国小说史上第一次“言志”热潮。这是由下层文人独力创作、并且以下层文人为主人公的作品集群。其表现内容是下层文人最关心的科举道路和爱情婚姻问题。下层文人在现实生活中落拓潦倒,但在小说中扬眉吐气,科举和爱情婚姻都很如意。所谓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是人们对这类小说的概括。人们会嘲讽这类小说太美满的白日梦,但是换一个角度看,这类小说反映下层文人自我意识觉醒,敢于反映自己的理想志向。才子佳人小说代表作家天花藏主人为《平山冷燕》所作序言,充分说明这批作家借小说“言志”的创作特点:

  奈何青云未附,彩笔并白头低垂;狗监不逢,《上林》与《长杨》高阁。即万言倚马,止可覆瓿;《道德》五千,惟堪糊壁。求乘时显达刮一目之青;邀先进名流垂片言之誉,此必不可得之数也……… 淹忽老矣!欲人致其身而既不能,欲自短其气而又不忍,计无所之,不得已而借乌有先生以发泄其黄粱事业。有时色香援引,儿女相怜;有时针芥相投,友朋爱敬;有时影动龙蛇,而大臣变色;有时气冲斗牛,而天子改容。凡纸上之可喜可惊,皆胸中之欲歌欲哭。⑥

  这篇序言堪称表现理想情怀的白日梦宣言。借乌有先生以发泄黄粱事业!凡纸上之可喜可惊,皆胸中之欲歌欲哭,都具有鲜明的“言志”文学理论色彩。需要指出,《野叟曝言》的主要内容,同样是表现理想情怀的白日梦。因此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指出:《野叟曝言》与“才子佳人小说面目似异,根柢实同”⑦。

  二、偏执的兴趣热点

  小说作者是什么类型的人物,他的兴趣集中在哪些方面,作品中经常会有反映,体现为关注热点和表现热点,甚至体现出一种偏执趣味。梁启超提倡小说界革命,大力赞美小说,但是他本人的小说《新中国未来记》其实很缺少小说性,而充满政治议论、政体设计甚至宪章条文设计。梁启超本人最关注的正是改良主义政治。《镜花缘》作者李汝珍, 作为乾嘉朴学家凌庭堪的弟子,经常让小说人物谈音韵谈考据,反映了李汝珍自己的学问兴趣。《野叟曝言》也表现了作者的兴趣热点,建功立业做高官之外,他对两性关系有浓厚兴趣,甚至建功立业这条道路上,也充分利用两性关系。他对两性关系似乎有太浓重的兴趣,对性能力、性迷惑、性饥渴、性打击、性折磨有特殊重视,经常让这些内容直接决定国家和个人命运,写法怪诞诡异。

  藩王成为反叛势力首脑,而且很难对付,这是清代小说常见写法。《三侠五义》中襄阳王就是如此,包公、颜查散、三侠五义们辛苦奔波,白玉堂还为此丧命,但是直到《小五义》写完,还没有除掉襄阳王。《野叟曝言》中叛党更为猖獗,公然包围攻打皇宫,形势很危急。文白赶来救驾,保卫皇宫上下,却居然富有“性”的色彩。僧道二教运用妖法封锁皇宫,并采用冷冻方法,文白不怕冰冻并且用体温救人,因而 “把两个王女裹入怀中”⑧。叛党又把无数火球射进皇宫,火球满地跳滚,还会自行追着人烧,用水浇反而烧得更旺。满宫的嫔妃宫女衣服都被烧光,“有光了上身捧着两乳,有赤了下身掩着阴户,又羞又痛,嚎哭之声沸泛盈天”⑨。赤身裸体的嫔妃宫女们躲进一座大殿,依靠文白保护。文白这时尿了一泡尿,竟然半桶之多。他用尿泡湿一条大草袋子挡住殿门。炮弹般连续飞来的火球,遇到这独特的尿草袋子,竟然掉头滚回去,这情景真是怪诞惊人!

  藩王景王作为叛乱首恶,是僧道二教以及邪恶太监的最高首领,凶恶阴险狡诈。文白对付景王的办法诡异得很,他派遣心腹潜伏在景王宠妃七妃身边。这位卧底拿男女之间性能力嬉戏比拼作为突破口,实际是用男女采战之术打击对方。他挑拨教唆七妃说:

  等王爷进来就和他说:“爷若不吃丸药、不用消息、不戴淫器能赢得奴,便算得爷真实本事,奴便心悦诚服。”王爷是好胜的人, 包管上钩,娘娘便私吃一丸紫金丹,弄输了王爷,这便可以出气了。

  景王进房,果然中计,连泄两次,伏在身上气喘不休。七妃正自欢喜,说道:“爷如今伏奴不伏?还敢再战吗?”七妃自说,却不见景王回答,觉着诧异,忙候那口中之气,却是冷的,慌忙抱放转来,竟是走阳而死了。⑩

  景王虽然又缓过气来,但是“只见阳物挺硬,龟头迸破,脓血淋漓”,“须臾龟头发泡,龟头发烂,呼喊疼痛,总不绝声”○11。奄奄一息中, 被这位卧底乘机杀死。在叛党作乱的紧急关头,双方首脑人物的表现, 都够荒诞诡异。尽管文白满嘴保卫孔教,铲除邪教,然而他自己的行为也够邪的。

  文白保教保国大忠臣的业绩和作为有点滑稽,小说动辄就写到性, 很喜欢描写女性的性饥渴,拼命又磨又蹭,气急败坏喝两碗凉水,简直狼狈得很。小说很迷信采战之术的威力,连公子有一大群姬妾,有些人碍手碍脚不听话,连公子就运用采战之术摆布她们,竟然因此把一个叫春红的女子采死。文白等人也依靠采战解决问题。他统帅的军队与叛军作战,俘获对方一个厉害人物,是个武艺高强性情倔强的女道士。为了制服对方,文白手下的大将铁丐“在缠袋内取一药丸吃下……铁丐阳道本伟,怕立娘经过大敌,征不服他,因在山东路上杀过一个游方和尚,得有补天丸放在身边”○12。他吃药后对那女道士狠狠采战,女道士终于求饶投降。文白等人高喊保卫儒教,铲除佛老,实际杀害僧道经常是抢夺补药。

  遇到文白,皇宫中嫔妃宫女们尚且赤身裸体,到了民间,文白更能显现威风。第七十九回有一个村庄五通淫神作怪,辟邪办法就是由文白直接在女子酥胸上写字,只要他写上“素臣在此”等字,五通淫神都会退避三舍。当然文白道德高尚绝不肯写,于是女子们都脱了衣服苦苦哀求,她们的父兄丈夫都跪下哀求,文白不得已才一一书写。文白已有妻室,但是艳遇非常多,小说特别强调文白全都是迫不得已,都是女子要死要活地纠缠他。这些艳遇包括裸体相对、皮肉接触、对嘴呼吸、舔眼睛直至交合,作者都要详尽描写。文白在红瑶小姐家中被人用酒灌醉,昏迷中被人架着与红瑶成亲行礼。红瑶小姐高高兴兴为文白做妾,文白酒醒后却坚决拒绝。小姐伤心上吊被救下,又由文白施救,施救过程很复杂,当着小姐的父母百般抚弄,还要用舌头反复舔眼睛。

  刘璇姑一心嫁给文白做妾,刘璇姑的兄嫂殷勤劝酒、灌醉文白、服侍文白睡下,刘璇姑钻进被子与文白同睡。半夜里刘璇姑把文白惊醒, 刘璇姑倾吐衷情,苦苦哀求献身,文白表示绝不“收纳”。自己根本无意,却遇上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文白应该很苦恼。但是小说详细描写中却展现另一种情调,作者细细描写二人皮肉接触的滋味,玩味刘璇姑强烈的性饥渴,展示文白的高雅冷淡和优越感。刘璇姑钻在文白的被子里哪能睡着,文白睡梦中翻身———“那身子便直翻过来,一手搭在璇姑腰间,一条腿竟斜入两条玉股中间……璇姑春情正动,怎当素臣贴肉而睡?两股中间交入素臣之股,虽尚隔有单绔,那一股热气已透入花苞之内去发扬起来,不觉欲火已动,须臾面赤耳热,心头乱跳,按捺不住。”○13她又乱摸又拼命贴蹭,把文白惊醒。文白弄清原委,不肯收纳。他用被单把刘璇姑裹缚起来,璇姑“身子被被单裹住,不能翻动”,心中如打翻五味瓶,而文白在旁边坦然自睡,很快鼾声大作。诸如此类笔墨很多,还有很多重要事件本来与性没有关系,但书中往往硬拉扯性关系,运用性能力加以解决。作者在这方面表现出极大的甚至偏执的兴趣。

  三、怪异才学及表达方式

  人们分析《野叟曝言》炫耀才学的现象,通常都归结为汉学影响, 其实这种分析可能简单化了。中国文史批评以论世知人为重要原则, 因为清代盛世汉学风行,考据经史、训诂文字成风,所以这样分析小说好像顺理成章。但是炫耀学问固然是时代风气,然而有些学问属于汉学范围,有些学问却并不属于汉学。以夏敬渠而言,他首先是一位个性很强的自恋自傲的人物,就学风对他的影响来说,汉学影响可能远不如宋学,小说中文白经常大发理学议论,排斥陆王派与佛道二教,是程朱派风范。夏敬渠的江阴同乡杨名时对这部小说可能有很大影响。杨名时是程朱派理学家,官至礼部尚书,在江阴深受尊崇。夏氏一族有多人追随杨名时,夏敬渠本人也如此。书中很受推崇的“时太师”即影杨名时。杨名时排斥陆王和佛道二教,夏敬渠的同类倾向可能来自杨名时。

  《野叟曝言》中有很多怪异才学,今天看来不能称为才学,但作者却作为大学问炫耀。第七十七回文白运用这种才学,替一个女人伸冤。这女人的丈夫已经三年不在家,女人突然生下孩子,人们怀疑有奸情。文白郑重其事地说:“古来无夫生子之事尽有,当尽我知识,为之剖别。”○14文白向这个女人调查了无夫生子的多种可能,包括为龙气所感———风雨雷电时候,在房外忽有所触,自己阴部有受了阳气之感;包括为水族所淫———在河边洗衣服打水时候,忽然被水冲着下体,阴部有受了冷气之感;包括为暑气精魅所淫———酷暑季节赤身睡卧所致;包括在河边饮水,喝进水沫水球;包括树上摘食怪异的奇花奇果;包括露天仰吞流星电火冰雹;甚至在野地小解,忽然觉得地上有湿热蒸气上冲阴部等等;通过这样详尽的查询剖析,文白为这个女人伸冤成功。原因是这个女人与自己的大儿子———一个五岁小男孩使用同一个便盆,男孩阳气通过便盆辗转蒸入女人阴部所致。文白说这样生下的小孩体内只有肉和气,没有骨头。他当众检验了这个无骨婴儿:“因把背上油皮揭破一块,只听呱的一声,气从破皮走出,血流满地,放手掷下,已成肉饼。”○15作者借文白之口剖析议论,娓娓而谈,还安排一批观众渲染气氛,大肆赞美,显然很重视自己这类才学。书中神魔鬼怪、神马飞熊、夜叉骷髅、怪兽恶龙、龙涎龙脉等怪异事物很多,作者经常从知识才学角度侃侃而谈,勇于裁断勇于立论。这些学问与乾嘉朴学精神,其实背道而驰。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清代学术概论》等著述指出乾嘉朴学有一种近代科学实证精神,每一个观点均反复考定,孤例不成证,而每一观点之确立,须追求泰山不移之可靠,这与论证无夫可孕的才学大不相同。如果才学小说可以包括很多怪异才学,那么我们把才学小说与乾嘉朴学紧密联系的思路,就明显是想当然的推论。如果才学小说不应该包容大量怪异才学,那么我们是否需要重新考虑《野叟曝言》的性质?

  《野叟曝言》中还有一种情况,才学本身并不怪异,但是作者表现才学的方式比较怪异。还以前面提到的刘璇姑做妾为例,第一夜刘璇姑被文白拒绝,天明后她准备自杀,刘家全家以死要挟,文白无奈答应。第二天晚上刘璇姑欢天喜地钻进文白被子里,有了合法身份,她百般娇柔,但是文白却“绝不动弹”,他告诉刘璇姑:虽然同意收她为妾,但是须要报告母亲之后,才能真正收用。这个夜晚他和刘璇姑要开展讲学! 他们就在被子里开讲,讲的是相当深奥的算学。他把刘璇姑平坦柔软的肚皮当作画板,在上面画三角、画圆圈,画直线斜线,讲三角勾股之法。看着这些描写,应该夸奖文白什么时候都以才学为重呢,还是赞叹文白讲学经常充满香艳?第十九回文白在任知县家做客,突然看见主人家的小姐,小姐美丽健康,但是文白看出她身患“痘毒”,人们包括她本人都不知道,只有文白一人知道,他并不通知别人也不怕误解,当场立刻给她根治。根治的方法很特殊,就是突然抱住她,强行剥她的衣服。这姑娘吓坏了,拼命挣扎反抗,已被文白剥掉上衣。“那女子精着半身,突出两只嫩乳,急得双足乱跳。又李一手扯住那女子腰间的抹胸,一只手还要去扯脱他的裙裤,那女子抵死掩住下身,没命的喊叫。”○16夫人率领丫鬟奶娘冲上来与文白搏斗,男仆人也赶来救人,但都打不过力大无穷的文白。人们正准备去呼唤兵丁捕快,文白突然宣布小姐染有可怕的痘毒现在已经治好。随后文白进行医学方面的讲学, 论述痘毒之可怕,解释说就是要这样突然惊吓,“痘毒”才能受惊吓发散跑掉。这种讲学方式尤其治疗过程堪称怪异,虽然作者坚持文白是以深厚才学为底蕴,但这种方式叫人难以接受甚至怀疑。

  四、小说分类细化之得失

  小说研究中经常有一些分类性质的提法出现。笔者以为这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有意确立某种小说类别,在流行的小说四大类别框架下, 建立新的小类别,可以称为小说分类之细化。另一种情况只是分析小说性质或特点,其实并非建立新的类别。就《野叟曝言》来说,以往的提法是以小说表现才学,是否建立类别还比较模糊。很多文学史分析《野叟曝言》时也采取这种态度,并没有建立新的小说类别。至于明确建立新类别的作法,笔者以为有得有失,有利之处是便于按类归纳把握,弊端在于加剧简单化理解。

  《野叟曝言》作者确实有意表现才学,书中表现才学的笔墨也不少。孙楷第先生考证,文白论学之处,多处直接引用夏敬渠本人的经史研究成果。夏敬渠《纲目举正》、《经史余论》、《学古编》等著述被引用多处。第七十八回文白议论《三国志》帝魏帝蜀的大段文字,第一百五十一回文白的孙子文甲解说经书当中有多少个“寿”字等处,都是大段过录夏敬渠的著作。这种炫耀学问的特殊现象,在乾隆朝后期,堪称有时代特色的文化现象。清初经世致用的实学,至乾嘉时代演变为经史考据之学、文字音韵之学。朴学盛行,风靡学界,人说许郑,家谈贾马, 流风所及,小说中出现“炫学”现象不难理解。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第二十五篇《清之以小说见才学者》论述“炫学”现象,重点列出《野叟曝言》。但是“以小说见才学者”这种提法,与“才学小说”这种明确的类别称呼还是有差别。事实上鲁迅的评价更为全面,而且专门强调《野叟曝言》写感慨写理想方面与才子佳人小说的一致性,即面目似异,根柢实同之特点。

  然而后来有些文学史的评价趋向简单化,甚至说《野叟曝言》等小说纯以炫耀才学为主。这种简单化评价一直存在,甚至最具权威性的两部文学史也有这种倾向———章培恒、骆玉明主编《中国文学史》下卷第八编第五章第三节说:

  清中期产生的长篇小说流传至今的尚有多种。当时考据之风大盛,读书人以精通古书、多闻博识为荣,这对于小说创作也产生相当的影响。如夏敬渠的《野叟曝言》、屠绅的《蟫史》、陈球的《燕山外史》,都是把小说当作卖弄学问或炫耀辞章的手段。○17

  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第四册清代文学第八章第一节评价《野叟曝言》及《蟫史》诸书曰:

  多沾染了汉学风气,以炫鬻才学为能事,内容芜杂,程度不同地偏离了小说特性。○18

  笔者以为《野叟曝言》虽然内容芜杂,但是总体来看,并非以才学为小说、以议论为小说,不能说它偏离了小说特性。但是“才学小说” 这种分类名称,很容易导致一些想当然的批评,对青年学生更容易导致误解,有些学生没有读过作品,根据名称相当然地认为书中充满讲学论道,缺少故事性。笔者以为《野叟曝言》主要是一部言志小说。分析全书,“言志”性质的内容占绝对数量,都是图解理想的故事情节和具体形象。“言志”小说的范围可以容纳才学,主人公博学多才博得人们称赞,这也是作者的理想之一。而“才学小说”这种概括,其实难以容纳作品的芜杂内容。

  笔者认为《野叟曝言》的性质主要是言志,但是并非主张建立“言志小说”类别。小说分类越来越细化,笔者以为弊大于利。实际上即使流行的四大小说分类,也一直属于相对概念,有不少交叉模糊难以理清。有些充满神怪故事的所谓历史小说,归于讲史小说还是神魔小说, 就模糊不清。历史小说的典范首推《三国演义》,但是《后三国演义》写刘渊与关张后人联手灭晋,就全然违背历史小说原则。很多完全虚构的所谓历史小说,如薛刚反唐、罗通扫北、五虎平西、十二寡妇征西、《粉妆楼》、《万花楼》等作品,没有什么历史依据,归于讲史小说还是英雄传奇小说,不同读者会有不同意见。《好逑传》这样的作品,长期分类于才子佳人小说,近些年也有人把它归入英雄侠义小说。英雄侠义小说与世情小说之间,也常有界限不清之处。笔者认为这种情况下,小说分类细化定型化,不利于准确认识小说真实面貌。此一孔之见愿抛砖引玉,祈方家同好教正。

  注: ①②③④⑧⑨⑩○11○12○13○14○15○16[清]夏敬渠《野叟曝言》,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7年版,第1918、1784、1929、1934、1290、1296、1313、1317、970、80、927、929、 237页。

  ⑤⑦鲁迅《鲁迅全集》第九卷《中国小说史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第243页。

  ⑥[清]荻岸山人《平山冷燕》,中华书局2000年版,第202页。

  ○17章培恒、骆玉明《中国文学史》,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下卷第558页。

  ○18袁行霈《中国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四册第403页。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8 , Processed in 0.0562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