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品研究 查看内容

李建武:《封神演义》看似崇道,实则敬佛

2011-11-26 22:56|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36| 评论: 0|来自: 《明清小说研究》2010年第3期 总第97期

摘要: 摘 要 历来学者们都大致认定小说《封神演义》崇道抑佛,即赞扬道教、贬抑佛教。而本文作者认为《封神演义》虽然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但也还是“看似崇道,实则敬佛”,或者说“崇佛胜于崇道”,这形成了它道佛文化中 ...

  摘 要 历来学者们都大致认定小说《封神演义》崇道抑佛,即赞扬道教、贬抑佛教。而本文作者认为《封神演义》虽然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但也还是“看似崇道,实则敬佛”,或者说“崇佛胜于崇道”,这形成了它道佛文化中的一道景观。

  关键词 明代小说 《封神演义》 佛教 道教

  一般读者认为《封神演义》(以下简称为《封神》)推崇儒释道“三教合一”,这是正确的判断。当然还有认为它是崇道抑佛的,因为小说乍一看是写赞扬阐教的小说,以为就是非常崇敬道教的小说。再有一些学者因为作者将燃灯古佛、观音菩萨称为“道人”,将普贤菩萨、文殊菩萨称为“真人”等缘故,认为作品是将佛教道教化,借以抬高道教的地位①。这似乎表明作者尊“道”胜于尊“佛”。其实,非也。因为我们发现《西游记》有时也称僧人为“真人”,如第12回称观音菩萨为“女真人”,第36回称“宝林寺”和尚为“道人”,第80回两处称和尚为“道人”。然而很少有人说《西游记》试图将佛教道教化,借以提高道教的地位,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西游记》外表上更崇佛一些。其实,《西游记》将和尚称为“道人”或“真人”,并不能看成将佛教道教化。因为在儒释道三教合流的情况下,相互之间是很容易混称的,也就是说,将和尚不准确地称为“道人”或“真人”,是一种习惯,我们不必太在意。同理,《封神》将佛教的菩萨称为“道人”,也不能看成是将佛教道教化,借以提高道教的地位。当然笔者并不否认《封神》崇敬道教,反而认为崇道是作品创作与构思的基本态度,只是笔者在此想将作品崇道与崇佛进行比较,分辨出作者是敬道多一点还是敬佛多一点的感情“真相”。

  总的来说,《封神》表面看起来崇道,实际上更敬佛,或者说,作者对佛教的感情态度比道教要好得多。

  探讨作者这一感情态度之前,笔者先界定一下阐、截教与西方教的宗教身份。元始天尊与老子是阐教教主,通天教主是截教教主。元始住在玉虚宫宣讲道教,第11回末有言:“玉虚宫住讲道教”,这已明言 “道教”。第77回元始责怪通天教主:“只‘诛仙’二字可是你我道家所为的事?且此剑立有诛、戮、陷、绝之名,亦非是你我道家所用之物。” 故阐、截教都是道教。元始、老子与通天教主共拜道教教主鸿钧道人为师,故他们这一脉都属道教确凿无疑。

  再谈西方教。接引和准提都是西方教教主,所谓“一教两主”,分别为“一兄一弟”(根据第83回“准提道人见师兄来至”提示可得)。而准提曾经收马元为弟子,第60回作者说马元“成佛”:“堪叹马元成佛去,西岐犹自怯心剜。”第83回有道:“此乃是三大士收伏狮、象、j ,后兴释门,成于佛教,为文殊、普贤、观音,是三位大士。”这无意识地明示了西方教是佛教。第44回有“惧留孙(后入释成佛)”,括号里的文字是《封神》明刻本所写。第77回介绍多宝道人时说:“一个是多宝西方拜释迦。”这里把“西方”和“释迦牟尼”直接联系起来。显然,西方教是释教,即佛教,再明显不过了。

  基于以上认识,再来分析作者对道佛的感情态度。

  首先,作者暴露了道教内部纷争,或者说道教内部的残酷战争,揭露了道士人性恶的一面。原本阐、截教徒都是修行诵经(《黄庭经》)之徒,是学道之人,正如第77回所言:“截、阐道德皆正果,方知两教不虚传。”但两教相互斗争异常激烈。作者写到了阐截战争的惨烈状态,尤其是死难者。如第37回姜子牙带兵杀张桂芳与风林,造成“遍野横尸,满地血流成河”。第43回写道:“着刀的连肩洩背,逢斧的头断身开;挡剑的劈开甲胄,中枪的腹内流红。人撞人,自相残踏;马撞马,遍地尸横。伤残士军哀哀叫苦,带箭儿郎慽慽之声……愁云只上九重天, 遍地尸骸真惨切。”

  而这种战争的惨状是道教两个教派:阐教与截教造成的,它们相互间势均力敌,进行着激烈紧张、你死我活的殊死斗争。这种相互斗争恰好展现了道教好斗嗜杀的“性格缺陷”,表明道教内部其实是乱的客观事实。这种恶斗状态被西方教主准提感觉为:“红尘滚滚,杀气腾腾, 满目俱是杀气。”(第70回)双方直打到你死我活,方才罢休,这显露了人性恶的弱点。这种人性恶,如果限定一下,就是道教“恶”。

  其次,作者写到了道教中的败类截教,这截教简直让读者跌破了眼。截教成员有很多是“披毛戴角”之徒,这些截教徒不仅面貌丑陋, 而且品性不纯,喜欢争强好胜。从截教所摆的“十绝阵”、“诛仙阵”、 “万仙阵”来看,均能见出其品地恶劣、内心恶毒的人性本质。可以说, 对于阐教教徒而言,他们既会因为道教里有截教这样的败类而感到气愤,也会由此感到耻辱,因为截教是道教的一大污点。截教不是什么好道教就不必细说了。

  第三,阐教也是充满污点的道教。即便是作品一再赞扬的阐教也并不是那么美好。因为一,出现了申公豹这样的专会挑拨是非的败类。二,阐教充满了杀气,小说多次写到他们杀气腾腾(如第43回就写到阐教“杀气纷纷,兵戈闪灼”)。三,全书最核心的“封神榜”由来就是阐教犯了杀戒,如第13回太乙真人就言明:“吾乃阐教,因吾辈一千五百年不曾斩却三尸,犯了杀戒,故此降生人间,有征诛杀伐”,第15回也有交代:“元始天尊因门下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故此闭宫止讲。”而作品最重要的事件起因是哪吒打死李艮、敖丙和彩云童儿,太乙真人打死石矶娘娘,姜子牙、陆压等人打死闻仲、赵公明等。尤其是哪吒犯了杀戒,本有过失,却还要气势汹汹地追杀石矶与李靖等, 可见一些阐教徒火气其实也很十足。通览矛盾起因,我们发现:往往是阐教教徒惹是生非,激起截教的公愤,激化了两教之间的矛盾与仇恨。四,阐教不善于忍让。尽管阐教在小说中一再被写成较有修养的教派,但他们不善于忍让、不善于化干戈为玉帛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如哪吒在已打死李艮的罪过上继续犯“罪”:抽了敖丙的筋和痛打敖光 (第12-13回),姜子牙则是火烧琵琶精(第16回)、杀死崇侯虎(第29 回)等。正因为他们不善于忍让,所以才屡屡犯了杀戒,一错再错,以致越积越大,铸成大错。可见阐教也并非什么绝对的好教,跟截教一样,其实都是血腥味很浓的教派。

  综上所述,道教并没被作者写得光彩照人,相反却是非常龌龊、阴暗面十足、矛盾重重、斗争激烈、厮杀四起的教派。由此可见,道教并不特别美好,并不那么令人崇敬。

  相反,《封神》中的西方教(佛教)却几乎没有一丝缺陷,近乎完美。

  第一,西方教内部没有派系斗争,没有吵闹争执的声音。

  作品中写到的西方教教徒极少,除了几个童子(如水火童子、白莲童子)外,主要就只有接引和准提两人。而被他俩收服后才进入佛门的人,如马元、孔宣、法戒、乌云仙、定光仙、毗卢仙等,笔者则将他们归入道教徒来论述,因为在作品里,他们基本上是以道教徒的面孔出现的。所以代表佛教形象的就只有接引和准提两人了。以下就以接引和准提为例来说明作者对佛教的态度。

  接引和准提都是西方教教主,但两人相当和睦、融洽、和谐,没有矛盾冲突。他俩从未有过争吵,即使有些分歧,也都是以协商或劝说的方式取得一致意见。如第65回接引本不肯借青莲宝色旗给广成子,准提便带着商量的语气跟他沟通、劝导:“东南两度有三千丈红气冲空,与吾西方有缘,是我八德池中五百年花开之数。西方虽是极乐,其道何日得行于东南?不若借东南大教兼行吾道,有何不可?”于是他同意借出了。第78回准提邀请接引帮老子、元始破诛仙阵时说:“贫道特来请道兄去走一遭,以完善果。”语气非常平和、客气。两人不仅没有矛盾与不和谐音,反而很多时候非常默契一致。如第78回破解诛仙阵时, 接引进离宫,准提入坎地;接引现舍利子,射住戮仙剑,准提放金莲,射住绝仙剑:两人配合真是极为默契,呈现出齐心协力降服气势逼人的通天教主的姿态。可以说,在作品里我们根本无法找到关于他俩不和的一丝丝痕迹。

  而阐教教主元始天尊、老子与截教通天教主之间却矛盾很深。他们双方都缺乏必要的忍耐性,一开始相互指责,后来发展到相互攻击和决斗,如诛仙阵、万仙阵就是两方教主间大的决斗。诛仙阵上,元始和老子协同西方教的接引与准提,以4对1、多对少的形式欺凌通天教主,明显有以强凌弱的架式。让我们看看通天教主当时的狼狈样吧: “老子扁拐夹后心就一扁拐,打的通天教主三昧真火冒出。元始祭三宝玉如意来打通天教主。通天教主方才招架玉如意,不妨被准提一加持杵打中,通天教主翻鞍滚下奎牛”(第78回)。万仙阵上通天教主指责元始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他说:元始“纵容门人,肆行猖獗,杀戮不道,反在此巧言惑众”。而元始的回答具有直接挑衅性:“你也不必口讲,只你既摆此阵,就把你胸中学识舒展一二,我与你共决雌雄。”(第 82回)这里阐教势力明显占据上风,元始这番话显得缺乏修养,没有忍耐力度。所以不光截教有失德行,其实阐教一样也缺乏德行。正是两教毫不相让的缺点才产生了巨大的争执、斗争以及战争,而西方教没有这些缺陷存在,所以它的内部和谐美好。

  第二,作者对西方教的赞美溢于言表。第70回回首诗:“准提菩萨产西方,道德根深妙莫量。”第79回准提收法戒时,念道:“西方极乐真幽境,风清月朗天籁定。白云透出引祥光,流水潺湾如谷应。猿啸鸟啼花木奇,菩提路上芝兰胜。松摇岩壁散烟霞,竹拂云霄招彩凤。七宝林内更逍遥,八德池边多寂静。远列巅峰似插屏,盘旋溪壑如幽罄。昙花开放满座香,舍利玲珑超上乘。昆仑地脉发来龙,更比昆仑无命令。”第65回作者高度赞扬佛教:“宝焰金光映目明,异香奇彩更微精。七宝林中无穷景,八宝池边落瑞璎。素品仙花人罕见,笙篁仙乐耳根清。西方胜界真堪羡,真乃莲花瓣里生。”就连道教的最高领袖鸿钧道人都夸奖西方教:“西方极乐世界,真是福地。”(第84回)可见,作者对佛教是非常崇敬和赞赏的。

  第三,很多道教徒最终皈依了西方教(佛教),这实际上表明作者把佛教的地位看得比道教高,佛教才是道教徒的真正的精神家园,真正的“诗意栖息地”(海德格尔语)。

  准提带走截教道士马元(第61回)、孔宣(第71回)、法戒(第79 回)、乌云仙(第83回),接引和准提两人共同带走长耳定光仙、毗卢仙和截教其他教徒(第84回),接引用乾坤袋“尽收那三千红气之客,有缘在极乐之乡者”(第84回)。

  道士皈依佛教,说明佛教是更高一层的精神归属。哪怕是阐教十二仙中的四仙: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后来成为观音菩萨),最终也都皈依了佛教(根据第44回提示)。甚至连“十绝阵”时替姜子牙行使统率周军之职的燃灯道人也最后弃道归佛(他就是后来佛教的燃灯古佛)。第47回作者写到燃灯道人从截教赵公明那里夺得“定海珠”,而定海珠“后来兴于释门,化为二十四诸天”。而且道士由道教加入佛教,是“得成正果”的表现。第79回就提到法戒 “得成正果”:“法戒在舍卫国化祁它太子,得成正果,归于佛教,至汉明、章二帝时兴教中国,大阐沙门。此是后事。”《封神》还暗示李靖后来也是入了佛门,第67回燃灯道人说李靖“久后灵山护法台”。可见, 不论是坏的截教徒,还是好的阐教徒,都把加入佛教作为最后的精神皈依。这只能说明:在作品中佛教比道教更好。

  当然,西方教主接引和准提出场并不多,加上他俩只是帮助阐教打败截教,似乎在兴周灭纣过程中只是起了辅助性的作用。正因为此,许多读者才被作品的表象所“迷惑”,误认为《封神》崇道胜于崇佛。其实非也,西方教出场不多,但这丝毫并不影响它在《封神》中所表现出的崇高地位。

  此外,说《封神》崇佛也与作品另一个基本思想:“三教合一”思想不相违背。第65回广成子就说:“古语云:‘金丹舍利同仁义,三教原来是一家。’”自宋以来,儒释道三教合流是基本现象。全祖望在《题真西山集》中就说:“两宋诸儒,门庭径路半出于佛老。”②儒者混于佛道, 佛者也混于儒,道者也混于儒。元代神仙道化剧盛行,马致远尤擅此体,在杂剧中表现道家度脱思想。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则写过传奇 “临川四梦”,其中《南柯梦》和《邯郸梦》就有道家度脱的情节,表现道家消解世俗功名的思想。这些都显见儒者(儒家知识分子)已深深融汇了道家思想。佛教对文学家的影响也可谓不小。居士本是不出家的信佛之人的称谓,然而唐宋时期很多文学家都自称居士。唐代王维等人受到佛教思想的影响,因而在写作山水诗时也常带有禅趣。小说方面,《金瓶梅》在整体构思上就是用佛教的色空观来消解纵欲淫乱的思想,用因果轮回观解构主要人物的命运;《西游记》则可谓影响最大的佛教小说,它不仅叙述佛教故事,且流露出扬佛抑道的思想倾向。这些都显见佛道思想对作为古代知识分子的文学家的影响。因而《封神》作者更加崇敬佛教也不是不可能。

  通过上述文本细读,我们发现:《封神》作者几乎没写到佛教和佛徒的缺陷,近乎认为它是十全十美的教派;对道教不是顶礼膜拜,因为作者对道教的所有教派(小说中为阐教和截教)都有怨忿和批评意见。所以“崇佛胜于崇道”才是作品感情态度的“真相”。这形成了《封神》道佛文化中的一道景观。

  注:

  ①参见郑志明《〈封神演义〉的多重至上神观》,载黄子平主编《中国小说与宗教》,中华书局(香港)1998年版,第233页。

  ②全祖望《鲒埼亭集·鲒埼亭集外编》(卷31),载《四部丛刊初编》(第294 册),上海书店1989年版。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中文博士后,广东培正学院基础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8 , Processed in 0.06971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