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书趣文丛 读书随笔 查看内容

王学泰:宋江花钱买来“领袖”头衔?

2011-11-22 14:31|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3669| 评论: 0|来自: 《报刊荟萃》2011年 10期

摘要: 宋江出场时,书中介绍说,他与父亲务农,守些田园过活,还在郓城县兼着押司的职务,负责案卷,是个公职人员(当时称为“公人”)。他 “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赒人之 ...

  宋江出场时,书中介绍说,他与父亲务农,守些田园过活,还在郓城县兼着押司的职务,负责案卷,是个公职人员(当时称为“公人”)。他 “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如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赒人之急,扶人之困”。在郓城县里,宋江有极好的声誉和人事关系。阎婆惜的事出来了,从知县、朱雷二都头到三班衙役都主动替宋江分解和摆平,打压原告。这些说明在主流社会中宋江是个吃得开的人物。然而有良好的社会关系不等于他是良民。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此时,宋江名为郓城县负责公文的吏人,这个行当既是官面,又要与“贼情公事”即所谓黑道打交道,本身是处在社会边缘的,很易滑落江湖。《水浒传》故事中,宋江是最大方的,他走到哪里,银子就撒到哪里。金圣叹也随之处处批评、鄙薄这种“以银子为交游”的恶劣作风。这是从文人士大夫立场上看问题,如果站在八天没有吃饱饭的江湖人立场上绝不会这样想。

  吏胥(吏人和差役)在宋朝是没有工资的,后来经过苏辙的呼吁,朝廷六部九卿的吏人有了点工资,地方州县的吏胥还是没有。他们担任的事情极繁,很多与利益有关,既然平常没有收入,又没有进身升迁的希望,只能通过做吏的机会大发横财, “以啖民为生”,要吃老百姓。宋江出手阔绰,却不像柴进是世代贵胄,有着花不完的钱,他无非就是一个小财主,有个小庄园也不会太大,其花销来源,应该是与做吏有关的。

  古代州县与吏胥有关的日常政务就两件大事,一是刑事民事诉讼,一是租税徭役。这些事情都与金钱有极密切的关系,但它们又非得经过吏胥之手,于是“非赂遗则不行”了。这类事情《水浒传》中写了许多,不仅反面人物如董超、薛霸之流如此,即使梁山一百零八将中的人物如戴宗、雷横、蔡庆、蔡福,索贿受贿都很丑恶。吏胥弄钱的各种门径中,最有油水的就是“涉黑案”。黑道来钱容易、出手阔绰。当生辰纲案暴露以后,宋江在第一时间内“担着血海也似干系”,飞马报与晁盖知道,后来晁盖在梁山当了一把手之后,马上派刘唐拿了一百两黄金作为酬谢。像这类事情,大概不会只有晁盖一例。宋江不用索贿,也鄙薄像戴宗式索贿(宋江讥笑戴宗拿看棍子向人索贿:“人情,人情,在人情愿。你如何逼取人财,好小哉相!”),主动送上门来的一定不少。

  宋江不是一生下来就脱离主流社会、立志做江湖人的。大约宋江出生以前,宋家就是一个小有产业的家族了。家庭对他这个长子(宋江绰号“孝义黑三郎”,这个 “三”有可能是家族大排行,包括不出五服的堂兄弟,从《水浒传》看,他确是宋太公的长子),肯定会有些期盼。宋江自己也曾赋诗言志:“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当时读书人最大的企望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学而优则仕。宋江大约是文才比较一般,投考科举无望,才到县里做吏。宋代做吏一般都在本地,虽然名声不太好,但能给家族带来许多实际的利益,因此当时的大家族往往把自己的子弟分为两拨,念不好书的,可以在家乡做吏胥,以保护家族利益;读书好的子弟则送往京城参加科举,争取到朝廷里做官。这样家族才能壮大起来。

  做了吏的读书人大多也就没有“登天子堂”的希望了,此时他们的唯一理想也许就是弄钱。宋江在弄钱之外还交朋友,而且把弄来的钱花在交朋友和施舍孤弱上,这是他与一般吏胥的不同之处。从《水浒传》一书中,我们看不到宋江与文人士大夫交往的痕迹,他交的是江湖上的朋友。这一点书中写得很明确:

  平时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终日”二句写尽宋江对朋友 无 微 不 至 的 关 切 与 尊重)。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

  里面特别不易的是“终日追陪,并无厌倦”。常言 “人无千日好,花无摘下红”,久在江湖奔走的武松、石秀都懂得这个道理,因为他们都受过白眼冷遇。全部《水浒传》中唯有宋江违背了这条规律,他对各个层次的江湖朋友不烦、不厌倦,这是最难得的,花钱还在其次。

  例如,武松在柴进的庄园里住了一年,其花销少说也得数十两银子吧,而且武松是在有了人命案之后逃到柴“大官人处躲灾避难”的,本来应该对柴进有更多的亲近感。可是由于武松脾气不好,左右人都说他的坏话,柴进对武松也简慢了,使得武松对柴进不无怨言,甚至想投奔宋江。宋江在柴进处初见武松,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看武松的落魄相,就拿出银子为他做衣服。此后宋江 “每日带挈他一处饮酒相陪 ,武 松 的 前 病 都 不 发了”。等到武松到清河县寻哥哥时,宋江一送再送,并认了武松作为兄弟。

  宋江送钱,不单纯是钱,里面有一份人情在,同样仗义疏财的晁盖、柴进都不能。而且晁盖、柴进等不会与江湖人沟通交流,《水浒传》中很少见他们与投奔来的江湖人谈心,更无宋江的 “终日追陪,并无厌倦”的风范。因此,独“宋大哥”、“公明哥哥”能叫响江湖,而且流传后世。

  《水浒传》也说晁盖“仗义疏财”,但晁盖多是被动的,如解救刘唐是因为刘是奔他来的,在三阮身上花钱是因为要拉他们入伙,后来救 宋 江 因 为 宋 对 梁 山 有恩。没有见过晁盖主动帮人。宋江帮人多出于主动,在揭阳镇上看到病大虫薛永在那里卖艺,到要钱时,打钱的托盘转了两周,众人都白着眼看他,没有一个给钱。此时宋江身为流放的配军,却给了五两银子,难怪薛永感激涕零:“这五两银子,强似别的五十两。自家拜揖,愿求恩官高姓大名,使小人天下传扬。”对于李逵也是这样。初见李逵,李逵正赌输了钱,宋江马上拿出十两银子帮他翻本。从此李逵对他五体投地,至死相随。宋江主动散钱,其内心有没有小九九,我们不必作诛心之论,但宋江为这些江湖人解了难,这些人自会把他的事迹广泛传播。客观上这是宋江在江湖上的一笔投资,江湖人也的确给了他许多有形和无形的回报。后来,他上了梁山当了第二把手(晁盖还在的时候),受到梁山好汉的拥戴,这都是自然而然的。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9-26 11:52 , Processed in 0.10135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