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品研究 查看内容

付玉贞:饮食场面描写在《儒林外史》中的作用

2011-11-17 12:13|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703| 评论: 0|来自: 《中华文化论坛》2006年 03期

摘要: 饮食场面描写在《儒林外史》中的作用 付玉贞   〔摘要〕 饮食场面描写在《儒林外史》中着墨甚多,描摹细致,自是作者匠心所在。作者有意识地运用饮食场面的描写,其作用有:刻画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展示人物命运的 ...

   〔摘要〕 饮食场面描写在《儒林外史》中着墨甚多,描摹细致,自是作者匠心所在。作者有意识地运用饮食场面的描写,其作用有:刻画人物性格;推动情节发展,展示人物命运的变迁;展现对真假名士的爱憎情怀。

  〔关键词〕 饮食场面;人物性格;儒林外史

  〔中图分类号〕I207·4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0139 (2006) 03-0084-04

  蒋瑞藻《小说考证》引《一叶轩漫笔》云:“《儒林外史》一书,寓怒骂于嬉笑。雕镌物情,如禹鼎温犀,莫匿毫发。”〔1〕的确,注重细节描写是《儒林外史》重要的特点之一,小说对于人物的穿衣吃饭均有较为细致的描写。已有一些学者注意到《儒林外史》中细节描写对小说的作用,如韩石《灵魂的镜像:〈儒林外史〉的日常生活描写》〔2〕、张维娜《从饮酒方式观照〈儒林外史〉中文人的心理状态》〔3〕等。在《儒林外史》的细节描写中,饮食场面描写是其最为重要表现方式之一。凡是阅读过《儒林外史》的人,都会对书中的饮食描写有很深的印象,甚至能将书中的很多人与一定的食物联系起来,如胡屠户与猪大肠,范进与虾肉丸子,诸葛天申与香肠、海蜇。作者如此注意饮食场面的描写,不可不谓是其匠心所在,其用意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刻画人物性格

  《儒林外史》中饮食场面的描写极为频繁,饮食描写成为其刻画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如第二回《王孝廉村学识同科周蒙师暮年登上第》,薛家集人宴请西宾周进的一段情景,不仅生动地展现了乡村宴饮的真实场景,而且传神地刻画出了聚餐人的个性特征,特别是周进的迂腐与可怜,梅玖的自负与刻薄。

  众人都作过揖坐下。只有周、梅二位的茶杯里,有两枚生红枣,其余都是清茶。吃过茶,摆两张桌子杯箸,尊周先生首席,梅相公二席,众人序齿坐下,斟上酒来。周进接酒在手,向众人谢了扰,一饮而尽。随即每桌摆上八九个碗,乃是猪头肉、公鸡、鲤鱼、肚、肺、肝、肠之类, 叫一声“请!”一齐举箸,却如风卷残云一般,早去了一半。看那周先生时,一箸也不曾下。因周进吃斋,梅玖趁机将周进讥讽了一番:

  把周先生脸上羞的红一块白一块。只得承谢众人,将酒接在手里。厨下捧出汤点来,一大盘实心馒头,一盘油煎的扛子火烧。……周进怕汤不洁净,讨了茶来吃点心。

  仅仅是一个新秀才的梅玖,竟对年老的周进进行肆无忌惮的嘲弄与挖苦,其小人得志飞扬跋扈的猖狂、自负与科举蹇促、郁郁不得志的老童生周进的落寞、心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加深刻地揭露了科举对人性的吞噬与异化。对迂腐的周进,与书中的匡迥、张静斋、严贡生等人相比,作者寄予更多的是同情。他是科举制度的牺牲品,饱受了科举的迫害,但却不失人性的良善。

  再如第十八回《约诗会名士携匡二访朋友书店会潘三》中,描写最多的不是名士们的西湖诗会,而是名士在已故尚书之子胡三公子的带领下寻找宴会地点以及购买吃食的情节:

  当下走到一个鸭子店。三公子恐怕鸭子不肥,拔下耳挖来,戳戳脯子上的肉厚,方才叫景兰江讲价钱买了。因人多,多买了几斤肉,又买了两只鸡、一尾鱼和些蔬菜,叫跟着的小厮先拿了去。还要买些肉馒头,日中当点心吃。于是走进一个馒头店,看了三十个馒头。那馒头三个钱一个,三公子只给他两个钱一个,就同那馒头店里吵起来。景兰江在旁劝解。劝了一回,不买馒头了,买了些索面去下了吃,就是景兰江拿着。又买了些笋干、盐蛋、熟栗子、瓜子之类,以为下酒之物。匡超人也帮着拿了些。来到庙里,交与和尚收拾。支剑锋道:“三老爷,你何不叫个厨役伺侯,为甚么自己忙?”三公子吐舌道:“厨役就费了!”

  忙了一下午,酒足饭饱后,仅拈阄分韵就散了,所谓的诗会还不如说是酒肉会。

  胡三公子叫家人取了食盒,把剩下的骨头骨脑和些果子装在里面,果然又问和尚查剩下的米共几升,也装起来。送了和尚五钱银子的香资,押家人挑着,也进城去了。

  吴敬梓用白描的手法将胡三公子的吝啬、贪小便宜的个性完全展现在读者面前,揭开了胡三公子及其诗友所谓名士的面纱,将其真正的本性暴露在大众之下。

  小说中人物的饮食与人物的个性有着一定的联系,这也是作者常用的一种手法,如第四回《荐亡斋和尚吃官司打秋风乡绅遭横事》,僧官慧敏应其佃户何美之之请,去何家吃饭。

  何美之道:“这也不妨。想不想由他,肯不肯由你。今日无事,且到庄上去坐坐。况且老爷前日煮过的那半只火腿吊在灶上,已经走油了,做的酒也熟了,不如消缴了他罢。今日就在庄上歇了去,怕怎的?”和尚被他说的口水流涎,那脚由不得自己,跟着他走到庄上。何美之叫浑家煮了一只母鸡,把火腿切了,酒舀出来烫着。和尚走热了,坐在天井内,把衣服脱了一件,敞着怀,腆着肚子,走出黑津津一头一脸的肥油。

  在《儒林外史》中,作者的饮食描写不仅仅是表现情节真实性的需要,且具有一定的隐喻作用。僧官的形象及其酒肉肚肠与何美之所描述的走了油的火腿有着形似与神似之处,一个低俗的和尚形象呼之欲出。市井奸人潘三,虽做了不少违法乱纪之事,但为人颇有豪气,在匡迥处“吃了两个点心便丢下,说道:‘这点心吃他做甚么?我和你到街上去吃饭。’”其宴请匡迥的是“切一只整鸭,脍一卖海参杂脍,又是一大盘白肉”,“剩下的也不算帐,只吩咐一声:‘是我的。’”似有《水浒传》中鲁提辖的风范。这一小段饮食场面展现了潘三的粗豪与市井气息。

  以饮食作为刻画人物形象的手法在《红楼梦》中也曾出现,如“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 的夏金桂,“生平最喜啃骨头,每日务要杀鸡鸭,将肉赏人,只单是油炸的焦骨头下酒”〔4〕。从其非同寻常的饮食中,可以看见其独特的个性:古怪、尖刻、泼辣而放纵。又如孤高洁癖之妙玉,其饮茶喜欢用旧年的雨水,以及花木上的雪水,对强化其孤高自许,目下无尘的个性有着很好的作用。

  二、通过饮食场面来推动情节的发展,展示人物命运的变迁

  书中通过鲁编修一家的饮食的变化来展示其家庭剧变给人物带来的深刻影响,即在科举为仕途经济的社会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反之,科举的不利或者是仕宦者自身出现了任何一种意外,对整个家庭却是毁灭性的打击。从而揭示出了,儒林人士对科举狂热的真正动机所在。

  在蘧公孙和鲁小姐成婚的日子里,作者以具有浓郁的戏剧性讽刺性的笔调,展示给读者的是掉进老鼠的燕窝汤,乡下小使弄翻的粉汤,被乡下小使钉鞋打翻的猪肉心的烧卖,鹅油白糖蒸的饺儿,以及索粉八宝攒汤。当然这只是婚宴菜品的一小部分而已,虽然是穷翰林,但鲁编修毕竟是告假回家的朝廷命官。在鲁编修因接到朝廷的任命兴奋而亡之后,鲁家的境遇则一落千丈了,连了结官差的银两也需马二先生的帮助。为恩重如山的马二先生饯行,蘧公孙所能做到的也仅是“二两银子”,“熏肉、小菜”。

  杜少卿家道未败落之前,他不仅出手散漫,其饮食也“极其精洁”。他可以与朋友一起分享“陈过三年的火腿,半斤一个的竹蟹都剥出来脍了蟹羹”,“七斤重的老鸭”以及“有九年半的陈酒”。而当杜少卿穷困之后,靠朋友庄濯江给他送来的端午节礼才解决了他无钱为表兄余达接风的困窘。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了杜少卿放弃功名之后生活的艰难。从而也揭示了在科举为重的社会里,真名士的生存状况是恶劣的,他们为名士情怀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

  三、通过饮食的描写,形成对照,表现对真假名士不同的爱憎情怀

  如牛相与卜崇礼二人,虽处社会的下层,但二人并不随波逐流,用势利的眼睛来看待对方,而是惺惺相惜。牛老爹招待卜老爹的不过是“牛老爹店里卖的有现成的百益酒,烫了一壶,拨出两块豆腐乳和些笋干、大头菜”。但卜老爹却非常体谅牛老爹,不仅把自己的外孙女“送给”了牛老爹当孙媳妇,而且对牛老爹的丧事也是鼎力相助,并为能与牛老爹在同一张生死簿而高兴。二人相处的琐碎细节中,蕴涵的却是感人肺腑的真挚友情。

  又如“市井四奇人”之一的盖宽,与杜少卿有着相同的际遇,把银子散漫完了之后,生活潦倒不堪;但他依然保留着自己心爱的古书,不肯卖与别人。邻居老爹做东请他出去游玩,所吃的东西不过是“五分银子的素饭”,“一包糖”和“一卖牛首豆腐干”,但二人的举止却没有多少世俗的气息, 而是笼罩着一层浓浓的诗意。

  而那些在社会上享有盛名的大名士,其虚伪的嘴脸在与牛、卜两位普通老人的对比中相形见绌。

  如杜慎卿宴请鲍廷玉、萧金铉等人的,只是江南鲥鱼、樱、笋下酒之物、永宁坊上好的橘酒,猪油饺饵、鸭子肉包的烧卖、鹅油酥和软香糕等点心,以及雨水煨的六安毛尖茶。这些事物是所谓江南名士的杜慎卿表现他的名士风度的道具,而杜慎卿“极大的酒量,不甚吃菜。当下举箸让众人吃菜, 他只拣了几片笋和几个樱桃下酒”。“杜慎卿自己吃了一片软香糕和一碗茶,便叫收下去了,再斟上酒来”。作为回敬,萧金铉等人在一酒馆宴请杜慎卿的是“一卖板鸭、一卖鱼、一卖猪肚、一卖杂脍”。而杜慎卿“勉强吃了一块板鸭,登时就呕吐起来。众人不好意思。因天气尚早,不大用酒,搬上饭来。杜慎卿拿茶来泡了一碗饭,吃了一会还吃不完,递与那小小子拿下去吃了。”

  而当杜慎卿小妾的兄弟来看望其姐姐时,送给杜慎卿一担礼物:“两只鸭、两只鸡、一只鹅、一方肉、八色点心、一瓶酒。”杜慎卿“吩咐把方才送来的鸡、鸭收拾出来吃酒”。包括杜慎卿在内, “众人吃得大醉,然后散了”。

  以上两次饮食场面的描写,就将杜慎卿假名士的真正面目暴露在读者面前。杜慎卿以“江南名士”自居,处心竭虑地要扮演一个风雅名士,而其刻意之处,正是揭示其假名士的妙笔之处。以名士自居的假名士杜慎卿,结交的也是一群乌合之众。季恬逸简直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无赖,他答应帮诸葛天申寻找选家,其目的是“且混他些东西吃吃再处”;在大街上抓了萧金铉去见诸葛天申,马上要求诸葛天申做东,以此解馋;在选经期间,“每日赊米买菜和酒吃,一日要吃四五钱银子……到了四五个月之后,诸葛天申那二百多两银子,所剩也有限了,每日仍旧在店里赊着吃”。完全是一副酒肉之徒的形象。而连香肠和海蜇都不认识的诸葛天申,选文章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扬名。由此可见这群儒林人士内心的真实世界,而作者的褒贬就在这看似无意的描写中自然地流露出来了。

  以上例子从横向上形成了一种对照,揭示了真假名士的真正面目,同时也表现了小说的主旨——— 对科举制度的批判。市井老百姓的真挚友情,感人肺腑;而受过儒林熏染的文士们的假风度,丑陋不堪。从纵向来看,小说也不乏其例,如匡超人的堕落。匡超人落难在杭州时,靠拆字为生,连糊口也难,对于马二先生菜蔬小饭的招待,匡超人感激涕零。他在马二先生的帮助下,得以返乡做小买卖养活父母,且能不时为病中的父亲“买个鸡鸭或是鱼,来家与父亲吃”,“或是猪腰子,或是猪肚子, 倒也不断”。在初识景兰江、支剑锋和浦墨卿时,他们吃的也不过是“一卖一钱二分银子的杂脍,两碟小吃。那小吃一样是炒肉皮,一样就是黄豆芽”。因考官事件亡命在外,靠选文章为生,匡超人的伙食“平常每日就是小菜饭,初二、十六跟着店里吃牙祭肉”。但在匡超人以优行贡入太学之后,他不仅完全丧失了良善的本性,甚至还重婚,说大话。与景兰江等人相会,不愿再去茶室,而要去酒楼,以此显示其身份的不同。他对有恩于己的潘三的记忆仅仅是“他不曾遇事时会着我们,到酒店里坐坐,鸭子一定要两只,还有许多羊肉、猪肉、鸡、鱼。像这店里钱数一卖的菜,他都是不吃的”。可以说,进入儒林之后的匡超人完全沉沦于所谓的功名与富贵之中,他将并不存在的上司的接见作为吹牛的资本,无限夸大自己选本的受欢迎程度,并因此而落下笑柄,他丧失了其本性中的善的一面,与侍奉病父时的孝子形象判若两人。

  告子曰:“食色,性也。”〔5〕《礼记·礼运》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6〕饮食是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因此饮食场面的描写伴随着文学的产生而产生,但有意识地将饮食描写作为一种重要的表现手段则源于《金瓶梅》。《儒林外史》对饮食场面的细致描绘,承继《金瓶梅》而来。小说中饮食场面描写次数之多及其刻画的细致程度,在中国古代小说中独树一帜。小说中对许多人物的饮食都有涉及,特别是中下层人物的饮食,作者都做了较为详细的描述,而对于顶级富贵之家,如娄府与徐国公府的饮食场面,却将关注的目光从菜品转移到饮食氛围的描写,以此表现其富贵气象与雅洁。而作者的批判,正是在饮食的富贵雅洁与人物内心的贫瘠与低俗的对比中悄然流露,如焚了足有一个多时辰才能闻见香气的焚香,正是作者对内心空虚的娄家公子的绝妙讽刺;而徐国公府中 “都是用银打的盆子,用架子架着,底下一层贮了烧酒,用火点着,焰腾腾的暖着那里边的肴馔,却无一点烟火气”。吃着全无烟火气华宴的徐九公子,最遗憾的却是没有杜慎卿评点小旦那样的艳福。作者对饮食场面的描绘已不仅是为增强文章真实感,而是寄予了更深的用意,即以人物的衣食等日常生活细节来映现人物真实的内心世界,来展示现实生活中人情的冷暖,在看似可有可无的描写中,寄托着作者对儒林世界乃至整个现实人生的批判。《周易集解》中郑玄对“颐”的注曰:“观其求可食之物,则贪廉之情可别也。”〔7〕这正是吴敬梓的真正用意所在。而借用莫泊桑的话,也许更能揭示吴敬梓的良苦用心:“企图把生活的准确形象描绘给我们的小说家,就应该小心避免一切显得特殊的一连串的事件。他的目的决不是给我们述说一个故事,娱乐我们或者感动我们,而是要强迫我们来思索、来理解蕴含在事件中的深刻意义。经过观察和思维,他以一种本人所特有的,而又是从他深刻慎重的观察中综合得出来的方式来观看宇宙、万物、事件和人。”〔8〕

  〔参考文献〕

  〔1〕蒋瑞藻.小说考证〔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4. 225.

  〔2〕韩石.灵魂的镜像:儒林外史的日常生活描写〔J〕.南京师范大学学报, 2003, (2).

  〔3〕张维娜.从饮酒方式观照儒林外史中文人心理状态〔J〕.语文学刊, 1998, (6).

  〔4〕曹雪芹.红楼梦〔M〕.北京:中华书局, 2001. 717.

  〔5〕杨伯峻.孟子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 2000. 255.

  〔6〕礼记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 1998. 607.

  〔7〕周易集解〔M〕.北京:九州出版社, 2003. 38.

  〔8〕伍蠡甫,胡经之编.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86. 265, 266.

  〔作者简介〕付玉贞,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四川成都 610064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8 , Processed in 0.0738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