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研究综论 查看内容

刘隽:简论明清小说的终篇技巧

2011-11-4 17:41|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1037| 评论: 0|来自: 《写作》2010年 09期

摘要: 明谢榛说:“凡起句当如爆竹, 骤响易彻;结局当如撞钟,清音有余。 ” [1]小说有个好的终篇,如锦上添花,美不胜收;终篇不佳,则如虎头蛇尾,功亏一篑。 小说终篇,与开篇一样,应有特殊的分量。 “为人重晚节, ...

  明谢榛说:“凡起句当如爆竹, 骤响易彻;结局当如撞钟,清音有余。 ” [1]小说有个好的终篇,如锦上添花,美不胜收;终篇不佳,则如虎头蛇尾,功亏一篑。 小说终篇,与开篇一样,应有特殊的分量。 “为人重晚节,行文看终穴” [2],由此可见终篇的重要性。 它要适时地收束作品所展示的矛盾冲突,自然地归结作品所揭示的人物命运,形象地评价所描写的生活意义。 终篇写作如重舟落帆而难行, 似大鱼投网而难收。

  正因为如此,历代小说大家无不对终篇写作呕心沥血,竭尽心力。 而明清小说《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其终篇技巧各领风骚,颇具特色,达到至高境界。

  《红楼梦》:设事归结法

  一部小说以甄士隐与贾雨村演说红楼梦而开篇,又以甄士隐与贾雨村归结红楼梦而终篇,虚构人物,假设事件,首尾照应,相映成趣,奇特新颖。

  贾雨村犯罪遇赦,革职为民,在急流津觉迷渡口重逢甄士隐,请教超尘始末。 贾雨村询问宝玉的下落,甄士隐说原来宝玉下凡,如今尘缘已满,仍由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归原处;贾雨村询问宝玉何以情迷至此而又豁悟如此,甄士隐说原始要终之道、通灵复原之理;贾雨村询问贵族闺秀何以平常结局,甄士隐说她们均从情天孽海而来;贾雨村询问荣宁两府的情景,甄士隐说家道复初,也是自然的道理。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归结小说故事结局。 作为有识有才的贾雨村,恭耳细听甄士隐的妙道,在甄士隐的度脱点化下, 颇有些识真悟道的意思。小说通过他们的对话所归结的主要人物命运及其家族衰败命运的结局,较之第五回宝玉神游太虚的所见所闻更为明确具体了。

  后来,空空道人又从青埂峰前经过,见宝玉上面自己抄录的石兄撰写的奇文字迹依然如旧,又见石兄续写的宝玉下凡的佳话,担心年深日久,字迹模糊,他又将其抄录一遍。 为了找个闲人传写《石头记》,空空道人寻到急流津觉迷渡口, 推醒正在沉睡的贾雨村为之传写。贾雨村拒绝了他的请求,让他去找悼红轩中的曹雪芹。 曹雪芹见假语村言的《石头记》,乐于为之传述。 由此,归结了小说的整个创作过程。并在收尾处以“说到心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的诗句,进一步归结《红楼梦》, 暴露了续作者对原作的深刻主题未能深入理解与准确把握,但也反映出续作者正是那种痴心世俗功名利禄的梦中之人。

  小说终篇设事归结,别开生面。 它以归结主要人物命运的结局,归结主要人物生活环境的兴衰结局, 归结小说创作过程及创作宗旨,使读者对小说的思想内容的走向具有了宏观的把握和深刻的理解。

  《西游记》:歌颂归结法

  《西游记 》写的是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的故事。 小说终篇以抒情、欢快的笔调,描述了取经归来的情景。

  唐僧师徒取经归来时,长安洪福寺内“几株松树一颗颗头俱向东”,真是物若有情,应了唐僧的佛口圣言。 长安满城喜讯飞扬,无人不晓。 唐太宗欣然出驾,直至望经楼接经,迎接唐僧师徒进朝。 进朝后,唐太宗高兴地询问取经的盛况,唐僧简要地作了汇报;唐太宗询问几位高徒的情况,唐僧一一作了介绍;唐太宗询问白龙马的来历,唐僧作了说明,并肯定了它在西行中的功劳; 唐太宗询问西行的路程,唐僧述说了西行所花费的时间、 走过的里程、经过的国家。 唐太宗询问亲切而具体,唐僧回答简明而圆满。 在如是回答中,全面地归结了西行的时间、地点、人物、经过和结果,巧妙地归结了小说故事。 接着,唐太宗设宴款待唐僧一行,宴席丰盛而异奇,场面热烈而隆重;唐太宗宴罢兴奋不已,长夜难眠,口占俚谈,洋洋洒洒,文辞高古,理趣渊微,情感横溢,报答唐僧情意,盛赞西天取经丰功伟绩。 唐太宗还采纳了唐僧的意见, 选定洁净的雁塔寺演育真经,筑建誊黄寺誊写经书。 唐太宗对西天取经的关心、重视和赞扬,有力地彰显了唐僧师徒西行的功绩及意义,进一步归结了小说故事的思想内容。

  唐僧师徒取经归来后,不仅受到唐太宗的欢迎,而且受到如来佛的嘉奖。 面对唐僧师徒及白龙马西天取经,不畏艰险,斩妖除怪,卓著功绩,如来佛原谅了他们原来的“过失”,高兴地为他们因功授职,加升正果,并授唐僧为旃檀功德佛,授孙悟空为斗战胜佛,除去其头上的紧箍咒,授白龙马为八部天龙,令其归真而去。 小说故事中的主要人物均有圆满的结局、比较理想的归宿。

  小说终篇,情节终了,故事终止,自然收束归结,结构完整和谐,似乎没有特殊的奇笔。 但是,《西游记》终篇精心安排了唐太宗和如来佛出场, 由唐太宗颂扬唐僧师徒取经的功绩,由如来佛嘉奖唐僧师徒一行,这是至高无上的颂扬与嘉奖, 使小说终篇获得了特殊的分量,显示了特殊的作用,拥有了自己鲜明的特色。 这可谓无奇而奇的终篇技巧。

  《三国演义》:要终归结法

  关于《三国演义》的主题,有分合说、兴亡说、忠义说、正统观念说、反映人民意愿说、讴歌封建贤才说,等等。 各种说法均持之有据,言之成理。 我比较赞成分合说。 小说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就是“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小说收头结尾处的一句话又是“此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就鲜明地点出了小说的主题思想。

  一部小说从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写起,因义军失败而群雄割据,造成三国鼎立,而后魏吞蜀,司马炎篡魏称晋,到头来晋、吴孰胜孰负,由谁来统一天下,小说结尾作了具体描写和要终归结。

  小说先写吴国自取灭亡的原因及趋势。 吴主孙皓即位后,政治腐败,凶暴残戾,百姓甚苦。 丞相陆凯据此上疏,直谏安国之策,吴主为之不悦,仍大兴土木,作昭明宫;中书丞华覈力谏修德安民之计, 吴主武士将其推出殿门,陆抗奉命兵屯江口后,深被晋羊祜不犯吴境的言行所感化,也以礼相待,并上疏备言不可伐晋的理由,吴主为此大怒,以通敌罪将其降为司马;丞相万彧、将军留平、大司农楼玄见国主无道,直言苦谏,皆被杀害。 孙皓在位十余年,杀害忠臣四十余人,群臣恐怖,莫敢奈何。 小说直书要事, 紧紧围绕吴主的腐败与残忍写来,围绕君臣的紧张关系写来, 写出了吴国国财空、民意尽的主要原因,写出了吴国自取灭亡的必然趋势。

  与之相对照,小说接着写晋国能统一天下的主要原因与趋势。 晋主司马炎礼贤下士,群臣献计,共谋大事。 都督羊祜闻陆抗罢兵,孙皓失德,便上表伐吴。 司马炎观表大喜,即令兴师。 羊祜后闻司马炎听他人之言而未行,因此入朝奏称归乡养病, 司马炎又问其安邦之策。羊祜回乡养病时, 司马炎车驾亲临其家问安,对未用其伐吴之策深表悔恨。 司马炎泣问谁可出任伐吴,羊祜含泪举贤。 羊祜病死后,司马炎大哭回宫。 小说选择典型事例,安排生动情节,描写具体场面,催人泪下,感人肺腑,使人强烈地感受到君臣一心是不可战胜的。 小说直书要事,紧紧围绕晋主礼贤下士来写,围绕君臣紧密关系来写, 写出了晋国不可战胜的主要原因,写出了晋国统一天下的发展趋势。

  由此,晋吴谁胜谁负已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小说最后描写晋吴决战,晋军战术多变,军威大振,势如破竹,战无不胜,而吴军惊慌失措,溃不成军,纷纷投降。 在攻与守、进与退、胜与败的对比描写中,显示了统一天下的力量的不可战胜,统一天下的趋势的不可逆转性。

  小说终篇写法不落俗套, 它以重要的事件,生动的情节,丰满的人物,具体描述了社会发展的趋势, 深刻地揭示了社会发展的规律,自然而鲜明地归结了小说的主题思想。 诚然,作者认为天下分合是“命”,是“数”,是“天意”,受了阴阳五行家历史循环论的影响,但作为现实主义的作家, 却又比较客观地敷衍历史,记述兴亡,表现了对和平统一的衷心向往和进步的历史观。

  《水浒传》:叙事归结法

  水泊梁山英雄讨平方腊后, 有的功成身退,星流云散,有的功成身未退,惨遭毒害。 小说终篇,作者以大家手笔,叙事方法,沉痛笔调,叙写了他们的悲惨结局。

  小说首先一一交代了战场幸存者的结局:有的中途出家,心如死灰;有的不恋富贵,重返山林;有的看破世道,退隐归乡;有的纳还官诰,浪迹江湖,等等。 他们功成身退,各奔东西,昔日梁山英雄聚义造反、气吞山河的壮景不见了,抚今追昔,可悲可叹。 他们急流勇退,善终天年,使人强烈地感受到作者对功成身退者的肯定。

  而功成身未退的宋江、卢俊义等人,特别是迷恋功名富贵的宋江,满以为“荫子封妻,光耀祖宗”的美梦已成为现实,但很快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其主要原因是,高俅、杨戬等奸臣对他们功成授职极为不满和仇恨, 串通一气,密谋计策,狼狈为奸,导演了御赐毒酒的悲剧。 小说直接描写了奸臣们阴险、残酷的罪恶行径,将批判的锋芒指向封建统治阶级,这是小说难能可贵的。

  在生死关头, 围绕御赐毒酒这一件事,小说充分展示了矛盾冲突, 细腻描写人物心理,具体而深刻地剖露了宋江、李逵等人的特殊关系和精神世界。 宋江已知饮了御赐毒酒之后,表白自己虽“不曾行半点异心之事”,但“我死不争”;为怕李逵因此造反,宋江把他拉来同归于尽,并在饮酒话别中进一步表白自己“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在托梦吴用、花荣中,宋江再度表白自己的忠心,并喊出“臣死无憾”的悲壮之言。 由此,宋江替天行道的忠义思想发展到顶点,成其志,完其节。 李逵虽不忠于朝廷,但忠于“姓宋”的大哥,生死攸关之际,李逵喊出“哥哥,反了罢! ”这是发自内心的声音,又是不切实际的呼叫。 当得知宋江饮了御赐毒酒,自己也喝了宋江的毒酒后,他也以江湖义气甘心情愿地做了殉葬品。 吴用、花荣感念宋江的“恩义”,奔往楚州蓼儿洼,也甘愿缢死于宋江墓前。 宋江等人在御赐毒酒的生死关头所表现的“忠义”思想,作者予以肯定,同时在具体描写中流露出“忠义”二字的害人至深,使读者掩卷深叹,感慨不已。 宋江等人功成身未退而下场悲惨,作者予以同情和惋惜,同时流露出否定、针砭之意,从反面道出了他的功成身退的明确主张。 宋江等人惨遭奸臣杀害,作者予以正视和直写,以鲜血淋漓的事实控诉了封建统治阶级残害忠良、屈杀功臣的罪行。

  小说终篇,作者突破前人的窠臼,叙写水浒人物的悲惨结局,说明这是起义军演变的必然终结,说明这是按照宋江的性格逻辑发展的必然结果,还说明这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招安政策造成的,而且着意安排御赐毒酒情节,叙写具体事实,深刻揭露悲剧的策划者,说明“乱自上作也”。 从而大幅度地丰富了小说的思想内涵,增强了小说的思想力度。 由此可见,终篇不写大团圆结局, 是作者呕心沥血的精心抉择,是作者勇于创新的大胆抉择,也是作为清醒的现实主义作家的必然抉择。

  总之,富有技巧性的终篇不仅能圆满地结束小说的创作,揭示作品主题,塑造人物形象,让读者在结尾处也能享受到文学的美好等,而且还能密切地影响到作品结构的其它部分,正如弗兰克·克德默所说:“受结尾决定的故事都发生在能代表一切时期的时刻,或者受到了它的影响。 结尾使得每一时刻都充实起来。 ” [3]上文所涉及明清小说便是极佳的明证。

  参考文献:

  [1]谢榛:《四溟诗话》,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1 年

  [2]转引自马梦原:《短篇小说的结尾艺术》 ·《南平师专学报》,2000 年第 1 期,第 70 页[3]弗兰克·克德默:《结尾的意义》,刘建华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年

  (作者:山东济宁学院中文系教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手机版|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8-8-15 07:18 , Processed in 0.06867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