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明清小说研究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明清小说研究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清小说研究 首页 研究文论 作者研究 查看内容

邹明军:论烟水散人与素政堂的合作关系

2011-10-31 17:50| 发布者: 文青| 查看: 4286| 评论: 0|来自: 《明清小说研究》2011 年第 3 期 总第 101 期

摘要: 摘 要 才子佳人小说名家烟水散人徐震曾旅居苏州,因编订《鸳鸯配》、《赛花铃》等小说而与以“本衙藏板”为标示的书坊素政堂有多次合作关系。烟水散人与书坊主天花藏主人的最初交往,至迟可能在天花藏主人刊刻《鸳鸯 ...

  摘 要 才子佳人小说名家烟水散人徐震曾旅居苏州,因编订《鸳鸯配》、《赛花铃》等小说而与以“本衙藏板”为标示的书坊素政堂有多次合作关系。烟水散人与书坊主天花藏主人的最初交往,至迟可能在天花藏主人刊刻《鸳鸯配》、《后水浒传》的时候。

  关键词 烟水散人 素政堂 天花藏主人 合作

  徐震字秋涛,号烟水散人,是明末清初浙江嘉兴知名的世情才子佳人小说家。他交游较广,不但与从事小说创作、评论的月邻主人、幻庵居士、白云道人等交谊甚浓,而且与活跃于清朝顺治、康熙时期的苏州书坊素政堂的天花藏主人关系密切,显示了文学创作者与出版者之间良好的合作关系。

  先说素政堂。确定素政堂为书坊的是《天花藏主人非嘉兴徐震考》一文,说《四库禁毁书丛刊》史部第 41 集有《启祯野乘二集》,该书内封左下方题“金阊存仁、素政堂梓”,首有序题: “康熙十八年秋七月梁溪棘人邹漪谨序”。苏州城有金门、阊门,故素政堂当在苏州。较早出现“素政堂”之印的小说是《古今列女传演义》,该书序文署为“东海犹龙子漫题”,后有二印: “龙子犹印”、“素政堂”。有人认为《古今列女传演义》系他人伪托冯氏所作,文革红对此有所驳斥: “东海犹龙子为之作《序》的这一部《列女演义》本来就不曾收入刘向《列女传》所不收的人物传记,因而《列女演义》中那些不见于刘向《列女传》的人物传记就不是《列女演义》原本所有,而是后人增入的了。其书名原作《列女演义》或《列女传演义》,也意味着它只是把《列女传》中的故事加以 ‘演义’,陈长卿、三多斋在印行时将书名改为《古今列女传演义》,当是发现了书名与其实际内容不合,所以作了篡改。” ① 历来文献中与素政堂联系最紧密的是天花藏主人。天花藏主人曾为很多风月小说作过序,包括《玉娇梨》和《平山冷燕》这类才子佳人小说的开山之作。在题署序文时,“天花藏”与“素政堂”往往同时出现,如《合刻天花藏才子书序》署为“时顺治戊戌立秋月,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定情人》首序署“素政堂主人题于天花藏”,《两交婚》和《幻中真》均署为“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日本宫内厅书陵部及帝国图书馆所藏清初永庆堂余郁生梓,精绣通俗全像梁武帝西来演义,也题‘天花藏主人新编’。这部书的序署‘癸丑花朝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这癸丑据前引的其他序文的年份合看,最稳健的是当它做康熙十二年。” ② 学界普遍认为,天花藏主人和素政堂主人实为一人。据文革红考证,清朝顺、康间的素政堂主人当是明代通俗小说界之巨擘冯梦龙的儿子冯焴。

  与烟水散人徐震相关的小说很多,如《合浦珠》、《鸳鸯配》、《珍珠舶》、《美人书》、《赛花铃》、《桃花影》、《春灯闹》、《灯月缘》、《梦月楼》、《后七国乐田演义》、《三国志传》、《玉支矶小传》、《明月台》等,其中多数是世情小说。这些小说往往署为“烟水散人”、“槜李烟水散人”、“鸳湖烟水散人”、“南湖烟水散人”、“古吴烟水散人”,经郭浩帆、杨琳等人考证,所署均为徐震之号。把“烟水散人”和“天花藏主人”联系起来的是《鸳鸯配》、《赛花铃》和《玉支矶小传》。上海图书馆藏素政堂原刊本《鸳鸯配》四卷十二回,封面右上方题“天花藏主人订”,中间纵题“鸳鸯媒”,目录则题“槜李烟水散人编次”,“书中‘玄’字皆不避康熙帝讳,从版式、字体、避讳情况看,当为清初刊本” ③ 。《玉支玑小传》有多种版本,各本题法有异。各本皆题“天花藏主人述”,但多文斋刊本又题“西山散人评”,华文堂刊本题“步月主人订”,巴黎国家图书馆藏醉花楼梓本则题“烟水散人编次”。对这种题署不统一的状况,柳存仁先生说: “孙( 第楷) 先生曾以为天花藏主人‘盖即撰书人。其编订编次人,则因刊本非一而不一律’……所以对于天花藏是不是《玉支玑小传》的撰书人,或者所谓‘述’,所谓‘编次’,到底有没有十分严格的意义,我们都不如存疑。” ② 康熙元年序刊“本衙藏板”本《赛花铃》封面有“南湖烟水散人较阅,赛花铃,近今小说家不下数十种,大皆效颦剽窃,文不雅别,非失之荒诞,即失之鄙俗,使观者索然无味,奚足充骚人之游笈,娱雅士之闲着者哉。兹编出自白云道人手笔,本坊复请烟水散人删补较阅,描情窃景,情不逼真,诚小说中之翘楚也。识者鉴诸。本衙藏板”之语 ④ ,《赛花铃题辞》“时康熙壬寅岁仲秋前一日,槜李烟水散人漫书于问奇堂中” ⑤ 之后有二印: “徐震”“烟水散人”。风月盟主所撰《赛花铃后序》称“烟水散人又严加校阅,增补至十六回,更觉面目一新” ⑥ ,则烟水散人在当时的小说界中当已声名远播,别人往往请他编订小说,他在《合浦珠自序》中就曾说: “今岁仲夏,友人有以《合浦珠》倩予作传者。予逊谢曰……而友人固请不已,予乃草创成帙” ⑦ 。徐震在《赛花铃题辞》中也交待道: “予自传《美人书》以后,誓不再拈一字。忽今岁仲秋,书林氏以《赛花铃》属予点阅。” ⑧ 徐氏“后来又受白云道人之邀,创作淫秽小说《桃花影》牟利……作《桃花影》之后,因 ‘《桃花影》一编,久已脍炙人口’,书林氏再次请徐震复作《桃花影》二编。这就是《春灯闹》,后来又改名为《灯月缘》梓行” ⑨ 。书林氏显然就是与徐震有多次业务合作的书坊主,“本坊复请烟水散人删补较阅” 《赛花铃》之“本坊”,即是以“本衙藏板”标示版权的素政堂。孔子修《春秋》代王者立法,有王者之道而无王者之位,故称素王。书坊以“素政”命名,当有以出版图书引导世风以行王政之意,“本衙”二字,似与之契合。王青平先生在讨论《天花藏合刻七才子书》时说: “该本题‘本衙藏板’,‘本衙’当为‘合刻’者天花藏的自称。他本则多题其他具体名称,年代或径题翻刻,如‘聚锦堂’、‘宝仁堂重刻’、‘康熙乙酉岁春日梅园重镌’‘乾隆戊辰春新镌’等等。” ⑩ 可见,题为“本衙藏板”的小说当是由天花藏主人冯焴拥有的冯氏书坊素政堂刊行,所以刻《赛花铃》、《桃花影》、《春灯闹》的“书林氏”当即指天花藏主人,他多次聘请烟水散人徐震校阅和写作世情风月小说。由此回视《玉支玑小传》醉花楼本,“天花藏主人述”和“烟水散人编次”则是有可能的。柳存仁先生提要英藏《平山冷燕》时也指出,在《玉支玑》的几种评刻本子里,只有烟水散人( 徐震) 是靠得住有可能和天花藏主人有过一个时候同时的,二人也有认识且发生友谊的可能。徐震所作才子佳人小说,故事原型时有来自他人讲述的情况,《女才子书》中《张香畹》“小引”中提到 “客有备叙畹香事”,《陈霞如》“小引”中烟水散人亦称“予尝读三奇传,为之击节赏慕,及友人为予述陈玄洲三女丽情艳事,则又非三奇可得而班也”,《郝湘娥》中提到顺治十三年“有燕客为余言保定郝湘娥事甚悉”,可见彼时一人讲述故事,另一人敷衍成文的创作模式实属常见。

  作为书坊主,天花藏主人十分注意运用图书的封面、牌记和序言作为促销手段。我们先把素政堂出版的一些小说罗列如下:

  1、“本衙藏板本”《天花藏合刻七才子书》,荑秋散人编次,序题署 “时顺治戊戌立秋月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

  2、“本衙藏板本”《新镌批评绣像秘本定情人》,不题撰人,首序署 “素政堂主人题于天花藏”。

  3、“本衙藏板”本《批评绣像奇闻幻中真》,烟霞散人编次,泉石主人评订,序署“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后有二印: “天花藏”、“素政堂”。

  4、“本衙藏板”本《赛花铃》,白云道人编本,槜李烟水散人校阅并序。封面有书坊主识语。 5、“本衙藏板”本《续四才子两交婚小传》,不著撰人,序署“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有印二: “天花藏主人”、“素政堂”。

  6、素政堂原刊本《鸳鸯配》,槜李烟水散人编次,天花藏主人订。

  7、天花藏软体写刻本孤本《后水浒传》,青莲室主人辑,序署“采虹桥上客题于天花藏”,钤阳文篆章二: “素政堂”、“天花藏”。“有人物像三十七幅,每幅均有赞词,词的图章有‘天花藏’‘指迷津’‘花月主人’‘华阳道人’……等。” [11]

  8、“本衙藏板”本《贯华堂评论金云翘传》,青心才人编次,序署“天花藏主人偶题”。

  9、《赛红丝》,封面右上题“天花藏秘本”,中间“赛红丝”,左下题 “本衙藏板”,序题“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

  由天花藏主人作序的小说还有不少,如《飞花咏小传序》“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麟儿报序》“时康熙壬子孟秋月,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画图缘序》“天花藏主人题于素政堂”。除此之外,还有署为天花藏主人编次撰写的小说如: 《济颠大师醉菩提全传》,天花藏主人编次; 《人间乐》,天花藏主人著,锡山老叟题序于天花藏; 《梁武帝西来演义》,天花藏主人新编并序。由上可知,天花藏主人在清初通俗小说界十分活跃,他通过素政堂大量刊行他人和自己的作品,使书坊的商业运作非常成功。值得注意的是,天花藏主人时常为素政堂刊行的图书作序。其作《两交婚小传序》曰: “况自古才难,何容秘美。故于《平山冷燕》四才子之外,复拈甘、辛《两交婚》为四才子之续。虽地异人殊,事非一致,时分代别,情属两端,然东西岱华,霞霭遥联,南北女牛,杼梨相望。虽非有意扳援,而实未尝不无心映藉也。若二书儒雅风流,后先占胜,诗词情性,分别出奇,实有谓之佳,谓之美……若婚何以交,交何以两,则佳美之才色互相柯斧也。读之自见,兹不复赘。” [12]此处以《两交婚》为他以前刻印小说《平山冷燕》的续书,可让素政堂所刻的这两本书相互倚重,而序中盛赞二书之语,大有告知推广意味,与他所作《赛红丝序》末“如不然,请观之《赛红丝》可也”和《麟儿报序》“处世者,必乐览于兹编”之语颇为类似。

  于“天花藏”题写书序的人,除了“素政堂主人”外,还有“采虹桥上客”和“锡山老人”。文革红认为与天花藏主人关系较密切的锡山老人当是无锡人。至于这个采虹桥上客,或认为是徐震,“今考徐震所撰之《珍珠舶·序》云: ‘客有远方来者,其舶中所载,凡珊瑚玳瑁夜光木难之珍,璀灿陆离,靡不毕备,故以宝之多者称为上客。至于小说家搜罗闾巷异闻,一切可惊可愕可欣可怖之事,罔不曲描细叙,点缀成帙,俾观者娱目,闻者快心,则与远客贩宝何异?’可见,徐震把小说喻之宝物,宝之多者为上客,徐震是以小说家的‘上客’自居的。因徐震《闺秀佳话·张畦香传》有‘漫题于泖上之蜃阁’、‘予家泖上’……今考嘉庆修《松江府志·疆域志》,华亭果有‘采虹桥,俗呼江家桥’。综合观之,则 ‘采虹桥上客’属徐震别署无疑。” [13]

  《女才子书自序》末署为“烟水散人漫题于泖上之蜃阁”。在《女才子书·张畦香》“小引”中,烟水散人说: “予于丁酉岁尝偕月邻诸子,望月虎丘,酒阑秉烛,各抒异闻”,末尾附记月邻主人评语: “予家泖上,被贼焚掠殆尽,每夜栖从露草,莫展一筹。”《女才子书·谢彩》文末烟水散人自记: “予读书泖上。时春日,尝步村径,闻一老叟吟曰……”这些材料都涉及到泖上。泖本是水面平静的小湖,又指松江三泖。泖水分为三段,从平湖到金山一段被称为上泖,形状狭长,故又称为长泖; 从金山到松江一段是中泖,因水面宽阔,故又称大泖; 从松江到青浦,即下泖,或圆泖。《平湖县志》: “明永乐三年( 1403) ,夏原吉疏通吴淞江,三泖和浙西诸水注入黄浦。”[14]陆爱斌引明代王彦淳《水月湾记》文“天目西来之水潴于当湖,复东北百里于华亭三泖,大江以南水派之长无与此比者矣。其自当湖而注三泖也,中间四十里而近先经长泖,长泖者三泖之首,界乎华亭平湖间,亦巨浸也,南则当湖,西则伍子塘、魏塘之水会于太宰陆公别业右,东流与长泖合。予以丙寅秋孟,乘舟访公于泖上”,并说太宰公陆光祖的别业在水月湾,即今平湖县新埭镇境内长泖、东泖和横泖汇集之处[15]。“新埭,又名新带、新溪,位于县境北部,距县城 15 公里……明清时,属华亭乡。”[16]《女才子书》卷首是署为“华亭通家弟钟斐题”的序文,文中说: “及己亥( 顺治十六年) 春,随风而抵秀州,泊于城南湖畔……余笑曰: ‘此地有徐子秋涛者,余莫逆友也,彼必冲烟冒雨而至,奚患无客! ’俄闻歌咏之声出自芦荻中,则徐子果以扁舟荷笠而来。袖出一编示余曰: ‘此余所作名媛集也,惟子有以序之。’”[17] 钟斐此序作于顺治十六年,而《女才子自序》有“或曰: ‘……今吾子收国色而遴名葩,设或六丁潜下攫取而去,则纸上胭脂依旧褪谢矣。’曰: ‘无虞也,业也寿之梨枣,传之知音,纵有忌嫉,其如我何?’” [18]则烟水散人在泖上写此序当在顺治十六年之后。月邻主人所说“予家泖上”和烟水散人所说“予读书泖上”当在钟斐作序之前。戴不凡先生认为“予家泖上”一节所反映的当是乙酉( 1645) 松江一带的情况,《女才子书·宋琬》之末有烟水散人自记: “岁在戊戌,二月既望,余以一苇访月邻于苕上……既得月邻为地主,二三良友,咸携琴载酒而至……及是书草创既就,质诸月邻。”则早先月邻曾居泖上,后移居湖州苕溪了。而徐震“早年家境富裕,在泖上读书……曾‘十年云帙’,受过严格的封建教育,且自负有才,以中举为人生目的。但这种生活很快被水寇和农民起义打乱” ⑨ ,多年萍踪流徙,生活窘迫。徐震在《女才子书·郝湘娥》中曾提到“至丙申( 顺治十三年) 岁,余于金阊旅次”,又在《张畦香》中记“于丁酉( 顺治十四年) 岁尝偕月邻诸子,望月虎丘”,《珍珠舶自序》又题“鸳湖烟水散人自题于虎丘精舍”,则他顺治十三年至苏州,顺治十六年在嘉兴,此后又回到故乡泖上,写下《女才子书自序》。徐震旅居苏州期间,欲作一位犹如多宝之“上客”的小说家,“搜罗闾巷异闻,一切可惊可愕可欣可怖之事,罔不曲描细叙,点缀成帙”以为《珍珠舶》,使“观者娱目,闻者快心”,以其历经战乱多年漂泊的经历和其后与天花藏主人的密切合作关系来看,在天花藏以“采虹桥上客”之名为叙乱世的《后水浒传》作序,则是可能的,亦如锡山老人在天花藏为《人间乐》题序一样。据杨琳考证,徐震以《合浦珠》一举成名,其后创作《鸳鸯配》、《珍珠舶》、《女才子书》和《赛花铃》等,则徐氏作《后水浒传序》可能在写《珍珠舶》前后,而《鸳鸯配》则可能是徐震成名后应书坊素政堂之邀至苏州与天花藏主人合作的第一部作品,故该书由徐编次,由天花藏审订。至于《后水浒传》序后“素政堂”“天花藏”二印,或为此书的刊刻者天花藏主人为扩大影响而加也是有可能的。

  注: ① 文革红《“素政堂主人”为冯梦龙之子冯焴考》,《复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6 年第 2 期。

  ② 柳存仁《伦敦所见中国小说书目提要》,书目文献出版社 1982 年版,第 217 页。

  ③ 文革红《天花藏主人非嘉兴徐震考》,《明清小说研究》2005 年第 1 期。

  ④ 古本小说集成委员会编《古本小说集成·赛花铃》,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 年版。

  ⑤⑥⑦⑧[12] [17] [18]丁锡根《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 年版,第 1272、1273、1270、1271、1250、833、831 页。

  ⑨ 杨琳《烟水散人生平著作考述》,《明清小说研究》2009 年第 2 期。

  ⑩ 王青平《〈玉娇梨〉〈平山冷燕〉考辨》,《浙江学刊》1984 年第 6 期。

  [11]《后水浒传·出版说明》,春风文艺出版社 1981 年版,第 2 页。

  [13]范志新《荑荻散人·主人天花藏·徐震》,《明清小说研究》1985 年第 2 期。

  [14] [16]平湖县志编纂委员会《平湖县志》,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15、 72 页。

  [15] 陆爱斌《泖口古风》,《嘉兴日报》2007 年 8 月 31 日,第 C3 版。

  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学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明清小说研究 ( 苏ICP备13061669号 )  

GMT+8, 2017-11-22 06:43 , Processed in 0.0543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